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道魔传 > 一三四六、见否全文免费阅读

一三四六、见否

没有弟子欢呼,也无人奔走相告,更没有窃窃私语,可见灵剑还不曾认主。

如今的灵山与从前的灵山不同,但弟子心性却不会变,因此灵剑认主后必定会传扬开来。

从前的师兄师姐们修行多年依旧在他成为鸣渊剑的主人后奔走相告,现下的灵山弟子可没有从前的师兄师姐们沉稳,若有人得了灵剑,必定早便传扬开来。

灵剑还无主,韩一鸣极不想引陈如风去看灵剑。

沈若复的声音已在他心底道:“师弟,你引他去看上一看也无关紧要。”

韩一鸣一愣,沈若复的声音又道:“师弟,无名的许多传言得他来帮咱们破除。灵剑若是真认他为主,你不带他去看也只是拖延得一时,他日他得了灵剑还会与咱们分崩;若灵剑果真是他的,师弟不妨给卖他个人情,过后他还会在许多事上退让一二。”

韩一鸣不得不承认这小师兄说的对,可依旧不愿意带刘晨星去看灵剑。

沈若复又道:“师弟,就我看来刘师兄也拿不到灵剑。你且带他去看罢。”

韩一鸣依旧内心交战,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同知晓了他心中所想,刘晨星道:“韩师弟,我有个不情之请,请师弟带我去见一见松风师弟。”

韩一鸣愣了一愣,刘晨星道:“师弟,我只是想见去见见松风师弟。毕竟黄前辈当日一直在寻他,我从前也见过他。只不知他如今可还是天人一般。”

韩一鸣有两重担心,一是无名的宝剑被刘晨星拿了去,二便是不愿刘晨星知晓去看无名乃是青石带路。

青石虽已算灵山弟子,但他向来跟在冯玉藻身边,韩一鸣只知他性情耿直,别的一概不知。

若是让人知道他体内血液为灵血,只怕许多同道都会打他的主意,若再知晓只有他识得无名所在的方位,只会有更多同道对他下手。

便是这片刻间,已听沈若复的声音笑道:“刘师兄起得好早。”

他缓步走来,刘晨星笑道:“我向来起得早,派中事杂,掌门师弟也太劳累,我须得多为他担当些。”

沈若复笑道:“师兄当真令人敬佩。”

刘晨星笑道:“哪里哪里。”

不知为何,韩一鸣觉得二人话里有话,只是片刻之间不知他们的话中之意,但却心中一动。

刘晨星笑道:“沈师弟来得正好,我正请韩师弟带我去见一见松风师弟。”

沈若复笑道:“看无名师兄得看天时地利。刘师兄昨晚说了一回,但依旧得看机缘。”

韩一鸣看了沈若复一眼,知晓他要来插手此事,因此也不插言。

沈若复笑道:“刘师兄说无名师兄天人一般,可见也是知晓他的。如今无名师兄只算在我灵山借住,所居之处我等皆不知晓,轻易不能去得到。”

刘晨星甚是意外,道:“他在灵山居住你们还不能去到?”

沈若复道:“正是。连我派弟子都未必能走到他处去,前些天有两名弟子不信这个,偏要强行去见他,结果走迷路了,今日清晨方才走回来,又冷又饿。”

刘晨星恍然大悟:“便是我清晨见到的那两名弟子么?”

韩一鸣道:“师兄看见他们了?他们是新入派弟子,走失了两日了。今日一早才走回来。”

刘晨星道:“早起见了。有弟子去搀扶他们,甚是狼狈,幸无大碍。”

停了一停,他笑道:“不知松风师弟可想见我。”

沈若复笑道:“这真要听天由命了。这位师兄我可没见过几回,便是他如今住在灵山了,我也不曾见过他。”

刘晨星笑道:“那看我可有这个福气得他相见了。”

韩一鸣听二人说话,便不作声。他绝不想带刘晨星去见无名,但也知晓这时自己出声,只会让刘晨星以为自己不愿带他去相见,索性不插言。

过得片刻,一阵微风吹来,前方的浓雾中竟隐约有了一绿色小道。

韩一鸣一愣,沈若复已笑道:“看来刘师兄能见到松风师兄了。”

刘晨星笑道:“多谢沈师弟。”

沈若复笑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昨晚师兄说想见松风师兄后,我也只是来到这花田边把师兄的愿望说了一说,希望松风师兄能够听到。那也是无奈之举,天知道居然会有用。那下回我想见他也这样说上一说。只不知我的面子可有刘师兄的面子这么大。”

他转过头来对韩一鸣笑道:“掌门师弟也随我们同去罢。一来你也少见刘师兄,二来掌门师弟也到了这里了,这回走过这条路不知下回师弟可能寻到。我是不行。”

韩一鸣立时道:“想必我也不行,他想见我便能见到我,我想见他却得他愿意。”

刘晨星笑道:“这果真神奇,那我真要见上一见了。”

沈若复对着那浓雾当中隐约的小小绿道看了片刻道:“我走在前,刘师兄与掌门师弟走在后方便好。”

他先向前走去,韩一鸣对刘晨星做了个请的手势,刘晨星笑道:“有劳韩师弟与沈师弟了。”

他跟在沈若复身后向前走去,韩一鸣跟在他身后也向浓雾当中走去。

三人走了片刻,已没入浓雾当中。前后左右皆是浓雾,方向难辨,只脚下有隐约绿色让他们知晓该向何方而去。

起先沈若复与刘晨星还说话,走得一阵后,两人也都不说话了。

他们已走入了浓雾当中,前后左右皆是浓雾,除却前方隐约的有小道外再无其他。

刘晨星已不说话,小心跟随在沈若复身后,韩一鸣跟在他身后,已能隐约察觉他的紧张。

又走了片刻,前方没了路,沈若复停住脚步转回身来道:“刘师兄,我们在此间等一等。”

此时四方皆是浓浓白雾,没了脚下的小路,他们连方位都辨不清。

刘晨星环顾四周,叹道:“这松风师弟果真难见。”

沈若复道:“师兄所言甚是。此时让我们回去我们也走不出去,不如等一等。松风师兄既然肯给我们指路,想必不会为难我们,他若是要让我们前去,我们便前去。若是让我们退出去,我们便退出去。此间虽是灵山,却果真是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