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130章 摇曳的翘臀全文阅读

第130章 摇曳的翘臀

第130章摇曳的翘臀

第130章摇曳的翘臀

ps:特别感谢老哲子、1410-33、huangyuheng、桑林舞、zhangboy第三个自己等好友们感谢新老朋友对本书的支持

黄娥脸一红,赶紧掩饰:“啐,哥哥什么粗话,环娘,这不是好话,别理哥哥。”

环娘自然感觉不到什么话好不好,她挥舞拳头,嚷嚷:“哥哥,石头,我要看石头。你在东海县买的石头,一路匆匆忙忙,环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好了,你快拿出来,环娘选一选。”

时穿冲桌子上呶呶嘴,环娘一声尖叫扑到桌前,兴奋地打开桌上的背包,把头钻进包里翻腾着,这一刻,她完全忘了英迪拉的存在。

黄娥停下手,走进英迪拉的身边,警惕的打量一番,挥挥手:“英娘,你先退下吧,有事我招呼你。”

环娘发出一声尖叫:“找到了”随即,她挥舞着一块蓝布袋,欢呼雀跃。

时穿乘机用阿拉伯语吩咐英迪拉:“你回去收拾,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召唤你。”

英迪拉鞠躬:“主人,我一定洗的干干净净的。”

她把“收拾”这个词,误会成“洗白白”。

时穿脸黑黑的看着英迪拉退下——果然是《爱*经》教导下的贵女,走起路来,那摇曳的翘臀,让人心火旺盛,只想上去摸一把……

黄娥重重的咳嗽一声,把时穿的注意力转移到环娘身上,环娘尖叫着举起一块蓝色石头,喊叫着:“好漂亮耶,哥哥你看,像不像雨后的天空,瓦蓝瓦蓝的,这个颜色环娘喜欢,哥哥,你能把它磨得清清亮亮吗?”

时穿随手捡起那块黑色的钻石,把那块钻石在手里转着把玩:“环娘啊,你刚才拿的那块宝石,叫做‘克什米尔蓝’,这种蓝色就是人们常的宝石蓝,可你知道吗?黑色的石头也能闪烁出火焰来——这块石头如果加工好了,你可以看到它那独一无二的黑色火焰,这就是黑色金刚石,黑金刚啊。”

“我不要,黑色的,臭臭的,我只喜欢这个蓝,哥哥,你帮我把这块石头琢磨了吧,环娘要拿它做个头簪,呀,做对耳环也不错,蓝汪汪的两滴水在耳边荡漾,是不是更好捏?”

果然,女人跟传中的龙一样,谈论起这样亮闪闪的东西,眼睛亮的跟宝石一样。

时穿再度捡起那粒粉红钻:“这东西也不错,跟那颗黑金刚一样的性质,都能在石头表面闪烁出火焰……”

“红不红,绿不绿的,环娘也不喜欢,哥哥,咱们还是这个,这个……”环娘终究是正宗宋人,对于粉红色的东西并不特别喜爱,她爱的红色是像血一样的红,像宋军军服一样的朱红色。

时穿一边跟环娘逗着玩,一边随口劝慰黄娥闲聊:“行了行了,别吊着脸,顾三娘只是一个没弄清身份变化,还没适应平民生活的普通人,咱们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只要她别再来惹我,咱何必评价她的性子。”

黄娥轻轻地摇了摇头,颦着眉头:“哥哥,刚才的英娘……咱们门户的,找这个一个妖精做什么,既然她无用,不如打发了吧。”

“怎能无用?”时穿继续跟环娘闹着,随口回答。

“话又听不懂,事情不会做,哥哥,你留下她,莫非是……”

“哈,你难道没有发现,这女子一举一动都是受过训练的,充满浓浓的女人味,这就是用途——哥哥是男人,你们跟上哥哥,学不来女子的那些细微之处,但身为女人,知道怎么让男人喜爱,那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我有心留下她,以后专门教你们仪态动作……”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黄娥脸红了,她知道时穿想什么,红着脸轻斥:“哥哥什么鬼话……”

看态度,黄娥已不再反对——这年头没有报刊杂志,女人想学的化妆术、仪容仪态知识,都是来自母亲的教导,一群没娘的孩子,若是缺失了这一项教育,在古代中国,无论她们将来怎么能干,拢不住男人的心,终究是枉然。

时穿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蹊跷的话:“《爱*经》上教导的哪些内容,大约千年之后依然有效啊——空姐的下蹲、起卧,走路姿态,可不都是来自《爱*经》的教导?哥既然弄出制*服*诱*惑,干脆就把它弄成完本。

娥娘,英迪拉是天竺王室教育出的女子,又经过大食宫廷的培育,你瞧瞧告诉姐妹们,注意观察英娘的举动,多跟着学,等咱们有机会了,再正式办班教授仪容仪态,哥要把你们各个培养成出色的、独一无二的女子。”

环娘对这些话儿不关心,她的心思完全沉浸在那堆宝石上,在脑袋扎在里面挑了又挑,除了两块钻石,个个都觉得喜爱。黄娥听了这话儿,脸更红了:“哥哥不正经……啊,哪有叫仆人、下人教导自家姑娘的道理。”

“没事,咱可以找几个女先生作掩护,反正英迪拉听不懂中国话,命令她领着你们做动作,咱不那是‘教授’就行……”

黄娥脸红的不行,赶紧转移话题:“呀,也不知那海公子都送了什么礼物?我下船的时候听穆管家,那些东西大概能装三百来车,要先存放到海公子的仓库,但自家东西放别人仓库,总不是个长久之计,哥哥,看来咱们需要更大的房子。”

时穿笑了:“我打听了一下,一般像我们这样的状况,官府都是安排在寺院借住,但因为我们是在寺院出事的,所以被安置在豆腐西施家中。我的建议是咱们暂时不用搬,这里好歹住惯了,一动不如一静。”

停了一下,时穿挠了挠头:“再,如果我们打算另外租房子,以什么名义租呢?官府的安排难道就不顾了?”

黄娥站在床头想了想,回答:“是我急切了,官府如今还没有结案,我们还属于官府的‘证人’,以这种身份出去租房,加上我父亲的身份,现任海州县听了不免多心,算了……可是那些东西怎么办?”

时穿拿起一块石头逗环娘,顺嘴回答:“海公子给我一座乡下的院落,离城不远,就在妙泰……崔姑娘的庄园附近,拿它当仓库好不好吗?”

黄娥咬咬嘴唇:“码头上偷多,放在船上的货物,半夜三更,四处黑灯瞎火的,万一谁摸上船去,或者使用什么手法凿穿了船底,咱们不免损失,哥哥,这是要紧,既然决定了,那就跟紧搬运?”

“哈哈,你多了,凿船——做船用的木板都是几寸厚,海公子那艘船是硬木制成,炮弹都打不透,如果人有本事凿穿这样的木板,那咱们别研究火炮了,研究人力的开发吧。”

黄娥其实就是想岔话,对于结果并不在意,她沉默片刻,回答:“哥哥什么,娥娘听哥哥的好了。”

这句话,其实也是对英迪拉存留问题的回答,黄娥现在见了英迪拉,心中就不舒服,她一个狐媚子,走起路来看得都不顺眼,话只有哥哥听得懂,那岂不是,岂不是凡是吩咐,都要透过哥哥去做,这个有不妙啊。

环娘这个傻瓜,被一堆石头晃花了眼,都不知道帮着几句,实在是……

正思索着,耳边听到外面大门被拍响,同时听到时穿诧异的问:”娥娘,你看了这堆石头,怎么一没想法?你也挑挑,挑好了,哥哥精心给你做首饰当嫁妆。”

环娘慷慨地将她挑剩下的石头拨拉到一边,顺手抢下时穿手里的两块钻石,冲黄娥指着,邀请:“姐姐,你看,环娘没挑多少,剩下的,你挑。”

黄娥摇摇头,提醒:“哥哥,外面似乎要来人了,你把这堆石头收拾好,咱要迎接客人。”

来的是蒙县尉,他跑的一身汗,在堂屋坐定后,先仰脸咕噜咕噜喝完了一碗井水,不一会儿,见到时穿领着一大一两位跟屁虫出现,他顺嘴赞叹一声:“我最爱豆腐西施那口井,这水甜的,啧啧,可惜……”

时穿笑着看着英迪拉给对方递上毛巾,以方便对方擦汗,蒙都头两眼灼灼瞅了英娘(英迪拉)一眼,放下了碗,用毛巾抹抹汗,抱怨:“大郎,你一声招呼不打就跑了,我原本指望你在端午节帮着维持一下治安,没想到你却只顾出去游耍……娘也,你走这几天,可把我们忙坏了。”

时穿笑着问:“海州城发生了什么大事?”

蒙县尉擦着汗回答:“也没什么大事,一位老和尚坐化了,之前还死了几个人,这些你都知道,后来城中倒是很平静……对了,之前失踪的两个女孩也找见了,是人把她拐了,丢在一处院落中,结果好几天没人来照顾,两个姑娘饿得没办法,四处寻找食物,被人发觉了,送到官上。”

蒙县尉咂咂嘴,回忆:“大郎你不在,可是没有看到那父母感激的神情……幸好这几个被拐女子没有被送出城去,奇了怪了,这不是拐子一向的作风,他们拐了女孩扔在一边,这是为什么?难道想警告我们?”

时穿笑着提醒:“也许那些拐子死了呢?比如拐子外出,碰上了硬茬子,从此再没有回去,于是那些孩就失去了照顾?”

蒙县尉想了想:“有道理啊,端午节这五天,共有十一人死亡,官上事后拘禁了四十多个无赖子。死人先不,那些被拘留的,多数是趁着节日混水摸鱼,随便轻薄女人的,也许他们当中就有拐子……娘也,大郎提醒的对,我回去查一查。”

时穿随口询问:“这些拘留的混混,官府会怎么处理?”

蒙县尉一抹嘴:“当然是打几板子,等节日过后全放了,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