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156章 擅长分析全文阅读

第156章 擅长分析

第156章擅长分析

ps:特别感谢剌客、鱼精、摩那之翼、武汉风神、天大的坏蛋2等好友们的支持真诚感谢所有新老朋友们的支持

时穿想了想,答应:“你看着办吧,让他们派两个人来。”

王川一指庄丁当中看上去像头领样的人物:“你、你,跟我们一块过去。既然你们有要紧东西在,便一块去看看,也省得事后嚷嚷少了东西。”

庄丁们低声谈论着,为首的两个庄丁还是胆气足,他们低声推选着报信的人——在他们讨论的时候,时穿毫不停留的转身,继续前进,庄丁们见到“大将”根本不在意他们讨论的结果,也并不在意他们是否跟上去,顿时慌乱了,被名的两人一咬牙,匆匆交代了几句,越过地上插的那杆箭,朝时穿等人追去,而其余人则留在了原地。

黑仆奥巴马走在队伍前面,时不时的蹲下身来查看着路面上的脚印,偶尔用梭镖拨开草丛,寻找出路人丢弃的食物碎屑,或者解手的痕迹,在他的追踪下,这条荒僻路曾经的情形一一呈现在众人面前:

曾经有三个人,在不久前走过这条径。三个人中,一个人走路很稳重,步伐变化不大,很少离开路;另一个人脚步变化很多,忽前忽后,似乎行径的速度一会快一会慢,而他走路姿势也比较跳跃,脚印当中,脚尖印记深,脚后跟印记浅,一定是一个短跑速度特快、擅长短途冲刺的青年。

“这个人一定是曾癞子”,时穿指着最后一双脚印,分析:“此人穿的是新鞋,鞋底绣了绣huā……瞧,鞋印这部分的针脚,密度跟旁边的不一样,鞋底绣的huā样一定是莲huā。

他走路脚步沉重,脚后跟留着很长的拖痕,似乎心事重重,走起路来,一步一拖。另外从鞋底绣huā来看,这个人比较喜欢享受,连鞋底这样不被人注意的地方,也要弄出huā样来,此人平时一定喜欢炫耀,喜欢吹嘘。

还有,此人没有什么耐心,三双脚印当中,唯有这双脚印,时不时的离开路边,一会去草丛里揪个huā,一会钻到草里解个手,huā摘下来了很少见到丢弃的痕迹,明此人虚荣心强,基本上把摘来的huā都插在头上了。”

王川一脸佩服的望着时穿:“大将,你过去是干什么的,几只脚印就能看出这么多名堂,连人物的xìng格都能分辨出来……”

王川马上转向两名随行的庄丁:“二位,那曾癞子是否像大将描述的那样?”

两名庄丁首领当中,一人满脸震惊的望着在前方搜索前景奥巴马,另一名庄丁首领也张大了嘴,但他望的是时穿。王川接连把话提了两遍,后者才回过味来:“果然……其他的我不清楚,那位曾癞子确实喜欢吹嘘,脚下穿的真是一双绣了莲huā的布鞋。”

话音刚落,那名庄丁猛然醒悟过来,他这么一,等于承认了曾癞子曾经窝藏在他们村中,而且这些人都见过这位凶犯。

错话的庄丁身子缩了缩,另一位不曾话的庄丁看着奥巴马,又回头打量了一下时穿:“好手艺啊,这份手艺如果用来打猎,满山的猎物哪个能逃过去。”

他这句回答,也等于承认了曾癞子的存在。

前方的奥巴马打了个手势,身子钻到草丛里,时穿用原来的速度走到奥巴马隐藏的地,望了一下地面的痕迹,也不藏起身子来,扭头冲王川吩咐:“快到了——这处脚印杂乱,一定是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没错,他们就在附近。”

王川马上扬起了弩弓,对着跟来的两名庄丁,神sè有恶狠狠:“jiān不相欺,俏不相瞒——几位跟到这个地头,再跟下去我们不放心。两位要想留得xìng命在,还是在此稍稍留步,等我们处理完前面的事,两位再过去,也好做个证见。”

两位庄丁yù言又止,此时周毅两眼通红的拔出腰上的斧子,仰天祈祷了几句,往旁边的草丛钻去,时穿从包裹里抽出一柄连鞘腰刀,把腰刀拔出了鞘,拎在手上,他左手腋窝里还夹了一柄火枪,而后,时穿轻轻地松开了马缰,拍了拍两匹马的脖子,让马自己去草丛吃草。

实话,两位庄丁跟上来,心中也许打着背后袭击的意图,在他们想来,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曾癞子的方面有三个人,他们有两个人;而时穿这方面总共四个人,那周毅庄户出身,没听过会拳脚,剩下的那名衙役太年轻,只要他们两人能缠住时穿与黑人,或许有机会夹攻时穿等人。

对于庄丁来,他们身后有十几名青壮接应,即使受伤也没有后顾之忧,而这荒郊野外的,时穿方面受了伤,哪怕扔在草丛中让他们自生自灭,这些人也会被野狼野狗糟蹋,到时候庄丁们干脆推不知道,即使官府找来了,也拿他们没办。

但此刻,时穿越是坦然,越是对他们不屑一顾,这些人心中越是忐忑,毕竟对方是官,自己是民,如果不能把这四人全部埋葬深山里,只要他们当中走脱了一个,在场的人就要一个不落登上下一份海捕文书,而他们的头颅将成为别人的赏金……

这种后果让庄丁们不得不犹豫再三。

时穿的动作很快,没等庄丁们作出决定,他已经腋下夹了火枪,手里提着马刀,嘴上吹着口哨,身披那套价值百万的唐猊甲,悠闲得像一个踏春旅游的闲汉,摇摇摆摆的沿着路继续前行。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周毅拎着斧子追上了时穿,王川考虑了一下,向两一侧路边mō过去,他不知道奥巴马在马路另一边是如何隐藏的,但这一路上,多少见识了奥巴马的潜踪行径,他也压低了身子,淌着草前行。

两位庄丁终究没有跟上去,许久,一位庄丁用试探的口气,断断续续,明显想拖时间地问:“大柱,你觉得……”

名叫大柱的庄丁,沉吟着回答:“那位黑人擅长追踪,大将本人擅长分析,这两人搭配在一起,看来是刑捕老手,这样的人……”

对面的庄丁一言不发,等待后者给予答案,后者等了许久,没见对方接话,便为难的是:“我家最的孩子才三岁,我不能给他惹来灾祸……”

话音刚落,前方响起一声轰雷,一股刺鼻的硝烟冒了出来,两名庄丁相互看看,几乎同时抬脚,但没等他们选择把这只脚迈出去,还是重新落回原地,便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是时穿那冰冷的嗓门:“别动,官府办案,不相干的人闪开。”

两名庄丁彼此望了望,把脚落回原地,许久许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王川满脸满身的血,神sè惊慌,脸sè苍白,跑了过来,招呼:“你们两个过来搭把手,有一位匪徒同伙受伤了,你们帮忙抬一下。”

曾癞子的同伙,不就是村中的村民吗?

两位庄丁奔跑起来,绕过了几株树,地势突然出现转折,两位庄丁熟门熟路的身子往下一沉,顺着坡上的草滑下。

坡深草与巨树掩映着半人高的洞口,一条溪从洞口蜿蜒流出,涓涓的溪水飘浮着缕缕血丝,两名庄丁顺着血腥气跑去,只见一处洼地边,周毅手持斧子,满身的鲜血,正跺着一处首级,嘴里喃喃:“这是给我妹妹的,这是给我侄儿的,这是……”

周毅正在砍的那具尸首,xiōng口有个大洞,他仰面朝天栽倒在溪流当中,不远处,一名庄丁抱着tuǐ呻吟,他tuǐ上插着一支长箭,还有一名庄丁蹲在不远处,两手抱着脑袋,浑身抖个不停,不知道是在哭泣还是在恐惧。

黑人已经不见了,时穿站在溪流上方,枪口指着蹲下的那名庄丁,见到两位庄丁出现,他脸sè一沉,训斥周毅:“手脚这么慢,还没做好吗,闪开。”

周毅收起了斧子,身子才闪开一个缝隙,后来的两名庄丁眼睛一huā,望见时穿出现在尸首旁边,挥刀朝地下一划,紧接着,时穿的身影再闪,重新回到了原地,仿佛从来不曾移动过,唯有手上的刀上那抹血迹,证明庄丁的眼睛并没有huā。

如果之前庄丁心中还有一丝悲伤引起的愤怒,让他们有一蠢蠢yù动的心思,时穿这鬼魅般的身,彻底打消了庄丁们的愚蠢,两位庄丁,默默走到伤者身边开始为对方清理伤口。

与此同时,周毅躬身从地上捡起了曾癞子的首级,这动作让两位庄丁身子一颤,原来,就在刚才,他们几乎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鬼魅般动作的时穿,已经砍下了曾癞子的首级……这手,太专业了。

其实,庄户们并没有察觉,当时穿刀砍下的时候,空气似乎抖动了一下,周围的气温猛的下降,仿佛一阵yīn风吹过旷野……但,这一切都在眨眼间完成,时穿动作变化很快,让人只把这一切归结于他的酷烈。

时穿动完手后,一直含笑站在旁边看着村民悲骇与忙碌,或者恐惧,少时,他回身望了一眼,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但马上有神态悠然的把目光转了回来——他笑的像一只偷了鸡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