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159章 意乱情迷全文阅读

第159章 意乱情迷

第159章意乱情mí

时穿马上醒悟过来,羞惭的笑了:“哈哈哈哈,瞧,一个造反的消息,连我都不得不动作起来,别人恐怕也是这样,这件事过后,天下各处恐怕也是沉渣泛起——确实该组织团练保护好自己了。”

崔清摇头:“不切到自己的肉,怎么会感觉到痛?那些大户组织团练,不过是想掌握村中大权而已,此处庄子原来也是个户,跟方家有亲,海公子替我买下村中土地的时候,也用了一些手段,或许得罪了方家上下。

以前我住在庙观中,平常不来庄子上,又因为在朝廷那里我不纳税不应差,所以钱粮簿上把这里称为‘崔庄”方家贪图赋税钱粮上的优惠,忍下了这口气,但自从县里在钱粮簿上给我立了女户,这地方的赋税又恢复了,我崔氏享受女户优惠,方家一便宜没占到怎会甘心?

如今他瞧他们左一招右一招的,不过是想把村中的大权重新捏在手里,好让我屈服而已……”

时穿吃了一惊:“女户——你已经把度牒卖了?”

崔清笑着解释:“傻子,桃huā观发生那么大的事,我在其中并没有替观上遮掩,这丑闻一出,道监不满意,道观不满意,我已经被赶出道观,海州无赖子看中我手上的度牒,心思蠢蠢yù动的,我留着度牒招灾惹祸呀?

这年头,想买度牒的,谁想着读经修行,不过是家产大了,想买个度牒把田产寄放在度牒名下好躲避差役与赋税,能有这份想法的,多是些势力雄厚的大员外,我留着度牒无用,不如卖予他们结个善缘,也好彼此方便。”

“哦,你没了度牒,这崔庄又设了女户,那方员外还争什么?难道你嫁入他家,官府还不取消女户?”

“噫嘻,我若真嫁了,官府自然会取消女户的——海州一地总共才三个县,这还要算上海州府城本身。海州地方官的粮赋资源并不多,怎肯设立那么多女户?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不错,海州城是知名的六大茶市,茶商的金银塞满了地窖,他们买起土地来,动不动就是一千顷,我这几千亩土地算什么?可这些都属于州衙,县衙只能干看着,唯有城外的乡土,才是海州县的税源。

这里,原先不过是某茶商名下田产的一部分,那位茶商买地的时候,都是零零星星的,费了多少年功夫才聚集起这块土地。眼前这庄子,除了方家之外,其余各家都是早先居住于此,房子都建在自家田头。后来海公子建庄,他们才把屋子重新收拾一下,聚居成村。

此处今日叫做‘崔庄”但如果被哪个茶商看上了,一掷千金的买下来,也许这个村子会被推平,成了别人田庄的一部分,也许它会改个名字,随那位茶商的姓——方家的,未必不是存着这种想法。

这村落如此靠近海州城,虽有种种不便,比如土地贫瘠,人口密度大……但几千亩土地一个姓,到哪里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方家为此舍弃一个女户,又算得了什么?”

“原来如此,看来海公子在此处设立庄子,真是精心选择啊……我不走了,就在村里多呆几天了——我也是村中上户之一,居然一不知道村中的状况。”

崔清翘起兰huā指,端起茶杯品尝了一下,那殷红的嘴chún,衬上定窑的白瓷,颜sè对比非常鲜明,红得更艳,白得如玉……察觉时穿看愣了,崔清满意地抿着嘴,偷偷一笑,接着解释:“这村落其实简单,总共六个姓。加上这六姓分家出来的人,也就十几个家族,三百余户。

村里独门院居住的,基本上是村中佃户,靠租种别人的土地为生。而村中几个大户都在城里有铺子,当初海公子为了把大家绑在一块,在村中建了几个作坊……我的佃户当中,在作坊里务工的占大多数;在田里忙活的,反而是家中最没出息的。

这三百多户、十余个家族、六个姓氏,枝枝蔓蔓的,彼此都有亲戚关系。唯独你我是村中的外人,不过,这庄子周围的土地,基本上属于崔姓,而佃户居住的房屋,土地属于海公子,连屋子都是海公子建的——不知道这部分转到你手里了没有?”

时穿摇头:“海公子只赠送了我一套房子与八十亩地,其他的,海公子未曾提起,也许这些土地的产权,现在转回施家。”

崔清横了时穿一眼:“即然这样,八十亩土地连养家糊口都不够,你操什么心,不如赶紧回城去……哎呀,我怎么忘了,门房里还有六位庄户,是跟着你来的,要感谢你的招待,你见不见?”

感谢时穿的招待,怎么跑到崔清家里来感谢?老管家穆顺怎么不让那几个人等一等,而崔清竟然放他们进门了——这里面隐含的规矩风俗,时穿一都不懂,他隐隐觉得有不合适,但既然崔清毫不介怀,他只好:“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再见到时穿的时候,抬尸的庄户们听大将本人也是农户出身,感觉更亲切了,他们公推一名庄户出来再三感谢:“大将厚道,我等应付差役,原本想着耽误农时了,没想到大将特意赏我们50文钱……大将还格外体恤我们,在我们酣睡的时候,替我们擦身、换新衣服……”

崔清在一旁听得不耐烦了,直接喝斥:“有什么话直,大郎赶了一夜路,早已倦了,哪有心思听你们云山雾水的絮叨。”

时穿头附和,几名庄丁彼此看了一眼,公推出来的那位庄户上前大礼参见时穿,:“大将,我等醒来的时候,看院里忙忙碌碌的,也想搭把手。大将是个厚道人,如今又是农闲了,大将待我们如此宽厚,您若有什么雇人干的活,没的,咱庄户人家,有的是一把力气与闲暇时间。”

“好啊,你们去县衙交付完差役,不妨来我这里一趟,我这里正缺人手……哈哈,你们这六更*新最快ω个家伙轮流抬担架,走了一夜路都不歇脚,这份体力,我看着眼红——如果你们愿意,不妨就留下来做我的庄客,我有的是活干。”

那庄丁回答:“今日在大将屋中起身的时候,我们几个已经彼此商议了,咱帮着大将抬尸首下山,虽然是应付官府差役,但恐怕已经得罪了本村村长——咳咳,就是癞子他姑父,大将若是愿意雇用我们,我等在原先村里的几亩地,不值什么钱,不如卖了土地,随大将做活,也算一个出路。”

崔清连忙插话:“大郎已经肯了,你们下去吧。”

庄户们告辞——剩下的事,是跟老管家商议雇佣合同……

崔清轰走了庄户,起身招呼时穿:“大郎累了,我已经让人布置了厢房,你那院子忙忙碌碌着酿酒,吵闹得很,不如在我这先歇下,等你那酿酒炉子开始生火,我喊醒你,好让你回去照应。”

这一天晚上,时穿记不清发生了什么,恍忽中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绮丽的梦,先是一条火热的身躯钻进他怀里,没等他清醒,一条香滑软腻的舌有如蛇一般伸进了他的口腔,yòuhuò着他的神经。时穿感觉到一阵mí糊,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和这灵活的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

时穿他不愿醒来,伸手搂抱着怀中的身躯,感觉到左手捏住了一个软中带硬的东西,噢,那软中带硬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这时他感觉到一双娇软的玉手抱着他的脖颈,一张嘴吐气如兰,喘气微微,怀中的娇躯也变得火热。

时穿感觉到心砰砰跳得好快,他的手mō到两座饱满的玉峰……很显然这个时代没有xiong罩什么的,手下两粒葡萄逐渐变硬,在它的端,两圈豆粒般的**包围着两个鲜红yù滴的樱桃,像是示威似的骄傲tǐng立着。

怀中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噢,手上那东西实在是太完美了,像两个反扣的玉碗似的,饱满而坚tǐng,手感极有弹xìng,让人爱不释手……一阵意乱情mí过后,时穿闭着眼睛,喃喃问:“这就是许诺的好处吗?”

哦,也似乎只能如此了,怀中的那个娇躯,现在除了自己,还能拿出什么犒赏时穿……

这个时候不需要睁开眼睛了,短暂的外出捕盗时间让时穿有了放纵的借口,他依旧闭着眼睛扑在了对方的xiōng前,一口含住那粒葡萄,舔咬吮啮起来,同时右手盖住了另一粒,轻柔的抚mō揉捏起来……

闭上眼睛,呼吸着动人的肉香,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过去,回到了那因病早逝的爱人怀抱……时穿不厌其烦的在怀中的玉笋上舔着、吮着,时不时的还把樱桃般的粒含在嘴里轻吮,并用舌头沿着它打圈……在他的轻捻慢拢下,感觉对方xiōng前的两粒樱桃变得更加坚tǐng起来,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难耐的轻哼起来:“嗯……哼……嗯……”

耳边听着娇媚无比的娇哼,时穿心中的yù*火更加炽烈,他依旧闭着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感觉到对方双颊火热,鼻息咻咻,双手则难耐的抓着身下的chuáng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