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章 笼络全文阅读

第章笼络

不要怪时穿问出这个话题,因为关于梁山水寇的真相,向来众纷纭,加上金人、méng古、满清的三次大规模焚书,这真相已经很难弄清楚了。

méng县尉想了想,回答:“似乎,是一个姓王的。”

哦,那么,现在的梁山水寇,似乎还处于王伦时代。

时穿顿了顿,再问:“那么,朝廷是否有组织团练的打算?”

“团练啊,这倒是个好主意”,méng县尉沉吟着:“邸报上都已经了,可是知县不在,只剩我一人……啊,也不知道州衙有什么打算,要不,我先把县里的团练组织起来,万一有事,也好呼应——娘也,我怎么没想到嗫,调动上百个禁军、厢军兵马需枢密院许可,调动团练却什么都不用。”

时穿笑着怂恿:“那你不妨去州衙建议一下,我听当今大尹张叔夜是从秦凤路调过来的,以前在西夏前线打过仗,不是那等软弱的书生。”

méng县尉想了想:“也是,虽然打仗的地方离我们这儿还有段距离,可也要提前做准备。办个团练不算什么,海州挂名团练使的官员一大堆……官员是现成的,操练也不费几个钱,把乡民们组织组织,万一地方有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时穿到为止,乘着méng县尉在那里自言自语,他拱手告辞。

出了县衙,六位抬尸的庄丁齐齐过来行礼,因为有时穿出面,县衙毫不为难的给他们出了差役的文书,这样一来,他们村这整整一年不用担心官府再派差役;再加上这几天来,他们在时穿的院子里整天好吃好喝的,所干的活儿也很轻松,故此,临走前特地拜谢一下时穿,并重申了彼此的雇用合同……

好吧,时穿新雇的这六名庄丁非常热情,坚持要把时穿送回城中的居所,时穿本来想在衙门口与王川等人告辞一下,但等了一会,见不到王川lù头,估计他正与méng县尉盘战利品……他不耐烦起来,招呼新雇的庄丁,赶着自家马车回自己家。

时穿赶到甜水巷时,因为谁也没有想到时穿会在这个时间回家,所以时穿推门看到的,是一付很休闲的景象,里面满院子欢笑声,女孩子们正在院中,六人一组比赛着蹴鞠,环娘则在人堆里跑来跑去,帮助做裁判。

门一开,黄娥首先惊醒,她提着裙角兴奋的迎上来,快嘴快舌的:“哥哥,你总算回来了,事情办得还顺利吧?”

时穿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娥马上又补充:“昨天施衙内还过来问候,他已经把东海县的活忙完了,这几日正在城中,开始盘海公子留下的店铺。”

稍停,黄娥压低了嗓门补充:“我听无为军那里,他父亲也派了一位哥哥领着一位妹妹来,嘻嘻,哥哥,这位施家妹妹,不会是特地为笼络你而来的吧,真要这样,我可要恭喜哥哥,你要当施家姐夫了。”

时穿闪过这个问题,看到女孩子们都停下了蹴鞠,环娘尖叫着扑了过来,他赶紧打招呼:“你们继续……高老爷的事情,城中有什么动静。”

黄娥看了一眼身后,这时环娘已扑入时穿怀中,黄娥轻声解释:“按照哥哥写的课程表,现在正是游戏时间,姐姐们这几天没有落下课,如今只不过是散散心而已……

高老爷的事嘛,他造反的消息刚传来时,海州城乱了两天,听楚州那里许多富户被杀,最初几天还有楚州逃难过来的富户,据事发之初他们就坐船逃离,许多人把家当都丢在了楚州。

后来,海州大尹下令宵禁,搜捕了许多散布流言者,城中这几日倒是稍稍安静下来。”

闲话几句,时穿想起停在门外的马车,便转身,招户马车进门——那几个壮丁骤然进到院中,见到满院绝艳丽的女子,huā枝招展的在踢球,顿时,不知道手放哪里合适,还是院中留守的几名黑人女仆赶上前来,牵住马车,熟练的开始卸货。

时穿与黄娥让到一边,黄娥继续汇报着这几天的情形,虽然时穿出去只有十多天,黄娥却觉得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她絮絮叨叨的:“我给你送邸报的那天,城中正乱成一团,这几日倒是停息下来,听海州的厢军与水军已经行动起来,厢军开始登上城头,整理守城器械……”

黄娥咯咯一笑,眼bō流转:“这件事,倒是便宜了鲁大他们,原先本州‘修完所’还跟鲁大他们有睚眦,后来海州城下令宵禁,‘修完所’忙着修缮城墙,‘宅宿务’的工程就顾不上了。再后来,他们听‘三星班’擅长砖石建筑,‘修完所’软了下来,特地找‘三星班’签约,要求他们帮助修缮城上的堞墙。”

时穿扫了一下院内,院内原先挖的那个坑还在,靠墙的地方摞着厚厚一层石块,但似乎挖坑的工程已经停止,院子里打扫的很干净,没有堆积丝毫泥土。

看到时穿打量院中的动作,黄娥低声解释:“哥哥不在,白天里只有我们这些女子,恰好那三名徒孙愿意黑夜做工,所以我让他们白天出去,晚上再来。”

正着,墨芍走上前来,她蠕动了一下嘴chún,但一张口,明显改换了话题:“哥哥风尘仆仆,我让他们去准备洗澡水,等哥哥洗浴之后,再与我们一起吃饭,如何?”

……

泡在热气腾腾的水里,时穿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门轻轻的推开了,环娘悄悄探出头来,直冲时穿眨巴眼,时穿躺在大浴桶里,懒洋洋的招呼:“环娘,有什么话?”

环娘探出头来,问:“哥哥,如果有人想出嫁,哥哥什么态度?”

时穿轻轻一笑:“谁让你问的,让她自己来。”

门推开了,黄娥捧着衣服,墨芍在后面端着毛巾,神态自然的走进来,这倒让时穿微微有难堪,他想缩进水里,可身子稍稍一动,便引来一片哗哗水响……眨眼间,时穿也想通了,他继续躺在木桶中,神sè自然的问:“谁想出嫁?”

环娘依旧倚在门边,探出脑袋来,望着时穿,黄娥与墨芍走到时穿身边,开始在木桶边摆放干净的衣物以及毛巾,黄娥悄悄踢了墨芍一下,墨芍低着头,长长的眉毛垂下来,弱弱的回答:“这几日听彭妈妈讲《女诫》,我们组几个姐妹商量了一下,自三月三至今已经有几个多月了,眼见的时间过去这么久,大约,组里姐妹的父母也该得到消息了。

哥哥,你瞧,娥娘的家人都已经来了,那么,这几日,其他人的家中也该得到信了,陆续就会有人来接姐妹们回家。可姐妹们回家后能做什么?这等事出在乡间,姐妹们回家之后,父母恐怕要匆匆把姐妹们嫁出去;原先在家里已经定亲的,这时候一定是个悔婚。父母匆忙给找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细细想一想,姐妹们也就是在哥哥身边这几个月,日子还过得快活,可哥哥不能护着我们一辈子,姐妹们回到家里,一旦出嫁了,今后是好是歹,只能指望自己的男人了……与其这样,倒不如嫁在海州城,想必父母知道我们远远嫁在海州,也会悄悄松一口气,而我们嫁在左近,有哥哥照应着,也不怕将来受男人欺负。”

时穿想了想,问:“既然这话了,你们心中怕是已经有打算了吧。”

黄娥马上回答:“鲁大他们中意几位姐妹,若哥哥头,他们立刻使媒人来提亲。”

时穿盯着黄娥,微笑的:“听你的口气,怎么有像推销员——很热情的那种。”

黄娥嘿嘿笑着,低着头回答:“姐妹们有个好归宿,总是令人欣慰。”

时穿头:“méng县尉那里刚刚欠我一个情,如今县令离任了,我去找他,大约不成问题……让鲁大他们来提亲吧。”

墨芍欣喜的应了一声赶紧出去通知姐妹,黄娥蹲在木桶边,拿起一块毛巾递上来,温柔的问:“哥哥要搓背吗?”

时穿冲门边的环娘招招手,同时回答黄娥:“不用了,你出去看着墨芍,同时告诉那些打算出嫁的姐姐们,就我们店铺的股份可以当做嫁妆带走。”

环娘从门口跳了出来:“我来搓背,环娘不吃闲饭的。”

黄娥想了想,叹了口气把毛巾交给环娘,静静的向时穿行了个礼,而后走出去,轻轻地掩上门。

环娘搓背很卖力,边搓边家长里短的絮叨:“哥哥走了以后,黄家掌柜又来结了一次帐,银钱都是黄娥姐姐收的,听下个月我们出产的香膏香胰,将增加一个品种,数量增加两百……

哥哥走了以后,邻居顾三娘这几天可忙了,她一天要见几个郎君,急着要把自己嫁出去,我听她还要卖了房子,给父母在附近另外置一座院落——真的,她真的要卖房子,前几天还打听你回来没有,是要请你在文书上签字,同意她卖房子。”

到这儿,环娘咬了咬嘴chún,一边卖力的给时穿搓背,一边:“哥哥不会拒绝吧?环娘可是收了她一贯好处,答应劝哥哥的。哥哥,这不费什么事,你就是一头而已……”

时穿伸手捏捏环娘的鼻子:“东西,本来我想为难她一下,但既然你收钱了,我只好签字同意了。”

环娘兴奋的笑了起来,手上更卖力了:“我就没事嘛。娥娘姐姐还,前段时间那件‘投帖州衙,你蓄奴’的事情,可能是顾三娘做出来的,恐怕哥哥想要报复。我哥哥没有这么心眼,蓄奴的事情不了了之后,哥哥也不愿意这只苍蝇在我们周围飞来飞去,对她的搬走,一定会喜欢的。”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