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186章 谁的谁心疼全文阅读

第186章 谁的谁心疼

第186章谁的谁心疼

第186章谁的谁心疼

衙内挠挠脑袋,软弱的提醒:“素珍,为人不可过贪,两位瑞姑娘还看着呢……啊,还有崔姑娘。”

崔xiǎo清随手从盘中取过一支金簪chā在头上,那支金簪是桂huā簪,模仿满树的桂huā,崔xiǎo清随意的chā在头上,回答:“我一个还俗的人,还是不要太奢华了,盘中数这支簪子最简单,我喜欢简单。”

褚素珍咬咬下嘴chún,望向时穿:“是素珍失态了,长卿真好手艺,一支银簪都能做出这样的景致,素珍禁不住做出xiǎonv人态……罢了,长卿许我多拣选几支?”

衙内哈哈笑着帮腔:“两位瑞姑娘也各选一样吧,大郎手下还有十几位姑娘,这是大郎特意做出来,给自家姑娘们做嫁妆的,咱们既然赶上了,那就随意选上三五样吧。”

推荐下,【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褚素珍眼珠东转西转,看看这个往往哪个……绚丽的首饰对于nv人来确实是最好的疗伤工具,原本褚素珍嘴上强硬,但对于回城面对旧日伙伴,还是有忐忑,但现在她满脑子都想着这些首饰该如何佩戴,如何展示。

施衙内急的连声催促:“素珍,天sè不早,我们该动身了,不能再这么犹豫下去了。”

褚素珍头,鼓足勇气,闭着眼睛抓了几样,嘴中还嘟囔:“这么好的手艺,怎么每个款式只做一样,今后还不知能不能再遇上。”

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收获,褚素珍再望了望其余的首饰,一跺脚,生怕自己再看下去,扭头爬上了马车。

两位农家nv被时穿劝解了几句,忍不住随大溜挑了两件……收回了首饰匣,时穿望着崔xiǎo清yù言又止,崔xiǎo清赶紧催促:“上车吧,你我来日方长。”

时穿低声:“几位姑娘多亏你的照顾,我原本想重重答谢你,谁知你只挑了一只……”

崔xiǎo清柔声催促:“快上车吧,你我之间,不必如此的。”

时穿咬咬牙,低声:“你放心,我必会想个法子……”

送走了时穿,崔xiǎo清chún角含着笑,一路哼着《沧海曲》返回自己的屋子,丫鬟们直感到惊诧,四处询问:“姑娘今天为什么心情这么好?”

……

城里,来接素馨的是一位矮壮的汉子,他见到时穿,二话不跪倒在地,先重重叩了三头,口称:“恩公与我妹妹有再造之恩,在下受父母嘱托,一定要磕这三个头,大恩无以言谢,我冯氏上下三代,将永记此恩。”

时穿哦了一声:“从四川赶来啊,路程不近啊。”

素馨含泪上前鞠躬:“这位是我表兄,前几日还在江宁府贩售锦缎,看了朝廷邸报,上面登录着我的名姓,便立刻赶来了。”

时穿随口问:“你们两个以前见过?”

素馨再度福了一礼:“表兄虽然是远亲,但幼时与奴家常见面,去年的时候,奴家也曾去过表兄家玩耍,至今仍记得当时的日子。”

“这就好”,彼此确定了身份,时穿又问:“你打算这就接走表妹吗?四川离这很远啊。”

那位表兄继续叩头:“在下虽然手头上还有货物要处理,但表妹失踪,家人日日以泪洗面,如今邸报想必也到了四川,舅父一家都在翘首企盼,xiǎo侄……在下打算明天就将货物贱卖了,五日后启程回川,只是这五天,表妹还要多麻烦时兄照顾。”

表兄完,跪在地上不起身,时穿盯着他的脊背望了一会,笑了:“我相信你。素馨姑娘,准备行李吧,你这位表兄是可以信托的人,今后你铺子的分红,我给你存在柜上,什么时候想取,通报一声。”

素馨轻轻摇头:“什么铺子呀,那些东西,原是哥哥可怜我们今后无所依靠,平白分给我们的傍身的,如今我家人找上mén来,我岂能……”

素馨哽咽的不出话来,她的表兄惊愕的抬起头来望向时穿,啊,跟表妹相处了这么多天,居然不知道表妹被拐一次,手上也有铺子。

时穿摆手,阻止素馨继续下去:“你要走了,铺子的股份我不是不想给你,这铺子是你们这些nv孩亲手创立的,它标志着一段记忆,也标志着你们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有能力养活自己。所以那铺子的股份,谁都不准转卖,以前分的红利你只管带走,以后的分红存在柜上,什么时候想提现,或者自己来,或者凭印章书信提现。

这样,今后你们可以随时提醒自己:你们永远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在海州,你们永远拥有一份产业。”

停了一下,时穿命人送上首饰匣,打开摊在桌子上:“我刚好准备了xiǎo礼物,你们随意挑选几件,算是留个纪念吧。”

素馨以及其表兄推辞再三,勉强上前挑选了几样礼物。时穿名下其他nv孩也每人分到了几件,稍倾,素馨的表兄眺望着首饰匣内挑剩下的物件,咬咬牙,开口:“恩公这份礼太重,不知道剩下这些首饰折价几何……

噫嘻,在下倒不是计算恩公的礼物价值,实在是这些东西太jīng致了——xiǎo侄还剩半船蜀锦,这次匆忙回去,其他物品恐怕是采购不上了,恩公这些首饰做工jīng致,不如我用那半船蜀锦抵偿一部分……恩公,我那货物中还有部分‘进上’的贡缎……”

时穿稍稍考虑了一下:蜀锦历来以华贵著称,“进上”的贡缎更是罕见。现代,很多宋代的蜀锦织法已经失传,而进上的贡缎,大约时穿只在传中听过,从未见过实物。如今对方愿意用半船蜀锦折现这批首饰,其实是存着报恩的心思,打算送时穿一个大便宜。

不过,时穿也不能白占便宜,他想了想:“我的作坊还没有建好,不过这几日积存下了千余只箱包,以及百十张犀牛皮,加上我这里生产的香膏、香脂,替你装半船货不成问题,这样吧,我们彼此代销,你的东西我销售完之后,货钱存在我这里,我的东西你如果销售的好,愿意继续进货,你我也好常来常往,到时候彼此碰面再结账,你觉得如何?”

表哥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素馨欣喜若狂,她赶紧福一礼:“太好了,哥哥,这样一来,钱多少无所谓,我今后也有机会常来海州,与姐妹们,以及哥哥会面了。”

见到素馨重新活跃起来,时穿调侃:“这样好啊,你以后也可以经常来提取你的红利了。”

分别的哀伤立刻被美好的远景冲淡。素馨的表兄本来抱着亏损的打算,准备折价处理自家的货物,这下子峰回路转,不仅亏不了本,没准还能赚上一笔,顿时,素馨表兄连声感谢,暗想:表妹真是有福之人啊,大难不死,反而遇到了难得的好人。

接下来进入接风宴,姐妹们盛装打扮欢送素馨。作为以一个被父母接回家的姐妹,她寄托了其余nv孩的希望……

第二天,时穿去衙ménjiāo了令,汇报了自己的工作。méng都头勉励几句,马上嚅嗫要求:希望在科举考试期间,时穿能有空坐镇崔庄,控制一下云台上的匪情。

稍后,大尹张叔夜也面见时穿,勉励了几句,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这段时间,海州城官员的全副jīng力都在即将开始的科考上,张叔夜对时穿收容流民,以工代赈的方式很是欣赏,但因为现在顾不上来,所以便大力赞扬时穿几句,话里话外怂恿时穿招纳更多流民,以减轻官府负担——这下子,等于时穿招纳流民的举动,得到官府的正式许可。

随后的日子,素馨表兄忙着盘货物,寻找库房存放自己的货品,又领着时穿家的店铺掌柜,去自家寄售货物的店铺转了转——那些店铺不知道谁,也不能不认识掌管三条街的时大将吧?素馨表兄委托时穿家掌柜帮他收取剩余的货款……有时穿出面,海州城谁敢昧下他的钱?

当然,海州城转一转,素馨表兄算是知道了时大郎在海州的地位,心里不仅寻思之前素馨的提议:时大郎虽然凶恶,但海州上下都在,这位时承信确实话算话,很有“季布一诺千金”的味道。而且,人不惹他,他绝不会发飙的。如果,今后留下这条线,当作南货北往的出路,倒也真不错啊。

素馨表兄在哪里思量,时穿忙忙碌碌清这几天城里作坊的生产状况,将那些积存的货物逐一移jiāo素馨的表兄,这笔买卖,自家的货物虽然收不上现金,但素馨表兄的货款他可以暂时挪用。按宋人的观念,这也不算过度亏损。但按现代观念嘛——这笔买卖赚大了。

一场动luàn过后,时穿在海州城名气更盛了,那位地痞锦máo鼠,在海州城那场动luàn中,因为手下多名同党涉嫌趁火打劫,被张叔夜顺手除去,而新崛起的海州húnhún头领矮脚虎,因为根基未稳,怎敢招惹时穿这只大虫,于是,时穿在左斜街、锦绣街的整合得以顺利进行。没有húnhún赶去那里捣luàn,商家因此显得很配合。

当然,追随时穿在东城区战斗过的大将们,也对此进行了推bō助澜,他们竭力宣扬东城区那场战斗的jī烈,顺便厢军禁军的失败,直等到大尹决定投入“大将”力量,时大郎……“带领我们”穿街走巷,与“我们”一起粉碎了所有的暴*力量,直至最后,大尹赏功,时大将获得承信郎职位,“我们”获得了……

在大将们的渲染下,海州百姓知晓了平luàn那天时大郎的英勇,随后,时穿走到哪里,遇到的都是讨好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