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214章 无效的武器禁令全文阅读

第214章 无效的武器禁令

第214章无效的武器禁令

见到黄煜出现,这伙举人明显松了口气,当先一名举人出来拱手:“解元公,我等遭遇的是一伙十多个人的拦路者,幸好护送得力,他们打伤了三个人,其余几个盗匪已躲入路边……”

到这,那名举人转向时穿,带着讨好的神情:“都知道海州承信郎打人从来一下,乡人们众纷纭的我向来是不信的,今日恰好遇到承信郎,不知承信郎能否给我们展示下那泼天的本事?”

时穿翻了个白眼——这厮要是好好,低声下气的求着人,时穿没准打算上前动手了,可他偏偏用jī将法——jī将法啊,就是把别人当傻子,以为玩一诈骗术,玩一愚nòng手段,时穿就会像发*的狗一样嗷嗷的冲上去。

可惜,时穿对这种把戏见识多了,对这种诈骗手段早已深恶痛绝,他鼻子重重的哼一声:“咱家是从九品的承信郎,诸位举人如果打算看戏,只管掏钱请撮nòng、嘌唱、赶趁来演出,‘本官’不是戏子,从不给别人表演杀人手段。”

罢,时穿一抖马缰,拨转马头往回走,并毫不容情的冲愕然的举人挥挥手,仿佛拨开一只苍蝇。几名仆人早已经熟悉时穿的手势,他们低着头、憋着笑,挑着自己的行李低头与这一队人马擦肩而过。

随后,看到时穿发出继续前进的信号,黄煜、刘亚之等人彼此惊讶对望了一眼,眼底全是深深的惊诧。

一直以来,时穿表现的非常谦和,甚至表现出故意炫耀的幼稚,他拼命展示自己旅行经验的丰富,借此把几名举人照顾得很好,这几名举人老爷渐渐的有忘乎所以,以为时穿是他们雇用的,可以呼来唤去的,此刻时穿一发威,几位举人这才想起——原来对方是一名官,是从九品的官员,即使他们登科做了进士,所授的官衔也不过是最低级的从九品。

这俩人中间,黄煜还好一,毕竟他与时穿结识的时候双方都是草民一个,彼此随意惯了。此刻他虽然是解元公、是海州本届科举第一人,态度可以很矜持——但想起两家密切的商业jiāo往以及过去的情分……黄煜总算还记得朋友间的正常礼节。

而刘半城却被吓得心中忐忑,此时他才隐约想起曾听到的一些传闻——这位时长卿可是被誉为“海州第一傻子”,从他刚才的话里可以看得出,此人一贯蔑视一切朝廷礼法,听他过去连县尉都敢殴打……我刚才是不是惹怒他了?

除了刘半城默默无语,其余的举子也陡然记起了什么,等到时穿招呼他们继续前行,大多数人立刻响应,动作之快,简直像训练有素的jīng锐部队,他们毫不犹豫的丢下那队遇匪的举子兀自前行,那一解的举子……马上也决定不再坚持,护送他们的三名大将在时穿路过的时候低低鞠躬,看时穿没有反对,只是面无表情的擦肩而过,他们立刻收起了武器,腆着脸招呼举人们紧紧尾随时穿的队伍。

罗望京打破沉默,故作轻松的:“刚才,我见到长卿兄拍马赶到前方,本以为长卿兄要动手协助他们,除暴安良吗,哈哈,没想到那些人如此傲慢……”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时穿打断罗望京的话:“不是傲慢,是待人不真诚——他们想要求助,只管明就行了,我既然走到他们跟前了,难道能袖手旁观吗?可他们拿我当傻子,竟然对我用jī将法。

我要中了计,帮他们驱散盗匪,岂不是出了力,别人还不知感恩,没准还嘲笑我人傻,以至于上了他们的当、中了他们的计?……做人,不能这样子啊。”

罗望京大声感慨:“人都长卿兄是傻子,但褚姑娘却长卿兄做人真诚,敢于任事,看来,海州城最有识人之明的,应该是褚姑娘啊,果然不愧是‘海州第一才nv’。”

前方的黄煜神情一黯,催促了一下赶车的驴夫,让他们快行。旁边的刘旭、刘亚之借助罗望京的打岔,觉得气氛已经缓和下来,此时趁机夸赞几句:“长卿兄真仗义啊,可惜那些人不识好人心。”

时穿摇摇头:“其实我赶上前去,原本也不是出于仗义,是出于好奇,这三名大将居然配备了霹雳火球,以及雷火铳这样的利器?真是……”

刘半城赶紧炫耀自己的博闻:“这三名大将一定是勋贵子弟,我皇宋的‘大将’不都是由这样的勋贵子弟,以及市井游侠儿组成的吗?勋贵子弟嘛,家里定会有几本《武经总要》装mén面,这《武经总要》乃是考武举必考的书籍。哈哈,即便是游侠儿出身,做了‘大将’后又怎会不研讨一下《武经总要》?”

罗望京生恐刘旭的不清楚,生怕时穿听不懂,赶紧解释:“《武经总要》是朝廷公开发行的书籍,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得到。这《武经总要》上记述着多种火yào配方,虽然配方中很多yào物是‘禁椎’商品,但勋贵子弟还是有mén路能nòng到手的,yào料到手之后,按《武经总要》配方调制,做出几个霹雳火球以及突火枪来,不算什么难事。

哦,传闻长卿兄也拥有类似的火器,难道长卿兄不是从《武经总要》中获得的配方……哦,我忘了,长卿兄遗失了一段记忆。也许不记得《武经总要》这本书……”

坐在驴车上的几名举子都一脸理解的头,一旁的时穿也恍然大悟——海公子口口声声不想改变历史,不想因自己而使时空变化,以他的谨慎,怎么让家丁公开使用火枪,原来道理在于此啊。

怪不得此前衙役王xiǎo川见到时穿使用火枪,一都不惊讶,原来火枪这玩意,在大宋已经是普及技术了,等到了明清,才变成“高科技产品”。这年头,你只要识字,买一本《武经总要》翻一翻,家里有几个闲钱,再稍稍有权势,能够买到书上记载的火yào配料,就能蹲在自己家厨房制作出火yào来。

当然,也许是因为这时代,火yào刚刚发明,火器还是一种太不完善技术,而大宋朝跟历代王朝一样,都实行武器管制政策,但偏偏宋代有这么一群名叫“大将”的特殊群体,他们是一种宋代的赏金猎人,自备武器与战马,依靠缉捕盗贼获得悬赏而盈利,偏偏武器禁令对他们无效,而这些人成日与最凶恶的、官府难以缉捕的罪犯搏杀,最喜欢使用体积xiǎo威力大的武器,所以大将们拥有几件火器,搁现在这个时代,一不令人惊讶。

“早嘛,把我的火枪也拿出来,爷决定了:从今日起,爷就背着火枪旅游”,既然衙役王xiǎo川对时穿偶尔展示的火枪并不惊讶,这明时穿的火枪即使现在拿出来,世人也只会以为他使用了什么祖传秘法,从而加大了火枪威力……

大宋朝没有工业化、标准化生产,单个巧手匠人偶然制作一件跨越时代的jīng品,却没有量产的能力,这种独一无二的“祖传”jīng品改变不了历史,朝廷甚至不会拿出来当作jīng品进行售卖,只会沉淀在仓库里发霉生锈,这也许就是海公子当初大批量制造火枪的初衷。

没人会在大宋朝看见一件火器而大惊xiǎo怪——除了西方人,幸好,在场的没有西方人。

几名举子远远望见驴车上时穿不光是叫嚣,他随即行动了——马车上那只最大号的旅行箱中,枪形武器装得满满的,时穿只是随手从表面取出了一杆枪,接着号令封存……举人们彼此望了望,神sè中充满欣慰——我们安全了。

驴车继续向前急赶,天空中乌云越来越低,见到天气剧变,坐在驴车上的刘半城与海州第一茶商黄氏后裔都不吝啬,在他们大声悬赏之下,车夫也不再怜惜驴子,一路狂飙的驴车不停地赶过前方的举子队伍,也将刚才遇险的那伙举子远远抛在身后。

辰时,雪飘飘dàngdàng的下了起来,赶车的车夫眺望着纷纷扬扬的雪huā,低声嘟囔:“天灾**啊……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时穿纯粹是闲着无聊,上前跟车夫搭讪:“老丈,今年的收成不好吗……也是,夏收刚过,教匪来捣luàn,这下子,地里少种了一季稻米,等于收入减少一半。”

老车夫一指身后那辆车:“那是我家二nv婿,今天教匪之luàn,我家倒没什么,只是二nv婿家可惨了,伤了家中的老的不,今年村上分配了青苗款不巧被摊派到我二nv婿头上——这个不争气的,领了青苗款出城的时候,竟然被nv伎拉去酒坊饮酒,一顿饭吃去了大半青苗款。

原本这笔青苗款也不算什么,nv婿家底殷实,只要第二季稻子种上,便能还上青苗钱,但今年先是教匪叛luàn,导致大伙儿都误了农时,早先地种的东西,都被兵luàn践踏毁坏……好不容易补种的东西,这又遭到大雪,你瞧瞧,这一年可不是天灾**不断?”

时穿很纳闷:“海州靠近北方,十月多份,原该有一场降雨或者降雪,难道这场雪下的不应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