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220章 要价多少才合适?全文阅读

第220章 要价多少才合适?

第22o章要价多少才合适?

第22o章要价多少才合适?

时穿停顿了一下,歪着头想了想,:“你们两位……论钱,我不需要你们;论官职……嗯,似乎你们只剩下劳动力了。那么,兄弟俩出一个人,给我干十年如何?

我既然拿出了这个配方,当然也想自家组建一支火枪队,你们兄弟有玩火器的经验,还熟悉这年代军队的组成,而我自己忙的顾不过来,所以——你们兄弟中出一人,帮我按我的方法训练一支火枪队,这配方我就告诉你?”

祖传秘技啊,当然要别人不知晓才能够威够力,而时穿却想组建一支队伍,大批量的生产火枪手。这让凌氏兄弟很为难,但……凌氏兄弟低下头,:“谨遵大郎吩咐。”

时穿微微一笑,开解:“放心,我不是想扩散技术,我只是想把这技术的威力使用充足。”

这就好——凌氏兄弟大声相应:“谨遵师傅吩咐。”

哈,白捡两个火器世家的大将,真八错啊。这些人玩火器,有人缘有渊源,想必即使规模大一,也不会引起注意吧?再,听他们的话,今后这俩人也是时穿徒弟了,所以他们的武装就是时家的武装先把火枪队悄悄的分散展,再等必要的时候集结起来……哈哈

……

硝石提纯之后,时穿在硝石水溶液里倒入硫磺,再加入木炭粉,搅和成稀泥状,然后将这稀泥投入皮囊中,快甩动着、旋转着……这套工艺做完后,皮囊内倒出的火yao都成了颗粒状的黑火yao。

自己亲手制备完这一袋颗粒火yao后,时穿给凌氏兄弟j代了射yao与爆破yao的不同,然后将皮囊j给后者:“你们两人不是火yao世家吗,想必以前干过这事,就照这样做。”

凌飞望着像中yaoyao丸一样的颗粒火yao,犹豫着:“咱不个火试试?”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 www.huanyuanshenqi.com。

凌鹏一脚踢向弟弟的屁股:“凭那么多废话,先把东西制出来再。”

兄弟协力,不一会将带回的硫磺硝石木炭转化成各种比例的颗粒火yao,干的太欢乐,三人连午饭都忘了,等晚饭的时候,已经没有配料让两兄弟练手,凌飞欢呼雀跃的倒出三堆火yao,准备火试验,时穿赶忙阻止。

“份量太多了,取三分之一吧。”时穿着,将三份火yao放置在三片竹瓦上,并把三片竹瓦的间距得很大。

其实这会儿火yao还没有完全干燥,不过这三个人也顾不得了,他们直接用火把在火yao下面烧烤,等竹瓦开始燃烧,火yao颗粒炸了……

新配方的火yao果然比《武经总要》上记载的几种火yao配方强,《武经总要》上的火yao配方由二十多种原料组成,新火yao只有三种,而且燃烧与爆炸的效果更加厉害。

“先不着急”,时穿阻止了凌鹏往梨枪里填充火yao的举动,他拿起凌氏兄弟的梨枪,仔细检查着。这梨枪就是一杆空心铁枪,按《武经总要》的火yao配方,掺上铁砂子之后,将铁枪填充满,用的时候从枪头燃,铁砂与火yao的颗粒就会顺着枪尖上的孔喷出,等火yao喷完了,枪尖已经烧红,烧红的枪尖就是块烙铁,还可以继续拿来捅人,蹭上一下也是个二级烫伤,可不得了。

然而,新配出的火yao实际上已经属于炸yao范畴了,这杆枪粗枝烂造,膛壁上有许多沙眼的梨枪,恐怕连射yao的膛压都承受不住。

时穿立刻抛下了梨枪,吩咐:“取我的枪来。”

这杆新式火枪传递到凌氏兄弟手里,时穿淡定的解释:“只有这样光滑的枪管,才能装填新式火yao。嗯,可以拿你们过去的梨枪试试,不过yao捻子设的长一,人不要用手拿着,着火后一定把枪放到一边,我们远远看着。”

凌氏兄弟往梨枪中装填的时候,时穿并不阻止,等他们装填好了,梨枪被扎在官舍中心的空地上,时穿与凌鹏一前一后,各自负责挡住一个门,禁止举人们靠近旁观,稍后,凌鹏上前用火把燃了yao捻。

这杆枪里,凌氏兄弟使用的已是烘干火yao了,yao捻子着后,燃烧的度奇快,凌飞愣了一下神,歪着脑袋观察yao捻,时穿立刻吼道:“快跑。”

凌飞吓的一个jī灵,茫然的转身望向时穿这里,却觉入眼一个黑影扑来,凌飞条件反射的挥拳打去,对方一双手毫不费力的穿过他的拳影,凌飞只觉得脖子一紧,一阵腾云驾雾之后,等他回过神来,双脚已经站在驿舍的门口,时穿手里还揪着他的脖领子。

只听院中轰隆一声,梨枪爆了。凌飞吓了一跳,这时才觉得自己有多幸运。

幸好黑火yao的爆炸威力并不大,虽然枪杆被炸分成几段,枪尖迸射到门上,枪身散落周围十余米的范围,但总算是没有造成大的伤害……期间,凌鹏觉得耳边擦过一阵劲风,等到硝烟散尽,他伸手,觉耳朵上少了一块rou,鲜血躺了满脖子。

“乖乖,这么大的威力。”凌鹏捂着伤口感慨。此时,获得火yao配方的喜悦掩盖了疼痛感。

“幸好你们的枪膛较细,嗯,大约也就是装了七八克火yao的模样,再加上枪尖封闭不够,不然的话,这座官舍都要遭殃。”

稍后,凌飞过去检查着时穿拿来的火枪,嘴里不停的夸赞:“啧啧,这枪管是上好的镔铁打制的,通身光滑均匀……师傅,这玩意怎么制作出来的,制作它的铁匠师傅在哪里,我能装一枪试试吗?”

时穿接过自己的火枪,他抓了一把火yao掂了掂,干脆将定装火yao的知识也教给他们:“看到了么,刚才的爆炸多厉害,这枪管中填充火yao的份量,与炮子大有规矩的……”

刚才那声爆炸已经引来不少围观者,时穿赶紧招手,命令凌飞上去收拾残局,自己拱手向四处致歉,好在举人们大多认识这个大个子,抱怨几句,也不敢过分得罪这位海州第一凶人。

蔫不唧的领着凌氏兄弟钻回自己的屋子,时穿从附近店老板那里借来称,称量着火yao,称量好的火yao每份都用细薄的绢纸与炮子包裹好,他的手快的像一只灵巧的土拨鼠,不一会,桌子上堆满了锥形纸卷。

时穿拿起一个锥形纸卷,咬开锥尖,在火yao池里倒上一火yao,然后连纸卷一起塞入镗孔,用通条夯实火yao,盖上火yao池,解除了枪上的保险,枪口冲上,把枪j给了凌飞:“去院里无人处放一枪。”

凌飞举着枪兴冲冲的跑出去,凌鹏赶紧从包裹里取出几个瓷瓶——这几个瓷瓶原先是装酒装醋的,如今全被都倒空了。凌鹏递上这几个空瓷瓶与铁砂子,讨好的:“我带的梨枪毁了,今后上路全指望霹雳弹了,大郎给我们示范一下。”

时穿拿起凌氏兄弟携带的铁砂子,轻轻捻了捻,摇摇头:“铁砂没必要做得如此细,形状也不要如此圆滚,只管把铁砂再做大一,哪怕铁砂棱角不平,形状像铁片、铁钉一类的,那就更完美了。”

将铁砂子跟火yún在一起,时穿还恶意的往里头填充了许多瓷片,叹着气:“瓷器的威力不大,瓶身太光滑了,如果锉几道裂口,不需要锉透了,有裂纹就行,那样它炸开的时候就会分成无数碎片,那么就更阴险了。”

此时,院里传来轰隆一声枪响,楼上几名举人哀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时长卿,你就是海州第一恶人,也不能这样折腾我们吧?伯涛,黄伯涛,快出来管一管。”

门外接着传来凌飞的赔笑声,不一会,他兴致冲冲的举着火枪跑进来,一叠声的喊:“师傅,这火枪果然威力不同以往,快快,师傅教我如何制作这种梨枪。”

时穿等的就是这一刻:“你们决定了?你兄弟二人中随便出一个拜我为师,我不需要你们拜师费,今后也无需你们逢年过节送钱。这次海州大1,我收容了二三十名童子,就让拜我为师的那人,过来帮我训练一下童子,哦,还有崔庄团练。等十年后,我容许他带两杆雷火铳离开。当然,在此期间,我哪位徒弟可以把火枪技术,以及火枪手训练技术传授给凌家人。”

凌鹏赶紧推推凌飞:“弟弟还等什么?”

凌飞跪倒磕头,时穿两眼冒着绿光,马上改口:“不够,还不够……哦,我是二三十名童子数量远远不够,不是你磕的头不够。好在如今四处动1并未停止,赶紧,给家里写信,让他们至少再招上一百人。”

嘿嘿,可有免费劳力用了,拜一次师,只让这厮训练二三十人,真是便宜他了。不行,至少要往一百人上靠,我这个五乡团练教头才名副其实……

正琢磨着,院门口进来一位仆人打扮的家伙,大约刚才的声声爆炸吓坏了这位仆人,他等到院里平静才敢往里走,边走边保持绝对的警惕,见到时穿,上下打量一番,赶紧过来行礼,口称:“官人可是海州承信郎时穿?”

时穿刚才光去注意这位仆人了,没注意凌飞的拜师礼,好在他本不在意这些礼节的细微之处,便一抬手,先招呼凌飞起身,接着问仆人:“正是何人差遣你来的?”

仆人拱手回答:“人的东主是沭阳刘旭刘举人,他差人来请承信郎赴宴……”

来了,投资回报来了。看来刘旭回家后还念念不忘那件鹤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