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279章 格杀令全文阅读

第279章 格杀令

尐?χ說第279章格杀令

第279章格杀令

张叔夜现在大概能推测出这一连串事件的起因:肯定是方举人不知从那里学来了晒盐的秘制方法,能极大的降低晒盐成本。于是,他与朐山盐场勾搭上了,盐场从方举人那里私下收购廉价的食盐,而后在账目上做做手脚,将这些私盐变成自家盐场生产的正规盐,从中转手吃差价。

而后,更多的人卷进去了,先是当地乡绅参与进来收购私盐。东海岛上要想把私盐运出去,首先要获得当地乡绅的默许;而私盐登上大陆,则需要沿海水军的睁眼闭眼,于是,涟水军参与其中……恐怕施衙内的父亲、通州水军也不干净。

这些人原本一心想做私盐,可惜他们从不知道,胆敢冒官府禁令nòn私盐的,都是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当发现这些人有教匪嫌疑……哦,或者他们早就发现那群人不地道,当时是装不知道,现在方举人被夺去举人冠带,眼见得就要下狱,这些人担心被方举人拖下水,在事态失控之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对,就需要一不做二不休,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真相揭开了对谁都不好——“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吧”,张叔夜闭着眼睛。

官做到五品,一省之省长,都是官场老狐狸了,不可能不知道官场规则——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只要大家手脚快一,灭口干净一,对张叔夜来那是功劳,及时阻止了一伙“渔民”结社谋反的大功;对于参与此事的其他人来,那也是功劳。一边是功劳一边是罪责,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择。

不过,唯一的不好就是:张叔夜去年私自动用了禁军厢军,朝廷很不满意。随意今年不能在这方面犯错,涟水军出动就不合适了,最好让地主武装出动。尐?χ說

“涟水军……”张叔夜了一下:“不要打出旗帜,事后也不要争功了。”

“明白,明白”,盐监心领神会。

让涟水军不出面是不可能的,他们也担心被人卖了背黑锅,所以必须在场监督。张叔夜刚才那话是表明了事后不追究,这还有什么的?

想了想,张叔夜按耐不住好奇心,又问:“你们好歹也是朝廷官员,做事怎么如此不讲体统,跟方举人勾搭一起做这种事情?”

这也怪不得大家啊,实在是……事到如今,盐监也不想隐瞒了,他低声解释:“方举人那厮用的是晒盐法……”

朐山盐场以前是煮盐,把海水一ǎ锅一ǎ锅的熬,将水分蒸发后才能获得食盐,这种煮盐法既耗时间又耗煤炭,且食盐腐蚀铁锅,导致食盐成本居高不下。而现代工业化晒盐法,是最讲究功效与成本的。施衙内从姐夫那里获得的方法,压根不需要铁锅与柴草,直接用日光将海水晒成食盐,其中所费的人工不过是人拉肩扛而已,这两种制造法横跨了五六百年的技术积累与革新,其中的成本差异何止百倍。

自从施衙内在ǎ岛上秘密开设盐场后,朐山盐场基本不煮盐了,盐监光是转手收购吃其中的差价,从手指缝里露出一残羹,就能让盐场盐工感恩戴德了,因此,自打私盐出现以来,整个盐场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对外铁板一块,消息封锁的很严密。

可是施衙内的盐场并不大,这种走私活动又不敢明目张胆,所以整个盐场的产量,除了供应施家,外流的并不多,盐场盐监老是处于吃不饱的饥渴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方举人“偶然”获得了施家晒盐法后,看到对方也是个举人老爷,盐监大人不免动心了——百倍的利润,足以让他冒险。尐?χ說

没想到,有些活儿别人干得,就是某些天生倒霉蛋,一上手总是nòn砸——谁能想到方举人行事嚣张,惹怒了海州城的大佬,人家不自己出面,躲在幕后摆nòn几下,方举人顿时杯具了。

可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人是谁,盐监至今还一头雾水,看着像施衙内吧,可施衙内没那么大魄力,若是海州城那个人设计的,可海州城那个人在整场事件中涉足不深,人家很容易将自己摘出去,那时,出了所有秘密的盐监,没准就是下一个杯具。

所以,盐监一边吞吞吐吐的话,一边想着措辞,最终,他不仅把施衙内隐瞒下来,也将时穿摘得干干净净。

可是这件事终究要在官场上寻找一个替罪羊,找谁?张叔夜已经有了决断:“难怪东海县乡绅要来府城出首,这么多外籍渔户落籍,东海县失察,竟让教匪余孽混了进去,本官明日就弹劾东海县,各位……”

盐监马上站起身来,俯首贴耳:“下官附署,下官附署。”

“嗯”,张叔夜威严的招呼:“夜深了,送二陈汤来,给诸位漱口。”

迎客茶水送客汤,听到送汤,盐监立刻起身,拱手:“下官告辞。”

来告密的乡绅是要限制在府衙的,张叔夜什么话不,冲掌记使了个眼sè,转身走入后堂。

同一时刻,崔庄,崔园内时穿正在询问穆顺:“团练里面,咱家绝对掌握的力量有多少?”

正在这时,耳边一个声音猛然从心底响起:“放心,穆顺从海公子这里学到的,不仅仅是快船驾驶技术,那厮本打算把他训练成船长培训学院校长的。”

时穿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这个声音来自何处,想到自家院中还隐藏一个家伙,时穿的心稍稍放松了,只听穆顺躬身回答:“团练一百五十人,其中67人来自佃户,剩下83人来自咱家作坊。团练选择团丁,一个原则就是不要长子,所以一百五十人都是家中ǎ儿子。

来自咱家作坊那83人年龄在十五六岁,这年纪正是神憎鬼见愁的年纪,调皮捣蛋招灾惹祸,他们家中多有姐姐、嫂子、或者哥哥进入咱家作坊,家里想着这孩子无法看住,所以送入团练拘束着,防备他们日日捣蛋。

67名佃户,来自崔家的有50人,是一人来自咱家,六名来自村中各大户,大户人家,血缘近的孩子吃不得苦,在团练待不住,换来换去的,最终留下的都是各族远支,贫寒出身,咱家也完全能支配住。”

时穿头:“我知道你学过海上jā战技巧,并真刀实枪的参与过不少jā火,但路上jā战跟海上不同,你怎么训练这些人的?”

穆顺咧嘴一笑,谦逊的回答:“大郎,这个,确实不是ǎ老儿的长项,ǎ老儿擅长管理账目,擅长经营以及cà船看风向……这个……”

时穿截断穆顺的话,继续问:“咱村子通向外界的路有几条?”

穆顺毫不犹豫地回答:“四条——两条在村前,两条村后;村前:一条路从村中心直通海州府东mén,另一条路是新修的,咱家作坊建成后,运货的车往来不断,村中有人抱怨咱家的车辆nòn坏了村中道路,ǎ老儿干脆从作坊前修了条路,直通村口不远的官道。这条路都用水泥修成,修好之后到比村中原来的路好,如今大家都走我们这条路,闪得村中原先路线上的铺子纷纷往咱家路边搬。

插一句,【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村后两条路也有咱家新修的,一条是玫瑰园向东,直接通往白虎山的路,这条路砾石铺面,细沙子垫着,因为石灰产量没跟上,所以还没有硬化;另一条路是通向丁村郑庄的,咱家不常走这条路,所以不曾兼顾着,路况自然不甚好……”

“这两天,村里来往的陌生客多不多?”时穿话赶话的询问。

穆顺转头望向身边,身边一名时姓族人头:“穆管事太忙没注意,我倒是注意了,落黑的时候来了一二十人,我本想过去盘问,但方家的人马上接了过去,我见到村中有人迎候,也就不曾在意。”

这是时姓族人原本是准备进入作坊当管事的,当时,一同准备进入作坊的有七名时姓族人,时穿看到其中两人身材较壮实,便把这二人分配进入团练——这年头,读人并不太爱锻炼身体,那些香mén第出来的身材匀称,肌rò稍稍发达的家伙,基本上属于香世家的败类,爱玩耍胜过读,刚好,可以进入团练,以玩耍为职业。

古人所谓的玩耍,基本上的是体育锻炼。

时穿马上问自家族人:“你既然注意到了这些人,他们有什么特别的?”

那族人想了想,回答:“这伙人仿佛是打手——城中帮闲有这样一伙人,专靠与人厮打为生。这伙人看着像,身上都带着明显伤痕,脸上、胳膊上,看人的眼光,似乎很凶狠,不拿人命当一回事的漠视……”

“这就对了——方举人在召集人手,但这些人绝不是唯一,他刚出狱,消息刚刚传递出去,所以他的人手还在逐渐赶来。

从明天起,穆管家出面,召集所有团练巡视四条进出道路,盘查进入人等,若有反抗,直接格杀——记住,是格杀。不是逮捕!”

那位佃户出身的都指挥余某某嚅嗫的:“格杀——官上……没有官府命令,咱擅自……就是闯个村子,也不至于死罪啊!”

群96048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