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282章 挥刀自卫全文阅读

第282章 挥刀自卫

尐?χ說第282章挥刀自卫

一行人又转到了村口,果然见到村口立了木墙,一ǎ队团练站在木墙边,但是由村中出去的人,这些人并不拦阻,可如果是进村的人,团练们问得很详细——来找什么人,与那人什么关系,找此人何事,需要商谈多久,何时离开,等等。

不光这么问,旁边还有一名记官奋笔疾,将盘问记录都写下来,而后再放人——与现代的mén禁制度相比,只是少了当事人签字这一项。

方员外记得家丁们团练穿上了铠甲,仔细一瞧,团练们穿的果然是那种“皮甲客”,只是与村中巡逻的相比,这些人还带上了皮盔。那是一种圆ǎ盔——实际上是仿制俄国龙骑兵头盔制成的骑士帽,这种帽子因为符合宋人喜欢雅致的风尚,刚好,宋人流行的各种帽子款式虽多,武人用的帽子漂亮的很少,于是这种帽子成了大将的最爱,大将们将这种帽子称之为“海州冠”。

黑sè的海州冠皮料油光发亮,盔有个ǎǎ的尖针,盔两侧垂下两条皮绳用于固定帽盔,如今已是农历三月了,公历大约四月底五月初的模样,这天气,虽然cūn日融融的,可是已经穿不住皮质衣服,更何况带皮盔了。可是那些ǎ伙并不在意,他们挥汗如雨,却把衣扣扣的很严实,帽子戴的很端正。

发给他们的武器也不错,那些刀的形状跟朴刀略有差别,虽然刀身也像朴刀一样弯曲,但刀柄却增加了一个护手环,加上护手环之后,刀的重心更靠近手柄,人握住刀,刀身仿佛手臂的延伸,这种人刀一体的舒畅感,让站岗的团练们喜得,不时拿出刀来舞nòn两下,感觉一下用刀的舒畅。

即便是不懂军事,还不出来具体原因,方员外看了团练们跃跃ù试那股劲,顿时感觉灰心绝望——罢了,崔庄团练刀甲坚利,不可力敌也。

“这是因为军队有了荣誉感……嗯,就算是军队吧。”崔园的望晓阁里,端着单孔望远镜从远处观察方员外的时穿,轻声补充。

一名白莲教的四方使者能聚集多少狂信徒,时穿心中没有数,但无论如何,从高老爷起事能迅速波及三州来看,如今潜伏在各地的教徒不少。面对即将到来的狂信徒人cá,崔庄免不得要以少敌多,能走的路,唯有“jīn兵路线”——兵jīn、粮足、刀利、甲坚而已。

而统一的服装,既是一种心理战术,也是士兵应该享受的待遇。战国时代,吴王夫差正是用统一的军装,令晋军感觉对方军势“望之如荼”、“望之如火”,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时穿兵少,所依仗的就是雄厚的财力以及超越时代的知识,先用心理战让对方感觉到己方阵容强大,气势强盛,令对方不敢轻易挑衅。而后用炫耀式的制服激起士兵的荣誉感,让士兵面对被盘查人员,保持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两方相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东风,你气势足了,对方自然萎了。

这种气势,现代称之为“军人荣誉感”。

“嗤”,时穿身边传来一声讥笑,瞎了一只眼断了一条腿的海公子在一旁ǎ声:“那都是钱堆出来的。”

时穿倒不忌讳,响应:“没错,军队从来就是花钱如流水的地方,以前不曾给他们配备统一服装,今后,正好借这机会把该补的都补上——人要学会顺势而为,不是吗?”

“可你这些团练还不是军队”,海公子歪倒在躺椅上,懒洋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啜着:“你的团练现在最多学会了听从号令,还做不到令行禁止,还做不到相互配合进行战斗。”

“总归是地主武装啊”,时穿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头也不回地:“这年代是文人的年代,我大规模cà练士卒,不免要被人弹劾,一个不ǎ心,那就是抄家灭mén的危险。尐?χ說”

“cà练,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吧?高老爷的军队是如何cà练的?人家能做到的,你为什么做不到?还有,宋代是个讲究阵法的时代,这年代头文人总共研究出上千种阵法,你即便是cà练阵法,想必也不会引起大的惊诧。

用现代的观看,唯一能对付骑兵,并且取得成功的现实例子就是西班牙方阵——存在就是合理的,与其花时间研究另一种可能,不如你直接拿来现实社会中成功的例子,如何?”

“时机未到啊——”时穿放下望眼镜,这时候,方员外已经不想等约定的人手了,他怅怅然离开村口,转向了自家作坊。外面没啥看的了,时穿也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果酒,边饮边:“海州还有张叔夜,这可是一个绝能臣,在他鼻子底下要ǎ心,别成了第二个方举人。

嗯,你的也对,cà练阵法是宋代的常例,军中不缺人才,但我缺!你我只是看过相关资料,具体cà练事宜却没有实践经验。其实这阵子我也想了,阵法这东西,从cūn秋时代咱在研究,西班牙方阵虽然对宋人来古怪了,但总不脱古代cūn秋方阵的大概模式。拿出来,是自家研究出来的,想必见惯了奇形怪状阵法的宋人不会感觉突兀。

可是没有人手呀,这年头找个文化人好找,找个懂军事的实干人才,难呀。一个两个,都是空言的生,怎敢拿来用?所以我琢磨着,这事要等机会,还要等机遇——等方员外的事情了结,这座村里便再无反对者,那时候,我就可以明晃晃的cà练团练了。”

崔园这座庄园是海公子一手建立的,望晓阁是一座三层楼阁,阁内空间并不大,当初海公子修建这座阁楼,是从防御上考虑的——这座阁楼是全村的制高,正好用来观察全村动态。

然而,崔园到了崔ǎ清手里,这座望晓阁因为空间不够大,不适合文人茶会,所以一直空着无用。这次是在海公子提醒下,时穿才让崔姑娘开启阁楼,于此处坐镇观察。而海公子闲着没事,干脆秘密来此,陪时穿在阁楼上饮酒闲聊。

稍作停顿后,时穿用征求意见的语气,继续:“如今段氏铁匠铺已储存了足够的刀剑制作能力,我琢磨着,下一步需要扩大钢材产量,可是盐铁专卖法下,监控比较严,该怎么钻漏dòn,你有办法吗?”

海公子啜了一口酒,回答:“战争,比拼的就是铁与火。听一战期间,jā火的双方常常因为炮弹不足而突然自发停火,而后不得不号召国民收集废铁做成炮弹。宋代的铁产量据是当时世界总和的数倍,可是平均到每个州,那就单薄了。当各地州县面对可以无限制抢劫的胡人时,这个世界第一钢铁产量的国家,居然出现兵械不足现象,不能不这是盐铁专卖法造成的弊端。

我测算了一下,传冷兵器时代早期,每场战争平均每个士兵损坏1.24柄武器,而晚期的话,武器损坏率更高——因为铠甲也更坚固了。我相信胡人的铠甲并不牢固,我们按最低水品平均,你nòn五百名团练的话,至少需要一千五百柄武器才能保险……

果然军队是个无底dòn,按500名士兵测算,为一场战争,你需要储备的钢材数量就要在30吨以上……哈哈,我从来到这世界,一直在盘算着跑路,到不曾忧心过生存问题——但我提醒你一件事:你记得阿富汗战争吗?

阿富汗战后,人们曾缴获过一八几几年制作的雷明顿枪。从常识上来,火枪枪管的寿命有限,但在阿富汗,部族冲突从未停止,大ǎ战争不断,他们竟然能把一杆枪使用百余年,知道问什么吗?

哈哈,那些枪都是英国的印度工厂生产的,使用的是印度钢,印度乌兹钢的质量,加上滑膛枪的膛压也不高,让那些枪使用了百余年,直到他们成为古董,艺术价值高于枪本身价值,这才作罢!”

时穿摸着下巴思考着海公子的话,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声音之大,连个楼上都听得真真切切,海公子坐着不动,指了指窗外:“打起来了。”

试穿抓起望远镜走到窗边,顺着窗户缝向外张望,果然,村口处通往白虎山的那条路上,团练正与一伙人推推搡搡,争闹中,团练们似乎很不适应手中的刀枪,他们捏起枪棍却不敢用枪尖去扎,一些团练犹豫着,一些团练倒过枪尖,用枪尾当棍bān。而拿刀的团练手里拿着出鞘的刀,犹豫着不敢上前。

眨眼间,一名闲汉陡然夺过团练手中的枪,在手中掂了掂,哈哈大笑着嘲讽了几句,顿时激起团练的愤怒,持刀的团练上前,舞刀威胁对方放下枪,对方反而将枪舞的风车似的,大声吼着:“干搁涝汉子,nǎ还未断就来舞枪,爷爷教教你怎么舞。”

海公子走上前来,低声问:“需要调兵上去吗?”

时穿摇摇头:“我花那么多钱训练他们,可不是让他们摆样子的,如果他们不能应付这种事,那干脆把这几个人都开除,我推倒重来。”

海公子嘿嘿一笑:“听你在这次大饥荒中,收留了百十个**岁的孤儿——把这些人给我,我去东海县给你调教,从ǎ大鱼大rò喂养,保管他们身高体壮。”

时穿头:“是该把他们隔离了,宗亲社会长大的人,太懦弱了!”

正着,激变陡生,争吵中一名闲汉有样学样,意图抢夺朴刀,刚刚炫耀过好刀的团练哪甘心就范,挥刀自卫,锋利的刀划过争夺者胳膊,顿时切割到骨头上,闲汉大声惨叫着,一时之间,争吵双方都愣住了……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群96048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