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44章 糟蹋名声全文阅读

第44章 糟蹋名声

刘牙侩赶紧抢上前来,捞起时穿那幅画,紧紧抱在怀中:“时大郎,既然你不给我中人钱,不如把这幅画赏给我吧,我回头把它裱一裱,挂在家里充一充风雅……题名呀大郎,人大名叫燮,大郎给我题个赠。”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 www.huanyuanshenqi.com。

稍后,刘牙侩后悔自己这个建议了。时穿的题书“送刘燮雅正——时长卿”,就这简单的几个字,各个都比狗爬的还难看,如果是蒙童写出这样的字,先生会用竹板狠狠地敲手心,打断竹板都不肯罢休。

这样的字,是人写出来的吗?东扭西歪,没有一笔一划有正形,能够写出这样的字,以刘牙侩读书多年、看过无数文书的经历,都找不出一份可以比拟的。

啊,没有比拟的——想起这个词,刘牙侩心中一动:这可是傻子被人打傻后第一次作画,这几个旷古绝今的丑字就是证明,以后任他做千百幅画,能比得上这幅画有意义吗?

刘牙侩醒悟过来,生怕时穿抢夺回去……许多大名人对自己不满意的作品,宁肯毁去也不愿流传出去糟蹋名声。

没准时大郎也是这么想……此时的时穿正一脸恼怒,嘴里嘟囔:“丫丫的,原创怎么那么难,不就几个字,写的跟……”

他还怒了……想到传中时大郎那一击必杀的恐怖传,刘牙侩一跳八丈远,他卷好了画,隔着老远冲时穿拱手:“大郎,你的我都记下了,需要三名学徒,还要找瓷匠、铁匠,还需烧炭的,这些活可不少,我这就去替你操劳——明儿见。”

……

第二天正午,刘牙侩才领着三个人赶到,他到院中的时候,发觉时穿正背着手在院子里量步子,院子原先的马棚下,一群姑娘明显分成两组,嘁嘁喳喳的边讨论着,边穿针引线,似乎在做什么筹备工作,刘牙人带来的三名学徒上前,向时穿行礼,三名学徒中,最长者名叫鲁蕴,一看就是个和善人;年纪最的叫李石,眼珠骨碌碌转个不停;中间那位徒弟名叫屈鑫,是个识字匠人。

巧的是,这三个人个头也从大往排列,鲁蕴长得比较粗壮,是个下大力气干活的人。屈鑫为人比较拘谨,时穿问话的时候,他有一答一,多一句话不会;精精瘦的李石,似乎是坐不住的人,时时刻刻都在移动着,连站在那跟人话身子都摇来摇去,手还不停地比划着。

刘牙人拍着手介绍:“时大郎还让我找个瓷匠与铁匠来,巧了,老二家里正好有个瓷窑,老三的哥哥是打铁的。”

时穿定制东西不想出钱,刘牙人显然没有推销出去,刚好老二老三家里有这项便宜,他便把此两人推出,或许他早已跟两人的兄长谈好了,可以免费给时穿打制需要的东西,纯当作拜师费。

时穿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把自己昨晚拟就的单子递上去,老二屈鑫大声念出了单子中的物品,时穿所需要的物品很古怪,大家听完后都愣了。鲁蕴使劲蠕动着嘴,想问个清楚明白,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屈鑫冲着单子发呆,嘴里唠叨着:“石灰,语出何典?”

李石两手不停比划,跟着问:“师傅,这石灰啥玩意?”

时穿解释:“去造纸作坊问问,所谓石灰,就是一种特殊的白石头烧出来的灰面儿,这种灰面儿溶在水里会发出大量的热,使得水桶甚至烫手,造纸作坊都用这种石灰来漂白纸张。”

李石身子一耸一耸的:“师傅,我记得咱们要盖砖瓦房,又不是造纸,要石灰做什么?”

时穿回答:“石灰溶于水后,这种水溶液如果刷到墙上,等水分干了,它又会结成像石头一样的硬壳,不过单独由石灰结成硬壳较脆,而且单独的石灰粘合性不好,所以我们要掺一粘土,增加石灰的粘合性,用这种材料盖出的屋子,坚硬得像石头。”

李石身子倾过来,继续追问:“师傅又要碎陶瓦粉做什么,还注明越碎越好?”

“陶瓦为什么不渗水?”时穿反问。

李石不出话来,屈鑫放下清单,慢悠悠的:“陶瓦烧硬了,硬得像石头一样,当然不渗水。”

时穿再问:“那么为什么石头有了裂缝就渗水,补也没法补,而陶碗瓷碗即使破损了,用铜钉箍起来,照样能用,还一不漏水?”

“啊……这个嘛……”屈鑫眼睛四处乱转寻找答案,看到老大鲁蕴已经不再抓耳挠腮,一脸平静,他赶忙:“大哥见多识广,你来这是啥道理。”

时穿摇着头打断诸位的努力:“你们这群古人,是不可能知道答案的。告诉你们,烧陶烧瓷的材料是高岭土,这种土煅烧之后,土粒紧密的粘合在一起,一层一层排列着,它吸水之后,土粒开始膨胀,等涨的大了,土粒之间留下的空隙就少了。而后第二层土粒继续吸水,继续膨胀,又挡住了第三层土粒获得水的机会——如此下去。

所以,陶瓷之所以不渗水,是因为陶瓷颗粒的吸水膨胀性,让水无法继续渗透。而陶瓷颗粒还具备脱水复原性,又保证了日常使用的方便——我们要盖的房子,就是利用陶瓷颗粒的这种性质。烧好的陶瓷碎片,对于窑厂来是没用的垃圾,但如果把它粉碎了,掺到我们使用的粘合剂中,用这种灰浆抹屋,屋根本不用铺瓦,直接就带有防水功能。”

时穿的这些话还是让人搞不懂,他虽然拼命解释,但可惜他的话里新词汇太多,屈鑫望了望李石,发觉后者已经不再发问,而鲁老大则瞪起牛眼睛,用目光驱赶着刘牙人,屈鑫左顾右看,自语:“师傅的话太深奥,怎么,这里似乎就我不懂。”

“不懂才好”,鲁蕴挽起了袖子,瞪着刘牙人:“俺师傅开始教我们东西,你这牙人站在一边偷听什么?”

原来鲁蕴的是:凭屈鑫的智商都搞不懂的,刘牙人刚才听了,那就危害不大了,但他要想继续听下去,那可不行,三兄弟都给刘牙人交了拜师的中介费,师傅今后教授的,将是他们一生混饭吃的本领,怎能让刘牙人站在旁边听了去。

刘牙人嘿嘿一笑:“三位兄弟,我只是把你们领进门,刚才你们还没有行拜师了呢,所以我的活儿还没有干完……时大郎,你瞅着这三人行不行,不行我再给你换。”

屈鑫扭头询问李石:“你刚才听懂了吗?”

ps:特别感谢呆若木鸡01、遇见四月、穆靖懿、妙手汤圆、华尔特冯先寇布、一只懒羊羊、狼武士、woyu等等童鞋们!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三江评价票、推荐票砸过来了吗?谢谢!今天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