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65章 大眼瞪小眼全文阅读

第65章 大眼瞪小眼

那人的话,的让李石羞得低头飞快的跑开了,那人喊都没喊住。一眨眼,李石跑的没了影子,豆腐西施看完戏,这才走进李大郎的店铺与其商议买炉子。

论起来,李三娘也算是本县一名人,时穿租住豆腐西施的院子算得了什么,李大郎只担心豆腐西施那张刀子嘴,他换上了一副笑脸,殷勤的招待着,价钱没的,狠狠地优惠了不,并亲自吩咐伙计把两大两的铸铁炉搬上板车,殷勤地送出店门外,目送豆腐西施远去后,这才看了一眼依旧站在门口的仇敌,鼻子里得意地哼了一声,头昂得高高的,骄傲的步进生意红火的店铺。

刚才与李石话那人抄着手,笑眯眯看着李大郎走进店铺,回身吩咐了身边的伴当,立即转身尾随豆腐西施,摇摇摆摆的走入了巷。

豆腐西施采购这几个炉子是打算给自家的炉子更新换代,那两只大炉子她打算熬豆浆煮豆腐脑,两只炉子则需摆进自己的卧室与厨房,准备日常取暖做饭用。等把这些东西安置好之后,她雇的女使绿娘欣然的生着了炉子,嘁嘁喳喳的:“大娘,这炉子如果没有煤饼,也就是一平常物件。这通身铸铁的炉子,生起火来热烘烘的,冬天还好,夏天,屋子里待不住人呀。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

不过,这炉子虽有不的毛病,但仅烧煤饼一项,却能省下不少炭薪钱,虽然炉子价格贵了,但咱们一年节省的煤火,也够再添一个炉子了,更何况这炉子保存火种那是一绝——今后我做豆腐时,再也无需一边做活儿,一边不停担心炉火熄了,不得不时不时过去添柴……”

豆腐西施被女使唠叨的心烦,她无语地推开磨坊的门,正望见豆腐店那紧闭的后门——这后面通向时穿的西跨院,也就是共用的水井坊。想了想,豆腐西施终于忍不住迈步出去,并自言自语:“李三郎从他哥那里出来的时候,我见对面茶楼站着段飘,还一路尾随我回来……也不知道他们跟大郎谈什么,你在这里先磨豆子,我去望一眼。”

推开了自己的后院门,豆腐西施看到素馨正领个几个女孩在打水,她侧耳听了听后院的动静,听到院里静悄悄的,赶紧问:“李三郎回来后,段家的人是否跟来了。”

素馨摇摇头:“我不知道什么‘短’家的、‘长’家的,只听屈二他哥眼巴巴的跑来,因哥哥要定制几件瓷器,他一转身出去,拿来许多瓷件样品,非让哥哥给演示一下新物件的用法。

如今,哥哥正关起门来给屈二他哥演示,环娘守在哥哥屋门口,凭谁都不让进。我们各有自己的针线活,哥哥不喊我们过去,我们不出那个头。”

豆腐西施嗯嗯地答应着,踏入自家的后院——也就是时穿与一众娘子居住的院落里,正望见院落中心、空旷的场地上,李石正与段家铁匠铺的人大眼瞪眼。

段家铁匠铺人手添了很多,当家人段一锤蹲在青石板地面上闭目养神,他儿子、少当家的段飘,轻声细语的跟李石着:“……做主的是你师傅,你师傅不头,凭什么由你来代表你师傅。见不见我们,应该由你师傅了算,我们是求见你师傅,不是求见你,这座院落也是你师傅租的,你师傅该见谁……”

豆腐西施懊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位段飘之所以路遇不打招呼,是因为他也曾经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那是她第五嫁之前,段飘听豆腐西施貌美如花,能读会写,又会算账,曾有意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顾豆腐西施“克夫”的恶名声,将豆腐西施娶回家去,以主持段家铁匠坊……

两人会面的时候,段飘很满意,但豆腐西施却几乎想跳河死了算了。

因为段飘是个话痨,他能把一句话返来复去、围绕一个中心两个基本三面红旗四项原则五个……,七七八八滴从各个侧面给你剖析,直到你产生跳河的念头——若以后日日过这样的生活,豆腐西施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当段飘取出金簪,准备插到豆腐西施头上的时候,豆腐西施却张口向对方索要一匹“压惊”锦缎,而后,她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根本不听段飘喋喋不休的询问原因,此后,为了躲避段飘的穷追不舍,豆腐西施随随便便的把自己嫁出去了——如今她事后思量,在她嫁过的数任丈夫中,就数第五任丈夫身份最卑微。

幸运的是,她第五任丈夫在她所有嫁过的男人中,身材最雄壮,他是本县捕快,也是蒙都头的师兄,当时豆腐西施已经有四嫁的名声了,不过前四任丈夫都是文人,这第五任不信邪,偏要娶娇嫩的豆腐西施回去当家……在成亲的前两天——就差两天便能吃上豆腐,县里接到一起报案,捕快集体出动,嗯……

好吧,事发前,因为“第五任”就要与豆腐西施成婚,当时快班的第一快手、如今的蒙都头、蒙县尉,还特意嘱托第五任留在家中,等这群捕快顺利的将盗匪缉拿回县衙,谁都想着该没事了,结果出事了——有一个盗匪没捆好,“第五任”于是成为一具尸首。

当然,这名未捆好的盗贼事后也被手忙脚乱的捕快格杀当场,但豆腐西施的“第五嫁”也没戏了,这么虎背熊腰的“第五任”都没能避过克夫魔咒,整个县城里再无人提起娶豆腐西施,此后蒙都头虽然常嚷嚷着要接过师兄的班,把豆腐西施娶回家去,但也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蒙都头终究没有做成第六任。当然,段飘也没有勇气做第六任,事件发生后,段飘再见豆腐西施的时候,仿佛陌生人一样,即使豆腐西施跟他话,他也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如今,这效果显然还存在,段飘正在絮絮叨叨,瞧李石那东张西望的样子,仿佛在寻找一条河,好让自己跳进去,但这一切嗡嗡声,在豆腐西施出现的时候嘎然而止,段飘紧紧地闭上了嘴,两眼的瞳孔变得毫无焦距,仿佛在沉睡,或者在打盹。

李石感激的看了豆腐西施一眼,豆腐西施憋住笑,假装院子里什么人都没有,很淑女的娉婷走过院落,来到时穿所居住的那一横排屋子时,她咯咯一笑,故意婀娜地扭了扭腰,贤淑地用手帕捂住了嘴——笑不露齿嘛……果然,身后响起了咕咚一声跌倒的声音。

环娘迎上前来,张开双臂拦住了豆腐西施:“要通报的,要通报的,里面正在商量要紧事。”

ps:特别感谢

言上善若水、

A-King、willylwq等好友们!感谢所有击、投推荐票、收藏、书评、打赏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