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蝶闹蜂忙宣和春 > 第81章 偷了腥的猫全文阅读

第81章 偷了腥的猫

褚素珍是个感性的人,她觉得编扣子、调制雪花膏都是很诗情画意的,她心情大好,根本没看院子里有什么需避嫌的人,半是感慨半是赞叹,继续:“嘻嘻,当初你炖鸡烤鸭的时候,采购的香料都是论斤称的,看着虽多但不经用,今天这一下子,姑娘们把那些香料全糟蹋了,还要求我转告一声,让你再去采购一些——这下好了,我也可以尝一尝时大郎的手艺了。

我跟你,做顿菜花不了多少香料,你不是想用做菜来掩饰香料配方吗?可不能浪费了,再做一顿烤鸭吧,我听,姑娘们都对你做菜的手艺都赞不绝口——你前世一定是个厨子。”

时穿被一群美女围着,又被大才女夸着,他笑眯眯的转手接过褚素珍手中的瓶子,嗅了嗅,一回身递给顾七娘:“这雪花膏对皮肤有好处,你拿着,哥哥现在没什么钱,你要嫁了,哥就送这个给你做礼物吧。”

顿时,顾七激动地热泪盈眶,终于,哥哥终于跟他话了,哥哥终于注意到她了……她张嘴想什么感激的话,却忘了自己改用什么身份,待嫁娘?女弟子?还是邻家妹?此刻,顾七陡然觉得,她恨不得自己也曾被拐,也是院中“苦命人”中的一个。

在泪眼朦胧中,她隐约听到时穿又了什么,而后转身出门,稍后,褚素珍看到了顾七的情绪异常,但她以为这只是姑娘出嫁前的心理激荡,便上前挽着七的手,热情的招呼:“七也来吧,你喜欢什么香味?我帮你调和。”

顾七本不想走,便由着褚素珍拉着,来到了后院。稍后,时穿重新出现,带着一马车各种香料。

春天里百花盛开,在宋代这个享乐主义盛行的时代,各种各样的香花备料充足。时穿随意上街走了一趟,就收集了一大车,而甘油正是香精的最佳萃取液,由此,姑娘们做出来的香膏未免五花八门,多数是出于纯粹练手的瞎搞。

材料丰富的情况下,姑娘们把制作过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等主料出锅之后,姑娘们带着娱乐的心情,随意添加着不同配料,搅拌、混合,嗯,练手艺。于是,十几名姑娘做出四十多种香型,都送到时穿面前让他一一品鉴。

一天只闻几种香味,那是享受,同时嗅四十余种香气……时穿都要呕吐了,他强忍恶心,还要敷衍姑娘们:“这个……不行,一股茴香的味,抹在身上人都觉得你是厨子,厨房里出来的——换!

这个也不行,……我跟你们,以后凡是厨房里用的香料,都不准添加到香膏里,要添加,也应该用多种香膏混合,制作出独特的味道。

这瓶不错,茉莉的花香味,如果再添加一薄荷味,会让人更觉得茉莉的清爽;这瓶也不错,丁香味,再加檀香,若有橘皮那就更好,隐隐的幽香很华贵,让人闻了还想闻……”

稍后,时穿把挑拣出来的几瓶随手递给顾七:“这几瓶你拿去试用,听你打算嫁入……”

“王宫监”,褚素珍知道时穿记性不好,特意心提醒:“王彦章大人是从户部下来的,虽然没有做到相公的级别,但乡间不管那些,百姓平常用相公一词称呼他。”

广个告,【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还相公呢,刚才褚素珍背着人的时候,还不是直呼对方“宫监”。

顾七只感到一阵阵绝望——只是这样吗?就这些话吗?……再没有其他的什么了?

“相公”一词在王安石之前,它是神圣的,是朝廷对宰相的尊称。但自王安石之后,北方人怎么称呼王安石,倒没见详细记录。南方,民间已经开始把猪称为“相公”,而且这只“相公猪”,必定是猪群当中最蠢最倔的那头。

七娘嫁的是三品官,恰好他也姓王,这样的官回到乡间自称“相公”,还反复要求乡民们也称呼他为“王相公”,孰不知这个词在民间已经是一种辱骂了。

黄娥倒是打听的清楚:“王彦章,元丰三年进士,历任大名府推官,邕州通判、密州知州……,最终以户部侍郎衔致仕,以太虚宫宫监的官衔荣养,这宫监,依旧是正三品。”

黄娥最后的那句话有意味深长,在官场混的人,一听她的话就能明白其中的潜台词——按惯例,官员退休应该普涨一级,给个虚高的头衔让他回家逗孙子,而王彦章却原地踏步,继续以三品官的身份退休。这明:此人退休不是心甘情愿的,是受到贬斥,或者处罚,被勒令退休的。

这样的官员,如果朝中政治斗争还未平息,反对派重新获取胜利后,也许他能跟**挂上钩,重新被朝廷启用并回到朝堂——但这样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

黄娥这句话是对七娘的提醒:王彦章都这样了,还想着找个新妾,非让乡间百姓称呼他为“相公”,如果不加收敛,他的政敌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可惜七娘出身市井,压根都体会不到黄娥的提醒,倒是褚素珍明白了,她皱着眉头回答:“当今的相公是蔡京,那蔡相公以安石公的弟子自居,王大人非让人称自己为‘王相公’,难道是表白自己的立场,同时隐晦的明自己的志向?”

褚素珍这句话七娘听懂了,她稍稍想了想,略有期待的问:“莫非,我家老爷还有机会起复,这辈子还有希望能做到‘相公’?”

褚素珍深深的望了顾七一眼:“七娘不妨这样多想着,那一定能讨王大人的欢心。”

顾七脸上稍稍露出喜色,马上乖巧的回答:“若真有那一日,七我一定多在王相公面前替诸位美言。”

罢,顾七快速地扬了扬手中的瓶子,转移话题:“褚姐姐一定知道这东西怎么用,给我。”

褚素珍回答:“这东西我也才上手,七娘反正还要在家里待些日子,等我琢磨透了,再来告诉你。”

褚素珍接着招招手,向姑娘们使着颜色:“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研究一下,该怎么涂抹……”

女人对于化妆品的爱好,那是古今中外同一的。众女人随即跟着褚素珍钻进大屋,开始相互涂抹香膏,试验它的各种用法……

刚才的官场话题,豆腐西施插不上嘴,等大家都走后,豆腐西施望了望院子里,叹息:“四百只坛子,都堆在哪里?”

时穿笑的像一只成功偷了腥的猫,让豆腐西施总感到贼兮兮的:“哈哈,一种豆腐乳,同样能玩出千百种花样,比如辣豆腐乳,麻豆腐乳,油豆腐乳,白豆腐乳,还有白菜豆腐乳,蕉叶豆腐乳……如果李三娘打定主意要做这门生意,那么,这门生意真做起来,怕也要一个大场地才能折腾开,至于收益嘛,我想也不比开车马店差到哪里去。”

豆腐西施被时穿的描述搞得心旷神怡,接着,她心的问:“那些女孩子们,能有一半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