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诅咒之卷(3)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诅咒之卷(3)

那个人影与一个不知名的力量对抗了良久,如果不是受过伤害,二人定然觉得那人有病。

直到那人累得半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仿佛是解决了,于是二人才整理好呼吸一同过去向他询问缘由。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抬眼看了他们两个,说了一句:“是时瓮。”

“时……时啥?”宋朝欣一头雾水,百凤晖也不解。

那人撑着站了起来,抖抖身上的土说:“这东西我找了七八月了,竟然躲在这地方。为了逃过我,还用了时瓮封住了入口。”

“入口?”百凤晖说,“你说的是我们打的盗洞吧?”

那人看了看他们俩,又四下看了看,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这里是……你们俩是盗墓贼啊!”

宋朝欣向来手段硬,一把枪顶住那人的脑门说:“哼哼,好说,摸金派!不过,兄弟这口气是要报官还是讹?咱们来先说道说道?”

百凤晖拦了一把,劝道:“宋兄弟,别冲动,好歹这位兄弟也算是救了咱们的命。况且看他的架势,应该是懂得阴阳术的江湖人士。不如先问个究竟。”

那人被枪顶着脑袋,也没有什么惧色,一派沉着模样倒叫宋朝欣有些佩服了。

“这位兄弟,大恩不言谢。斗胆问个出处,好叫咱们哥们认个门路,改日吃饭喝酒也好有个朝向敬一杯,烧香拜神的时候也往那处磕个头。”百凤晖拱手一礼,面面俱到。

那人也笑了笑,拱手回礼道:“在下辜程,师承峨眉,门引一派的传人。”

“门引我倒听过,江湖上是有叫‘门引居士’的人。”宋朝欣说,“人称‘孟婆’……可说对了?”

辜程大笑道:“哈哈,是有这种叫法。”

于是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

原来他是第一次遵从师命下山,追踪一个害过人的阴魔,这东西甚是厉害,懂得时瓮之法,躲进了这个墓中。还好刚刚终于解决了它。

百凤晖再次审视这个墓室,竟然和刚刚进来的时候大有不同,陪葬的并不是蛇,而是普通的猪羊,棺椁也完好并未打开椁盖,陪葬品和格局一眼就看出一个清代官宦墓穴,并无什么特别。

照着辜程的说法,原来,先前的不和谐感是那阴魔做的鬼。

再次点了蜡烛,火光虽然微弱,但是并未熄灭。但是此地不宜久留,宋百二人拿了几件金玉就离开了,两人一直一只分了那对貔貅。

三人一同来到镇上,找了一个小酒馆吃饭喝酒,聊了几句,方觉经历了生死之劫,这是何等缘分,于是越来越投机,酒灌了三坛子就要结拜兄弟。

可是一叩首还没结束,百凤晖就起不来了。

二人还以为他醉了过去,直到宋朝欣发现他在墓里被抓伤的手背突然开始发臭,发黑,并出现了严重的溃烂。

辜程细细一检查,大吃一惊:“这……怎么会招惹到这种东西?”

“这是什么?不是老鼠吗?”

“这哪里是老鼠?这是专生在墓中的遁地龙!”辜程摇摇头,忙取出一个丹丸给百凤晖喂下,说:“这药能护住心脉,能保住他的性命,不过只能护住几天,还得看他的造化。”

“遁地龙?”宋朝欣又急又懵,忙问是什么东西。

辜程说那是一种生了一对爪子的蛇,身如蛇,爪如蜥,专好在墓中啃食死尸的皮肉,浑身带着尸毒,碰一下,活人也会发生尸变。

“生了一对……一对爪子的蛇……可有解药?”

“医学上……无解。”

宋朝欣很是悲愤,一拳捶打在地上,眼泪也顺着脸一直掉,嘴里呜咽不止。

辜程问:“你与他相识不过几个时辰,何苦如此伤感?”

宋朝欣叹气道:“虽然相识不久,但是百兄弟是个仁义之人,让我觉得相见恨晚啊。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我悲叹我此生恐怕再也遇不到这么好的兄弟了。”

辜程点点头:赞道:“宋兄弟你何尝不是血性好汉!如此这样,我却有了主意。待会等百兄弟醒了,咱们再一同合计?”

www.mimiread.com

“你是说,有解救的办法?”

辜程说:“虽说无百分之百的把握,确有百分之五十,且凶险异常,你可愿意为他一试?”

宋朝欣想也不想:“我宋朝欣龙潭虎穴也走上多少回了,不试试怎么知道?”

辜程说的解药,是一种以毒攻毒的办法。他说在蜀地南部有个传说,有个金沙江龙王爷座下侍仆曾守卫地下一处仙地。

那里曾有过一个传说,那仙地里有着仙魔两道的禁忌咒文,一旦破解就能攻破生死而重生,但是觊觎那些咒文的人如果没能成功,也会因此走火入魔,背负万劫不复的诅咒。

辜程说,那虽然是个传说,却并非全然杜撰。他曾多方打听,版本总有数十种之多,各不相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每次都离不开那个龙王爷身边的侍仆螃蟹小仙,结局也都是螃蟹小仙最后进了那个洞,而且那洞中有咒文。

宋朝欣来了兴致,忙问:“那是宝地啊,就算不是神仙的洞府,也绝非是等闲的所在啊!那咒文咱们要拿到,还得顺几件宝贝出来才行。”

正讨论,百凤晖也醒了。一听说自己有救,本能的求生欲促使他一门心思的要去找那个能起死回生的洞。

而辜程作为门引居士,本就是奉师命下山游历的,自然免不了要去看看。

三人一拍即合,即刻上路。

听到这里,我打断了宋沐寰,原来这就是他说的祖上的渊源。我没想到,我的外曾祖竟然和他的太爷爷是这样认识的。

还有那位凤爷,怪不得他会对宋沐寰不一样。我也有些懊恼,早知道有这层联系,当时应该跟那位老前辈多说几句的,至少要告诉他一声,我的外曾祖已经仙去了。

“他们说的就是那个螃蟹洞吧?也是你要带我来的原因。”

宋沐寰沉默的应了。

我说:“凤爷活的好好的,说明他们的行动成功了吧?”

宋沐寰却斜着看了我一眼,充满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