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诅咒之卷(9)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诅咒之卷(9)

“这也算闹鬼?”王小康不以为然,“就是个传说而已。鬼神这种东西,怎么能信呢。”

贺之玲反问道:“王队,你们少数民族多多少少都有些崇信鬼神吧?你每年不是也跟着家族一起参加祭祀活动吗?”

王小康说:“我这是宣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古时候一种对大自然的敬畏而已。”

贺之玲捂着嘴笑着说:“我却觉得这些鬼啊神的并不能完全否认它们的存在,谁也没见过,又凭什么说它们不存在呢?”

www.huanyuanshenqi.com

王小康说:“小贺,你是特警队的,这思想觉悟可有待提高啊。”

贺之玲却扬了扬下巴,笑得很秀雅也很自信:“王队批评得对,毕竟比我的父亲还有的是差距。”

王小康忽然瞪了瞪眼,有点尴尬的笑了一下:“哦……怎么能说……说是批评呢,毕竟贺局长是我们上上下下所有人崇拜的偶像呢。”

我听完他们的对话,了然的一笑。怪不得这行动组一下子从12个人减缩成两个人,除了一个健壮又经验丰富的当地彝人王小康,还留下了一个年轻的贺之玲。起初还以为她因为精通医理,原来是个局长的女儿,这是跟着去捡功劳的啊。我说这一路上王小康身为队长也不敢怎么违背她的话,而宋沐寰又一直跟她说说笑笑的是为了在队伍里争取一个不得了的话语权。现在看来,这个队伍的实际操纵者就是他宋沐寰了。

晚上大家都睡下了。

我忽然有点放不下的事,掏出手机给韩祁昀发了个信息。

——韩总,对不起。明天是周一,但是我大概回不去了,有点棘手的事情。

我捧着手机,足足等了十分钟也没收到回复。忽然有点不安。也许因为我没有兑现承诺,他生气了?这倒没什么。我害怕的是,他遇到什么不好的事。

“重要的人吗?”贺之玲看着我,眨着那双清雅的大眼睛。

我摇摇头,苦笑着收起了手机:“不是啊,是我的老板……嗯,我就是请个假而已。”

她仰头看着天空:“不重要的人,怎么会抱着手机这么久。我爸爸每次出任务,我妈妈都会这样抱着电话等待着。”

一想到那种牵挂和提心吊胆,我也有种莫名的心疼。

刚和她聊了几句,直到听见她轻微的鼾声。

电话闪了起来。我心跳的飞快,赶紧去接起来,却看到来电的是秦子霖。

“这回和花了我不少功夫。回来请客啊!”他好像还在喘气。

我应下来,听到他一点点告知了我调查的结果,的确证实了我的猜测。

“都能确定吗?”

“不是你发来的每个都能查到溯源,毕竟这帮人都改换了姓名。但是至少有三户人留下了比较多的踪迹,还可以确定的。”

他告诉我,也就是20年代到40年代这期间发生的事。这三户人从湘西去了上海,南京,后经过两湖,辗转低调的进了四川,行进路线几乎一模一样,时间一模一样,可以说是同行的。

进了四川到了成都后,隐没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前后分批进了小凉山,忽然就以彝人的身份和生活习惯开始融入当地了。秦子霖说,只有这三户人曾经在上海和南京从事过反动活动,还被通缉过,所以留下了很多线索,所以能查到的行动轨迹。其他几个就比较困难了。

“谢谢了。这非常重要了,如果是从湘西出来的,是苗族人的可能性会非常大。”我对他说,“其他的,也请尽力查一下吧。”

挂了电话,我侧过头,叹了口气,正想理清现在的情况,忽然看到一双清雅明亮的大眼睛正滴溜溜的看着我。

是贺之玲。我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苗人?你在电话里说苗人?”

我心里发颤,莫非她听出了什么?可是之前我与宋沐寰和阿鲁讨论怀疑那些人是苗人的时候都是悄悄在私下说的,她不可能听见啊。

“那个……大概……”我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听到你在说苗族人。那个,我妈妈就是苗族人。”贺之玲看了看我,然后举起自己的左手给我看。

我看到她的手腕上带着一串红宝石的枫叶和绿宝石的树叶混搭成的手链,很漂亮。这才松了口气:“是贵州那边的苗人吗?我去过千户苗寨,听说那里的女孩都喜欢枫叶,认为那是她们的祖先蚩尤的化身。而且,听说苗女个个都是大美女呢。”

她得意的笑笑说:“是啊是啊。这手链就是她给我的,说是能保我平安的。你刚刚说的苗人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一点都不笨,我还想岔开这个话题,还是没能打断她,于是说:“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是湘西的苗人,到城里去找她失散的亲弟弟,我托人帮她呢。”

“哦。”她似乎信了,然后说,“我觉得苗人本事大着呢。我爸就不敢惹我妈。”

我忽然来了兴致,忙问:“怎么这么说呢?”

她神秘兮兮的看着我说:“你知道我爸妈怎么好上的?”

然后她给我讲了一个颇为神秘的故事。

她的母亲叫阿兰,在成都的民族大学当辅导员,正是青春好年华,又生得漂亮,皮肤还是非常性感迷人的小麦色,自然是不乏追求者。其中有个不怀好意之徒。

正逢开学之际,新生入学事情繁忙,她晚上总是加班,有一天她动作慢了点,忙完之后已经是深夜了,办公楼就剩了她一个人了。

她于是收拾东西准备回校外的宿舍。校园里倒还好,多晚也有熬夜学习的学生,但是出了校园就不一样了。

街巷已经没有了行人,路灯晃晃悠悠显得诡异异常,还有许多飞蛾围着灯光飞舞,地上洒满了不少虫子的尸体,发出阵阵腐臭难闻的气息。

阿兰如往常一样给自己壮胆,把手电筒的灯光调到最亮。却也不知道,此时身后已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