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死亡真人秀(11)废观诡闻全文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死亡真人秀(11)废观诡闻

铃声!又是铃声?

假如说许大源听到的真的是饭店的火警铃声,那么那个废弃的小道观,怎么可能会有火警铃声呢?

“是什么样的铃声?”我追问道。

覃煜沉默了很久,似乎是在做思想斗争,终于说:“你……能救我吗?有人要杀死我们……邱星已经真的死了,我……我也会死……”

我用力掀开他的被子,这是我从未见过的那个近乎自负,不可一世的爆红小鲜肉覃煜,简直颓丧苍白到快要散架了,于是说:“你最好相信我。你遇到的事不管告诉任何人都不会有人会信你,更别说帮你了,这一点你自己也清楚。你必须告诉我全部的事情,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他吸了吸鼻子,指了指床头柜:“您看看……那个……”

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卡片大小的纸条,用报纸上裁下的字拼出了一句话“如果把看到的说出去,你会死。”

他说:“我以为只是恶作剧,没有在意。我……当时我为了要泡邱星,就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她……还带她去看了……结果,结果她说她收到了死亡威胁。我开始并不以为意,我以为这个女人就是为了纠缠我,才编造出来的。没想到……”

“你们看到了什么?”

他深吸口气,看着我说:“是……是会动的死人……”

会动的死人!

覃煜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这个家伙平日里就不是个正经的主,虽然表面被公司包装成唱功一流的阳光男子,但是背地里却是风流好玩,没有节制的少爷病。进组头一天就盯上了面貌清秀可爱的小护士邱星,多次暗里勾搭,终于得了手。

但是他毕竟正当红,经纪人管得严,俩人不敢在酒店这一众人眼皮子底下幽会,只是约到外面去。但是哪儿都不安全,其他地方又人生地不熟,想来想去也就是那个拍摄的场地晚上没人,又认识路了。

于是他先行到了那个道观旁边等候。等了很久,邱星却来信息说她被造型组的叫去改造型了,临时的,就来不了了。覃煜愤愤的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到道观里响起了一阵连续的密集的铃声。当时天色黑,他觉得瘆得慌,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但是情况不明,又不敢说话,不敢动,只能屏住呼吸等着。

然后,他看到一个人远远的朝着道观走了过来,他定睛一看,竟然是图拉扬。

这个时间,她来做什么?

他躲在暗里观察着,就看图拉扬直直的走到那两个坟墓中的其中一个,揭开了盖着的土自己躺了进去……

然后,铃声忽然停了。

覃煜依然大气都不敢喘,现在他看到的事情太诡异了,他只想悄悄的离开这里,先回去再说。

这时,他又听到了声音,又是道观里面发出来的。这回就不再是铃声了,竟然人说话的声音。

“你是谁!”里面有个声音惊恐的说。

起初他还以为是对他说的,但是那种语气和态度,显然是打了照面的人才会说出来的,应该不像是发现了他。可是他竖起耳朵听了很久,却没有再听到回话了。他整整在那里熬了一个小时,确认没有动静之后,才悄悄的离开。

“然后呢?”我问。

他抓了抓自己额头上的发,通红的眼睛里全是惊恐:“然后,第二天,这张纸条就塞进了我的门缝……我真的以为是谁跟我闹着玩的!我以为……是我的anti饭干的……你知道,参加玩比赛后,没拿冠军的好几家粉丝都视我如眼中钉,这种威胁不是一次两次了。”

覃煜没有说谎,这样一张小小的纸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会特别去在意,更别说一个见惯了的明星。

而至于看到图拉扬走到坟地里睡着的事,他也不愿意管,当然是不希望自己卷入复杂的事件中,也可能是经纪人为了保护他让他缄口不提的,总之警方和我都不知道这样的事。

于是,他照常过着日子,照常泡邱星。

被陶羽东看见的那天,他为了吓唬邱星,领着她一起去了道观,俩人在里面亲亲热热之后,也没发生什么就出来了。

不过当天晚上,邱星也收到了纸条。

那天的争执,就是邱星拿着纸条去找覃煜。覃煜是个吃完后就厌烦了的人物,对于邱星的纠缠他觉得厌烦,根本没拿那死亡威胁当回事。他不耐烦的告诉她大概只是粉丝干的,他俩只是玩玩而已,叫她好自为之。

“可是,我那天看到邱星并不像是为了挽回你才这样做的。她的样子更像是一种恐慌。我还看到她对着那道观鞠躬行礼。”我说。

覃煜瞥了我一眼,点点头说:“是的。我……得知她竟然跳楼的事,我……”他捂着脸,啜泣起来。

www.mimiread.com

我想了一会,把他嘴里的话,和之前所有事件的细节都联系起来过了一遍,然后开口问:“邱星出事那天,你有听到铃声吗?”

他忍住了一会哭泣,说:“关着房门,我躲在被子里……好像没有注意……”

我拿起电话拨打了酒店前台,问他们这顶层的火警报警铃是不是坏了,会不会无缘无故的响。酒店回复我说,没这回事,火警铃声每周都会检查,不会有故障。我又问有没有人会恶作剧似的去按那个火警铃。酒店回复说。那也不可能,每层楼都有安全员和值班工作人员,都是受过良好的专业训练的,出现火灾他们会第一时间去按响警铃,马上就能通知全楼层的人,只有工作人员才能打开警铃箱子。而且,他们查过了,半年以来,警铃没有响过一起。

“那就不是警铃了。”

我得到了确认的结果,那么,那铃声就是……结合事件的全部经过,每一个无法解释的疑点,还有那些诡异的死法,我忽然有了一个确定却又不敢完全确定的可怕猜想,我拨打了麻爷的电话。

“麻爷!有件事要请教一下您!琴姐死了之后,云天寨的人可都还留在寨子里?”

麻爷说:“这我了解得倒是不多。我专注于收购那些云天寨手里的古术秘籍,哦,那些有些才能的人我也收下来。”

我沉默了很久,是啊,麻爷是个了不起的寨主,也是个商人,更是个江湖人。他会考虑那些事是自然的。

麻爷看我半天不说话,语气放缓了一些,问:“你怎么了?能不能问得具体一些?”

我说:“我想知道她手里那些赶尸匠,都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