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死亡真人秀(14)骷髅痣里的顶级恶鬼全文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死亡真人秀(14)骷髅痣里的顶级恶鬼

那是无比惊恐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只要一声。

就是因为只有一声我才惊吓得浑身颤抖,如果她不停的发出惨叫,反而能证明她至少还活着或者清醒着。

我赶紧冲出了道观,黑夜里的一幕惊得我瞬间凝滞了呼吸!一具男尸,一具腐烂到皮肉绽裂,尸油脓血齐流,脸露出了半个骷髅,散发着估计方圆十里都能闻到的恶心臭气。这东西正紧紧掐着贺之玲的脖子,喉咙里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而贺之玲已经眼翻了白,嘴角抽搐,双手抓着那死尸的手,无奈无力的挣扎着!

我没敢多想,抄起一地上一块巨石就朝着那东西猛砸过去,救人心切,力气用了最大,听到“咔嚓”一声,一下子就砸断了那东西的一只胳膊。

死尸又怎么会感到痛呢。另一只手依然死死掐住她,但是,已经不至于让她不能呼吸了。我再次朝着那一只手臂砸去。

但是,那东西竟然反应了过来,拿开掐住贺之玲的手,朝着我一巴掌挥了过来,打在我的脸上,我头昏目眩,还来不及反应紧接着肚子又挨了一脚,我吃不住被踹出去四五米远,顿时就如同浑身散架一般,再也起不了身了。

那尸体离我尚远,朝着眼前瘫软在地上不断咳嗽的贺之玲而去。它是要先解决她,再解决我!就是绝不让我们俩活的意思!

“之玲,之玲快跑!”我用力大喊。

她却已经被恐惧和疼痛伤得无法动弹了,我想即便她现在站起来跑,可能也逃不出这怪物的手掌心。

“叮铃。”

我一时情急,竟然没注意到那不远处传来的,细碎的铃声。

“叮铃……叮铃……”

这铃声时而急促,时而短暂,时而轻微,时而扬长,仿佛有着不同的节奏,就像军队里发报机长短抑扬的密码。而这些密码,正操纵着这具力大无穷的死尸,一步步的把我们逼向死亡!

“之玲!之玲!”

我没有办法,眼看着那东西逼近她弱小的身躯,我要救她,要自救,但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是做不到的。孟婆只有对付阴魔和恶鬼的能力,可是面对被阴魔操纵的活人和僵尸都没有办法,我只能求助于我魂魄里的魔王。

“请你出来帮帮我!”

没有回应。

“请你出来帮帮我!我死了,魂魄没了,你也会死!”

依然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往常遇到危险境况,这家伙一定会出现的,此刻我面临生死之边,却无法召唤他?

而此刻,那僵尸的手臂已经伸向了贺之玲的脖子,只需要一个用力……太残忍了,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死在那僵尸的手里……

“不!”

我惊声大喊,忽然,一道,两道,三道……十几道银色炫光从贺之玲的身上亮起,这几道光像蛇行一般呈蜿蜒上升的螺旋之状,慢慢包裹着她的身体。然后,迅速的集结成一道圆柱。

那是我从未感受过的,让我心底产生出极度恐慌的力量,那是种让人直能屈服的力量,是种凝固了世间最邪恶最冷酷却最强大力量的感觉……我只能呆在那里,连呼吸都变得卑微起来。

慢慢的,那道银光渐渐变大,渐渐幻化出一个人形的巨大身体,狂风开始肆虐整个山林,呼啸着在耳畔如刀枪摩擦。

人形足足有五层楼高,是一个古时男性的装扮,面目都很清晰。我仰视着它,立刻知道了那是什么,那就是贺之玲戴在手里的骷髅痣,是那骷髅痣驱使的顶级恶鬼!

恶鬼发出咯咯的笑声,只轻轻一抬脚,就把那死尸碾成了粉碎。黑色的烟雾自尸身中飞散出来,刚化出阴魔的形态,就被这恶鬼一把揪住,硬生生扯成了碎片……

我征得呆住了!

那骷髅痣是她的母亲交给她的,她曾经很得意的说这是保护她的东西。我曾听过顶级恶鬼的事,也在外曾祖和苏寒川老前辈的著作里见过这东西的图鉴,却没想到亲眼所见是这样震撼的模样,这么巨大,这么强大!我可以很轻易的对付最低级的饿鬼,也可以用**莲花阵对付中级恶鬼,但是……我知道这东西,绝对不是我能对付的!也知道为什么我的魔王不愿意出现了。

那东西的确保护了贺之玲的命。

我竟然天真的以为,它会如同我的魔王一样,一旦平息了事态就会回到骷髅痣里继续沉睡。可是没有,这东西竟然原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开始四下观看,然后试图朝着来时的路径走去。

糟了,只怕贺之玲的危险只是触发它觉醒的契机。这东西可是顶级恶鬼,笔记里记载的它们是鬼道众生中接近人的思维和神的力量的存在,但是却有着邪恶的本质。所以,它们通常会被各种力量束缚起来,但是一旦冲破了舒服会如何……书里却没有记载过。

我努力让自己缓过来,拖着疼痛的身体跟上那东西的脚步,眼见他加快了速度,跟上了一个戴着帽子的人!

我断定了那是刚刚赶尸的人。他发现了自己变成了恶鬼的目标,于是为了自保开始反击。我断定他用了不下三种法术,都是我没见过的,但是攻击力应该不小。随便一招应该都能对付中级恶鬼,比**莲花印要有效得多。

这是个厉害的角色,但是再有力量也不过是个人类,在顶级恶鬼接近神一样的力量面前不过如蝼蚁一般。

恶鬼终于暴怒,冷哼一声,举手一挥,三道银色光墙横出了地面挡住了那赶尸人的道路。赶尸人自知命不保已,瘫坐在地上,浑身发颤。

恶鬼再次伸出大手,正要一巴掌敲碎那小小的人类。忽然,一道金光打来,如同一道绳索捆住了恶鬼的大手。接着第二道打来,捆住了恶鬼的双脚。

恶鬼尖叫一声倒地,顿时地动山摇,狂风怒号。

然后,我又看到远处飞来一张巨大的黄表纸,正巧贴在了那恶鬼的脸上,上面画着血红色的符咒。

我听得一阵复杂的咒语传来,顿时,这恶鬼狂怒起来,大喊大叫,好像在经受炼狱般的苦楚,渐渐的,它再次化为一道银柱,再化为十几条银光,慢慢的分开,退去,退到了贺之玲手腕上的骷髅痣里。

我吞咽了口水,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黑夜里,两个身影朝我走来。

一个是苏珉,一个是身着一身青色道袍,面容和善的老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