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幽魂剧(9)私生子?全文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幽魂剧(9)私生子?

“哈哈,你以为那妞真喜欢演戏?真喜欢那老头子?还不是为了钱,为了地位。”江枫又啐了一口,顺道从我的茶几上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我没接话,倒想起那天在医院的时候。我一个不小心瞥到的病房里的场景。尤慧钢紧紧的握着尤玲娜的手,那种关切和在乎,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真情绝不是作假,那是超越了继父女该有的。

“你知道胡宵那老头子吧,就是那个在舞台上演了罗密欧的尸体。”

这话逻辑怪怪的,但是江枫说起了一个往事倒引起了我的兴趣。

说这胡宵曾经和尤慧钢同在话剧团当演员。那时候胡宵是剧团的台柱子,永远的男一号,而尤慧钢那时候还只是个配角。

那时候团里刚排演《罗密欧和朱丽叶》,也是那个年代第一次排演国外的剧目。

被钦定了女主角朱丽叶的是团里的女一号,曾经学过芭蕾舞,演技长相都是一流的名叫赖文慧的女人。她确实非常有魅力,而且在市里也非常有名气,还去过北京,成为女主角根本没有任何的异议。

而罗密欧的选角还在悬乎中,好几个应征的都是团里的男一男二,资质优秀。

赖文慧却向团长推荐了尤慧钢。

原来,团长一直觉得,选胡宵是占了很大几率的,毕竟是台柱子,观众缘也好。但是赖文慧却觉得尤慧钢更合适。她的证明是曾经话剧团排演过的《茶馆》,而当时尤慧钢饰演的是“吃洋饭”的马五爷。

赖文慧说,当时她也是无意发现,这尤慧钢接到角色后非常认真的钻研,找了许多书记来看,尤其是西洋文化,以及洋人的生活习惯等,都成了团里的西洋通了。所以她觉得尤慧钢应该可以更好的把握老外的心理,揣摩罗密欧的想法。

团长也很吃惊,这个尤慧钢虽然也很优秀,但是不起眼惯了,没想到是个这么用功的人。就找了他专门来谈话。这一谈下来团长深感他是个有想法,有悟性的人,对演戏也非常有主见,于是当即决定给他这个机会,让他饰演罗密欧。

而胡宵,只出演了朱丽叶的兄弟的角色。

排演中,外国剧本里的台词非常浪漫,露骨,表白大胆,感情戏丰富。罗密欧和朱丽叶之间的亲热接触非常多,这让尤慧钢对赖文慧产生了好感。而且,当尤慧钢知道是赖文慧向团长举荐他之后,就更加坚定了要追求这个姑娘的想法。

可是,他却不知道,赖文慧和胡宵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一次再排演之后,他不小心在更衣室睡着了,偶然听到了隔壁胡宵和赖文慧的对话。

似乎胡宵是在埋怨赖文慧为什么推荐别人做男主角。而赖文慧安慰他说,只是为了戏剧好,下一部红色革命剧,他俩还是男女主角。争吵和好之后,二人亲昵的说笑,一同回家。

尤慧钢心头火烧火燎的难受,这俩人竟然秘密发展了情侣关系而全团都不知道。他开始矛盾,要么就装作不知,了断自己的情感罢了,但是想想,这美丽大方的女孩真是教他魂牵梦萦难以放弃!不如就依然装作不知,大胆的追求看看。她既然推荐他,说明就在注意他,并且欣赏他的优点,这并不是一点没机会的。所以,他当即决定,追!

江枫说到这里,又抽了一张纸开始擦嘴角。

我忙问:“然后呢?到底怎么样了?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江枫又擦了好几张纸,我也不知道他在擦什么。然后才接着说:“然后嘛。呵呵,那个尤慧钢可不是什么善茬,后面可没少使绊子。赖文慧当然不肯了,明里暗里的拒绝过多次,可他依然死缠烂打。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戏剧拍摄。”他一边抿嘴,一边又去抽纸,“反正,具体啥啥的都以前的事了,我也不知道了,反正尤慧钢给替换掉了。是胡宵演的罗密欧。”

“不对啊,我在婚礼那天明明听人说,尤慧钢也演过罗密欧的。胡宵只演了几场吧,之后都是尤慧钢演的啊?”

www.huanyuanshenqi.com

江枫擦着嘴角,眼睛瞪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说:“嗨,八成是什么卑鄙的手段咯。我只听说他陷害了胡宵。胡赖二人不是一直地下恋爱嘛,没人知道的,谁知这个尤慧钢得不到就要使坏,给他们举报了,还诬赖人家耍流氓,胡宵不是就给抓了嘛。”

“有这种事?”我看着他的眼睛,看他有些闪烁,有些不耐烦,我对他的话持保留态度。不过他说这些是可以查证的,尤其是胡宵被抓这件事。

“那,这往事和那天婚礼的事有什么关联?”

江枫擦嘴的动作更加频繁了,但是依然继续说:“我觉得就是尤玲娜干的,她是来刺激尤涛的。”

“胡宵的尸体,刺激尤涛做什么?”

“你知道吗?外面都传说,尤涛是胡宵的儿子呢。”江枫呵呵直笑。

我眼睁睁看着笑得夸张的江枫,嘴角的唾液汩汩流出,滴在了他的裤子上,是源源不断的。他骂了几句,把我的纸巾一张接一张的抽出来擦嘴,一张捂上去,马上就润湿了,然后又是一张,还发出一阵阵的口水干涸后的恶臭。

“你怎么了?”我问他。

他皱着眉头不断的擦:“不知道啊……总觉得肚子里好像一直在涌出水来一样,奇奇怪怪的。有点恶心,好像吃了什么刮肚肠的东西……没事,没事。”

我看他似乎忍住了些,又问:“你说尤涛是胡宵的儿子?”

他说:“是啊。胡宵被尤慧钢陷害抓了之后,就委曲求全的跟了尤慧钢。你说为啥?还不是因为肚子里怀上了?不过,那女的死得早,也没嫁给尤慧钢。后来他娶的媳妇你应该也知道了。但是,尤涛根本就是胡宵和赖文慧的孩子。”

他说完,恶臭的味道越发浓郁,嘴角开始不断的喷涌出更多的唾液,已经是止不住了。

“你要不,先去医院吧。”

江枫点点头,脸色都青了,抱着我的整盒纸巾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我扭头看着在背后伸懒腰的罗玥音问:“是你干的吗?”

罗玥音偷笑,然后理直气壮的说:“是小侯爷,坏人呢。”

“致命吗?”

罗玥音摇摇头:“清蛊而已,三天就消失了,死不了的。”

我这才放心的苦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