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二百零四章 寒洞九尸(5)过逃全文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 寒洞九尸(5)过逃

感冒让我越发难受,可雨一直没有停,手机依然没有信号。很冷,人很困,但是根本睡不踏实,醒一会昏睡一会,难以支撑了。

我知道不能再耗下去,否则会把命搭上了。我决定,天一亮,就离开,即便是开11号也行,无论如何要下山寻求帮助。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到有人轻轻打开了门,蹑手蹑脚的走到我的身边。

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清楚什么目的。但是我第一反应是那个拐子。我这个时候必须做出判断,是醒过来与这个人对峙,还是继续装睡静观其变。

我很快的选择了后者,但是事实证明感冒的确影响了我的判断能力。

那个人走到我跟前,立刻露出的猥琐的笑。当我意识到不能装睡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条充满着怪异气味的手巾掩住了我的口鼻,顿时我脑子一阵眩晕,浑身没了一点力气。

那人“嘿嘿”的笑着,笑得毛骨悚然。我马上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他关上门,喘着粗气,扯开了我的衣服拉链,双手开始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摸索,动作极尽恶心,我胃部一阵翻涌,快要呕吐出来,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宁可他一刀砍死我……

“嘿嘿,小妞!本来事情还没办完,想留你到明天再好好享受的,嘿嘿,可是实在忍不住了。这深山里,好不容易……嘿嘿……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别怪我。”

这声音,是那个道貌岸然的先生!回想这两天见他那冷冷的,阴森的,不怀好意的笑,我真恨自己,被感冒影响而丧失的冷静和判断力。

可是,现在能有什么办法。

就在他那肮脏,满是腐臭和老茧的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我当时只有想死这一个念头,是真的!

他褪下我的裤子,正在褪去他自己裤子的时候。我忽然看到胸口一阵红色的烟雾腾起,我原本已经虚弱的身体,愈发难受,血液奔涌,心跳加速,浑身开始颤抖起来。这是许久没有的感觉了,但是此刻我却觉得有了希望。

我的魔王身形越来越清晰,那个古代武士的模样非常真实,除了依然是鲜红色的轮廓,几乎和现实里的真人毫无差别了。我知道,他已经足够强大。

他回身看我,尖利的声音冷冽森然:“看来,被这个垃圾得了手,你是真的想去死了。”

“是的。宁可去死。”

魔王半眯起眼睛,歪着头,好像在思索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够强了,不过,还没到离开我魂魄的时候吧?如果不救我,那么你也就一起去轮回之门吧。”

“哼!”魔王双臂一挥,狼藉一片的屋中忽然激起一阵漩涡似的暴风,屋中的桌椅,杂物,灰尘跟着扬起,发出鬼号般的凄厉声音。

那先生停下了动作,发现情形不对,惊得大喊:“鬼……有鬼……怎么会……有鬼……”喊完就急匆匆的穿好裤子跑了出去。

我心想,你这破烂东西,竟然也怕鬼?

他一喊,跑了,倒是惊动了这个屋子的人。隔壁那拐子他爹带着男孩住的房间打开了门。

“先生?是先生吗?这是怎么回事?”拐子他爹惊慌了,赶忙追着那先生跑了出去。外面拐子他爹一追出去,又跟着惊动了前院的拐子他妈,我听到一阵凌乱的声音,顷刻又安静了下来。

魔王冷哼一声,再次化作烟雾钻进了我的胸口。

我觉得太尴尬了,就这样四仰八叉的躺在上,衣衫不整,下半身光光。可身体动不了,只能默默等待。

门外又再一次响起脚步声。我恨不得骂了句脏话,这下又是谁啊?可别再是那脏东西杀个回马枪啊!

怪异的身体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竟然松了口气,是那个拐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不会对我有恶意,而且,似乎有话要对我说。连对他外貌的惧怕都轻了很多。

他一只眼睛看到我的模样,似乎也惊到了,然后闭了眼睛退了出去。过了好一会才重新进来,我看到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小心翼翼的跪着爬到我跟前,帮我一点点穿好裤子,双手一只在颤抖,不过非常仔细的没有碰到我的皮肤。

我心里升腾起一股暖意。

穿好后,他又将一瓶矿泉水递到我的嘴边,干涸的唇和喉咙顿时如遇甘霖,整个思想连带着身体都苏醒过来。我饮下半瓶,身体渐渐恢复,已经可以坐起来,手脚自如了。

我想对他说声感谢。他却做了捂住嘴的动作,嗯嗯啊啊的不知道在比划什么。但是看那意思,似乎要我跟他一起出去。

我点点头,跟着他一起往屋外走去,堂屋亮着灯,但是似乎人都没在。拐子领着那个男孩走到我面前,然后把他的手递到我的手里。随即,他又指了指前院的大门。似乎,是要我们离开。

“拐子,你要我带着这个孩子走吗?”我问他。

他很焦急,不断的看着堂屋,示意我们赶快。

我咬咬牙,牵着那个孩子就走。走到门口,我又回身问他:“还有个女孩呢?”

www.mimiread.com

他摇摇头,连忙做了那个熟悉的动作,左手拳头,右手手刀,但是这次,他做了两遍。

我心沉沉的,好像有些懂得那个意思了。但是,又有一个说不通的地方。我脑子一片浆糊,一点都无法把现在已知的事情联系起来。不管了,先把这个孩子带下山再说吧。

于是,趁着深夜大雨,我牵着那孩子火速的往山下赶。奇怪的是,这男孩一路跟着我跑,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乖乖的跟着。我想,他很有可能被灌下了什么迷药。

我边走边看手机,果然还是没有信号。山路难行,周围一片漆黑,可我不敢停下来。可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摔了一个大跤。

我头昏目眩,抹去脸上的水痕,身后灯光闪动,摩托车特有的引擎轰鸣声由远而近。我知道,他们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