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二百一十章 寒洞九尸(11)马面全文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 寒洞九尸(11)马面

我想知道,这地狱道的缺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还没来得及问,湖面的颤抖发生了强烈的变化,水面开始向一个方向旋转,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越来越急,越来越深,水花溅得我一脸都是。

我们搀着彼此往后退去,可这湖岸没有多宽的立足之地,很快就退到了洞壁,再无可退。

漓森似乎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忽然出现这样的变化。我就更不知道了。我们只能咬着牙等待,见机行事。

然后,那漩涡再次发生了惊变,竟然开始逐渐形成了水柱缓缓的旋转上升,渐渐的和洞顶连接在了一起,轰隆隆声震得我耳膜生疼。

终于,那个东西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像是牛蹄马蹄一样的巨足从那水柱中伸了出来,踏在了水里,形成了巨大的水花,紧接着,又是一只。

慢慢的,身体也从水柱中伸了出来,还有双臂,在最后,是头。

先不说那身体和手臂,却说那头,竟然是一只像是马的头颅!那就是一只直立行走的,高出三层楼的,巨大的马啊!

“是什么?怎么了?”漓森焦急的问我。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妖魔,是马的魂魄生了邪骨化了的阴魔。所以,漓森看不见。原来,傀儡师眼未通三道,并非是能看见妖魔的人。

我对他说:“是妖魔。一只很大很大的马。”

漓森等到眼睛,看着我说:“你能看到妖魔?你是……你是司家的人吗?”

我愣了愣,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自己也一直没有找到答案。我只能回答说:“门引一道里,也有通过修炼眼通三道的人。”

漓森却眨了眨眼说:“是吗?可是据我所知,你接触灵能不过才不到一年,就有此等修为?”

我语塞,知道搪塞不过去。

正在此刻,那巨马似乎发现了我们这两个闯入它禁地的人,当场就发怒了,伸出一只巨大的马蹄朝我们砸了过来。我来不及提示,一把推开漓森,自己也向后倒去。大蹄子砸到地上,当即就破了一个巨大的坑。那巨马发出震天的嘶吼声,似乎愤怒不已。

漓森爬起来看到这样一幕,喘着粗气问我:“合力将它干掉!”

我点点头,比划了个手势给漓森。他很聪明,马上明白过来是让他作为诱饵吸引妖魔的注意力,而我准备门引咒将它送入轮回。只是漓森因为看不见它,必须由我来指挥他左右移动。所幸,这家伙体型巨大,应该行动缓慢,很快就能解决。

漓森身手果然了得,飞檐走壁也不在话下。那大家伙果然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嘶吼着朝他攻去。但是,我却渐渐发现,那家伙并不笨重,反而非常迅捷,四肢挥舞着进攻漓森。

“往左……右……漓森……小心……”我必须一秒不停的提醒漓森移动的方向,那东西的破坏力太惊人,洞壁也好,湖岸也好,到处被它砸得坑坑包包,人的身体哪里招架得住这一下?

然而,我还是没办法顾全,眼看着那一蹄子就要砸到漓森的脑袋了,我大叫一声冲上去,迅速打开捆缚咒,形成一个小的隐形结界,如同一只盾一样的挡在了漓森的跟前。

他看了我一眼:“快,就现在!”

我点点头,立刻退了出去。那巨马疯狂的猛砸我的捆缚咒,只需两三下就能破开,而漓森必死无疑。我深吸口气,越是这样,越要冷静。我凝结气息,一字不漏的念出了门引咒:

安生于娑婆,静于灭,

勿行恶作孽,勿留恋尘土,

速归轮回!

白色烟雾一起,就看那巨马正打破了捆缚咒,一蹄子恰好就要砸在漓森的头颅,就那么半米不到的位置。它嘶叫一声,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了。

水柱重重的落下,冲的我和漓森再次湿透了全身,这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太险了……”

我抹去脸上的水,说:“地狱守门者,曾有牛头和马面一说,你刚刚提到,这水流下面是寒洞,这寒洞就是地狱的缺口,正巧着有只马面在这守着,挺有意思的。”

漓森揉揉眼睛说:“牛头马面都是畜生道中的神职了,这一只不过小小的妖魔。倒是没想到,你眼通三道,何等厉害。”

他怎么还没忘了这事。我挠挠头,自暴自弃的说:“对于这事,我自己也一头雾水,你也不必追问了。”

他叹了口气,脱下湿透的外衣,拧了拧水,又看了我一眼,终于没有再问下去。

我也脱下外衣拧水,然后问他:“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魂线,和地狱的缺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叫均坤的人,为什么会来这里,还死在了这里。”

漓森说:“其实魂线不难理解。”然后指了指我的胸口说,“和你一样。”

我没明白。

“我们成为师傅的徒弟之后,就被他在魂魄中植入了一个阴魔。”

他说得云淡风轻,我却觉得毛骨悚然,原来,他说的一样是这么回事!

他依然很淡定是说:“但是我们的和你不一样。你的魂魄里的魔王,是自己进入你的魂魄,并且依附你的魂魄而存。可是我们魂中的阴魔,都是师傅用法术植入的,它们在我们的魂魄里靠蚕食低等的恶鬼、魂魄还有低级的阴魔而存。而且,它们只听从师父的操控,绝不会离开我们的魂魄,即使我们死了,它也依然存在魂魄里,让我们的魂魄根本不能离开躯体,不能轮回。”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傀儡师都这么听从柳三江的安排,甚至会自杀,自残,用最残忍的手段达到各种目的,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秦子霖冤案里,那个抠出腿上的子弹再自己挖开心脏搁进去的人。原来,他们的行为已经被魂魄里的阴魔控制,被柳三江控制。

怪不得即便是漓森已经得知自己是“罗朗夕”的身份,依然要回到柳三江的组织里。

“那……你这次来找均坤,也是为了能帮助他轮回吧?”

他扭过头去:“师傅说过,魂线只有他才能解除。而且只能是我们死了之后……你身体里有魔王,你应该清楚,这是没有任何一个门派,也没有任何一个灵能力,能剥离魂魄里的阴魔。”

的确如此。即便是能力强大如苏寒川老前辈,他也依然束手无策。难道,柳三江就要这样控制漓森一生吗?就这样随时把漓森的生命握在手里吗?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罗家姐弟骨肉分离,不能相认吗?

www.huanyuanshenqi.com

然而,漓森却突然告诉我:“可是均坤在临死之前联系过我,他说他找到了切断魂线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