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黑曜之瞳(上)失窃的农场(含作者的话)全文阅读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黑曜之瞳(上)失窃的农场(含作者的话)

【写在章节前的话(半番外不番外的吐槽):作者病了六天。其实只是普通的感冒症状,喉咙发炎,引起了高烧,但是因为体质较弱,所以很难靠吃药早点睡喝热水等包治百病的神奇方法康复,所以只能去医院挂水。做了皮试之后,显示本人应该是可以用头孢西丁等药物的。作者血管纤细到基本看不见,得是十年以上经验的外科老护士才能保证三针以内干进血管。其余年轻护士只能望手兴叹……当然聪明的会直接把目光锁定我的脚。然而就在前天,那一针奇迹似的扎了进去,被一个挂着“实习”的小护士。之后,我出现呼吸困难,胸口滞闷,全身痉挛的症状,之后就休克了。后来听我母亲说,一个楼层的医生都来了,给我戴上氧气面罩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血压已经测不出来了,心跳停止了好几秒。家人当场崩溃,马上送了ICU紧急抢救。才发现所谓皮试也是有潜伏时间的,虽然护士让你15—20分钟给她们看效果,但是有些人过敏反应比较慢,直到过去半个小时才出现严重的药物过敏。而此刻我已经挂了这药物好几分钟了。真的,唯一,真的,唯一一次感谢我这纤细的小血管,因为太纤细,只能用婴儿针头,用最慢的滴速,所以几分钟还不到致死的量,我从死神手里赢回了一次运气。就在我休克的那时间里,心跳骤停的那会,我还真以为会出现那种小说或者影视的情节,会过电影,会回忆,会感受到一些第六感,第七感的东西……原来我真的想多了。心脏停了就是停了,没知觉了就是没知觉了,生命就是这么奇妙,也是这么残酷,希望大家珍惜生命,爱护健康。警告:用任何药物一定要问清楚,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体质!治病的药可能比毒药更致命!】

我回头一看,喊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圆脸大叔,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请问您是?”

他上前伸出手来:“我是斧子沟的支部书记张原。”

我立刻握住他的手说:“是张书记,您好。”我很好奇,他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大碑村呢?我可还没联系过任何人呢。

张原书记说:“前些天那些事我们也接到了警方的通知,协助抓捕潜逃的人贩子。另外,因为你跟你的母亲失去了联系,所以这边警方也接到她的报案,正巧这俩案子都有你的事,警方又联系到我们了。我就跟你家里通了电话,这不天天在这儿等你来着。”

原来是这样,我心里还怪不是滋味的。我们开门见山的聊到了我外曾祖辜程的遗产,房子,土地等。确实我三舅他们有争夺之意,但是张原说,外曾祖虽然生前没立遗嘱,这地方也没什么人了,但是他们经过少数人的走访,确定外曾祖最后见到的人是我。

说到这我也放心了不少,心想对我妈也算个交代。这些东西我是用不上的,只要不给三舅吞了去,就让这土地,这房子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就行了。

结果张原说:“所以呢,我们觉得还是跟你来商量这件事比较合理。”

我有点纳闷:“商量什么事?”

“是这样的。”他说着,指了指路边的一大片村舍,大多有是荒废破旧的房屋,还有荒草覆盖的耕地,“你看哈,这一带呢,我们准备搞旅游度假山庄,你们老房子这一片准备打通一个隧道,直接开通一条高速公路。”

“可是这一带连住户都不愿意待了,游客又怎么回来?”

这位张原书记却很自信的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啊,反而对这种奇离古怪的事喜欢的不得了。我们已经跟开发商谈好了,就打出鬼怪荒村的噱头,再请一些营销高手搜集些地道的民间灵异小段子给炒作炒作,保准就是个火爆。”

他说得倒是有理,只是,我心头有点不安。

“所以,张书记的意思?”

“是的。周小姐的三舅据我们核实,应该不具备继承权。唯有你有这个权利。关于补偿不对太少,和其他居民是一样的。对了,给你看看。”他说着拿出一份资料,是个统计表,显示100多户人家80%以上都表示了同意。想想也是,反正人都迁移走了,这些荒地留着没有意义,肯定多数人是无所谓的态度了。

www.huanyuanshenqi.com

但是我依然选择保留这个可能性。

“虽说我是有权力。但是您也知道我怎么说来也是个小辈,还是隔了这么多代的小辈,我家中有外婆,母亲,也有舅舅亲戚需要商议一下……您看……”

他嘴角稍稍弯了弯,本来想说什么,忽然一辆小SUV从山上开了下来。

司机紧张的大喊:“书记不好了,农场那边出了大事了!”

“天杀的,又出什么事了?”张原焦急的站了起来。

“蒋盛跟毛二皮打起来了,这回可好,俩都挂彩了!眼下警察就要来了,您快去看看去。”

张原气得直跺脚,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就要跳上车,复又想起我来,就问我这是要怎么办,好像事情也没谈完。

我本来心想着他走了正好,我就拖延着,结果他叫我了,不如就搭个顺风车下山算了。反正不管他要怎么跟我谈我也有充分的办法继续拖延一段时间。于是就顺势也跟着上了车。

一路上那个司机不停的和张原交代事情的经过,张原气得冒烟不停的擦汗。我根本没有说句话的余地,心想着一会到了山下我就想个办法开溜大吉。

“要说谁先动的手,我虽然没见着,但是我肯定是毛二皮。那小子成天阴阳怪气的,没一句正经话。蒋盛可是省里派来的大学生,什么世面没见过,咱们合作社农场里所有的鸡都是他一手培育起来的,这么好的大小伙子不可能先动手。”司机说着,“上次,对,上次他俩打架,也是毛二皮先动手的。”

“这个毛二皮,就是个无赖。”张原说着,“最穷他们家了,好不容易加入了合作社农场,让他晚上值夜看着养鸡场,结果回回都是从他那儿丢鸡!别说小蒋同志生气了,我也生气,就算是小蒋先动手,我也不怪他的。”

车子下了山,一路驶向了斧子沟合作社农场。此时一辆警车停在门外,七八个妇女远远的看到我们的车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乱说一通。

张原头大,又不能对这些妇女发火,只能一边皱着眉头劝着,一边让派一个代表出来。

穿着绿色方块羽绒服的一个胖大妈最先举手,吸了吸鼻子说:“书记,我看见了,是蒋盛先打的。”

张原说:“没问这个,现在人在哪儿?警察同志们呢?”

又是七嘴八舌的一顿乱吵。也不知道谁混乱里喊了一嗓子“在农友会议室”!

张原拔腿就要走。我眼见着这一带附近有公交车站牌,心想就趁机溜了,谁知那张书记回头对我说:“哦,差点忘记小周的事了。真是不好意思。事情虽然多,这边的事也比较急,但是分内的事无大小,你的事也是事。你先跟我一起走,随后我们再谈。”

我苦笑着翻了个白眼,这位能不能不这么敬业?能刷出敬业福是怎么的?

来到农友会议室门外,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一个沙哑的大烟嗓大喊大叫的:“凭啥?那他凭啥就赖我?那是我错了吗?”

“不是你错了吗?你看看丢了多少鸡了?这已经是多少次了?叫你好好值夜,看着鸡场,你却每次都喝得烂醉,你是丢了乌巢的淳于琼吗?”另一个声音义正言辞的说。

“什么穷?我……我是穷,但是穷得有志气……我喝醉怎么了?我不喝醉,也打不过那偷鸡的!”

“你……那偷鸡的你打不过,你总会吆喝吧?你会喊人吧?”

“喊人,喊多少人也打不过!那……那偷鸡的那不是人,是怪物!”

我听到这愣了愣。他说……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