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夜玑古镜(11)救命的灵物全文阅读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夜玑古镜(11)救命的灵物

“该不会是……”宋沐寰问。

我还没说什么,华秘书就尖叫了起来:“是阴魔!八成……八成就是这死人的!”说完就朝着耳室的西侧躲了过去。

原来觅宝人是看得见阴魔的?

宋沐寰看着我。我对他点了点头。他迅速照着我眼神所示退到了华秘书的身边。我对着陆云轩大喊:“陆哥,你跟着他们。”

陆云轩不知状况,有些无措。我急切的再次大声呼喊他跟在华秘书的身边。

这只阴魔嘶吼着朝我扑来,我念起捆缚咒想先捆住它,却没想到它是狡猾无比,竟然一直手臂挥了过来,我一个闪躲,它居然朝着宋沐寰他们扑了上去。

华秘书惊叫着扑倒在地躲开了攻击,阴魔的两只手就紧紧扣住了宋沐寰和陆云轩的脖子。这俩人都算得上是身手敏捷,可对于看不见的阴魔也无法招架。眼看着他们俩就这样被掐着拎了起来,脚离了地,危在旦夕。

我迅速结印,想快速的念门引咒将阴魔解决。

可没曾想,华秘书这个阴险小人竟然趁机迅速的从宋沐寰的口袋里掏出手枪,一个翻过到了我跟前,冰冷的枪口就对准了我的额头。

我看到阴魔越发使劲,宋沐寰和陆云轩都涨得脸红无力反抗。而面前已经歇斯底里又带着些疯狂的邪恶的华秘书,更是咬着牙准备扣动扳机。

“可别怪我!”他大叫一声。

我这下心凉透了。我的命就在这零点几秒之中了。但是谁也能想到,他要逃跑现在是最佳时机,是我也会这样做的。可惜我没能算到。只怕这回是真的要交代在这不知名的墓中了,就算我的魔王此刻清醒过来,也赶不上这零点几秒的时间了。

www.huanyuanshenqi.com

可就是这零点几秒。一道黑影闪电般的速度从我眼前划过,然后听到华秘书“啊”的一声惊叫着跳开,左手捂着右手的手背好像疼痛得厉害。他本就紧张,枪没拿稳掉到了地上。我赶紧捡起手枪,没有犹豫的就在他的脚边开了一枪,然后指着他的头,就在他仓皇无措的时候,迅速对那阴魔念了门引咒。

安生于娑婆,静于灭,

勿行恶作孽,勿留恋尘土……

速归轮回!

其实并不是多么厉害的阴魔,我眼看着白光将它送入轮回。宋沐寰和陆云轩掉在地上不断的咳嗽,脸都红透了。

华秘书跪在地上发抖,我这才后怕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开枪,后坐力震得我虎口都要裂开了,浓重的火药味道弥漫,我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力量,反倒多来自本能。

宋沐寰缓过气来一脚踹开了不断求饶的华秘书,倒也没怎么为难他,寻宝还得用得上他。他拿过我手里的枪,看我脸色不对,忙问我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救了我的是什么。这里有遁地龙吗?”我先想到的,可能是遁地龙袭击了华秘书。

宋沐寰摇摇头:“没有。”

我抓开华秘书的手,看到他的右手手背上血流不止,是很深的牙印。这牙印有点熟悉,好像……好像和蔡工的尸体腰上的牙印一模一样!

我揪住他尚完好的那一只耳朵说:“我看你连这一只也不想要了。”

“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他哭喊着。

“刚刚咬你的是什么?”

华秘书吞了吞口水,说:“没……没看清……也太快了。不过……”

他似乎有点犹豫,我踹了他小腿一脚,说:“不过什么?”

华秘书吃痛一声,闷闷的说:“好像,有毛发蹭过我手的感觉。”

毛发?那么,就是活物!是个什么动物!

如果是动物,为什么要救我?

宋沐寰似乎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转身就去看那个封闭的石门了:“兽皮没有动过,这位摸金前辈显然没用进去过。估计是刚打通这里就死了。”

陆云轩依然在检查尸体,希望能找到死因。

这是华秘书忽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周小姐……我……我原本是不像害你的。刚刚的事算是对不住了。但是您想想我的处境。不管你们一会得不得得到宝贝,那个煞星沙银龙,还能给我命吗?就算活了,也得给他姓陆的抓回去,犯了这么多案子,难保也是一死……你说……我就是无心害你,也得害不是。”

我嫌恶的别开脸去,问他:“你什么意思?”

他说:“这四个人里,我唯和你无冤无仇,也无任何瓜葛。我不愿被那沙银龙利用完了杀死,也不愿被姓陆的逮进去。我希望,能和你有个交易。”

“什么交易?”我眯起了眼睛。

华秘书说:“我瞧得出,你也并非和宋沐寰同一路人。我愿意拿件东西,跟你换条命。”

我心脏加速的跳动了起来:“什么东西?”

“嘿嘿。”他坏笑着用气声对着我耳朵说,“夜玑古镜!”

宋沐寰忽然说:“这里,有个洞!”

我们就被吸引过去,果然,在石门一侧的角落,用几片残碎的陶片遮住的地方果然有个小小的洞口,直径与一个成人臂膀差不多,像是蛇类或者鼠类进出的。

我蹲下来细看,却在那个小洞里侧,看到一个东西在动。我告诉了宋沐寰。他观察了一下,伸手去把那东西掏了出来。拿在手里一看,我吃惊的发现,那竟然是一根鸡的绒毛!

“鸡毛?这里怎么会有鸡毛?”其他三人都难理解。

陆云轩问:“是陪葬的吗?”

“这墓都这年月了,怎么可能还会有这么新鲜的毛。”

我脑袋里一个炸响,明白过来了。是那个偷了农场鸡的“小贼”狐狸!原来,它住在这里,原来它把鸡偷到了这里!刚刚华秘书被攻击,会不会就是它呢?

那家伙是多有灵性的家伙,知道暗度陈仓的跟人类周旋,就一定知道我不怀好意的跟踪它,并且想要抓住它。可它刚刚为什么要救我?

宋沐寰揪起华秘书的衣领扔到石门边:“在里面吗?”

华秘书回头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答道:“是。在里边……”

宋沐寰冷然一笑,伸手一点点的揭开了兽皮,打开了石门。

一阵烟尘扑面而来,我们捂住口鼻躲避,却躲不过那种直击内心深处恐惧的生命尽头的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