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血食(3)全文阅读

第二百七十一章 血食(3)

“救过你一回了,怎么还有第二回?”罗玥音嚼着一根根虾条,漫不经心的说。

温芳挠挠头,表情变得极尽谄媚:“仙姑在上,小的这不是走投无路才才求您的吗。”

罗玥音不说话,只顾自己吃零食。

我一把揪住温芳问:“喂,你这是唱的哪出?怎么回事给我从实招来。”

温芳瞥了我一眼,那种特别不屑的眼神:“跟你说了也没用。我是来求仙姑的。你别打岔啊。”

“呸!”我扯着她的马尾,“不说是吧,不说再见。”然后就提着她往门外溜。

“仙姑救我啊……仙姑……”她一边喊着,却看罗玥音毫无表情的继续吃,这才拗不过我,终于坦白。

原来趁我不在这几天。温芳打不通我的电话就跑我家来找我,本来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却碰巧撞见正在占卜的罗玥音,出于好奇,就问了她能不能算命。

结果罗玥音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不过让温芳执了三次铜钱,就说准了她的里里外外方方面面。这下可叫温芳崇拜得五体投地,于是就求了她帮了一个忙。说是自己有对耳环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请罗玥音帮忙算算。

罗玥音那天也不知道怎么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就还真给她算了一卦,显示那东西是在有水的地方,她回去在厨房厕所饮水机等地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后来想起来,竟然掉在了金鱼缸里。她觉得特别神奇,于是今天又来求助了。

“那今天又救你什么命啊?”我嫌弃的问。

她嘿嘿一笑,说:“我弄丢了一个U盘。”

“滚!”

我正要推着她出去,却听罗玥音忽然看着温芳说:“没丢。在你下午见的人手里。”

温芳原本嬉笑的脸上瞬间转为阴暗,整个人的眼里突然聚满了绝望又悔恨的泪水。我觉得川剧的变脸都没她精彩。

“小煊,怎么办?”

我咳了两声问她:“那U盘是什么啊?”

她哭唧唧的抱着我说:“那是企划部的兰婧总监托我帮她拿回公司的……”

原来,下午企划部终于联系到了白蕊的公司,约定了下午进行接洽。公司为了针对白蕊的合作事宜专门成立了项目小组,而温芳就是HR派出的作为该项目的成员。下午就是她陪着企划部的兰婧总去谈判的。

汇晟给予的各种条件均是业内最优,并且时间自由,完全不影响白蕊的档期,照常理,白蕊团队几乎没有拒绝的理由。况且,就算她提出任何异议,我们都有备用方案,就是一切主动权都交给白蕊了。

可是,她的经纪人依然回绝了。

“什么理由?”我有些震惊,那方案是我整理并交给韩祁昀审批的,自然知道那优厚的条件是韩祁昀的半个身家了,于是问温芳。

温芳说:“好像是说白蕊身体原因造成的。”

“那U盘是怎么回事?”

温芳又抹了眼泪,这回换抱着我的大腿了:“那U盘就是准备给白蕊看的方案。和他们没谈拢,兰婧总监就准备先行回公司,而材料都是由我在拿的……可是回来就发现……U盘丢了……”

“你……”我扶额,“那就是说,U盘还在白蕊的经纪人手里了?”我脑子里闪过了那个经纪人的模样,上次真人秀的时候就见过。是个非常高冷又难以对付的角色。

“小煊,那经纪人你是认识的吧……帮我啊!”她说着,把鼻涕涂在了我的裤子上。

我终于还是陪着她去了白蕊的公司。

我可不完全是为了她,更多的应该是为了项目着想,也非常好奇,为什么她的经纪人会一口回绝,一般总会提出一些异议,或者总要考虑一下吧。

再次见到那个经纪人的时候,发现她变得瘦了一些,也憔悴了一些,没有了那时候的趾高气扬。

“原来是您啊。周总。”她还是认出了我,客气了很多。

我很礼貌的跟她打完招呼,温芳就迫不及待的要了U盘。她很惊讶,于是请助理去找,很快就在会议室地上找到了。

“听说白蕊小姐身体抱恙,是回事呢?”我问。

那经纪人叹了口气,请我去了她的办公室,不过温芳就被拒之门外了。不过那丫头找到了U盘就觉得万事大吉了,也不在乎了。

经纪人倒了一杯水给我,重重的叹息对我说:“其实你们的条件很好,照理是非接不可的case了。但是……白蕊的状况很糟糕,连张大导演的戏都推了。”

“这么严重吗?是……”我很难想象那个美丽的人会得多么重的病。

她却摇摇头说:“并不是病。”

“不是病?”

“应该说,不是身体上的病。”她的表情忽然变得可怕起来,“我们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报警。因为……这事有点邪门了。”

她看我的眼神一开始有些犹豫,后来就多了一份坚定。我想,大概是因为上次的事件是在我的主导下解决的,才对我多了一分信任。

“白蕊遭受了恐怖事件。或者说,是邪门的事情。因为这个,她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已经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了。她把自己关在别墅里,一周都没有出门了。”

“一周?!”我很吃惊,想来,这一个星期的确很少在娱乐新闻里看到她了。

“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想了很多非常的办法。”她求助似的看着我,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什么?小蕊,你慢点说,怎么了?小蕊,小蕊!什么又来了?那个什么又来了吗?”她脸色骤变,拿着手机的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我马上过来,你等在家里不要动。”

“怎么了?”

她抓起外套和提包就冲出办公室:“抱歉,周总,我得去一趟白蕊的别墅”。

我拉住脸色白蜡般的她,说:“你这个样子可怎么开车?我和你一起去。而且,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实话,也是觉得我或许可以帮助她吧。”

她眼里有些感激。

于是我们驱车前往了白蕊位于望山的高档别墅。

还没开门,就听到了那幢别墅里,传来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