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二十九章 傀儡的婚礼(2)灵异画纸全文阅读

第二十九章 傀儡的婚礼(2)灵异画纸

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过来,齐肩的短发飞舞着,她挽住童季文的胳膊,用嗲嗲的奶音说:“都不等我。”

童季文略带宠溺的刮了她的鼻头说:“看你在那吃东西吃得这么开心,哪儿敢打扰你啊,小猪头。”

“讨厌!”

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小拳拳锤胸口,顿时就想吐。

女孩发现我的存在,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相当冒犯的说:“这什么人?”

童季文轻轻拍拍她的头说:“不许没礼貌啊,这位是昀哥的秘书。”

那个女孩低着头把玩着自己涂得鲜艳的指甲说了句:“哦。我就说了,还以为你瞎了呢。”

哎哟我去,我这暴脾气!这丫头可真是无比的讨厌啊。

童季文砸砸嘴无奈的说:“不好意思啊,周小姐,这位是我的未婚妻Mandy。”

我依然很礼貌的鞠躬说:“您好,Mandy小姐。”心里已经把这个丫头打了十几个耳光了。

参观完就是简单的晚餐时间,今天来参观的地位略高的几位才能有幸参加,我认出了其中几个,甚至还有演艺圈的明星。

晚餐显得有些无聊,我的心思却全在刚刚的画作上。外曾祖的笔记里提到过“灵异画纸”,和一个民间故事。

传说,也不知道是那个朝代的事,一个穷秀才路遇大雨,就到一处山里的破庙躲雨。

庙里有个老乞丐躺在那里,已经饿得是垂垂将死。秀才起了善念,叹息道:“正逢此乱世,朝纲败坏,战火连绵,民不聊生,饿殍遍地,天不怜我世人啊……”

然后他从包袱里摸出一个干饼捏成了两半,放了一半在老乞丐的面前说:“我仅有这半个饼相赠,恐也只能助你晚一刻登极乐罢了。”

老乞丐迷迷糊糊的闻到饼的味道,张开嘴就大口大口的嚼了进去,终于恢复了些神志。穷秀才扶着他坐起来,二人在庙中有气无力的闲聊起来,多说着世道混乱,人心不古的道理。说到激动之处,穷秀才义愤填膺的说:“倘若我他日得幸高中,必然要用我这所学所长改换朝廷风气,救民于水火。”

雨停了,穷秀才便要上路。

老乞丐说要谢他施饭之恩,想要赠个东西给他,于是跟秀才讨了笔墨和纸。穷秀才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老乞丐好心一片便与了。

老乞丐在纸上描了几笔后交给了穷秀才。

穷秀才一看,不过是一幅人物的素描,最是简洁的笔画,毫无艺术之感。只有一点特别奇怪,那人物的脸上没有五官,只是空白。穷秀才不解便问何意。

老乞丐说:“不才老朽师承过道门,懂得些奇门仙术。为着你一片赤诚善心,便将此‘灵异画纸’相赠。倘若他日有人阻挠你登极之路,你便默念三遍此人的名字然后将他的脸画于空白处,便能除之!记住,非得大奸大恶之人才可善用此法。”

穷秀才半信半疑的收下,向老乞丐道谢。

离开破庙的时候,老乞丐说了句:“切记你方才的誓言,须得怀着善心,否则将遭反噬!”

后来几年,穷秀才凭借自己的本事熬过了乡试和会试,终于到了京城的殿试。不过因为出身贫寒,又无官场人的照应,在乱世里想得到公平的对待是决然不可能了。

尤其考场的那位监考官,正是皇上面前最得宠的太傅大人,也是老百姓都恨之入骨的大贪官之首。考前早就有传闻,这位太傅定然是要让自己的侄儿与好些个贵胄与利益牵着的人中。许多有些门道的都在想尽办法送礼,为着就是拿个名位,图个小官小吏的出路。

穷秀才哪里有那个钱财,只恨自己生逢乱世,怀抱志愿而不能施展。考试前一天,在借住的破客栈里,他喝了些酒,义愤难耐,忽然就想起了多年前破庙之事。于是从包袱里取出了那一张早已被揉皱的纸来。

借着酒气,他研磨挥笔,道:“我倒也看看,是否老天有眼!”

于是念了太傅的名字三遍,动手在画上画出了他的模样。可是夜里静而如水,什么事也没发生,他便哭着说:“天不怜我,天不怜我……”就趴在桌上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看见那张画纸上的脸居然还是空白,莫非只是个梦?可是,边上笔墨犹在,他明明记得是画过了的啊。

他垂头丧气的赶到考场,却觉得有些不对。打听才知道,太傅昨夜暴毙,今次考试将是皇上亲自监考并阅卷。

穷秀才大惊,也竟然有些大喜!他尽力压抑自己的情绪,洋洋洒洒的写了考试的文章,就等皇上龙笔点才。

放榜那日他果然是当之无愧的状元!从今以后,他在皇上面前颇得赏识,平步青云,很快就位列三品,成了皇上倚重的亲信。

然而朝廷之风混乱,他为民着想,为国尽忠,却免不了被政敌和贪图富贵的奸臣贼佞陷害,多次被贬黜,甚至差点就丢了性命。

他终于忍不下气,又用了那画纸,把他们的嘴脸一一画上,第二天等到画上的人脸消失,那人就必然会暴毙!他除尽了奸恶,又向皇帝举荐了大批寒门人才,让朝廷之风焕然一新。而他,很快就成了皇上最为信赖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慢慢的,朝廷也就成了他的一言之堂。

有一日到卫国将军家赴宴,见卫国将军的小妾生得是貌美如花,婀娜多姿,他一眼就为其倾倒。回到家数日都难以压抑自己的情感与**,可是,那毕竟别人的小妾,如何能得到呢?

除非……

他又想到了画纸。除非卫国将军死了,他的家眷必然无依无靠各自遣散回娘家。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收他一个妾,又如何呢?

就在他默念了卫国将军的名字要画上画像的时候,犹豫了,他忽然想起了老乞丐的话,这些人必须是大奸大恶之人,否则将遭反噬。不过他很快就不在在乎了,那卫国将军虽不算大奸大恶,但是打了几次败仗害我们损失了土地,也算无能之人,待他死了,我便补个有能耐些的上位就是了。

www.huanyuanshenqi.com

于是,他得逞了,卫国将军死了,那个美丽的小妾也到了手。

正是春风得意之时,有天夜里,他半夜惊醒,似乎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起身不见身边的美妾,只见外屋亮着灯光。

他起身走去,却看那美妾正拿着画笔在那张画纸上画上他的头像!

那美妾念了三遍他的名字,然后朝他嘿嘿一笑。

他忽然就口吐鲜血,倒地不起,抽搐中,却见那美妾走到他跟前俯视着他说:“须得怀着善心,否则将遭反噬!”

古时候没有相机,也就没有什么灵异照片之说。不过画像也能成为杀人的工具。那根本不是什么仙术,反倒是毒咒。这是我小时候听过的故事,此时看到这满厅的灵异照片,我想了起来。

虽然不会那么有故事性,但是这个童季文只怕经历了不一般的事情。

“喂,周小姐,周小姐,问你呢!”

有人碰了碰我的胳膊,我回过神来,眼前是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餐厅,身边都是知名人士,而我,居然就这样走神了!完了,一定是给韩祁昀丢脸了。

问我的人是童董事长,他慈爱的说:“周小姐八成是看累了。”

“对不起,童总您见笑了!”我赶紧道歉。

韩祁昀说:“童总问你选得作品怎么样?我也很好奇。”

我赶忙说:“特别漂亮,特别特别!”

众人都笑了起来,气氛稍稍好了一些。

那个Mandy倒好,嗲声嗲气的说:“呿,我看是被这种场合吓傻了吧?真是难登大雅之堂。老公,我还记得去年咱们去美国看昀哥的时候,他身边那个秘书是个美国洋妞,金发碧眼的可好看了,怎么昀哥回来后品位就这样了呢?”

我实在是气得难以掩饰了,说:“童季文先生有深度有才华,与Mandy小姐如此情投意合真让人羡慕。让我想起了一位名人说过的话,男人的脸是自传,女人的脸是小说。”

在场的人都掩着嘴闷闷的笑了起来,韩祁昀也跟着笑了。

那个Mandy显然没听懂,但是看大家都在笑,就觉得我是在讽刺她,于是端着一杯香槟酒朝着我泼过来。

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挡,却发现没能泼在我身上。

那满满一杯酒,都泼在了韩祁昀的身上。因为他见状两步跨过来,挡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