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湖底残墓(14)全文阅读

第三百一十五章 湖底残墓(14)

继续沿着枯河上行,一路走去,植被变得稀疏,渐渐只剩下一些枯草,再走就一点草木都看不见了。地上全是碎石,也有许多干成块状的泥沙。看来这一带严重缺水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天气越来越热,我们的体力被严重消耗。侠客找了一个倾斜的大石头下的阴影地,大家都聚在那里休息。

方雄有鬼鬼祟祟的拉了我的衣袖,小声示意要给我看个东西,然后打开了自己的背包。我好奇的凑到他背包里一看,里面有个黑色的圆形塑料物,上面沾了些泥土。

那东西很奇怪,像是个上面东西的盖子。我猜了罐头,饼干盒都又否认了。方雄倒是见得多了:“这是摄像机镜头的盖子,我以前也玩过。不过古舟洞之后,我就不玩摄影了而已。”

我虽然没见过,不过听他这么说,就直觉应该是:“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看着也挺新的啊。这一带可不像是会有摄影爱好者来的样子。”

说完,我却又突然醒悟了,对方雄说:“女死神?”

显然方雄也对我的看法很认同。

“两位!”侠客忽然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两瓶蓝色的饮料,“来喝一个这个吧。补充体力是最不错的。”

我接过来一看,那饮料没有标签,瓶盖也没有密封。

“这个是真的不错!这是侠客自己配置的动能饮料,可是比市面上那些好多了。”逗比一口气就举起瓶子灌了下去,“我们每个人都有呢。”

仙女和香蕉果然也拿着一瓶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尽。

我和方雄互相看了看,总觉得不好拂了侠客的好意,于是也都拿着瓶子,喝了几口。

“好了。时间可不等我们了。抓紧赶路吧。”侠客一拍手,几个人就一起起身,再次朝着上游走去。

直到天色渐渐染了黑,一股凉风终于驱了走身体的汗,我本该感觉的轻松却不曾到来,只有越老越不安的心跳。

香蕉忽然走得慢了些,和我跟方雄离得半个人的距离,开口笑着说:“累了吧?我也挺累的。对了。你吃口香糖吗?”说着他从裤袋里掏出两个糖豆递给我们。那糖豆小小的,绿色,却没有包装纸。一想到,那东西一直在他的裤兜里,贴着他的体温和汗渍,又从他那带着泥土的手里递过来,总是觉得没有食欲的。

www.huanyuanshenqi.com

“谢谢不用了。”我好意婉拒。

他却皱皱眉头说:“不用客气的。吃吧,吃吧。”然后硬是塞到了我们俩的手里,“记得要吃啊。”

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哼着一支奇怪的曲子。

一颗怪树三根杈,

三只乌鸦上头扎,

左边的飞了,右边的死,

中间那只叫喳喳。

“真是个怪人,我才不吃呢!”方雄恶心的翻了个白眼就把那糖豆给扔了。

我也想扔,只是这时香蕉笑嘻嘻的回了个头,刚巧看见我。我不好扔,只好也当着他的面搁进了自己的裤袋。

终于,走到枯河的尽头,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坑。坑里是厚厚的已经干涸的淤泥,还有许多黑色的水草干枯的痕迹。这里大概就是他们说的“凤湖”了!

侠客使了个眼色给逗比。

逗比点点头,就招呼香蕉一起沿着倾斜的坡度往下慢慢的滑进了坑里,开始沿着坑壁在寻找着什么。

“他们这是干嘛?”我问侠客。

侠客嘿嘿一笑:“不急,一会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忽然觉得不对劲,朝着四周一看,只见这凤湖周围,隐隐看到墨如黑黛的山峦呈环保的姿态,东边的一座山峰略大,宛如一只巨龙的头!我想起曾经跟宋沐寰问起过风水一事,他似乎举例中带过一句,摸金典籍里有“环龙抱,金银窑”的说法,像极了这眼前的一切。莫非这里,是有什么王公贵族的墓葬吗?

这群人,根本不是什么探险家,难道是盗墓贼吗?

可是如果是盗墓贼,什么又在网上招募什么新队员加入?他们四个人行动,不是已经够了,也更隐秘吗?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用手机偷偷给秦子霖发了一条信息。

“找到了!”逗比一声大喊。

侠客露出一个诡谲的笑,仙女说:“准备吧。”

仙女拎起她的背包,一倒,竟然掉出一堆稻谷,麦穗,玉米还有红薯。奇怪,她一直背着这些东西上山吗?背着这些东西做什么呢?

正在这时,香蕉与逗比已经爬了回来,侠客带着他们走到我们跟前,那诡谲的笑,依然明朗的在他的脸上。

我感觉不对了,想去拉方雄,却听得普通一声,方雄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方雄!你怎么了?”我蹲下来去看他,却见他虽然呼吸匀称,却没有了意识。

“她没有喝很多,估计药效还没起来。”仙女对侠客说。

“你们!”我护着方雄,指着侠客说,“你们是谁?你们不是什么探险爱好者,你们到底招募我们来这古墓做什么?”

侠客惊了一刹:“你竟然知道这里有墓?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们根本不是什么探险爱好者。方才在镇里,遇到那个被探险圈子称为‘女死神’的曹心香,你们居然无动于衷。我就猜到你们根本不是这个圈子的人。而且,你们也不是第一次来龙湖镇。香蕉点菜点的这么纯属,都是当地从未听过的食物,一般人初到一地不可能这么熟悉的!”

侠客冷冷的看来一眼香蕉。他撇撇嘴,挠了挠后脑勺。

“你这女人观察力倒是不错。”仙女笑笑说,“不过,也是事后诸葛亮了。你毕竟喝了侠客的迷药,量你现在也翻不起浪了。”

我果然觉得大腿一阵发软,站不住了,头部一阵眩晕,仿佛身体被拖着进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里,渐渐就没了知觉。

过了没多久,我缓缓的恢复了意识,可是始终动弹不了,只能听到声音,眼睛眯缝着能隐约看到东西。

我感到很热,不是天气的那种热,是潮湿的热,是有沸水在身边滚烫的热。

我们好像置身在一个漆黑的地方,能闻到烧柴的味道,能听到水声,和几个人的脚步声。

我被绑着,身边躺着一个人,我想可能是方雄,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没有醒过来。

“咱们……真的要这么做吗?”是香蕉的声音。

过了很久没有人回他。

他又问了一遍:“这么多年了。咱们还有必要这么做吗?”

听到啪的一声,有人似乎打了谁一巴掌。

“你给我闭嘴,懦夫!眼下都什么时候了。如果不举行仪式,等到湖水干涸,娘娘的墓室就会显露出来,到时候你担当得起吗?”是仙女的声音。

侠客接着说:“别废话了,快把这两个人扔进锅里,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