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三十五章 傀儡的婚礼(8)谜终全文阅读

第三十五章 傀儡的婚礼(8)谜终

秦子霖向韩祁昀解释了一大堆,我觉得都是不太必要的废话。

我终于打断他,直截了当的问:“韩总,这位秦警官的意思是,想知道一下你还记不记得那天的事。”

韩祁昀摇摇头,依然虚弱的说:“我只能说,我睡眠一向很规律,从来不吃安眠药。”

这个我相信,我接着问:“那,关于童季文的事,和薛家的事,您知道些什么呢?”

韩祁昀闭了闭眼睛看起来非常疲惫,他想了想说:“说实话,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只是记得巴米酒店在一年前的经营状况非常糟糕,虽然在本市是拍得上前三的五星酒店,却一味的错失许多大型的展会项目,就那一年,竟然没有一家企业在巴米酒店举办过年会,甚至连一些超四星酒店都拿到了数不完的订单。”

“可是,现在的巴米酒店很红火啊!”秦子霖问。

韩祁昀说:“这段时间忽然又有了些起色,对了,上个星期刚刚拿到年度经济洽谈会的主会场资格。”

“怪不得,那么大派头的给儿子的破摄影砸那么多钱!”秦子霖啧啧了两声,“哦,对了,我想再问问……”

我看到他的脸色非常不好,心情很复杂,不愿意再多问一句,拽着秦子霖就要走。虽然我知道秦子霖还像问问童季文和薛莹姗的关系。

走出病房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而韩祁昀也正看着我。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点点头:“我知道。”

他闭上眼睛,慢慢放松了面部的表情。

下楼之后,我找到了他司机,从车里拿走了那幅照片,我想一切的根源都在那里了。

我和秦子霖找了一个稍稍安静少顾客的路边小店吃了快餐,又点了两杯饮料,开店的老板显得很慵懒,根本不理会怎么营销,只顾着自己看着一台老旧的电视。电视里播放着以前的老电影,一对著名的小童星演的,还有年轻时期帅气逼人的林志颖。声音还开得很大。

秦子霖只顾着打电话,我就端详起那张照片来。草地,漂亮的新娘,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想起在摄影展看到的其他照片,都有灵异现象,唯独这一张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哐当一声,我吓了一跳。原来是隔壁桌的人打饭了杯子,老板极其不耐烦又装的很礼貌的懒散散的过去收拾。我摇摇头,就听见电视里响起了这样的台词。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一样东西,是欺骗。”

“师傅,我也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一样东西,是眼屎。”

我不由得也笑了,这可是某电影频道播放率最高的一部了,情节我都记得烂熟,所以听到台词也还是会有画面感。

等一下!我乱七八糟线团一样的思绪,忽然给了我一个线头,让我抓住。我再次去看张照片,看着那个新娘的眼睛。我胸口狂跳,我终于明白了,终于明白这场闹剧的原因了。

秦子霖挂了电话对我说:“我请了同事帮我调查,那个徐玲的母亲很早以前就调走了,没有在薛莹姗父亲下面干几年。但是据调查,徐玲去英国留学的事就是薛家安排的,而且她的生活费也都是从薛莹姗那里拿的。你说,这奇怪不奇怪?她不会是薛父的私生女吧?”

我听完他的话,终于把最后的一块拼图拼好,谜底终于解开。

“既然证实了徐玲的身份,那么传唤薛莹姗就有理由了!”我对秦子霖说。

秦子霖揉揉鼻梁说:“哪儿那么容易?那毕竟是省领导的家,我们要拿人,得省局批啊!”

我却说:“那是你前提工作没到位。你现在就去找徐玲的家人,说他们女人的死很可能与薛莹姗有关,他们一定会帮助你的。”

秦子霖没明白我的意思,但是他一定会照我说的做。

果不其然,当天下去,薛莹姗就乖乖的归了案。

“你真是,脑子里装的啥啊?”秦子霖兴奋的捏捏我的脸,“原来徐玲的母亲当薛父秘书的时候,手里掌握了他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帮某些企业大开方便之门,还有打压某些企业的证据!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勒索薛家。我一对他们说了你告诉我的话,他们立刻就去实名举报了。现在薛父正在接受调查,而薛莹姗作为嫌疑人必须接受我们的传唤。”

我推开他,揉揉我的脸说:“有话说话,真烦人。”

秦子霖啧啧两声说:“你怎么知道是勒索呢?为什么就不能是私生女呢?”

“私生女也是女儿,丢了也得急,这都丢了半年了,你看他急了吗?”我白了他一眼,“我也不是完全凭猜测,韩总说巴米酒店之前一直不正常的经营,是到了最近才开始好转起来的。很难想象没有巨大的权力在操控着这一切。”

秦子霖了然的说:“这个没错,也许就是因为要结姻亲的关系。但是时间对不上啊?巴米酒店已经好转了一段时间了,可是谁能预料到童季文和Mandy会发生变故呢?”

“所以,这是一个计算好了阴谋。”

见到薛莹姗,却并不像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也许她应该更文艺一些,或者更有些官二代的内敛与气质。可是没有,她实在是朴素到了普通。不染不烫的发型,满是黑头和死皮的脸,穿得非常昂贵却并不适合她的衣服。这位官二代小姐真的是个不修边幅不会好好拾掇自己的人。

如果我是童季文大概也会选择更会装扮自己的Mandy,尽管Mandy卸妆后不一定比她漂亮。

秦子霖偷偷看了审讯室外面说:“速度快,被于队知道就麻烦了。”

我立刻坐了进去,审讯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我笑了笑说:“很抱歉,没能如你愿的自杀。”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她转过头去,面如死灰,“你是警察吗?如果不是的话,我就没必要跟你说任何话。”

我说:“你不承认没有关系,不过我想你好像花了太多的钱在不必要的事情身上。如果你能省下那些钱好好整理自己,也许童季文并不是不会爱上你,你也不必弄成现在这样。”

她眯着眼睛,并不想跟我说话的样子。

我靠在椅背里,说:“没关系,从最初说起吧。我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童季文,甚至要为了他去英国留学。可惜,你太不擅长如何追男人,期待的细水长流的感情没能等来,却被人横刀夺爱。你很愤怒,而且身边还有个时时抓着你父亲的把柄,向你无限勒索的徐玲。”

www.mimiread.com

薛莹姗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膝盖,依然没有说话。

“但是,我想你也并未完全放弃,你一边让自己的父亲对童家施压,一边依然在疯狂的追求他甚至到了跟踪的地步。不过,那个烦人的要钱精也从来没有放过你,直到你那天忍无可忍。”我拍了拍桌子,消去我的怒火,“你追着童季文到了飞艇公园,徐玲也追着你。然后,不知道你是被妒火冲昏了头,还是被她激怒,总之,你在那里杀了她!”

薛莹姗浑身颤抖,胸口猛烈的起伏,她终于面对着我,一双眼睛睁得巨大:“胡说!你凭什么冤枉我!”

我把那张照片重重的丢在桌子上:“就凭这个!”

她看着那张照片显得很激动,双手抱着头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我指着照片里新娘的眼睛说:“你在假山那里掐死了徐玲,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后面的树林!这一切都被她看在了眼里,这个瞬间又被童季文的照片正巧记录了下来!需要我们请鉴证科的人放大吗?你的脸,你杀人时候的脸!”

“啊!!”薛莹姗踢开桌子,蹲在地上狂喊,我的耳朵都要被震破了。不过幸好,审讯室是隔音的。

我接着说:“你知道那个新娘看见了,所以你害死了她。”

薛莹姗却说:“就算是我杀了徐玲,你凭什么说是我害死了那个新娘?她可是自杀的。”

我冷哼了一声,说:“那就从我被差点被害死这事说起。你让那个半吊子的灵力者半夜撬开我的门,若不是……若不是我发现得及时,恐怕我也不会站在这里了!所以,我立刻明白了你所有的手法。”

“你雇佣他操纵了那个新娘自杀,又操纵了童季文跟你结婚而间接逼死了激动中的Mandy。你都成功了!然后,你又打算让韩总自杀,至于你在他家挂出那件婚纱,是给了让我看的。你想让我觉得有熟悉感而去找出那张照片对比,这样你就能知道我把照片放在哪里了。不过我记性很好,不需要对比!所以,你只能把我也杀了。”

“为什么呢?因为你在摄影展的第一天看到了这张照片并且看到了照片里的秘密。虽然你可以利用操纵童季文把照片和原始文件销毁,但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把这张照片送给了韩总。而且你并不知道韩总把照片放在哪里,所以,你要把我们接触过这张照片也许会发现破绽的人全部杀死!”

是啊,因为她雇佣了一个操纵阴魔的灵力者,所以那些摄影展上灵异照片,是因为灵力吸引来的饿鬼所为。

“薛莹姗,你还有什么话说?”我质问她。

“你为什么……为什么会猜到是我!”她惊惧的看着我,眼泪一点点的落了下来。

我说:“因为婚礼那天,面对Mandy的死,你太冷静了。”

“就因为这个?你又怎么知道我雇佣了一个傀儡师?”

傀儡师?他们这种操纵阴魔的人叫做傀儡师吗?

“我受到攻击那天,我体内的阴魔吞噬了来害我的影魔,所以我想到,阴魔之间也可以相互吞噬。我在飞艇公园被一个阴魔袭击,后来在那里找到了徐玲的骸骨,那应该就是徐玲的阴魔。它的残缺让我很惊讶,我想,一定是因为被别的阴魔反噬所致。既然她是因为怨念成了魔,所以她一定会去找杀死她的人报仇,但是能反噬它的,不就是另一个阴魔吗?所以,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你身边有个保护你的阴魔。”

薛莹姗吸了吸鼻子,整个人都瘫软了,她深呼出口气:“我父亲,给了她生活费和学费,但是她永远不知足,不断的向我索要,我没有办法,只能把我的生活费也给了她!呵呵,就像你说的,如果我不必受她的威胁,我也可以好好打扮自己,我也可以得到季文的爱……而不是一个被我牵线操纵的傀儡……”

我蹲下来,扶住她的肩膀说:“我不愿意同情你,但是你告诉我,那个被你雇佣的傀儡师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找上你的?”

薛莹姗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我的,是一个叫柳仙师的人给我打的电话。”

“柳?柳三江!”我惊呼!

薛莹姗却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的全名。但是他说他能帮我,还能让我获得幸福……他说的话太匪夷所思了,我根本不信。我就随口说,那就让那个新娘死了吧,我们就合作。没想到……没想到那个新娘果然就自杀了!我很怕,我不敢再跟接他们的电话,我觉得他们是个杀人集团……直到……直到我在摄影展看到了那张照片……之后就和你推断的一样了。只是,来为我服务的,并不是那个柳仙师,而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小伙子?又是谁?莫非他们还有个组织不成!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黑暗力量正在朝我扑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薛莹姗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

“别问了,好好为自己的罪行赎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