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五十二章 腹中古城(2)我中了银蛊全文阅读

第五十二章 腹中古城(2)我中了银蛊

“宋沐寰!”我去扶他,浑身的血腥气息直击我的鼻腔,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麻爷摆了摆手,两边的人都重新坐下后,说:“因为是有点可怕的孩子,所以不下点重手是关不住的。也不打听打听,这湘西一带谁拿了我麻爷的东西还能活着的?所以,也算这只算个很小的教训了。”

“他拿你什么了?”我忙问。

麻爷忽然起身,走到我跟前说:“他身手不错,江湖上能爬进我水龙寨藏宝洞的,不过当年的飞猫元三爷和毒蒺藜封媚娘,这小子年纪轻轻的有这胆识能耐也是少见。不过可惜惹错了人。”

“可他到底拿了什么东西,至于把他打成这样?”

麻爷皱着眉头,看着我说:“你还问我?这小子已经交代了,幕后指使他的人叫周煊祺,这样装傻充愣以为能活着出我水龙寨吗?”

什么?他居然还把我拉下水?我是欠你丫什么了宋沐寰!我真想跟他们说“你们干脆打死他吧,要不要帮忙,我也可以踹一脚”,但是这个时候即便我这样说了估计他们也不会信。

我稍稍平复了一下,说:“大概你们不会相信我的话,但是,我确实是被他骗来的,我想知道他拿了你们什么,那个我……权衡一下,我一定帮你们找回来。”

麻爷说:“相信你?凭什么相信你?”

“如果真的是我指使他偷的,我干嘛还来这里送死?”我说,“以我这小身板,你们在场随便一个人一巴掌都能把我拍扁,我何必装傻否认?”

麻爷看了看左右,说:“也许……你另有所图呢?就算跟你没关,可是你也说了,就你这小身板,凭什么帮我们找回来?”

我起身,也环顾了四周,战战兢兢,却又带着点笃定的绕过眼前的麻爷,走到那个年轻人是跟前,仰望着他说:“麻爷,如果您信我,我愿意跟麻爷合作,找回麻爷的东西。”

在场的人一片嘈杂,议论纷纷,包括那个中年麻爷,他三步就冲过来说:“你干什么?你跟谁说话呢?我才是麻爷!”

我歪过脸去看着他说:“山寨的设计非常有品格,干净,整洁,有条不紊。这样的麻爷,很难想象会是留着胡渣,穿着拖鞋,还戴着这种过时金链子的邋遢人。而且,不会有大寨主什么事都问手下的道理。”

“你!”那个中年麻爷显然急了。

“哈哈哈。”年轻人忽然笑了,拍拍中年人的肩膀说:“五哥啊,辛苦你了。被个妹陀数落成这样。”

“麻爷,这……”这个五哥显然还是气不过。

这位年轻的麻爷却忽然严肃了起来,对所有人说:“都散了吧,五哥留下就是了。”

在场的人听命的起身,拱手一礼喝道:“是!”然后从屋中退了出去。

麻爷走到宋沐寰身边,躬身看了一眼:“手下得重了点,不过没想让他死。五哥,带去村里让卫生院的治治,记住,让他们该闭嘴的闭嘴。”

www.huanyuanshenqi.com

“麻爷您放心交给我吧,那些汉人医生受了您的恩惠,不会乱说话的。”五哥说着,招来两个人架起宋沐寰就走。

我想要跟上去,却被麻爷喊住。

“抓他可费了我不少功夫,这个年纪有这等身手实在罕见。”麻爷说着,邀请我一同坐下,“想当年抓元三爷也没让我这么吃亏过。”

我没有要坐的意思,只说:“麻爷混迹江湖,总听过沙银龙的名号吧?”

麻爷忽然张了张眼,大笑几声说:“原来如此,还真是名不虚传啊,我倒是有点失敬了。要不是他的同伙拖累他,估计我是拿不住他的。”

“同伙?”我问。

麻爷说:“一个女的,不怎么样。”

麻爷告诉我,宋沐寰爬进他的藏宝洞盗走了他的“龙鳞图”,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了玲珑村。麻爷带人去追,一路上免不得追逐对峙,接应他的女人却并不是什么大能耐的人,总是需要他的帮协,他瞻前顾后还是束手就擒了。

我猜,那女人八成是严悦人。

“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我打他电话,是有别的事找他。没想到他顺水推舟的把我拉来了。”我叹了口气,对麻爷说,“您跟我说这么多,是相信我了吧。”

麻爷哼笑道:“从他说你是幕后主使人我就猜到你跟这事无关了。”

我有点不懂了:“那……既然如此您何必还让我来呢?你应该去找那个他的同伙啊,找我来不是浪费时间吗?”

麻爷却说:“我在想,以他这种本事的人,会向什么样的人求救。”

“您觉得他是在向我求救?”

“在我看来,那并不是在拉你下水,或许他觉得只有你是他完全信得过的人,所以,那就是在向你求救。”麻爷说,“看来,他的判断没错。”

我摆摆手说:“我也是瞎猜的,主要是刚刚那位先生演技不太好。不是我多聪明啦。”

麻爷说:“我说的不是这个。一个弱女子只身犯险,竟然遇到危机也毫不慌乱,这点胆略是我麻爷佩服的。”

我挠挠头说:“麻爷,您过奖了,我啊……”

我还没说完,忽然觉得不对,全身就那一瞬间就似火烧一样的疼,仿佛有一股剧烈的热气在我的体内翻涌,就要冲破我的身体,我脑子无法思考了,身体不受控制了,脚下再也撑不住了,硬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麻爷冲过来扶住我,看了看我的脸,又拿起我的右手摸了摸脉,大喊:“不好!中蛊了!来人,来人!”

我看到门外的独眼龙六哥和山伢子冲了进来。

麻爷大喊:“去请罗仙姑来。”

那两人飞跑了出去。麻爷掐住我的鼻子,从身上掏出一颗白色的药丸喂进我嘴里,又助我吞了进去。

顿时,我觉得身上没那么烫了,眼皮沉重很快就没了意识,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再看着房间,和五星酒店也并无两样。身边围着许多人,包括独眼龙六哥和山伢子。

麻爷换了一身休闲衣裳,和我们平时见到的城里人没什么两样。一个纤细的年轻女人坐在我的床边,浓妆,黑色的瘦身长裙,眼神冷冽得有点恐怖,一身的御姐气息,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个绝世美女。

“怎么样?”麻爷问。

御姐红唇微启:“是银蛊。”

她在说什么?

麻爷起身,面色焦急,忙说:“怎么会是这么厉害的东西?”

御姐说:“寨主不妨看看她的随身之物,只怕不好办。”

麻爷使了个眼色,六哥就在我的背包里翻看,忽然,看到我的背包上悬挂着一个巫蛊娃娃,正是我在车站看到的那个老太太兜售的啊!我记得我取下了嘻哈熊送给了一个孩子,阻止了他购买那个让人很不舒服的巫蛊娃娃,却不知道她竟然挂了一只在我的背包上!

御姐看了那娃娃一眼说:“拿出去烧掉。”

六哥和山伢子听命离开了房间。

御姐拿出一只银匕首在我的右手腕上割了一刀,血一点点的涌了出来。然后取出两个竹签子,分别念了咒,然后夹住我的手腕使劲用力。

我很疼,却知道她是在救我,于是极力忍耐。

这个时候,忽然屋里起了一阵疾风,阴冷极寒,卷起屋中的东西到处摆动。麻爷有点惊,起身到处查看,门窗都关得严实,哪里也没有透风啊。

御姐也显然觉得怪异,但是在关键时刻,不敢分心,口中念念有词,两手夹得更加用力。

我看到屋中的怪风慢慢有了实质,原来是几个低级饿鬼。

看来,是被我的血吸引来的。

“少来给我添乱。”我迷迷糊糊的伸出左手,喃喃的念了界向咒,听得几个恶鬼嘶吼几声就被咒语弹了远了。

风停止。

麻爷疑惑的看着我。我也顾不得了。

御姐大喝一声,我看她满头大汗,看来着实不容易啊。

再看我的右手腕,伤口处忽然冒出一个小小的圆形银色的头,尖尖的,像鱼也像蛇,它微微扭动,仿佛很痛苦。

御姐一把揪住那东西从我的伤口里挑了出来,我看到是一根像蚯蚓一样的怪虫,流着银色的汁水,恶心难当。御姐对着它念了咒语,一把绿幽幽的火自她手中升起,瞬间,将那东西烧成了灰烬。

我忽然觉得好多了,人的精神也大大恢复,只是有些疲倦。我多想自己得到已经隔蛊成功的消息,御姐却对我说:“以我的能耐,只能先拔出一只蛊虫,彻底隔蛊是不行了。”

“什么?那……”

“这银蛊是高级蛊术,若非是顶尖的草鬼婆,根本无法做到。它就是一个巨大的虫卵,在你的身体里不停的产蛊虫,一天时间就能成形一只,让宿主生不如死。”御姐对我说。

“怎么根治?”麻爷问。

御姐说:“无法根治。不过……”她说到这里,忽然嘿嘿一笑,让我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