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八章 继任孟婆(4)死而复生的孟婆全文阅读

第八章 继任孟婆(4)死而复生的孟婆

过了许久,恍惚中,我觉得自己躺在一个冰冷的地方,周围一片死寂,只有不远的一个像是窗户的小格子,透进些许光亮。

“丫头!丫头!”

听到人说话,我侧头一看,原来是外曾祖,不过我现在一点也不确定他到底是谁了。恐惧如刃,刀刀凌迟着我的精神,我猛然起身,全身戒备,死死盯着面前的老人,口中只问出一句:“你是谁?”

外曾祖嘿嘿一笑道:“我是你祖祖啊!”

我细细看他的表情,似乎没有异样,昨日的事就像一场梦境。不!不是梦境,我看了看我的手腕,一条细细的伤口赫然在目。可是……我检视了自己,并无什么不妥的,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意识也清晰。

外曾祖说:“祖祖煮了南瓜汤,起来喝点汤吃点饭吧。”

我看看四周,正是西厢房里,现在一片明光是白天了,我瞪着他吼道:“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外曾祖也不着急,他让开身子,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夺目而来,我大概睡了一天,早就饿得头晕了,饭菜的香气勾得我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外曾祖笑嘻嘻的把一碗热气腾腾的南瓜汤端到我面前说:“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你想知道的事,容我慢慢对你说。”

我狼吞虎咽的三大碗下肚,才觉得自己真正的活了过来。

外曾祖就坐在我的旁边,喝着一碗茶说:“道是你聪慧,怎么也不怕我在饮食里害你?”

我说:“你要是想害我,在我昏睡的时候就害了。换个方式来说,以你的道行要害我易如反掌,我哪里逃得掉?又何苦饿死自己呢?”

www.mimiread.com

外曾祖露出满脸喜色,道:“好丫头!”

其实,我现在真不怎么怕了,不管他什么目的,至少他拜菩萨,就不会害人。

他不再卖关子,开始把前因后果娓娓道来。他告诉我,昨天的事并不是要害我,那是叫做“血契”的仪式,是与轮回道签订的契约。我拜了地藏菩萨,又拜了他,再经过以血为誓,以血通界的仪式,就算是入了门引一道。

我完全不明白,他也不急,说:“丫头,你可听过‘怨不止,道不通,七七过,魂生骨’?”

我摇摇头,这哪里听过,这儿歌不像儿歌,诗歌不像诗歌的。

“你知道第八识吗?”外曾祖说,“人有五识,即眼、耳、舌、鼻、身五感,除此以外还有第六识——独头意识,第七识——本‘我’意识。人死之后,前七识消亡,而第八识脱离身躯化为中阴身,也就是你看得见的那个。”

我思索数秒,忽觉汗毛倒竖,忙问:“你知道我看得见魂魄?”

外曾祖哼哼的笑了,说:“魂魄?你们这些娃娃电影看得多了,说是魂魄也可以的。”

外曾祖口里的事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和理解能力,如果不是我真的看得见魂魄,我一定会觉得他有中二病。接着,他告诉我,中阴会停留在身死地点,以七天为一个周期,不超过七个周期就会入六道轮回。这倒是与我多年观察一样。

“若是超过了七个周期呢?”

外曾祖严肃了些,说:“问得好。中阴本是无质之物,无质就无为。但冤死之人残存怨念不愿轮回,长久下去吸取世间生气,就会化生出灵质变成阴魔而携怨恶为祸。而门引者,就是为冤魂化解执念,开启通往轮回之门。”

“可是,怎么感觉有点像奈何桥头的孟婆干的事啊?不就是让冤魂遗忘前世怨恨吗?”我问出我的疑惑。

外曾祖笑道:“丫头聪慧,这江湖上的人还真就称门引者为‘孟婆’。”

“但是……”我很生气,却不能跟老人家生气,脑子里混沌如泥,全身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这……你让我好好的去当‘孟婆’,这总得有个个人意愿吧?我没有那么好心去帮助已经死去的人,我就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您饶了我吧。”

外曾祖喝了口茶水,不疾不徐道:“血契已定,除非身死心灭,否则不能毁约。”

“您不必吓唬我,我以前怎么过日子的,以后还怎么过,我看得见就当看不见,就这样。”我准备结束对话,找到手机订回程机票。

外曾祖却笑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你为什么看得见魂魄吗,还有你失去的七年记忆吗?”

我的手僵住了,仿佛数万只小手轻轻挠着心头的血肉一样。这是困扰我数年的问题,也是我逃避数年的问题,难道两件事是有关联的吗?

“为什么?”我近乎绝望的问。

外曾祖深吸了口气,指着我说:“周煊祺,因为你七岁那年,就死了!”

我本来以为现在从他嘴里听到任何事都不会觉得意外,但是怎么也没料到是这样。我脑子无法思考,只想问一句:我如果七岁那年死了,那么我现在是什么?

那年,就在这个老宅,曾外婆去世,家族中人都来参加葬礼。前几夜还算平安,可到了第七夜外曾祖忽然听到奇怪的叫声,仿佛是狼,又仿佛是猫,尖利刺耳,带着恐怖的笑意。他心道不好赶到灵堂,竟看见我小小的身体仿佛被催眠一般,朝着村口那块大石碑的方向跑去。

外曾祖追了上来,就看那块大石碑上蹲着一个血红色的影子。他记忆中的那个东西,有着人的身体,却浑身暗红如血,双眼亦是,周遭旋绕着浓重的死气与阴寒。他判断,那是道行极深的阴魔,专门贪吃人类的魂魄而续存灵力。

它一把抓住我小小的身体,残忍且迅捷的将我的头重重磕在石碑上,头即刻崩裂,血涌如泉,我还没有叫出一声,脆弱的生命就此终结,我的魂魄已经从身体里飞了出来。

外曾祖从来不知道,这种道行的阴魔竟然会直接杀死活人!他还来不及念出一句咒语阻止,就看到那阴魔一口吞下我的魂魄,狂笑几声,旋即要离开。

外曾祖顿时集结浑身灵力,并以血为引,他此刻见到亲人被害,悲愤交加,却并没慌乱,他先念出捆缚咒,将大石碑周围以灵力结成一道结界。然后,再以所有高阶咒语重重的打在那阴魔身上。

那阴魔也没料到这个人类竟然有此等能力,一人一魔就在结界中对峙起来。几个回合下来,外曾祖也深感难以支撑,咒语虽厉害却伤不得它要害,眼看结界即将破裂,却无法制服它。

此时,忽而一道金光射来,打在那阴魔身上,接着几句咒语结成一道道金色刀刃分别刺入阴魔的四肢,最后一道直插入他的头颅处,就听一声刺破耳朵的尖刺叫声,阴魔的头部破开,如同喷泉一般泄出黑气。

外曾祖回身瞪大了眼睛,就看一人出现在他的身后,是他的师兄,苏寒川。他用最高阶的裂骨咒震碎了阴魔的邪骨,终于那东西就要彻底毁灭了。

然而,他二人均没想到的是,那阴魔也绝不是泛泛之辈,邪骨已碎却并不甘心毁灭,他低头看到一边的我的尸体,忽而把刚刚吞噬的我的魂魄吐出,然后把自身变成一道红烟钻入我的魂魄里,再引魂魄进入我的身体。就在那一瞬间,我头上的血忽然止住,连伤口也渐渐愈合,我竟然,死而复生!

我听到这里,身体已经抖成了筛子。我摸摸自己的胸腔,那颗心依然有规律的跳动着,再摸摸自己的鼻子,呼吸很正常的进行着,我有温度,有思想,可是,我的魂魄里,竟然有着一个阴魔!我能看到中阴,我能感受到魂魄,都是因为那东西给予的力量吗?

我不知道我应该恐惧,还是恶心。

“人死七感全灭,你当然遗忘了七岁之前的事。”外曾祖说到这里,忽然声音变得弱了些,他轻轻咳嗽了两声,说,“它没了邪骨,只能依靠你的魂魄生存。但是,你魂中带有极强的灵力,那么势必还会有阴魔妄图吞噬你的魂魄。你若不当这个‘孟婆’,将来如何自保?”

外曾祖似是感到我的恐惧,掏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递给我说:“这是我和我的师兄弟们的合影,当年一同在峨眉山学艺的时候一个老外给我们拍的。”他指着他左边的一个高个男人说,“他就是苏寒川。我这些年固步自封,是没有什么作为了,可他游历四方,精习咒法,力量不可估计。我还听闻他已开妖眼,通三道,竟能看到畜生的中阴……罢了,不说那些。哪天倘若有难,你便去找他相助。”

我依然听不进去任何东西,只是愣愣的发呆。

外曾祖拍拍我的肩膀说:“丫头,血契已缔,你身为门引者,便通两道,恶鬼之流也必然因你灵力吸引而跟随左右。它们之中可没有多少善类,到时候你法力不足,不但自身不保,连带身边的人也会遭难。”

我那时还不太理解,之后才知道外曾祖当时说的话又多可怕,而且也慢慢知道,这个“孟婆”是有多难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