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八十七章 秦子霖杀人案(上)全文阅读

第八十七章 秦子霖杀人案(上)

对于龙潭虎穴都能闯的宋沐寰来说,一个法医部并不算什么,我想如果地狱有宝藏,他也是义无反顾的。

被他撂倒的最后一个技术员横倒在地上,宋沐寰没有把他打晕,但是疼是避不了的,他表情很痛苦。明晃晃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我看了他胸前的工作牌“骆潇,26岁,实习”,大概还是个在读的研究生吧。

“你告诉我,那个被秦子霖警官枪击的尸体在哪儿?我保证你毫发无伤。”我冷冷的说。

他颤抖着,眼里噙着泪:“我……我不知道……”

宋沐寰可没什么耐心,一拳打在骆潇的肚子上,疼得他呕了几口。我想阻止,又来不及。

“你快点说,不然可有你的苦头吃。”

骆潇痛苦的说:“你……你们以为……咳咳……这里有监控……”

“放心吧,现在这里的监控都只能看到你走来走去的认真工作。所以,别浪费时间了。”宋沐寰咬着牙说。

骆潇终于吓得腿软了,核对了电脑里的资料终于找到那具尸体存放的尸柜。

“谢了!”宋沐寰一掌劈在骆潇的后颈上,然后把他瘫软的身体扔在一边,对我说,“悦人只能掌控这个监控5分钟,不然会露出破绽,你抓紧。”

我点点头,抽出冷冰冰的尸体,揭开裹尸布。这具尸体是个成年男性,身上有很多伤痕,我尤其在腿上寻觅,却发现个中伤口堆积,很难分出哪个是那天的枪伤。然后我又去找胸口上,确实有一个很明显的枪伤在胸口上,几乎就是致命的。

我才看了骆潇电脑里的尸检报告,证明那胸口的一枪的确是致命的,而且弹痕实验表明子弹的确是宋沐寰的那把手枪射出去的!

我实在很疑惑,我明明是亲眼所见秦子霖射中的腿部,为什么会变成心口?他们的法术里,难道还能让伤口移位吗?

“这就是傀儡师?”宋沐寰漫不经心的捏起尸体的右手,左看右看,说,“这么细长的指甲,莫非怪人还真得有个怪样子?”

我瞥了一眼那长长的指甲,埋怨说:“别乱动了,我留下这些资料就撤吧我们。”

我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这个子弹移位的手法是怎么完成的。夜里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得头痛。

起身却看到罗玥音进进出出的不知道在忙啥。

我疑虑的走过去看,发现她用12根蜡烛,在我的阳台上摆了一个奇怪的阵,然后她盘腿坐在正中间,念念叨叨的,然后拿出一个奇怪的小白瓷罐子打开。我看到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虫子。这丫头,又是在练蛊吗?

我没心思管她。

她却突的站起来,双眼发直:“我知道他了。”然后,开始穿鞋出门。

“喂,罗仙姑,你去哪儿啊?”我吓坏了。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可是从来没出过门的,要是出了事,麻爷不得抽了我的筋。我只好也追了出去。

“你说谁?你去找谁?”我觉得我问了废话,她一定是追踪到了她弟弟的行踪了。

我心里一紧,她说的弟弟,可否就是那个漓森呢?

我们跑到一处僻静的巷口,这里没有灯光也没有人迹,两边都是破旧的公寓,这里就成了一个废品垃圾站,恶臭难闻,虫蝇乱飞,还有夜猫野狗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我吞咽了口水,拉着她的衣袖,说:“你确定在这儿?”

“我从来没有这么确定的感觉到他离我这么近过。”罗玥音很笃定,声音却在颤抖。

我点点头,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走了进去。

走到最里面,眼前的一幕直教我全身发毛。

一个白斗篷站在那里,双手结印念着咒语。一个肥胖的男人正举着一把刀子,将刀刃对准了自己的心口……

我知道这一幕是怎么意思,大喊一声:“漓森!住手!”

他也猛然一惊,看了我一眼,恶狠狠的大叫:“又是你!”喊完他却也觉得有些讶异,他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白斗篷穿得严实,大概是在疑惑我为什么会知道他就是漓森吧。

因为罗玥音,我还真就是脱口而出的。他的举动却已经证明,他的的确确就是漓森,而且——就是罗玥音的亲弟弟!

“漓森,你快住手,我有话跟你说!”

他却冷冷一笑,一个手势,那附身在肥胖男人身体里的阴魔抽离了出来。看他一副杀意摆出了手势,这是要先解决掉我的意思了。

我也立刻结印,准备用捆缚咒将阴魔先控制,再用门引咒解决掉它。

那只黑烟包裹的阴魔怒吼着朝我冲来,激起一阵气流让巷子里的各种废旧东西都旋上了天,我立刻施展捆缚咒。那阴魔却灵活百分,一个急速的腾空躲过了我的咒语,又自上而下的冲了过来。我亦躲开。如果一来一往,都没讨到便宜。

“住手!”罗玥音忽然大喊,直直的盯着漓森。

那漓森哪里肯听她的,又是更狠的一招使来,那阴魔聚起心口的一股怨气蓄出的灵火一样的东西,迅猛的朝我打来,我躲开一击,那东西却追着我上来。

我使出捆缚咒挡了一下,接着又从另一方打来。这样疲于奔逃和防御,我根本无暇使用门引咒还击。

www.huanyuanshenqi.com

罗玥音虽然看不见我在和什么战斗,却知道此刻极为危险。她朝着漓森跑去。

漓森正操纵阴魔对付我,却看一个女人朝着自己跑来,单手一挥,那只阴魔竟然转向照着罗玥音袭去。眼看着灵火就要打中罗玥音,她却并不自知。我本能冲上去一把推开她,却太慢了,被那灵火击中了我的脚踝,痛的我撕心裂肺我瘫倒在地上。

罗玥音见我倒地,深吸了口气,咬咬牙,拿出她刚刚在家练蛊的小瓷罐子,对着里面的毒虫念了几句咒语。

我就看见,漓森忽然捂住自己的脖子倒在地上,似乎很痛苦的开始抽搐。再去看那只阴魔,因为没有漓森的控制,已经变得有些无措。

我忍着痛,单脚站起来,摆好结印手势,念了门引咒,白光乍起将它送入了轮回之门。

平静之后,我拉住罗玥音说:“好了,解决了!”

罗玥音痛苦的停止念咒,上前扶起倒地的漓森喊道:“朗夕,朗夕!”

那个漓森喘着粗气,慢慢抬头去看罗玥音,二人对视了几秒。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些不解和疑惑,还有诸多复杂的情感。

他一把甩开罗玥音:“你是谁?你……”

“我是玥音姐姐!朗夕!”罗玥音有些哽咽。

“什么姐姐?”他艰难的站起来,忽然开始抱着头显得很痛苦,“师傅……啊……师傅!”

“咒语,会让他痛苦吗?”我问罗玥音。

“不会啊!咒语只会引出身体里的草蛊与我共鸣,一旦咒语停止就不再有任何反应了。”罗玥音焦急的说。

漓森依然非常痛苦的抱着头:“师傅……师傅……是……是……”然后就再也没和我们有一丁点的交流,非常僵硬的朝着巷子口跑了出去。

我们追了很久没能追到他,罗玥音显得很难过。

我却对他的表现,越来越疑惑了,我感觉我大概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或许和秦子霖的事件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