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九十章 剃尸(2)全文阅读

第九十章 剃尸(2)

第九十章

秦子霖看我脸色发白,有些疑惑。明明刚刚看到那么血腥残忍的画面我也没有这样的反应,这个时候怎么反而不镇定了。

杨明玉的丈夫正要带着女儿出门。

秦子霖拦住了他说:“我还是希望您今天哪儿也别去了,跟我们一起等一个结果吧。”

她丈夫名字叫徐刚,是一家金融公司的投资顾问,看他家中的装潢和他一身上下的穿戴,还有腰间那只奔驰车钥匙,就知道他收入颇丰,家境优渥。

警察这样说,他只好无奈的请了假,倒了茶,可说不着两句话,他就会一直应付那只永远不停响起的电话。看他举止从容,言谈优雅,处理工作稳妥有技巧,就知道,他似乎并不相信他的太太出了事。

我坐在沙发边上,明明是舒适的高档皮具,此刻却教我如坐针毡。我看着他的女儿彤彤在茶几上玩着芭比娃娃,一脸的天真萌态却让我毛骨悚然。

她稚嫩的小手轻轻的梳理着芭比娃娃的头发,梳着梳着,就一手揪下了娃娃的头,接着,是手,然后是脚,就剩下了光溜溜的,没有四肢和头颅的身子。

她呵呵的笑着,找出一条雪白的裙子给娃娃穿上,然后再放上四肢,和头。

我咽了咽口水……其实,我小时候玩芭比娃娃也会这样做,目的不过是方便给娃娃换上漂亮的衣服,并不奇怪。可是眼前的彤彤的举动,却让我害怕,我脑子里闪过游戏里的血腥,和那个彤彤……

我想起刚刚玩那个游戏的时候,第一次看到那个NPC彤彤,总觉得有点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原来,或许不经意间曾经在小区见过这个彤彤。

秦子霖的电话终于响了,他接了起来。我看到他的表情变化,确定了结果。

www.huanyuanshenqi.com

“徐刚先生。”秦子霖站起来,打断了徐刚持续的电话,“我们早上在你们楼下的垃圾站发现了一具骸骨,已经证实就是你的妻子,杨明玉女士。”

经过法医的鉴定,杨明玉死亡时间确实就在昨夜,发现尸体的地方又是自家楼下的垃圾站。经过调查监控和询问小区保安可以确定,当夜没有可疑人员出入。所以,徐刚成了第一嫌疑人,已经被带会了刑侦一队。据他交代,他与杨明玉的确在几日前有过争吵,杨明玉也搬回了娘家居住,二人一直冷战并未联系,根本不知道妻子的行踪。

对他的周围亲人和朋友调查后也证实,他是个有教养的男人,处事圆滑,很少动怒,并不是那种会激动杀人的人。

“家里没有检测出杀人现场的迹象,况且女儿在家,案发现场不可能在家里。”秦子霖很苦恼,“关键是那么大一堆肉,剃下来往哪儿处理了?还有凶器……大海捞针啊。”

“你认为是徐刚吗?”我问秦子霖。

“询问结果也看不出他一点的疑点,就是个遭受打击的丈夫方模样,如果说是装的,那么真能拿奥斯卡了。现在的确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徐刚是案犯。”秦子霖无奈的说,“可是,我有个奇怪的疑惑。他的丈母娘来警局报案,说女儿失踪了。可是我们去徐刚家告知这件事的时候,他显得并不知情。我们站在丈母娘的角度细想,就算女儿和女婿有天大的矛盾,女儿失踪这么大的事,她只报警却不通知女婿一声吗?”

我眨了眨眼,秦子霖就是秦子霖,总是会发现这些细节。

“看来,这家人的故事还可以挖掘一下。至少要知道他们这次吵架的原因。”

秦子霖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个徐刚一点都不简单。”

的确如此,而且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才能在警察上门后还这么镇定自若。

事件闹得太大了,整栋楼已经被封锁了。刑侦一队的警员们还在小区里调查,大概是在找案发现场和剃尸现场吧。

住户们都到街道领取了赔偿,晚上可以到附近的宾馆住宿。我带着罗玥音住到了对面的小旅馆。

静下心来,我细细咂摸这个案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我想起秦子霖的猜测,或许还真就是冲着我来的。不然,为什么这个彤彤偏偏就是那个彤彤呢?

我拿起手机打开了游戏界面,回到了村子,找到了彤彤。

——亲爱的复仇者,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我想起来了,我上次登录的时候是接到了帮她杀死她父亲的任务的。

对了,那个任务!

我打开任务栏,仔细重头阅读了一遍这个任务!父亲感染了终极病毒……要吃人肉……他吃了母亲的肉……我的任务是杀了他!

长期玩游戏的人,都知道现在的网络游戏都有个“副本”的概念。就是独立于游戏三维世界以外的地图场景,有团队型和独立型两种,是固定不变的,有着内容定制特色的玩法。

我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也许,这个傀儡战记,在你注册登录那天起,你就是在玩一个专属于你的副本。里面的情节、任务、怪物、NPC,都是根据你真实身份专门定制的,这并不是什么互动的MMRPG网游,而是个单机副本!

所以,彤彤的出现不是偶然了,如果那个游戏是针对我的,那么这个游戏情节和现实相对应也不是偶然的咯。我可不相信什么感染病毒,要吃人肉的中二设计。

——亲爱的复仇者,你是选择完成任务,还是放弃任务呢?

在我犹豫思考的时候,彤彤忽然给我弹出了这样一个对话。我转移屏幕角度,看着彤彤,我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原来,她的手里并不是空着的,她手里拿着一个没有头,没有手,没有腿的——芭比娃娃!

我咽了口唾沫,我猜的没错,这游戏就是我的副本。秦子霖也猜的没错,这案子是冲我来的。那么这事和柳三江又有什么关系?

是啊,普通人可不能做到如此残忍的事,除非那个人已经没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