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慕林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私心全文阅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私心

四皇子目前三观正常,智力中上,性格没什么大毛病,似乎也没有强有力到有可能威胁到皇权的外戚。在皇帝和很多人看来,他是目前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了。

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年纪还太小了。

本来,若是皇帝没有中毒,立个年纪小的储君还是比较有利的。皇帝可以慢慢培养小储君,等到小储君长大成年,能力足以独当一面的时候,皇帝年纪也大了,差不多到了退场的时候。如此,皇室权利可以达成平稳过度。储君继位登基,也有足够的能力与威信主持大局。

可偏偏,皇帝中毒了,他可能连今年上半年都撑不过去。四皇子在这时候继位,年纪还小,远未到可以亲政的时候,最有可能的就是皇帝临终前任命几位顾命大臣,为年少的新君主持政务,等到他长大成人——比如说大婚之后——方才将权力归还,如此完成皇室权利的顺利过渡。

太后年纪已经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四皇子的生母乔贤妃显然不是靠谱知性的女子。这两位皇室贵妇人都不可能垂帘听政。皇室的长辈中,燕王是藩王,又要镇守北方边境,能留在京城的时间有限;其他宗室亲王中,血缘更近的大都是与皇帝争夺过皇位的失败者又或是失败者的附庸,跟当今皇室不可能一条心,即使有不参与政治斗争的亲王,那也都是富贵闲人,无心朝政,帮不上什么忙;武将之中,萧家关系到三皇子,肯定要被排除在外的,何家兄弟倒是与四皇子关系密切,却又令人担心会再出一门显赫的外戚,威胁皇权……

这么算起来,能承担起顾命大臣重责的人,也就只有那几位内阁重臣了。他们当中有皇帝的心腹,也有名门世宦之后,无论是能力还是名望,都有足够的份量。

但是对于这样的重臣,皇帝却不敢完全信任。万一他们为了大明江山社稷着想,揽过大权,避免新君身体不佳影响朝政,又或是在四皇子身体不好的时候,替他选择一名不符合皇帝与四皇子意愿的继承者,又该怎么办呢?

皇帝心里很清楚,四皇子的身体,目前看起来没毛病,但当初解毒时,毕竟是留下了后遗症的。万一这个后遗症影响到了四皇子的健康,使得他日后变得体弱易病,那顾命大臣也好,内阁诸臣也好,会不会借口新君身体不佳无法执掌朝政,就一直握紧了实权不放,让四皇子以及他的继任者沦为傀儡呢?

虽然这些大臣大部分都是皇帝的心腹,即使不是心腹,也是他倚重的重臣,但皇帝自己有私心,便不敢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他们身上。皇帝可以为了保证小儿子顺利继位,囚禁、出继自己的其他儿子,可他还没无私到为了大明江山的稳固,主动牺牲自己所有儿子前程的地步。他心里还是盼着自己的血脉子孙可以顺利继承皇位,世世代代做大明朝的主人,而不是被别人的子孙所取代的。

等到宗室与外臣们都退下后,他就私下向燕王表明了自己的担忧。燕王跟朱瑞也私下讨论过这个问题,可他们也想不出什么有用的法子。

他们倒是盼着皇帝能再多撑几年,好歹撑到四皇子大婚之后。十六岁的皇帝虽然年轻,但也勉强够得上不需要顾命大臣的岁数了。可这种事哪里是他们想要怎样就怎样的?皇帝自己也想多活几年呀,这不是他办不到么?!

他们也希望四皇子的身体不出问题,这样顾命大臣们顶多就是包揽朝政几年,最迟等到四皇子及冠,就无论如何也必须要亲政了,快的话兴许他完成大婚就可以了,那也就是两年的功夫。可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四皇子自己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但这不是人力所能决定的,还要看天意。

因此,除了暗地里发愁,朱瑞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眼下的麻烦。

谢慕林听了也跟着发愁,她试图给朱瑞出点主意作参考:“如果……我是说如果,让王爷去做这个顾命大臣,又或是摄政王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王爷自是不会贪图权力的,他也清楚四殿下的身体情况,他既有兵权又有威望,应该可以镇压住宗室与文臣武将们的异议吧?”

朱瑞顿了一顿:“父王固然是能办得到,但我私心里……还是盼着他不要插手管这样的事。顾命大臣还罢了,摄政王可不是什么好差使。我父王的性情,我自然是清楚的。可即使他要做周公,旁人也未必不会疑心他是曹操。四殿下眼下看着挺明白事理的,但他长年生活在宫中,身边还有乔娘娘这样任性的生母在,万一被什么人引得对父王起了猜忌之心,总跟父王作对,又或是暗地里号召朝中大臣倒过来对付父王,父王又因为一片忠心,无意与他为难,那最终吃亏的,必定是父王!怎么能让父王冒这样的风险?”

谢慕林想想也是:“确实……自来摄政王就没什么好下场,顾命大臣也少有能得少年君主好感的。少年君主执掌大权后,说不定就要倒过来报复曾经保护过他、教导过他的人了。不能把希望都放在四皇子是个不会多想的好孩子身上。我们也该多保护一下自己。更何况,王爷就算做了摄政王,将来卸任后还是要回北平去做燕王的。地位、权势都没有上升,反倒有可能承受新君报复泄愤的风险,太不值当了!”

兴许燕王会因为兄弟之情,愿意为了兄长去保护侄儿,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朱瑞与谢慕林不是这样的人。他们还是要考虑一下得失利弊的。

谢慕林不由得叹气:“真是麻烦啊……三殿下到底是误打误撞,还是早就预见到了局势会有这样的发展?他这是想逼皇帝,为了确保皇权不会被削弱,皇位更迭也不出现动荡,就放弃原本看好的储君,选择他这个一身毛病的儿子做继承人?但他这个如意算盘也未免打得太精了吧?他就不怕他如此豁出去,皇帝还是不选他,他却再也没有退路,连未来的生活都无法保障了吗?!

朱瑞冷笑一声:“他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他不死,将来四殿下一旦迟迟未能有子嗣,宗室与朝臣们再回想起今天他说过的话,兴许就会开始为皇家挑选嗣子了。无论是废太子还是二殿下,他们的子嗣都不可能被选中的,最有希望的仍旧是他的子孙。他还觉得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呢!”

因为皇帝是绝对不会想让别人的子孙坐上皇位的,无论是跟他要好的兄弟,还是跟他不和的兄弟,全都不行。

三皇子,赌的就是皇帝的这份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