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 第九十九章 鬼才的方法全文阅读

第九十九章 鬼才的方法

他不跳出来还好,他一跳出来,上来就来了一句:“说了,这个时间点,我们无法给到你,你催也没有用!这是技术性的问题,当然要谨慎考虑,不然出错了,谁负责?”

我冷笑道:“谁负责?你说呢?当初你们设计图纸时,怎么不谨慎考虑,现在出了问题,你才和我说谨慎考虑?”

贾院长哼了一声道:“现在是谁的问题还未有定论,陈院长宅心仁厚,不想和你们纠缠,你们别以为我们就好欺负了!严格意义上来讲,大家都有责任,我们只是给你们出方案,最后拍板的不还是你们自己吗?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为了节约成本,故意设计的二级防水啊?为什么当初我们设计出来时,你们没有一个人质疑呢?现在出了问题,你们来找我们了?”

我死死地盯着他问道:“合同你到底看过没有啊?如果我们都能排版定案,我们还需要你们干什么啊?我们就是需要你们的专业意见,才花这么多钱请你们的!你现在和我扯责任问题,是吧?那我就好好和你算算,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你们院里,不是来了国家住建部领导吗?可以请他们过来看看啊?又或者我去请国家建筑鉴定中心,下来鉴定一下!我想你们留点颜面,出于对大家还有机会的前提下,我们没和你们计较这些,你现在还来和我扯这些东西!我一个外行,都看出问题所在了,你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我就是奇怪了,你是怎么审核的?还有你,当初是怎么设计的?国家地下室防水施工GB50108-2008标准,你们不知道吗?还是根本就没看过啊?”

贾院长看起来有点心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那个第一个设计图纸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这个图纸是我设计的,但是也是按照你们给我的图集设计的,这本就是你们公司提供给我们的图集啊!”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本图集。

我接都没接,只是问道:“我再问你们一遍,你们有没有认真审核过图纸,这么明显的问题,你们就没一个考虑过吗?”

那人还想狡辩,却被陈院长给打断了:“都别说了,责任很明显,就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失误!”

然后缓缓对我说道:“三天,陈总? 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想出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来!”

我嗯了一声道:“好? 就三天!三天后,给不到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采取法律手段,而且我会扩大这件事的影响力? 让所有媒体都知道这件事!”

陈院长什么话都没说,率先走出了会议室? 其他人跟着走了出去。

等他们人都走掉了? 我看着桌子上的那本图集? 问道:“谁能告诉我? 这本图集是怎么回事儿?谁送过去的?”

没人回答我。

我再次问道:“是让我从他们口中问出来呢? 还是你们自己说啊?”

所有人继续沉默不语。

耀阳摆了摆手说道:“都出去工作吧!”这些人马上站了起来? 灰溜溜地走了出去。

我不解地看着耀阳? 耀阳拿起了那本图集,拉着我走进了他的经理办公室。

坐下后? 耀阳说道:“别问了,我是拿过去的!当时? 有个卖防水材料厂家的销售员过来,我刚开始没理会他? 后来陆续来了好几次,我看这小孩挺勤奋的? 也挺实在的,就仔细听了听,觉得他介绍的材料还不错,我又查了查,这家防水厂家还是全国十大品牌里面的,后来谈了价格也算公道,另外也没多少钱,你用了他们厂的材料。这图集就是他给我的,我当时也没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大意了!”

我哦了一声,还没说话,袁志远就推门走了进来说道:“陈总,这图集是我找人拿过来的,我看是国家图集,就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当时设计院正催我们要图集,我就拿了过去,这事怨我!”

我狐疑地看了看袁志远,再看了看耀阳,耀阳一脸不耐烦地对着袁志远命令道:“出去!乱说什么啊?关你什么事啊?”

袁志远诚恳地说道:“耀阳,这事是我的错,我得认!那小孩我看着挺可怜了,天天早上就蹲在工地门口,背着个大包,估计能有4,50斤重。我每天进来的时候,都能看见他。刚开始我还觉得他很蠢,就这么蹲在门口有啥用?后来还真就让他进来了,这我才知道,他啊,每天给看门口的保安一包烟,时间久了,保安也不好意思不放他进来。我也没怪保安,就和他聊了几次人挺老实,专业知识也懂得比较多,防水材料也没多少钱,我就用了,加上又是有国家图集支撑,我就相信他了,谁知道……”

我白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自己就是销售出身,本能的就同情起销售来啊?”

袁志远嗯了一声道:“想想当初自己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都不容易啊!能帮的就帮一下呗!”

我哎了一声道:“这是给你下的套!咱们这么大的项目,什么材料不都是集团采购啊,怎么可能单独让你们项目上采购呢,他要是来一次,不了解情况,还有情可原,天天来,这脑子不是进水了吗?明知道是集团采购的,来项目没用,他还天天来?这就是有目的性的!你们分析下,从推荐防水材料开始,到送图集给设计院,再由设计院设计图纸,到排水管被堵,这系列的都可能是有人安排好了的!你们啊,还是太大意了,卫华让你们搞的,到现在项目土方都没挖完呢,他能善罢甘休?肯定会有所行动啊!

这事我不是怪谁,你们也不用相互顶罪,我就是问问情况,给你们提个醒,卫华那帮人,可不像贺家那么好欺负的,他们都欺负惯别人了,怎么可能任由咱们欺负呢?以后,万事都要小心点,知道吗?”

两个人都真诚地点了点头。

三天后,陈院长带着人,再次来到了项目,带来了一整套的补救方案,当他讲完自己的想法时,我是从头到尾一句都没听懂,不过看现场人的反应,估计他们也没听明白,或者是根本就没想到过这样的方案。

我们一位技术总工开口问道:“陈院长,我想问一下,之前我们的防水是内防外贴,现在您的意思是外防内贴,直接把挡土墙向后再挖50公分,重新做挡土墙,然后在建构层挖墙做一道防水,再在内部也做一道防水,是这意思吧?”

陈院长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想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了!”

总工继续问道:“那地下室的底板呢?我们都已经绑扎钢筋和浇筑混凝土了,现在地下的防水层也可能已经脱落了,我在地面上看到了很多漏水点,地面一直不干啊!这个问题又怎么解决呢?”

陈院长拿起了眼镜,戴上后说道:“做边角处做排水渠,全部引向集水坑,再由水泵把集水坑的水全部抽走!另外,我建议在上面重新再打10公分的混凝土。”

耀阳冷哼了一声道:“异想天开,那我们负二层的层高不就减少了10公分,到时候稍微高一点的车都进不来,再说了,地下室顶板都做完了,我们怎么浇筑啊?”

陈院长解释道:“浇筑臂肯定可以从伸缩缝,电梯井处伸下去的,不然就只能高压灌浆了,那成本可能比这个好高,也不敢保证质量啊!”

我问道:“为什么不直接把地面的混凝土直接砸开,重新做防水层,再重新打混凝土呢?这样不是更安全吗?”

陈院长摇着头道:“这么大的面积,怎么砸?大型机械还下不去,就只能靠人工来砸,另外运送垃圾出去也是个难题,大车肯定进不去,小金刚也未必能走车。施工难度太大了!”

然后,就开始展开了激烈地讨论,说什么的都有!就差没说,推了重建了。

屋子里乱糟糟地,吵得我脑袋疼,我站了起来,走到屋外,点了支烟,看着下面满是积水的负二层,一时也没了主意。

我知道,这件事集团那边肯定知道了,追责是一定的,耀阳实打实的跑不了,费用也一定增加了很多,不过,这些到底谁出还不一定。最烦人的是,到现在也没个最好的解决方案出来。

电话响了,我一看是杜诗阳,接起来,听她问道:“会开的怎么样了?有解决方案了吗?”

我哦了一声道:“没有呢!你怎么知道我们开会啊?”

杜诗阳笑着说道:“陈院长是我的老师啊,他昨晚也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当然知道今天开会了!说实话,我觉得他的方案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目前的情况看,也只能那样做了!”

我哎了一声道:“建筑的东西我不懂,但我也知道,牺牲空间来换取质量是,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该用的法子啊!就真的没其他方案了吗?”

杜诗阳解释道:“陈院长是这方面的老专家了,他都没其他办法的话,就应该是没有了!”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道:“就不能点创新精神吗?他那一套,都是他的经验之谈,我估计他以前也没处理过类似的情况。先谢了,帮我这么大的忙!”

杜诗阳嘿了一声道:“也没帮上你啊!要不,就再找找其他设计院来看看,有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我哎了一声道:“来不及了,再拖整个地下室就废了!我再想想吧!”挂了她电话后,我突然想起了王鹤同来,这个鬼才,不知道能不能想出好办法来呢?在我印象中,就没什么是能难倒他的。

经过一天的讨论研究,也没出一个好方案来,陈院长的方案,可能是目前最佳的方案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反对。

等在第二天开会的时候,我已经接到了珠海过来的王鹤同,带他看过地下室后,他很轻松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原来设计是打算用这地下室,干什么用啊?”

我想了想说道:“主要是停车吧!”

王鹤同轻松地说道:“改了就是了,停车的地面上是不能有积水的,但你可以改正一个,可以有积水用途的地下室啊!”

我啊了一声问道:“还能干什么用啊?游泳池啊?”

王鹤同鄙视地说道:“用处大了去了!你想过没有,咱们要是在地下开一条暗河,把地下冒上来的水,做成一条小河,旁边在弄些个古典凉亭,假山之类的来,这不就是地下的世外桃源吗?”

我切了一声道:“那防水问题不是还一样没解决!”

王鹤同没大没小地说道:“你笨啊!把防水讲究的是,先排后放,水都让你排走了,还需要什么防水啊?”

我想了想说道:“好像挺有道理的!走,咱们去和那些狗屁专家,说说咱们得妙招!”

王鹤同不满地抗议道:“什么叫咱们啊?这可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

我撇着嘴说道:“都是你的功劳行了吧?我是你老板,你跟我抢什么功劳啊?到最后,还不是我奖励你!”

王鹤同一脸无辜地说道:“是我老板就能抢我的功劳了,在我这儿行不通!”

我赌气地说道:“啥奖励也不给你!”

当王鹤同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时候,陈院长第一个跳出来反对道:“不行!长期在这么高的水位下,做一条人工河,这太危险了,时间久了,会导致整个建筑物坍塌的!”

王鹤同一副吊儿郎当地表情说道:“你们做排水沟不就是为了引流吗?既然是引流何不再做大一点呢?引流越大,不是危险系数就越小啊?再说了,地面上又不是起什么高楼大厦,不是古镇吗?就是一些博物馆,商铺,酒店而已,能有多少负载力啊!”

这么一说,陈院长再度陷入了思考当中,其他几个设计院的人,又提出了很多的反对意见,但都别王鹤同给一一解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