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魔君你又失忆了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都依你全文阅读

第四百四十六章 都依你

出来紫皇殿,凰久儿又携着白司神君几人去了趟书房,开了个小会,商量了下后续事宜。

如此一耽搁,就是一个时辰后。

眼看,马上就要到午膳时辰。

“白司神君,我决定今晚设宴款待魔族皇子,你觉得意下如何?”

散会前,凰久儿提了个建议。

她绝美小脸严肃认真,只一双秋水般的黑眸沁着淡淡笑意,似携着一丝算计。

白司神君嘴角一抽,也高深莫测一回,“嗯,魔族皇子远道而来,身为东道主,理应如此。”

“好,那就这么办。”凰久儿笑了笑,走了出去。

白司神君等几人相互望了望,也出去忙他们自己的事去了。

出了书房,凰久儿犹豫了一刻,抿着唇,想了想,还是回了自己的羽殿。

刚刚,脑子里有一个念头,要不要去瞧一瞧他。

但一瞬后,又觉得不妥。

对于她跟墨君羽的关系,阴虚神君似已经有了怀疑,

神殿,阴虚神君的眼线不少,她若跟他太过亲密,很容易引人怀疑。

暂时,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很快,回了羽殿。

破天荒的居然见到墨林已经回来,正守在殿外。

凰久儿意外了一把。

他跟墨君羽这么久没见面,应该会有一些话要说的。

她是这么以为的。

“墨林,怎么这么快就哭完鼻子回来了?”凰久儿笑着打趣起他来。

墨林先是尴尬一笑,再接着傲娇一甩头,“公主少夫人,你说的这人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嘴犟。”凰久儿摇头进去了。

在她关门的瞬间,墨林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光芒。眸光流转,瞧了一眼规矩站在另一侧的东方笑,他上前一步,笑嘻嘻的一拍他肩头,“东方兄弟,要不咱们去喝一杯?”

东方笑不赞同的淡瞥他,没说话。

“哎,你别误会,我身上有酒,咱们就在这殿内寻个地方,小酌几口,不会碍事的。”他只不过是想寻个借口将人给支开罢了。

东方笑如水眸华淡然平静的望着他,还是不为所动。

墨林拉着他下了几个台阶,随意寻了一个坐下,同时对着他唏嘘道:“哎呀,你可真是,我们就在这行了吧。”

这一下,东方笑妥协了。

再说凰久儿,进了房,刚一关上门,立马感觉到屋内有人。

还没待她做出反应,腰就被一双结实的臂膀从背后温柔的给圈住。

“久儿,我好想你。”墨君羽一句,说的十分柔情且压抑。

他将脸颊埋在她颈间,鼻尖轻嗅她身上的味道,这一刻他才安心。

当得知她一句话都没说,不告而别,他的心里很慌,像是生命失去了重心一般,令他彷徨,忐忑。

凰久儿没有惊讶,只是感到一丝无奈。

哎,这厮真是越来越黏人,他们也不过才两天不见而已。

几百年都过来了。

“行了,你先松手,我们坐下说。”她试着扯了扯他的双手,却不料被他搂的更紧了。

“久儿,你是不是还没原谅我。”他的嗓音听上去很委屈。

他的久儿似乎变了,就是有种不再依靠他的感觉,换句话说,是长大了,更独立了。

但这对于他来说,感觉很不好。

“放心,那件事,我说过了原谅你,就不会反悔。”

没错,一码归一码。

墨君羽将她的身子转过来,柔柔的的目光潋滟如水,望着她有一丝的迷茫与疑惑。

他没有忽视,久儿刚刚话里说的“那件事”三个字。

换言之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事,久儿在意,又被他给忽视了?

“久儿,我没有骗你,那个小村庄我真的是第一次去。千山也确实是魔医,对不对?”他如玉白指轻抚上她的青丝,再将她缓缓的靠在自己怀里,“我对你说的,也不完全是骗你。你如果还在意,就惩罚我。不要一句不说就离开我。”

离开,一个字也不说,也不征求他的意见,更是将他一个人丢在那里,真的让他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凰久儿安静的靠在他怀里,静听着他的心跳。

那心跳有丝慌乱,似乱了节奏。

只听,他清浅的嗓音继续柔柔的说:“这次来之前,银霜白狐一族的事,我也已经处理好了。以后我不再是他们的少主。”

听到这些,凰久儿有丝微微的诧异,抬起头,扬着雪颈朝他一望,“你……”

说实话,她离开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猜测到了亦玉跟他之间还有事瞒着她。

后来亦玉来找她,也证实了她的猜测是对的。

本来仅凭这一件事,说开了,她也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所有的事加在一起,压在她心口,就令她不爽,也很不高兴。

后来,她丢下那一句话走了,也是想借亦玉的口告诉他,这事她已经知道了。

让他处理完这事再来找她,是想给他时间。

没成想,他来了,还来的这么快。

处理的结果让她意外也错愕。

墨君羽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低头快速在她粉唇上一吻,打断了她的话。

www.mimiread.com

“这个少主我本也就不想当,这次只不过是顺势而为,你不用介怀。”

真的是这样吗?

凰久儿垂眸,不语了。

墨君羽这一走,可想而知,亦玉有多抓狂。

突然,她唇角微微一弯。

有点遗憾,没看到他抓狂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除了惊讶,说实话真没一点愧疚。

呵,想让她的男人娶别的女人,就要付出点代价。

这时,墨君羽见怀里的人,乖巧的靠着,样子很温顺。

他眸光微闪,小声的试探,“久儿,你还会生我的气吗?”

凰久儿一听他的嗓音貌似淡定,却也带着小心翼翼,心没由来的一颤。

仔细说来,他很好,真的很好。

就是因为太好了,才让她有了点不真实。

也让她害怕,下一次,如果有危险,他还这么选择,自己的心能不能够承受的住,失去他的痛。

“墨君羽答应我,生死相依,以后我们要为了对方努力的活着。”凰久儿清澈眸华如水波柔和,仰着小脑袋定定望着他的样子,令他目眩神迷。

“好,什么都依你。”

这种时刻,他知道不管她说什么,答应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