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寻宝从英伦开始 > 334 分析全文阅读

对于这位图书馆管理员的说法,梁恩持有保留意见,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是真的说出了真相,还是希望诱导那些搜寻宝藏的人去错误的方向寻找。

不过在检查这些文件的第二天,看了大量自己怀疑的对象们的个人资料之后,他发现至少在没找到宝藏这一点上应该是真实的。

因为从这些个人资料分析,这些人在财务方面显得很有规律,所有大笔的收入支出都有能够说的清的来源,并没有突然变得有钱这一类的事情。

如果他们真的有某种宝藏的话,很难保证忍住那么多年不去动用,而只要动用,这些记录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看不出什么问题。

为了避免这些文件曾经被篡改过,梁恩专门抽查了三份文件并使用了【鉴定(N)】卡牌确认真伪,而卡牌的反馈则告诉他这些都是真的,并没有被篡改过。

考虑到这里绝大部分的人明面上的身份都只是普通人,所以梁恩并不觉得谁家突然有钱后能够瞒住其他人。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搜索目标,开始将搜索目标集中在了那些早期共济会成员们的私人信件以及日记上,尤其是那些大概率是圣殿骑士后裔的。

不过想要从厚厚的一大堆文件中想要找到有价值的东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好在这些东西的历史价值不在载体上,而在内容上,因此梁恩正好能够通过卡牌帮助自己筛选。

和之前一样,梁恩使用一次【侦测(N)】卡牌用于搜索这堆记录中有价值的那些记录,最后找出来了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着一封信件,一份物品清单和一份旅行记录。

信件的内容是一名早期共济会成员写给自己妻子的,说是要去北方为瑞典国王修筑一座石质教堂替代原本的木头教堂。

至于物品清单则是被夹在一堆旅行记录中,从记录上来看是前往北欧修建教堂时要用到的东西以及去那边所租用的交通工具。

最后梁恩在认真翻阅旅行记录的时候还找到了一张便签纸,上边是一些报平安的内容,但是从语句中能够看出这些人在北欧的时候好像找到了某件重要的东西。

考虑到这次筛选的范围就是共济会早期留下的资料,所以现在被卡牌找出来的最有历史价值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来自于那些圣殿骑士团或者继承人留下的笔记。

而现在梁恩找到的这些文件就明显有着很多奇怪的地方,比如说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会选择从国外雇佣工人或者设计师。再比如说物品清单中有着一些不正常的地方。

“你从这看出了什么?”梁恩拿着那份物品清单递给了贞德,毕竟自己现在做的是寻宝工作,所以他也有意识的在培养贞德这方面的能力。

“这些人信仰上足够的虔诚。”贞德从这些文件中轻松的找到了一些梁恩之前思考好几次才想到的可疑点。“居然在旅行中还会守斋,而且执行的非常严格。”

按照天主教的传统,教徒须守斋戒,斋戒又有大小之分。大小斋均需禁食肉类,但这里所说的肉类并不包括鱼虾以及一部分水生哺乳动物。

甚至当时欧洲人有人认为海狸之类的东西也算是鱼,以至于炖海狸的尾巴在整个中世纪欧洲成为了一道著名的美味。

按照规定,大斋日每天只能进食一顿正餐,辅以零食充饥。小斋日可按平时餐次用餐,但不能吃肉。耶稣受难日和圣诞节前一日为大斋日,每星期五为小斋日。

除了大斋日小斋日以外,每年在复活节前40天被称为四旬期,同样也要守斋,禁止食用各种各样的肉类。

也就是说,如果一位信徒足够虔诚的话,那么他一年守斋戒的日子将高达1/3,尤其是神职人员干脆只有白水和面包可以吃,连鱼都不能吃。

只不过哪怕在宗教氛围最浓的中世纪能够这样守斋的人也寥寥无几,更别说是在讲究人性复苏的文艺复兴时代了。

因此如果真有人按照旅行记录中所说的那样严格的守斋的话,那么除了对方是神职人员的可能性以外就只能说对方在宗教方面非常虔诚了。

而根据梁恩他们的推断,那些圣殿骑士团的残部应该就是靠着宗教作为纽带的,不然的话他们很难在这漫长的时代中维持自己的独立一直坚持下去。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贞德算是非常虔诚的人,但也只会在家里守小斋而已,出门也不会守斋。

因此像这种四个共济员集体出动却全都严格守斋的事实算是基本上实锤了他们的确是圣殿骑士团残部,从侧面说明了找到了那件东西大概率和圣殿骑士团有关。

“但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基本上不可能找到我们要找的信息。”贞德把这些资料花了几个小时翻看一遍后皱起了眉头。“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找到的东西是什么。”

“我还是有别的办法的。”梁恩说到,因为这些记录上有日期,所以他如果使用【鉴定(R)】卡牌的话,说不定能看到什么重要的信息。

不过在使用卡牌之前,梁恩抱着一丝希望专门找了一次那位管理员,询问除了这个文件袋里面的文件以外还有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物品。

“那个队伍当时带了回来了一块刻着十字架的石碑,说是珍贵的基督教早期资料。”看了梁恩手上的这些资料以后,管理员说出了一句出乎他意料的话。

“至于那块石碑现在就在博物馆里,放在底下的展厅里面,如果你们要看的话可以直接过去看,不过不要想着找到什么宝物了。”

管理员的话让梁恩感到震惊,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些东西之前已经有人想到过了,于是连忙上前追问,最终知道了这件事的具体情况。

原来进入了19世纪之后,圣殿骑士团藏宝的传说就变得人尽皆知,于是像苏格兰共济会这样真的容纳过圣殿骑士残部的组织自然也开始追寻起了这些东西。

经过了漫长的年代之后,圣殿骑士的后裔们也彻底融入了共济会之中,所以整个调查自然就在没有人阻碍的情况下进行了起来。

通过这些资料,那些人也找到了梁恩现在所发现的东西,并认真的研究了楼下的那一块石碑,可惜的是在这一步所有人都被卡住了,没能找出那块石碑代表着什么。

所以最后大家只能认定这群人是一群很虔诚的人,因为看到了早期基督教传播到北欧的痕迹而感到激动,并带回了这个东西。

“原来是这样——”听完这位管理员的话之后梁恩点了点头,“看来接下来要检查那块石碑了,希望我能够从那块石碑上找到一些新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