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手段和邀请(8K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手段和邀请(8K求订阅

“关于玖辛奈生产的事情就暂时先讨论到这里吧。”

“好的,三代目大人,其实这样的保护程度我想也足够了。”

“不,对于玖辛奈而言,任何的重视度其实都远远不够。”

在火影办公室内,波风水门、猿飞日斩、水户门炎、转寝小春,以及奈良鹿久和村岛拓等人海正围在一起,他们现在正在讨论关于玖辛奈的问题。

现在玖辛奈已经怀孕有一段时间了,她的预产期实在十月份,而现在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九月。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要进行生产了,而在那一刻波风水门和她也要有一个新的身份——父母。

但是玖辛奈的问题又非常的特殊,她可是九尾的人柱力啊!

作为人柱力,尤其是一个女性,她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当她要生产的时候,这个时候她不但要面临作为一个母亲生孩子所带来的危险。

同时她还要面对作为人柱力,在生产时因为封印松动,那一份来自尾兽的威胁。

除此之外,一旦外人知晓了玖辛奈作为人柱力的生产日期,那么这个时候发动袭击将会是一场灾难性的事情。

作为村子的影,无论是波风水门还是猿飞日斩在这一刻都不会有任何计较的想法。

或许他们有私下里有很多的问题,甚至他们还有着不一样的立场。

但是在面对木叶共同利益问题上,他们是可以放下各自立场的问题,来可以达成一致的。

而且这一次波风水门可比猿飞日斩更加的紧张,毕竟他的身份可不单单是一个影,他还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妻子的丈夫。

不过他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低估了猿飞日斩对于这件事的重视程度,猿飞日斩所布置的安保计划,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得多了。

他们这一次安排的人选可不少,首先负责接生的人是猿飞日斩的妻子猿飞琵琶湖,同时还有暗部精锐负责接应,除此之外还有少量封印班的人一起行动。

最关键的是,这一次波风水门也同样会到场,可以说这样的配置拿去执行一次绝密任务都有些超纲了。

“好吧,我明白了,三代目大人。”波风水门把桌面上的报告整理一下,随后他思索了一下询问道:“那么这一次暗部的人选,三代目大人有什么想法吗,毕竟您比我更熟悉暗部一些。”

面对这样的问题,猿飞日斩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随后他才开口说道:“不熟悉很正常,毕竟暗部那么庞大的一个系统,这需要时间慢慢来,不用着急,未来这一切都还需要你亲自控制和处理不是吗?”

未来从来都是最值得期待,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东西,它更像是一个空想或者说一个目标,一个让你不断去追寻的目标。

波风水门听到这样的回答虽然内心有些叹息,不过他也没有任何的表露,毕竟现在可不是纠结这点东西的时候。

“好吧,或许以后会是如此。”波风水门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他开口询问道:“那么人选,三代目大人有什么想法吗?”

“在人数不能过多,并且不能干扰暗部正常工作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挑选履历时间长,并且实力足够的。”

猿飞日斩不带思索的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而且这个答案还是相对保守了的,如果给他选择他甚至会让根部的来一起参与这个任务。

不过考虑到波风水门恐怕是不会乐意根部的人过来,因此他也就没有提过这件事了。

在暗部中挑选人员也完全没有问题,不过问题在于是否有那么多足够的人手来进行。

毕竟暗部的工作任务还是很重的,这件事需要保密,除了参与的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知晓,以此来最大程度的减小情报可能泄露的源头。

哪怕是暗部,在这件事上也是一样!

“这样吧,我会在两天内给你一份名单,四代目。”

“那就辛苦你了,三代目大人。”波风水门轻轻点了点头:“对了,我记得夜莺似乎还在休假,对吗?”

“夜莺吗?”

猿飞日斩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顿了一下,随后他笑着点了点头。

“他现在确实还在休假,他刚刚亲自出发去了一趟汤之国,作为大队长他那么主动还真是出乎预料,不过他现在休息,一个月以后可就不太好说了。”

“我想他是有时间的。”波风水门露出了一抹笑容:“毕竟这种事情是可以安排,而且夜莺早就已经证明过自己的实力了,我相信有他在会更好。”

“确实,他已经证明过自己了,这件事确实值得考虑。”猿飞日斩看起来显得有些犹豫,不过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在他的内心他可以点都不犹豫,他还巴不得夏彦和波风水门走的更近一些才行。

虽然夏彦野心非常的大,可是这个小鬼所思所想猿飞日斩完全给得起!

即便只是空头支票,他也可以让这个小鬼老老实实的跟随着自己。

至于以后,那就不是猿飞日斩的事情了,就像说的一样,未来是年轻人的未来,到了那个时候木叶恐怕都已经是波风水门的了。

吞噬小说网

自己只要把波风水门‘驯化好’,并且将自己曾经和夏彦的联系交代清楚,自然有人会对付这个充满野心的小鬼。

而现在,他需要用夏彦,他巴不得夏彦和波风水门靠的靠的更近一些才行。

不过有事情有过之而不及,在没打算透露出自己和夏彦关系的前提下,对夏彦的认知仅仅只是知道他来自千手一族就足够了。

“好吧,我明白了你的意思。”猿飞日斩叹了口气:“毕竟是保护玖辛奈,有夜莺会更好,不过....算了,我相信四代目会处理好的。”

“放心好了,夜莺.....”波风水门没有在意猿飞日斩的态度,只是他刚要说些什么时候,忽然火影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响了。

这一刻,坐在这个房间内的其他人总算是松了口气了。

两位火影谈论的东西已经涉及到了暗部权限争夺了,这绝对他们乐意去听到的。

整个办公室内唯一还能保持着冷静只有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以及那位木叶暗部的部长村岛拓海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聪明人,他们或多或少也清楚一些木叶现在的情况,但是就是知道才让他们感觉到头疼。

他们可不敢随意朝着任何一方靠拢,这种权利游戏真的稍不注意,就是彻底玩完的下场啊。

除此之外,这一次的交谈还涉及到了暗部的一些秘闻,这些东西可不是他们愿意去听的啊。

还好,有人打断了这样的交谈,即便不知道到底是谁。

“火影大人,各位大人。”

很快门被打开了,只见一个暗部急冲冲的跑了进来,随后快速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怎么了,那么匆忙?”波风水门作为火影,他直接开口询问道。

“火影大人,是夜莺队长.....”这个暗部微微喘了口气,随后他才继续说道:“夜莺队长把根部的人给干掉了!”

“什么?”这个消息顿时让整个火影办公室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

夜莺居然动手干掉了根部的人?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到底发生什么,才让夜莺做出了如此的举动?

暗部和根部的人发生冲突这种事情还算常见,毕竟因为任务的问题双方出现矛盾,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情。

而且同属木叶忍者,双方一贯也还算保持着克制,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动手的事情,更别说把对方直接干掉了。

夏彦这算是直接开了先河了,他不但和别人发生了冲突,还直接把人给干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猿飞日斩皱紧了眉头,他现在感觉自己脑袋有些发胀,他完全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他记忆中夏彦永远都是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他根本不会有太多过激的举动,这一次的做法似乎完全不像是他该有的样子。

“三代火影大人,情况是这样的。”

这个暗部似乎已经恢复过来了,他立刻沉声说道。

“一周前,卡卡西队长将扣押在监狱中的砂隐叶仓,带出去执行了一次任务。

这一次回来夜莺大队长似乎是准备给她安排职务,看起来像是已经完成招募了。

只是很快,根部的忍者就忽然来到了暗部,他们以团藏大人的命令,在没有火影大人调令的情况下打算强行将叶仓带走,甚至.....”

说到这里,这个暗部下意识的顿了一下,不过最后他还是咬着牙将这件事彻底说了出来。

“甚至,他们还定义卡卡西队长为叛忍,并且准备发起攻击。

最后是夜莺队长来了,并且....并且他也将这些根部忍者定义为叛忍。

随后他就选择出手,将它们逐一击杀,没有留下任何的活口!”

话说到这里,这个暗部就一言不发了,而整个会议室都显得有些沉默了起来。

他们现在算是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是愈发知道这些事情,他们的脸色就变得愈发的古怪和为难。

尤其是奈良鹿久,他现在恨不得将自己的脸彻底的贴在桌子上,干脆装作自己已经睡着了压根没听见到底说了些什么。

这样的事情已经涉及到了根部与暗部的深层次争斗了,甚至从中可以看出根部有时候表现的到底有多么的肆无忌惮。

没有多少人喜欢根部,在场的这些人当中恐怕除了猿飞日斩他们之外,想法实际上都是差不多的。

他们现在内心即便感觉到很高兴,毕竟让根部吃了这样一个亏,可是这件事就算高兴他们也不想知道,更是不敢知道啊。

他们现在也只能装傻,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看看这两位火影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了。

“根部,在没有调令的情况下到暗部抢人?”

在其他人装傻装死的时候,猿飞日斩和波风水门两人的脸色都微微变了,他们怎么都想到团藏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猿飞日斩倒是猜到了团藏的想法,毕竟他们两人从小就在一起,他是一步一步看着,甚至是他一步一步引导团藏变成如今这样。

猿飞日斩之所以愿意给他放权,一部分原因是他实在太了解团藏了,并且团藏在某些意义上,就等同于他的影子。

这个影子的意义,也代表着团藏所做之事有他的意志在其中。

除此之外,那就是猿飞日斩对团藏的一种补偿。

团藏的梦想是成为火影,但是猿飞日斩已经将他彻底的按在了黑暗之中,再也无法也不允许他从中抽身。

这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下属而言,是一些必要做的手段,但是对于一个朋友而言就显得有些过于残忍了。

因此猿飞日斩才会想办法进行一些补偿,才会放任他去做一些事情。

哪怕挑战了猿飞日斩的底线,但只要不严重危及木叶利益,那么他可以考虑放过团藏。

但是这一次就太特殊了,团藏肆无忌惮的将手伸进暗部,好爆发出如此的冲突,这让猿飞日斩都有些生气。

如果你把人带走了没有引起多少冲突,或许猿飞日斩也只能认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没有调令,根部忍者只认可团藏的话,肆意妄为的定义叛忍,甚至还引起了暗部和根本前所未有的冲突。

尤其还是在九尾人柱力还有一个月时间就要生产的阶段,这让猿飞日斩如何不恼火?

虽然说真正主动动手的人是夜莺,可是夜莺可不知道现在木叶的情况,而团藏可是一清二楚的啊!

如果没有打起来没有死人,或许猿飞日斩默认这件事也不是不行,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你逾越了,团藏。”

猿飞日斩满心都是怒火,更别提波风水门了,他还真没有想到团藏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志村团藏根本就是没有把火影放在眼里,或许他以为他自己才是影,他所做的一切才是对的吧?

这个家伙难道根本不知道,现在木叶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吗?

暗部和根部的火并,这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会造成多么可怕的伤亡,这个家伙是完全不会去考虑的吗?

万一这件事被泄露了出去,外加上玖辛奈如今的情况,这会给木叶还有玖辛奈带来多大的危机?

一想到这里,波风水门有些坐不住了,不过作为火影他必须要学会克制。

好半天,波风水门才深吸一口气,他现在需要冷静。

只有足够的冷静,才能更好的处理这些让人心烦的事情....

......

根本的基地内,团藏真坐在原地思考着一些问题。

就比如,把那个叶仓带回来后他要如何处理,并且如何应付猿飞日斩他们。

对于叶仓这件事,团藏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猿飞日斩和波风水门都在开会,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件事。

只要自己的速度足够快,完全可以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叶仓给抓回来了。

“不过,九尾人柱力生产那么重要的会议不然我参加,你们真的很好!”

一想到这件事,团藏内心的怒火就开始有些无法忍耐得住了,保护和防御九尾人柱力生产,这算是木叶的一件大事。

而这件事需要多方协调,一起来应对一切可能出现的麻烦。

但是这一次的会议居然根本没有带上他,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要么就是在很多人眼中他根本不值得信任,要么就是这件事有人从中作梗了!

很显然,他觉得无论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这都是有可能的。

根部在木叶的行事作风绝对会引来很多人的不满,很多人厌恶他不愿意信任他,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但是团藏根本不在意,作为一个手握生杀予夺重权的人,他会去在意这些人这些想法吗?

很显然,他不会!

至于第二个,他觉得是波风水门这个该死的小鬼在从中作梗。

波风水门不只是第一次提出要改变木叶内很多情况,其中提的最多的就是关于宇智波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全部被团藏和猿飞日斩一一的驳回了。

他们不愿意改变当前木叶的情况,因为那会打破他们的利益链条,这对他们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

其实参与到其中的人不只是他和猿飞日斩,还有很多人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

但是团藏知道他波风水门可能不清楚那些人,同样那个家伙也不敢如何去针对猿飞日斩,毕竟猿飞日斩也是火影。

那么作为驳回波风水门最多提议的那一个,团藏自然也吞下这样的苦果了!

“这个该死的小鬼,只怪我不是火影,不然我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的境地!难道他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木叶吗?”

团藏心里无比烦闷的想到,只是他恐怕永远不会去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所做的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正是让他永远无法成为火影的事情!

被整个村子大家族,或者掌握了权利的人厌恶,这显然让他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支持。

他认为自己是手握重权,掌握别人生杀予夺的存在,但是在别人眼里团藏也不过是一个隐藏在臭水沟的鼠辈而已!

这样的鼠辈,这样一个让人厌恶的存在,他怎么可能做的上火影这个,需要有光明正大形象的位置呢?

或许团藏知道,但是他不在意,或许他认为别人的厌恶其实就是一种无声的惧怕。

而在他看来,这才是他所需要的东西。

他不会表现的自己多么光明伟岸,他需要的仅仅就是别人的恐惧。

不需要别人的信任,他需要的就是别人的臣服!

只有恐惧了,才有畏惧之心,而有畏惧之心才能臣服与你。

团藏始终都认为,力量是掌握一切的关键,无论出于任何时期坐在任何位置,只要他有力量那么他就可以通过力量,逼迫所有人在他面前跪下!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想法,他这种人一旦坐上统治者的位置,那么这绝对会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

原著之中,团藏坐上了代理火影的位置后,甚至没有一个家族愿意出人给团藏组建所谓的影卫队。

而在团藏和大桥同归于尽之后,整个木叶都表现的异常平静,甚至连个说为他报仇的人都没有。

或许对于当时的木叶而言,没有放两串鞭炮庆祝一下,都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克制了。

一个人混到团藏那样的地步,不可谓是一种极其的失败啊。

“大人!”

就在团藏默默的思考着一些事情的时候,忽然一个急促的声音打断了他,这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微微抬起头,团藏一言不发的看着冲过来半跪在他面前的这个根部成员,他忽然发出了一声冷哼。

下一刻,这个根部忍者忽然倒在了地上,他全身不断的开始抽搐了起来,而且他的衣服也快速的被汗水给打湿了。

不过他没有大声叫绕,并且也没有一直躺倒在地上抽搐,他缓慢而吃力了怕了起来,随后再一次跪倒在了团藏的面前。

他强行忍受着痛苦,这样的痛苦哪怕不断的在侵蚀着他的意志,他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也不敢有任何过大的动作。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半天,整个办公室内只有汗水不断低落的声音。

“没有下一次了。”

终于,团藏开口了,他的声音是那么的阴冷和淡漠。

“下一次你就去自我了结吧。”

“是,大人,多谢大人。”

伴随着团藏的话,这个根部忍者身上的剧痛瞬间消失了,这让他如同重获新生一般。

他不敢反抗,也根本不敢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团藏就是他的他的主人,他不能反抗自己的主人。

“说吧,什么事情。”团藏收回了目光,随后他才淡漠的开口问道。

“大人,在我们部门的门口,送来了七个包裹.....”这个根部忍者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最终他还是继续说道:“而这七个包裹,里面没有意外的话是人头。”

“人头?七个?”团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脸色变了。

他猛的站起身来,随后快速的朝着外面走去,这个根部忍者见状也立刻挣扎的站起来,不过自己的伤势跟上的团藏的步伐。

他们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大厅,此时整个大厅之中已经围满了根部的忍者。

而在大厅的一个长桌之上,七个包裹平放在那里,而且在这些包裹的底部,还有这鲜血在不断的渗出!

对于他们这样的忍者而言,他们几乎一眼看就可以认出这个包裹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团藏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见到这样的情况,七个包裹七个人头,而他派出去的人正好也是七个。

这些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几乎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打开它。”

好半天,团藏深吸一口气随后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

“大人.....”一个根部忍者有些犹豫的说道。

“打开它!”不过他的话根本没有说完,就直接被团藏给粗暴的打断了!

“是,大人。”这个根部忍者最终点了点头,随后他缓缓的走到了这七个包裹前。

深吸一口气,这个根部走上前去,顺带的他还指示了六个人和他一起去打开这些包裹。

既然团藏想要看,即便他们已经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但他们也绝对不会去反抗这个命令的。

当他们打开这个包裹的第一层,一个个带血的面具掉落在了他们的眼前,看到这一幕他们的手不由得停顿了一下,随后他们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了团藏。

不过很可惜的是,团藏的表情依旧默然,哪怕他的手已经抓得他的手杖开始滋滋作响,但是他依旧没有出声。

见到这一幕,那些根部承认不由得继续去打开这些包裹,而当他们彻底将这个包裹打开后,他们立刻退开了。

团藏看着眼前的一切,尤其是拿到油汝龙马那死不瞑目的样子,他再也无法控制住他手中的力度了!

“啪!”

他手中的手杖在这一刻直接断裂开来,他内心的愤怒再也无法克制。

他的人居然被杀了,他派遣出去的人居然被干掉了,还是被暗部的人给干掉的!

根部的成员死了,团藏从来不会感觉到可怜,因为实力不足死了也是活该。

他愤怒的是这一次任务失败,他愤怒的是在木叶内有人如此违逆自己的命令,他愤怒的是这一次的挑衅行动!

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的胆量敢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的实力,能做到这一步?

“夜莺?”

忽然,一个名字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小鬼能做到这一步了。

砂隐村的情报团藏自然也得到了,他当然知道这个小鬼的实力还真有些强得可怕。

不过团藏知道这个家伙的一些性格特点,这个小鬼似乎一直都很和善,对任何人都一样。

他的那种性格似乎很讨人喜欢,但是在团藏看来确实最不屑一顾的东西,哪怕这个小鬼确实有野心,但在团藏看来这样的野心根本不值一提,因为他不会给这个小鬼机会。

然而现在,这个小鬼似乎真的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了啊。

团藏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如此来回了好半天,他最终还是狠狠挥了挥手。

他知道,他现在恐怕已经没有办法报复夏彦了。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哪怕他想做些什么,恐怕他也没有办法去做!

“你给我等着,等到九尾人柱力生产完之后.....”

团藏愤怒的转过身去,不过就在这时根部内传来了一阵喧哗,没过多久一个暗部的人员缓缓的走到了团藏的面前。

“团藏大人,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火影大人希望你现在去办公室.....”

.....

“火影大人,事情就是如此。”

在火影办公室内,夏彦看着波风水门还有猿飞日斩,平静的将自己所做的一切复述了一遍。

在他统领所有在场暗部一起诛杀了那些根部忍者后,他就第一时间派人来到了火影办公室传递信息。

并且他还同一时间让人把一份‘礼物’送到了根部的大门口,以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做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但是知道并不代表他不会去做,因为他不是以前那个畏首畏尾的夏彦了。

人设不能改变,但是某些行为却可以表现的不一样,别人欺负到他头上了,他如果不还击恐怕以后他的部下都不敢轻易信任他了。

“这件事,你做的有些过分你了。”猿飞日斩幽幽的叹了口气:“都是木叶的忍者,没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

“火影大人,暗部是火影的暗部。”夏彦微微低下头,他的眼睛没有看任何一人,他的声音不卑不亢的对着两人说道:“没有火影大人的指令,无论是谁来都没有用,而且叶仓现在也是我的部下了。”

听到这句话,猿飞日斩忽然笑了起来,夏彦在耍小聪明他看得出来,不过那又如何呢?

暗部是火影的暗部,这一点他是完全支持的,而且他也是这样去做的。

这样的表态算是为自己行为辩解,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表态啊。

这小子,手段倒是越来越老练了。

猿飞日斩心理暗暗想到,事已至此他也不会在多说什么,而波风水门也同样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我的想法和三代目大人一样,你做的过分了一点,他们到底是木叶忍者,你的做法太血腥了。”波风水门摇了摇头,他略显无奈的说道:“不过事已至此,并考虑到对方没有调令,并且肆意污蔑暗部忍者,还打算强行带走你的部下,他们是罪有应得。”

“抱歉,火影大人。”夏彦轻声说道:“因为我无法控制我的怒火,如果这会引来了麻烦,我原因接受处罚。”

“处罚是必然的,挑衅我可以不在意,但你这种枭首的行为实在太恶劣,这件事必须受到处罚,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一个机密任务。”

“火影大人请说。”

“一个月后,我要你加入我的护卫队,去保护一个人,明白了吗?”

“是,火影大人.....”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