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歼灭(8K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歼灭(8K求订阅

夏彦可不知道,自己刚刚把叶仓搞定之后,居然又引来了这样的麻烦。

他现在正在思索着宇智波的那档子事情,毕竟在他手中可是还有一个宇智波梦寐以求的暗部名额呢。

距离他和宇智波真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了,执行任务确实是一个极好的打发时间的事情,尤其是任务地点比较远的情况下,往往一趟出行可就是好几天呢。

“也不知道那颗种子埋下去后,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质变呢。”

夏彦轻轻敲打了一下桌子,他给宇智波真留下的这条路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办法实现,但是他很清楚只要把握得好,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毕竟宇智波富岳这个家伙,在某些程度上还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一个摆明了的无比清晰的送命题放在他眼前——救火影的命,还是听团藏的话。

他居然还真的能给你选错,老老实实的听了团藏的话,这真的你敢相信?

即便那会儿,根部确实出动了,并且九尾的眼睛里面出现了写轮眼的倒影。

但是团藏真的将所有的根部都放到了宇智波吗?

而且团藏真的敢在九尾出动的时候,不管不顾的对着宇智波下手吗?

而且宇智波当时的实力,就算打不过防守还是有可能的,等一切结束直接反告一状,就比如他们想要救援但是却被团藏阻拦。

这也总比被其他人认定他们宇智波没有出动,几乎默认了和九尾事件有关系要好一万倍!

如此的送命题做出如此稀烂的选择,夏彦表示自己真的看不懂!

尤其是这个家伙还是一个左右摇摆不定,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如何选择。

他摆出一个自己很公正的样子,实际上根本就是毫无主见,只能看那一边势大就倒向哪一边。

这样的人做族长,尤其是在那个关键的时间点上全族不被灭了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夏彦不想放过宇智波如此优秀的资源,那么他必然要做出一些选择,宇智波富岳根本不靠谱,那他为什么不亲自弄出靠谱一点的呢?

当然,这个靠谱也只是稍微靠谱,都是比烂的时代,夏彦还就不信了,难道自己在身后控制着还能出现一个比宇智波富岳更烂的不成?

“不过也需要这个家伙自己下定决心才行,而且未来也要尽可能的控制好。”

夏彦心理默默想到,至于宇智波富岳拥有万花筒?

这一点他不敢确定,不过即便有夏彦也不见得会怕他,只要不中幻术那么跑路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自己的速度也放在这里,这种BUG级别的穿越空间的速度,宇智波富岳哪怕有万花筒也不见得能抓得住自己。

“就是我也不见得能轻松对付他就对了。”

万花筒写轮眼的诡异还是无与伦比的,哪怕夏彦现在的实力哪怕面对上百名忍者他都不怕,可是一对一面对万花筒,他还真没有足够的把握。

写轮眼本来就是单挑能力强的让人发指的存在,而到了万花筒则更是恐怖极致。

一旦不要命的使用瞳术,甚至开启须佐能乎,哪怕群战能力更是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增强。

毕竟那是极致阴遁的产物,毕竟那样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在那里放着,夏彦哪怕在勇攻击力不到位,也绝对拿须佐能乎没有什么办法。

“要是能达到千手柱间那样的地步,召唤出木人甚至千手观音就好了。

当然,宇智波富岳还不配享受这两个术呢,到底那是拿来对付成熟体须佐能乎,和完全体就须佐能乎的。”

想着想着夏彦自己愣住了,随后他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他都没有确定宇智波富岳是否有万花筒,就已经考虑的那么远了,这似乎有些过于高估自己的对手了。

未雨绸缪是没错,但是他也没有必要小看自己。

当初他就是没有认清自己的实力,结果差点没想通,一直在那里纠结自己要怎么去做。

纠结到最后他自己人都有些发麻,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其实我比想象中的要强得多啊,何必呢。”

夏彦背靠着椅子身体不断向后压去,他试图让自己的身体更加的舒展,也让他自己更加的舒服一些。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上让夏彦不得不坐正了。

到底是大队长,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和形象的。

很快,在夏彦坐好之后他就让那个敲门的家伙进来了,然而当他了解到这个家伙为什么找自己时,夏彦的脸色瞬间变了.......

.....

“确认一下,你就是砂隐村的叶仓,对吗?”

在大三大队休息室中,油汝龙马拦住准备去找地方休息,然后等待夏彦分配身份和住处的叶仓。

他的声音低沉切冰冷,那股根本无法被掩盖的阴冷气息更是在他的四周环绕,他的话虽然是询问,但是那种不容置疑早已凸显了出来。

叶仓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她有些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这个人的穿着显然也是一个暗部。

在一想到夏彦之前所说,木叶内似乎不太太平的事情,叶仓犹豫了一下,最终她还是叹了口气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

她的身份实在太过于敏感了,这种敏感的身份让她并不想惹麻烦。

她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她必然会好好的去做,她现在是一个无根之人,既然有接纳她的土壤,那么她也要好好表现才行。

“我是叶仓。”叶仓平静的说道:“不过我不是砂隐的村的叶仓,砂隐村的叶仓已经死了。”

“看来就是你了。”油女龙马没有在意叶仓所说的话,他淡漠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开口说道:“那么,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

“走一趟?”叶仓眉头皱的更紧了,很显然这件事有些让她不安:“为什么?你们又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与你无关,但是你作为砂隐村的成员,现在进入暗部明显有很严重的问题。”

油女龙马全身的查克拉开始微微激荡了起来,不仅是他,跟他一起过来的所有根部忍者也同样如此。

“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跟我走,二是我把你带走。”

话音落下,数道冰冷的查克拉瞬间锁定在了叶仓的身上,这样可怕的查克拉让人望而生畏。

很显然,这些人真的不是说说看的,一旦情况不对他们是绝对会动手的!

叶仓的拳头握紧了起来,她虽然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现在麻烦大了。

而她的内心也不由得有些悲怆,果然作为一个等同于叛忍一般身份的人,加入到另外一个忍村,尤其还是进入到了暗部这样的环境,恐怕真的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只是她也根本没得选,恐怕那个叫夜莺的强势无比的家伙,也不会给她任何选择的空间。

微微闭上眼睛,叶仓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好半天她那握紧的拳头才放了下来。

她睁开双眼,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

“慢着。”她话还没有说完,卡卡西忽然从后方走了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第三大队要人。”

“我们是什么人与你无关,卡卡西队长。”油女龙马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你要做的,就是执行命令。”

“是你?”卡卡西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他的似乎想起了什么:“根部的人吗,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了。”

卡卡西已经回忆起了自己和夏彦第一次任务回来后,所遇到的那些根部的成员。

而那一次任务也让卡卡西意识到,在木叶中似乎除了暗部之外还有一个类似的部门,这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现在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他立刻想起了当初那个帮他和夏彦解围的那个家伙。

“既然你知道我们是谁,那么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油女龙马也有些意外卡卡西居然还记得他,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而是继续淡漠的说道。

“退下,不然我会出手的。”

“抱歉,你们有火影大人的调令吗?”

卡卡西没有理会他,反而直接沉声问道。

“调离一个暗部成员是需要火影大人调令的,如果没有,我是不会让你带走我们的人。”

“我们得到的是团藏大人的命令。”

油女龙马声音变得更冷了,而且他那磅礴的查克拉也开始锁定住了卡卡西。

“最后给你一个机会,退下,不然你也会是我们的攻击目标。”

“抱歉,我不知道什么团藏大人,我要的只是火影大人的凋零!”

卡卡西只是平静的扫视了这个家伙,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冷了,随后他更是直接将自己的忍刀抽了出来。

伴随着他的动作,几乎所有在这个休息室内的暗部也在同一时间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一时间,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在整个休息室中回荡着。

油女龙马见到这一幕,他面具下的脸色也显得更加的阴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如此违抗团藏大人命令的人!

“我明白了。”

油女龙马深吸一口气,他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忍刀之上,顷刻间无数细小的黑影从他的身体冒了出来。

“木叶暗部忍者旗木卡卡西,因违反条例规则,并无视上级指令,可视为叛忍,动手!”

在油女龙马话音落下的瞬间,所有的根部忍者集体拿出了武器,他的目光中透露着冷冰杀意,这样的杀意瞬间将卡卡西和叶仓完全覆盖。

这样的压力让叶仓咬紧了牙关,团藏的名字她似乎听说过,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团藏到底是做什么,具体是什么职务。

但是她似乎可以想象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卡卡西愿意出头恐怕是代表着这个第三大队大队长意志,也就是那位木叶夜莺的意志。

难道,他们真的愿意为了自己这样一个身份特殊的人,和木叶内部的某个高层发生如此的冲突吗?

“既然如此,那么我......”

叶仓默默酝酿起了查克拉,既然对方愿意维护自己,把自己视为他们中的一员,那么她也绝对不能表现得太过于糟糕才是!

“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第三大队闹事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但是却又显得有些陌生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看向了休息室的大门,那是他们的大队长的声音!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这位大队长那温和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异样了起来。

即便依旧温和,即便依旧听起来非常的轻柔悦耳,但是所有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在这样的温和中,到底是如何的冰冷。

“夜莺.....”

油汝龙马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也看向了夏彦,而且他的目光中还带着些许的复杂。

夏彦这个家伙当初他们招募过,但是却被对方拒绝了,而作为团藏的贴身守护者,油汝龙马更是知道团藏还想过用强硬的方式,让这个家伙进入到根部之中。

但是奈何这件事被火影否决了,而且团藏对于夏彦内心也是充满了不忿与不满,只是这个家伙现在已经变得无比的棘手了。

砂隐村的事情作为根部的成员,他们自然非常的清楚,能创造出如此恐怖战绩的人,他们内心也有着畏惧。

而在畏惧的同时他们也会有尊敬,忍界到底也是一个崇拜强者的世界,夏彦那强势到无以复加的表现自然让他们也尊崇。

而现在他们却又不得不成为敌人,因为作为忍者,尤其是根部的忍者他们必须要完全听从团藏的命令。

“夜莺大队长。”油汝龙马深吸一口气,他再一次开口了:“我们是带着团藏大人的命令而来......”

“请等一下。”

夏彦一步一步走到了卡卡西和叶仓的身前,在将他们两人挡在了身后后,他才没有丝毫客气的打断了油汝龙马的话。

“这里是暗部,不是根部,团藏大人的命令,什么时候能调动暗部了?

还有,是谁给你的资格来判定一个暗部成为叛忍的?”

夏彦的话几乎堵死了油女龙马说话的空间,毕竟夏彦可是一个暗部大队长,作为能统领一个大队的人,夏彦有资格也有能力发出这样的质疑。

暗部和根部虽然有些类似,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体系,并且夏彦成为这个大队长,就是通过斩断团藏伸进暗部的手才有这个机会的。

说白了,团藏现在根本没有资格来命令暗部,而从职务上来说,他从来都没有这个资格来命令暗部!

“夜莺队长,你也要违抗团藏大人的命令吗?”

油女龙马知道事情不对了,不过为了维护团藏他可不能退缩,而且他也必须要完成团藏的任务!

“违抗团藏大人的命令?”

忽然,夏彦露出了一抹微笑。

“或许我的话没有说清楚,那么我在重复一遍好了。

这里是暗部不是根部,你一个根部的忍者来暗部强行抓我们的人,并且敢随意定义暗部的队长为叛忍。

我看,你才是叛忍吧......”

夏彦的话十分温和,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了危险,随着他的话不断说出,油女龙马明显感受到了这样的危险在不断加剧!

尤其当他最后一句话说完时,油汝龙马几乎感受到了窒息。

这个家伙给他们定义了叛忍,这也就意味着......

“小心!”

油女龙马忽然大喊了一声,随后他双手快速结印,那漆黑的虫网快速散开,然而这一切还是慢了。

夏彦作为一个暗部的大队长,在有条有理证据清晰的情况下,他是具备定义一个忍者叛忍的资格!

几乎是瞬间,夏彦闪到了一个根部忍者身后,他手中的忍刀闪电般出鞘,那湛蓝的光辉带着尖锐而锋利的气息,瞬间划过了这个忍者的脖子。

“嗡!”

完全没有给这个根部忍者任何的反应空间,这个根部忍者就感觉自己脖子微微一凉,下一秒似乎就有液体开始从他的咽喉处溢出。

不过夏彦可没有等待他彻底死亡的习惯,他的查克拉微微一转,他再一次闪烁到了另外一个根部忍者身侧。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之前和油汝龙马废话那么多,并不是他想避免这一场冲突,相反他早就打定了要干掉这些人的想法!

一群根部忍者跑到暗部来耀武扬威,还当着自己的面抢人,这样一个机会不好好把握那么夏彦就真的蠢了。

暗部不是根本,他们完全可以不理会团藏那么多。

而且作为一个大队长,夏彦自然要维护自己的队员,尤其像叶仓这种身份敏感并且刚刚‘归顺’的人,更是需要好好的安抚和保护才行。

“团藏真是个好人呐。”

夏彦原本的计划是慢慢来,但是团藏居然来了这样一手,这让他还真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感谢一番团藏才行。

而且如果不是他依靠蜥蜴去翻了团藏的实验室,并且拿到了千手柱间的尸块,夏彦现在还真不见得有如此的实力。

所以团藏对夏彦来说,真是一个大好人呐,既然是好人那么夏彦也要好好的报答他才是!

又是一刀挥出,夏彦赶在那些虫网蔓延过来之,忍刀再一次抹过一个根部忍者的脖子。

不过在瞬间干掉了两人之后,夏彦也快速的抽身离开了原地。

因为那些虫网快速的蔓延过来,更是将其他还活着的根部忍者完全包围住了。

夏彦即便可以再干掉一到两人,可是他也不想被那些讨厌的虫子给碰到。

夏彦对于油女一族的情况虽然算不上多么的了解,毕竟每一个人体内饲养的虫子不一样。

但是好歹在他的大队里面也有油女一族的成员,他知道这些人的虫子到底有多恶心,也有多么的烦人。

尤其有些虫子说不定有剧毒,一旦碰到甚至只是闻到他们的味道,鬼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夏彦虽然有过和千代交手并且免疫她毒素的经历,不过时刻保持着警惕是一种美德,这样的美德夏彦不会丢失。

“都散开,守住进出口,不要让这些人出去。”

夏彦的身影瞬间回到了原地,他双手快速结印,同时他也开口给所有暗部下达了指令。

这些暗部们听到夏彦的话,他们所有有些迟疑,因为他们可是亲眼见到夏彦已经杀人了。

不过作为暗部的一员,这样的迟疑也只是一瞬间,他们很快就按照着夏彦的话快速的布防,彻底将这个休息室所有可能逃离的路线给堵住了。

而夏彦也早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结印,等到第三大队的暗部快速离开之后,他才把他凝聚的术给释放了出来。

“水遁·水清波!”

当夏彦双手合十瞬间,犹如龙卷风般快速旋转上升的水流凭空被他召唤而出。

这庞大恐怖的水流犹如瀑布一般扩散,并向疯狂朝着油汝龙马等人冲击而去!

虽然使用水遁会影响他飞雷神的种子,但是如果不处理一下那些虫子,那么他接下来的攻击会有一些小麻烦。

“土遁·土流壁!”

油汝龙马见到这一幕,立刻明白了夏彦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根本不需要他提醒,一个根部的成员见状也立刻给予还击。

他的结印速度飞快,只是片刻一面巨大的土墙就已经被他完成。

这面土墙挡在了夏彦的水遁之前,可是这样的阻挡根本没有什么作用,洪流狠狠的撞在了这面土墙之上。

这面土墙显然无法承受这样洪流的冲击,尤其是夏彦注入的查克拉非常的大,最终这面土墙被直接冲散,而夏彦的水遁最终也形成一条大河。

“糟了!”

油汝龙马见到这一幕,心理闪过一丝不妙,这样水遁的表现还真有些出乎预料,哪怕他们散开了可还是有不少的虫子被水直接冲散。

油女龙马知道夏彦很强,但是这个很强是建立在这个家伙对飞雷神的运用之上。

哪怕曾经似乎有资料显示夏彦的术使用也非常的厉害,但是这个程度似乎也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了。

术的能力那么强,外加上飞雷神之术,难道这个千手夏彦是在学习二代目火影吗?

水流湍急,夏彦可不知道油女龙马心理在想些什么。

他默默的看着那些因为他的洪流而冲散的虫子,下一刻他的感知力几乎开到了最大,这一刻几乎所有的虫子都在他的感知覆盖范围之内!

那密密麻麻的虫子数量无比庞大,无论是在天空中漫无目的飞舞的,还是已经聚拢在根部成员身边的,亦或是被冲在水中的都没有逃过他的监测。

只是夏彦也清楚,这样做对他的消耗实在有些大,他务必要速战速决才行!

想到这里,夏彦再一次双手快速结印,那磅礴的查克拉顷刻间再一次跃动了起来。

“水遁·水龙弹!”

伴随着查克拉的波动,在夏彦的控制之下数条水龙旋转从他说构建的大河中拔地而起,它们发出一道道震天的咆哮,随后没有丝毫停滞的狠狠朝着那些根部成员而去!

“秘术·寄坏虫·飓!”

面对那么多数量的水龙,油女龙马立刻单手结印,刹那间那磅礴的查克拉快速凝聚起来了。

在他的控制,那些虫子快速汇分批聚集起来,并且它们开始不断旋转,只是片刻这些寄坏虫就变成了一道道的龙卷风!

这些寄坏虫的龙卷风疯狂的旋转着,随后狠狠的朝着夏彦凝聚的水龙而去。

一时间,龙卷风和水龙交互交错,双方不断的疯狂的撕咬着,很快夏彦的水龙就被这寄坏虫的龙卷风给吞噬。

而这些寄坏虫也同样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计其数的虫子摔落在了地上、掉在了水里,密密麻麻的一大批随着水流到处漂浮,很显然它们都死了。

“秘术·寄坏虫·簇!”

当寄坏虫的龙卷风和撞在一起时,油女龙马就已经开始准备下一刻术了,而夏彦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水瞬身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向前冲了过去。

不过油女龙马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夏彦动身的瞬间他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术。

那庞大的寄坏虫又一次从他的体内冒出,随后这些虫子疯狂的朝着夏彦移动的方向包围了过去。

夏彦高速冲刺的身影微微一顿,不得不说油女龙马这一手确实玩的可以。

他知道他没有办法锁定夏彦,因此他直接采用封锁进攻路线的方式来遏制进攻。

不过夏彦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的身体协调性本来就好的可怕,哪怕速度再快他都可以生生让自己停下来。

因此他骤然一个减速,随后飞雷神再一次发动,让他瞬间离开了寄坏虫的包围,同时还出现在了一个根部的身旁。

忍刀轻轻一抹,那原本就失去了寄坏虫庇护的根部忍者瞬间被夏彦抹开了咽喉。

而且他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几乎是在出刀的瞬间,他再一次身影穿梭来到了另外一个根部的身边。

他所选择的袭击点,全部都是那些水龙把附近水源抽干了的地方,曾着那些水来没有填不上来他直接选择了出动。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那个该死的油汝龙马居然始终站在有水的地方,这让夏彦稍微有些难办。

不过夏彦也不是完全依靠种子才使用飞雷神之术的,他还有其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嗡!”

又是一刀,眼前这个根本忍者表现稍微好一点,他勉强转过身来试图用忍刀来抵挡。

看得出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忍者了,可是没有超强的防御体系,又或者同样擅长空间忍术,他们真的很难对方这样穿越空间的攻势!

手起刀落,这个根部忍者再一次成了夏彦忍刀下的祭品,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都过来聚拢!”

油汝龙马在夏彦发动进攻的瞬间就已经发出了指令,他现在内心在疯狂的滴血,他一共就带了六根部一起出动。

在根部内,基本都是两人一个小队搭配的,这也就意味着夏彦在动手那一刻到现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干掉了两个小队的人了!

合格根部忍者的培养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样的损失无论是谁都难以承受的啊。

“夜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当那仅剩的两个根部围在了油汝龙马身边后,油汝龙马可以召唤虫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才愤怒的对着夏彦怒吼道,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单独一个人来到这个鬼地方。

“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

夏彦平静的看着油汝龙马,他轻轻甩了甩忍刀上所沾染的鲜血,随后他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敢选在这个时间来我的地方找麻烦,或许火影大人他们有事情吧。

而且你们则想让这件事变成事实,从而让火影大人们没有办法在去追究。

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你觉得我是好招惹的人吗?”

“你这是打算彻底和团藏大人敌对吗?”

油汝龙马看着这一抹笑容,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悸出现了,这样温和的笑容为什么会如此的冰冷。

“和团藏大人敌对?”夏彦好像有些没有听懂他的意思:“团藏大人是很厉害,毕竟他统领了整个根本吗,但是不要忘了,我是暗部的忍者。”

说到这里,夏彦挥了挥手,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卡卡西立刻明白了什么。

他一跃而起跳到了夏彦的身边,随后大声说道:“所有会火遁的忍者都下来!”

所有暗部的忍者闻言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会火遁的暗部立刻一个个跳了下来,而叶仓也默默的跟着走了过来。

“水遁没有把你的虫子灭干净,那么我到想看看你的虫子能不能抵抗火遁了。”

夏彦微笑的看着眼前的油汝龙马三人,说话间他的忍刀在一次绽放出了湛蓝色的光芒。

“从你来到暗部,同时打算强行带走我的部下那一刻,你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

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去吧。

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