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 第一把七十八章 宇智波的构想和死神面具全文阅读

第一把七十八章 宇智波的构想和死神面具

宇智波真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表情冷峻但是他的双眼却有些迷离,很显然他现在有些神不守舍。

自从和夏彦分开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夏彦当初给他内心所种下的种子并没有丝毫消退,反而到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族长,这是夏彦给他的一个诱饵,夏彦希望他去推开宇智波富岳,并且让他自己坐到族长的位置之上!

这是一份诱饵,一个宇智波真真的无力抵抗的诱饵。

他渴望宇智波一族变好,渴望宇智波一族能重新回到曾经的光辉,他更渴望家族与村子能重新回到和谐共存。

按照夏彦的说法就是,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因为宇智波富岳的存在,根本无法做出一个合理的决定。

他的决定完全就是谁势力大,他就会倒向谁,这让宇智波真不由得在思考,如果是他控制了宇智波一族呢?

不得不说,这一份诱惑真的太大了,大到让他都有些寝食难安的地步。

可既然是诱惑,那么必然也有风险,因为他如果真的那么去做,恐怕宇智波一族真的要出大问题。

只是宇智波真也很清楚,这份诱惑下方还有一层巨大的威胁在里面。

夏彦身后到底是谁,宇智波真不知道,可是夏彦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说明他是真的有底气去这样说。

同时这个家伙恐怕还有这不弱的势力,以及不弱的实力啊。

这样的人发出这样的威胁,他不可能熟视无睹,尤其是这个威胁所要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夏彦做什么。

村子只要稍微操控一下,那么他们家族必然会出现内斗,并且还是最残酷的可能要见血的内斗啊!

可以说摆在他面前的可以选择的路真的太少了,一旦他做出选择那么恐怕整个家族都要被搭上去啊。

“爷爷?”就在宇智波真目光迷离的思考着什么的时候,宇智波穹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嗯?是穹啊。”宇智波真快速的回过神来,他看着自己的孙女立刻露出了一抹微笑:“那么早就回来了吗?”

“嗯,训练量足够了,就回来了。”宇智波穹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她奇怪的问道:“爷爷,这些日子我发现你一直无法集中精神,是不是有什么难事,让爷爷想不明白呢?”

“家里的事,以及.....”宇智波真张了张嘴后,最后他才换了一个说法:“以及止水的一些事情,我都要好好考虑一下。”

这样的说法也没有什么错误,这件事确实关系整个家族,同时也和止水有着很深的联系。

夏彦所说过的话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孙女也一样。

止水当时确实一直都在一旁听着,不过那个孩子恐怕根本不知道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何况宇智波真还单独告诉过止水,这件事必须要让他永远烂在肚子里面,无论是谁都不能说出来。

这也算是一个保险措施了,他真不愿意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晓。

“辛苦爷爷了。”

宇智波穹听到宇智波真这样的说法,也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不过她倒是坐了下来,随后好奇的看着宇智波真。

“对了爷爷,你之前询问夏彦的情况,是不是有什么事找他啊。”

“夏彦队....”

宇智波真听到这个名字,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随后直接脱口而出。

不过还好,他的反应很快,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他马上开口说道。

“夏彦啊,毕竟是一个人才,而且还是你的同学,小时候还帮过你,我自然会感兴趣。”

宇智波穹听到这里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她似乎不记得自己的爷爷是知晓那件事的,怎么现在又知道这件事了?

难道是最近调查的吗?

还有,为什么爷爷说道夏彦,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和举动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宇智波穹感觉到万分的奇怪,而且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夏彦了,她不太清楚夏彦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

因为夏彦的表现实在有些神秘,或者说是神秘的有些过分了。

“爷爷,你知道,夏彦最近在做些什么吗?”想到这里,宇智波穹再一次开口询问道:“我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忙些什么。”

“这个.....”宇智波真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后他也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任务太繁忙了吧。”

宇智波真其实也真不知道夏彦在做些什么,毕竟这位可是暗部的一员,并且还不是普通的暗部。

暗部是最为神秘的存在,他们的任务根本不会告诉任何普通忍者,何况他们还是宇智波啊。

看着自己的孙女,宇智波真默然的摇了摇头,他一直都不敢也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没想到自己的孙女居然主动说起了他,这让宇智波真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不过他是他看得出来,恐怕自己这位孙女对这个小子感官非常的不错。

而且那个小子虽然没有说太多,可是他能感受到当时夏彦似乎并没有打算给他多少时间。

既然如此,宇智波真觉得自己似乎也改下决定了,有些事情拖得太久反而会不好,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早点做出一个决定。

“那颗深重在内心的种子我已经无力阻止它发芽了,而且我似乎也只能看着它不断的茁壮成长,根本就无力阻止。”

宇智波真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既然无法阻止那就顺应它的成长好了!

他必须要承认一件事,那就是他确实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即便他的野心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消磨掉不少,然而当一条可以激活他野心,同时也能实现他梦想的路出现时,她再也没有办法克制住了。

“所以,我要去见见这位夏彦队长了,好好的见一见。”

......

“队长,你中午回去吃饭?”

中午下班的时候,夏彦晃着脑袋朝着第三大对外走去,结果他没想到正好遇到的叶仓。

“是啊,中午回去。”夏彦笑着点了点头:“一起吗?”

“恐怕我可没有这个时间。”叶仓立刻摇了摇头:“我还要训练,中午就在食堂解决好了,对了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任务。”

“等到你们训练合格位置。”夏彦随意挥了挥手,然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其实别人或许可以更快的出任务,但是叶仓的情况恐怕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不过这个等待或许要不来太久了,毕竟团藏现在可遭殃了。

作为暗部的大队长,夏彦可是知道团藏现在已经倒霉了,他在和猿飞日斩以及波风水门的见面中,似乎表现的有些过于失分。

而之后他单独和猿飞日斩有过一次交流,一次交流非常的私密,没有任何其他人在场。

不过据说团藏离开的时候脸色非常的难看,而且没过多久暗部就出台了一些新的规矩。

那就是暗部内的任何人员调动都不受到其他外来因素干扰,暗部只对火影负责!

这个命令已经很能说明一切,恐怕团藏这个家伙是不要再想着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来影响暗部这样的运转了。

“可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能得到的情报只能到这里,还是情报只有那么多,团藏脸色那么难看应该不止这一点才对吧。”

一个人的脸色难看与否,其实也很能说明一些事情,即便夏彦没有见到团藏,但是根据当时在暗部的忍者描述来看,恐怕这份条令并不是对团藏的真正处罚。

还有一些大的应该是不打算公布,只会让一些高层人士能接触得到,而夏彦虽然很不错了,但是他显然距离真正的高层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即便如此,也暂时足够了。”

夏彦走出了大三大队的驻地,随后直接朝着家里走去。

“现在我是没有多少机会去触碰暗部部长的位置,但是我也不是一般的队员了,一般的队员可不能像我这样想离开就离开了呢。”

大队长还是有一定的特权的,就比如中午时间他是有着可以控制自己时间的权利。

如果只是一般的队员,他们是不可能离开暗部的,更不要想着回家去吃个饭什么的。

但是夏彦现在可以了,他的自由度可是大得很啊。

一路向前走着,夏彦忽然注意到似乎有人一直在看他,等他把目光转过去后,他发现居然是警卫部的人。

警卫部算是一个大部门,但是经过宇智波的发展,现在这个部门基本已经成为宇智波一族的私有部门了。

很显然这里面全部都是宇智波的成员,基本不会有什么外人存在,而看他的人显然也是一个宇智波的人。

这就让夏彦感觉到有些好笑了,莫非这些宇智波的人还打算找他的麻烦不成?

虽然他现在没有带面具,同样也没有穿戴暗部的服装,但夏彦似乎也没有犯什么事才对。

“你是......”似乎也注意到了夏彦看过来的眼神,一个宇智波的忍者直接朝着夏彦走了过来,随后开口问道:“深见夏彦,对吗?”

“是我,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夏彦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这已经成了他下意识的表现了。

“是这样,我们的长老希望和你见一面。”这个宇智波的成员听到夏彦的回复后,很难得的没有露出什么高傲的表情。

他的回答十分平稳,不过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好奇,他实在想不明白,什么自己家的长老会要见这个家伙,而且还不断的强调要让他们老实一点,千万不要得罪这个人。

夏彦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明白大概是什么意思了,这让他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变得更盛了一些。

宇智波真看来是已经考虑清楚了,这算是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因为夏彦已经真的在考虑,如果宇智波真没有给他一个合理的答复,那么他就必须要换一个人了。

甚至,看着它毁灭!

“我明白了,不知道你们长老在哪?”夏彦笑着问道,他现在的心情还不错。

“长老直说,他在老地方等你。”这个宇智波的忍者心理非常不满意夏彦的说辞,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了一句。

夏彦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了一声‘多谢’就直接离开了。

老地方自然就是那个茶楼了,他们已经两次在那个地方见面了,恐怕这一次也不例外。

而且这一次,恐怕他的部队里面还要多出一个人了。

目送夏彦离开,另外一个宇智波的忍者走了上来,他皱紧了眉头开口问道:“这小子到底是谁,为什么长老对他那么感兴趣,还要我们必须保持尊重?”

“我怎么知道。”这个宇智波的忍者不满的冷哼了一声:“不过这个小子确实够嚣张,他那样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真想揍他一顿。”

“算了,不理他,我们还是执行我们的任务吧。”另一个宇智波忍者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远处随后才慢慢说道:“鬼知道那位长老到底想些什么,反正这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也是,不过居然让我们如此恭敬的对待一个这样的忍者。”这个宇智波忍者说道这里,不由得冷哼一声虽然摇了摇头。

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不过他的态度倒是已经表现了出来,那就是他现在很不满意这件事。

但无奈他也不能做些什么,尤其是长老的命令让他也不敢有太多的放肆。

很快,他们两人就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之后,几个带着面具的暗部忍者悄然出现在他们之前的位置。

这些暗部忍者的目光凝视着这两人离开的背影,在确定他们不会做些什么傻事之后,这才再一次悄然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

“不知道,阁下这一次见我有什么打算。”

坐在宇智波真的对面,夏彦看着眼前这个老者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

尤其是他看到那个再一次跟着这个老头一起过来的宇智波止水,他知道这件事已经越来越朝着他所设想的方向在发展了。

不过夏彦还是稳了一手,他不会主动去说些什么,他要宇智波真主动来开口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夏彦队长,这一次找你,确实是有必要的事情才会如此去做。”宇智波真看着夏彦这张年轻的脸庞,最终他幽幽的叹了口气:“我想夏彦队长其实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知道一些,但又不太确定。”夏彦轻轻的摇了摇头:“所以,还希望阁下能说的更清晰一些。”

说道这里,夏彦端起了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他并没有在继续开口去问,而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宇智波真。

而宇智波真大概也明白了夏彦的意思,这让他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眼前这个小子真是一点破绽都不露。

不过宇智波真也是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自己来到了这里并且主动把宇智波止水给带来了,那么没有什么事情阻止他不在继续做下去了。

他发现,自己在见到夏彦的那一刻,内心那原本蠢蠢欲动的种子疯狂的开始发芽。

他觉得眼前这个小鬼真的就是一个恶魔,一个不断跳动他内心不该有的欲望的恶魔!

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一族的控制权,让宇智波一族重新和村子站在一起,这些思绪疯狂的在他的大脑蔓延开来。

当年他们拒绝和宇智波斑一起离开,不就是希望宇智波一族能安稳的享受着村子所带来的的和平吗?

现在一切都在改变,宇智波一族也越来越危险越来越可怕,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那么当年为什么不选择跟着宇智波斑走呢?

“既然现在的族长不行,那么就换一个族长来完成这一切!”

宇智波真内心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他内心的种子似乎在感受到了他这样的欲望,也开始越来越茁壮的成长了起来。

他静静的看着夏彦,最后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已经彻底说服了他自己,他已经知道自己必须要如何去做了。

“我希望,止水能得到暗部的那个名额。”宇智波真平静的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异常的冷静:“并且,我也愿意接受一些来自夏彦队长的意见和建议。”

“是吗?”夏彦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他凝视着宇智波真好半天才开口:“仅此而已吗?”

“我会.....”宇智波真深吸一口气,随后他才无比认真的说道:“以我最大的诚意而我最大的行动力来表明,宇智波是木叶的宇智波,宇智波和木叶将不分彼此!”

“这个回答,我很喜欢。”夏彦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他才慢慢说道:“恭喜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这个答案夏彦确实非常的满意,因为有了这个答案夏彦已经可以确定做很多的事情了。

当然他也知道,宇智波现在的投诚并非是对着他来的,而是对着他身后的火影。

而这位火影恐怕宇智波真也有了想法,那就是波风水门。

这很正常,毕竟波风水门那么年轻,同时他对宇智波似乎也没有什么恶意,这样的火影只要还在那么他们宇智波就可以真的重新融入木叶。

不过在夏彦的计划中,恐怕宇智波真要失望了,不过至少他们还是可以靠着波风水门的余威,不至于受到过多的针对。

并且夏彦也不可能不管他们,有些事情他必然会帮忙,就如同宇智波真所说的一样,他想要做到族长位置上,就还需要听从下来的意见和建议。

尤其,这是来自夏彦私人的建议,这也是在为他自己的未来铺路。

“那么,止水以后就拜托夏彦队长了。”宇智波真听到夏彦的话,他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不用那么着急着离开,如果阁下没有别的事情要做的话。”夏彦打断了宇智波真,随后他端起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宇智波真听到夏彦的话不由得顿了一下,思索了片刻他最后还是选择坐了下来,他有些好奇夏彦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和他说。

“不知道,阁下对于未来的宇智波走向,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和想法吗?”夏彦看着宇智波真,他微笑着轻声询问道:“不要单独只是有一个想法,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纲领和目标,这样是永远都办不成事的。”

“受教了,夏彦队长。”宇智波真仔细回味了一下夏彦的话,随后他认真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夏彦队长有什么赐教的吗?”

明确的纲领和目标,这一点其实宇智波真感觉有点疑惑,但是仔细想想他发现自己似乎出了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之外,其他的真的完全没有。

最关键的是,自己好像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来完成这些,就和夏彦所说的一样他只有一个想法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真的和夏彦所说他是没有办法完成他的目标的。

他现在更加好奇,夏彦到底又有什么想法,他给自己种下的这颗种子已经茁长成长,他到底打算让这颗幼苗变成参天大树呢?

“很简单,你的目标是什么。”夏彦笑着看着宇智波真:“认真思考,认真回答,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我的目标.....”宇智波真皱着眉头看着夏彦,最后他幽幽叹了口气随后咬牙说道:“自然,是推翻久的族长,成为新的族长带领宇智波重新和木叶站在一起!”

“所以,简略来说就是为了宇智波的未来,要重新融入木叶。”夏彦敲了敲桌子:“这就是你的目标,无论是推翻族长还是做一些不好的事情,甚至被扣上抹杀宇智波荣耀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一个过程而已。”

宇智波真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先是一愣,随后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只是很快他的脸色脸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其实真不怪他变脸,他一开始以为是夏彦逼迫他表态。

将那句他一直不愿意说出口,但是他又必须要去做的事情,逼着他亲自当面说出来。

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眼前这个小鬼并不是那样想的,而是真真切切的在帮助自己做些什么。

给自己定义一个目标,一个简略而无比强硬的目标,一个充满了理想并且掩盖了血腥的目标。

这样的说法极大的减轻了他的罪恶感,那么他清楚这只是强调了最终结果和稍微忽略了过程的说辞,但是确实也让他好受了不少。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标!”宇智波真认真的输咯到:“我的目标,就是为了宇智波的未来,要让其重新融入木叶!”

“那你的计划和行动纲领呢?”夏彦笑着看着宇智波真,他继续问道:“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一切,具体说你打算如何去做?”

“既然我打算推翻宇智波富岳,那么必然会有血腥。”宇智波真此时话题已经说开,那么他也不会有多少顾忌了:“我会处理掉一些该处理的人,我也会好好整合族内愿意跟随我的人!”

宇智波真说的很认真也说的很动容,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只是夏彦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而这样的做法也让宇智波真略微有些疑惑,他这样的表态难道还让夏彦不满意吗?

“想法很好,但是过于片面,这不够。”夏彦再一次轻轻敲了敲桌子,而这一次宇智波真主动拿起了茶壶,给夏彦倒了一杯茶。

“那么,夏彦队长有什么看法?”宇智波真一边将茶壶放下,一边小声的问道。

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夏彦了,或者说他不得不信任眼前这个和自己孙女一般大的男孩。

“你做出的选择是最低等级的,当然不否认他也确实该做一些,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你要用最小的代价拿到最大的权利吗?”

夏彦微笑的看着宇智波真,随后他端起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接着他才缓缓说道。

“宇智波的族人我始终不觉得他们罪大恶极,只是有人引导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所以你要想办法引导回去。

而避免他们被引导,流血是不可能避免的,因为你必然的需要干掉一些引导他们的人。

而解决了那些家伙之后,我想你的声音在族内也算是最大的了,同样我想你们族长也会对你有所顾忌。

所以我给你的建议是等待,等待你们族长主动犯下错误。”

宇智波真认真的听着夏彦的话,一开始他还有所明悟的点了点头,只是之后他又皱起了眉头。

等待宇智波富岳犯错误?

这一点确实是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接受,因为宇智波富岳犯下的错误可不少,平日里都可以抓着一些小事。

但这只是小事,似乎根本不足以让宇智波富岳倒台啊。

想到这里,宇智波真微微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夏彦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先别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夏彦打断了着说道:“在你们宇智波一族内,你在警卫部有多少力量?”

“警卫部?”宇智波真愣了一下,随后才认真的说道:“不多,警卫部有三个分队,其中一个是属于我们这边的人的。”

“那还不错,既然如此的话你就可以从警卫部开始入手。”

夏彦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起来。

“既然你想要重新融入木叶,并且表示宇智波是属于木叶的宇智波。

那么警卫部到底是木叶的敬畏,还是宇智波的警卫部呢?”

“警卫部?”宇智波真眼睛微微一亮:“你的意思是.....”

“给一个分队一半的份额交给平民忍者,这算是一份最初级的方法。”

夏彦很直截了当的说道。

“而且,你们那个分队也要好好修改一下行为规范了。

毕竟你也应该知道,平民忍者对于警卫部到底有多么的厌恶。

至于被平民忍者顶掉的那些人,你也不需要着急。

毕竟未来整个警卫部都会是你们的,不需要担心他们是去了警卫部的工作。

而且等你真正掌握了警卫部,为什么不尝试着吸纳其他家族的人进来呢?

这样做,恐怕对你们宇智波而言,也是一个极好的完全融入木叶的做法呢。”

说道这里,夏彦将手中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后他站起身来。

伴随着他的起身,四周所有的茶客也默契的站了起来,随后他们悄无声息的朝着茶馆走了出去。

而夏彦则是慢慢放下了茶杯,他看着宇智波真最后说道:“等待机会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相反做些什么逼迫别人露出破绽,则是更好的选择。

好了,言尽于此,让这个小鬼跟上其他人吧,我就先告辞了......”

......

飞雷神之术瞬间发动,夏彦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一座老宅之中。

这座老宅就是漩涡一族留在木叶的旧址,作为千手一族的成员他当然可以知道这个地方在哪。

毕竟漩涡水户嫁到了千手一族,而这个旧址就是漩涡水户打造的。

当来到这里后,夏彦的感知力在这一刻疯狂的蔓延,一瞬间他就已经锁定了这里面所有的封印术。

不过他没有将这些封印术放在眼里,伴随着他一步步慢慢向前。

这个地方确实很僻静,周围连一个人都没有,不过这也完全符合夏彦所需要的,毕竟他来这里可是有要事要做。

“找到了。”

很快,他就通过感知力探查到了在这个房间内放置面具的位置,随后他的查克拉快速扩散。

在这个旧址之内,一个携带者他飞雷神印记的种子悄然在地下凝聚。

下一刻,飞雷神在此发动,而他也进入到了这个房间之内。

看着眼前这一大片面具,夏彦目光锁定在那个看上去最普通,但是却又散发着诡异查克拉的面具。

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