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 第一百九十章 木叶倒退了四五十年?全文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 木叶倒退了四五十年?

波风水门的问题很尖锐,同时也是非常现实的。

夏彦这一次的行动对木叶内部的忍者带来的影响力难以想象,甚至不只是木叶,恐怕昨晚发生的事情在村外也完全传开了。

每一个村子都有间谍,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对于大村子来说这些间谍他们留下来,可比干掉他们要实际多了。

因为大村子做出一些决定,完全可以通过这些间谍传递回去。

只要不涉及到最核心的秘密,那么各大村子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村子有时候需要转移一些小矛盾的时候,就可以废物利用起来,清理掉一些间谍并且宣传一下,以此来达到目的。

可以说这些间谍只要不是做的太过火,基本上他们还是安全的。

而这样的安全环境,在这一次九尾事变中让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把消息传递回去。

木叶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了,尤其是九尾这件事后木叶自己都忙不过来,那有什么功夫去管这些间谍啊。

猿飞日斩完全可以想象,恐怕现在各个影的桌子上,就已经有了关于这一次九尾事件中,那个大出风头的夏彦的描述了。

损失什么的这些数据他们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收集,但是夏彦昨天的表现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那么大的功劳如果木叶真的什么都不给,这引来的连锁效应真的不是猿飞日斩能够想象的啊。

而实际上事情的发展也和他所想的差不多,此时此刻各个大忍村的桌子上确实已经出现了这一次九尾事件的报告了。

风之国砂隐村内,罗砂看着眼前的报告神色阴晴不定,如果说和木叶有着最复杂联系的村子,那么就必然就是砂隐村了。

第三次忍界大战是砂隐村主动进攻木叶而挑起的,而最快投降的也是他们砂隐村。

即便在此之后,木叶为了稳定选择和他们暂时结盟,但是这样的结盟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然也不会有他们砂隐村暗部装成岩隐忍者去袭击木叶据点,更不会有对方把夜叉丸送回来后袭击了遣返人员。

当然,那一次袭击真的让他们砂隐村是颜面尽失。

一百多条忍者的性命在那一次行动中消失,其中还包括了暗部两个大队以及一整个封印班的人!

除此之外,还有他们的情报密文也被泄露了出去,因为木叶拿到了叶仓这个任务的情报啊。

砂隐的损失到底有多大完全可想而知,而且这一次罗砂也牢牢的记住了一个人,那就是木叶夜莺这个家伙。

他有预感,这个家伙一定会成为震动忍界的人,而这一次似乎九尾的事件似乎也印证了他的想法。

根据情报描述这一次有一个暗部单独的将九尾给拦住了,看到这部分的描述罗砂还有些不能确定。

因为当初那个叫夜莺的家伙虽然表现出极强的战斗力,但是他更多的表现还是在飞雷神和一些常规遁术上。

只是当罗砂看到情报中关于面具的描述后他就无法冷静了,因为这份情报中的描述和几个月前他们砂隐忍者描述完全一致!

暗部的面具始终都是保持着一致的,这一点无论是那个村子都一样,这是一个暗部永远不会变的身份。

哪怕这个暗部退役或者死亡,这个面具也会永远跟随他,除非他自己交给了自己的传人。

不仅仅是面具的问题,就连身形的描述都是完全一样啊,这几本上罗砂确定这个阻拦了九尾的就是那个木叶夜莺!

而且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当罗砂手有些颤抖的翻到了后面,看到了情报中那描述木遁方面的类容,他再也坐不住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他居然是个千手,他居然是千手!而且还是一个该死的掌握了木遁的千手!”

罗砂猛然站起身来,他的手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这张桌子根本无法承受他的来了,顷刻间就支离破碎了。

而罗砂根本没有在意这样的事情,他现在内心真的无比的混乱,他真的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是一个千手。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千手一族也就算了,到底是当年被教训的,罗砂自然也知道千手柱间到底有多么可怕的威慑力。

那一手木遁更是让整个忍界都为之胆寒,不然木叶凭什么拿着九尾,凭什么是忍界第一忍村?

大概是天妒英才,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拼了个你死我活之后,最终双双阵亡。

这两人的死亡,不知道让整个忍界多少人算是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两人实在太恐怖了。

然而今天,忍界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掌握了木遁的人,并且这个人居然和千手柱间一样,一个人依靠木遁对付了九尾!

九尾有多么恐怖罗砂其实并不清楚,但是看看木叶被破坏成那样,他也差不多心理有个预估了。

一个人能做到这一步,无论怎么看都是无比恐怖的啊。

“风影大人。”

千代推开风影办公室的大门,看着眼前的罗砂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听说有木叶那边的情报送过来,因此她也早早的赶了过来。

要说对木叶恨之入骨的人,恐怕千代也绝对是其中一员,毕竟当初夏彦所做的事情她可没有忘记。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罗砂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姿态,这就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千代长老,你来了啊。”

罗砂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怒气,他把落在地上的情报捡了起来,随后直接递给了千代。

“你看看吧,我想你会明白的。”

千代皱了皱眉头,随后快速的接过了这些情报认真的阅读了起来,只是很快她的脸色就和罗砂一样变了。

她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随后再一次仔细的确认了一番这个情报,随后她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了罗砂。

“确定了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确定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了吗?”

“我想这件事,还需要进一步跟进。”罗砂无奈的叹了口气:“或许你可以问问你弟弟,让他更进一步去确认。”

“我知道了。”千代默默的点了点头:“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啊。”

“确实。”罗砂也狠狠的叹息了一声:“这可真是一个坏消息啊.....”

.......

雷之国云隐村内,四代雷影拿着手中的报告不由得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和砂隐村一样,他也是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了这份加急送回来的情报。

一开始他还没有过于放在心上,甚至在他看到木叶遭受到九尾破坏的时候,他还不由自主的高兴了起来。

四代雷影接手云隐村也有一年多了,经过长达一年时间的整理和清洗,他基本上已经掌握了云隐村的大权。

哪怕还有些人还在一些位置上利用着自己‘高资历’的身份在对抗,但是四代雷影已经不是那么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这种人迟早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又或者他们自己会选择投诚。

因为四代雷影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的后路,也没有给予他们任何的仁慈。

现在不动手,只是单纯的不想村子变得混乱而已,他是一个冲动的人,但是做了一年雷影他也学会了不少东西了。

而且他至始至终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的野心就是想要让云隐村彻底的取代木叶,成为忍界的第一忍村!

因此哪怕到了现在,他都始终没有和木叶形成和解,即便他们没有真正的交战,但是他们实际上还是处于一个交战的状态。

云隐村在三战的损失严格来说很大,毕竟他们失去了三代雷影。

但是这样的损失更多的还是来自于软实力方面,云隐村的形象因为三代雷影的死亡而出现了巨大的损失。

这些损失体现在了任务份额方面,很多的零散任务根本不敢信任云隐村,毕竟他们可是连影都死了。

“哼,木叶战死的影少吗?

凭什么我父亲战死,就不相信我们了?

还有我父亲独自对战上万名忍者,他们怎么不说?

何况我们和木叶也没有彻底停战,木叶真的赢了吗?”

这四个问题一直交织在四代雷影的脑海之中,而这些问题也让他内心对木叶的不满,以及将木叶取而代之的心思越来越重。

而除了形象上的损失之外,其实云隐村在兵力方面的损失倒是真的不大。

除了和木叶开战调动了几千忍者在汤之国和木叶打起来,他们就再也没有其他方面的战争了。

而且这几千人也没有损失太多,毕竟木叶四面受敌,自然不可能搞那么多的兵力来对付云隐。

木叶和云隐的交战基本都是小规模的冲突,以及四代雷影和奇拉比一起去对付波风水门。

当然这一场战斗也是四代雷影不愿意去回忆的,因为和奇拉比两个人居然没能把波风水门给怎么样。

甚至二对一的情况下,还被波风水门逼出了一个平手,这无论怎么看都是耻辱。

但在如何的耻辱,木叶惨胜已经是事实,他们的损失大的超乎想象,这也是四代雷影想要谋划木叶的重要筹码。

但是今天他得到了一个情报,一个让他都感觉到万分不可思议的情报。

“木叶又出现了一个木遁,又有一个千手崛起了吗?”

四代雷影目光冰冷的看着手中的报告,千手柱间的传说他自然也知道,成为影以后他能得到的东西多的超乎想象。

那个平定乱世的忍者到底有多恐怖,他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了。

那种恐怖的哪怕是尾兽都恐惧的木遁,更是老一辈人内心的阴霾,甚至他们村子里面都有过和千手扉间正面交锋过的人。

那是他们想要捕捉八尾的时候遇到的,结果自然是惨败,包括初代雷影在内全部惨败!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銆

可以说那个千手柱间是把他们村子的影和一众高手,包括八尾在内一起给收拾了,完全没有给任何的机会。

这样恐怖的实力四代雷影真的不敢想象,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啊。

“而且这个家伙就是前段时间大闹砂隐村的木叶夜莺,他不仅会木遁,更是掌握了飞雷神之术啊!”

飞雷神之术,四代雷影还真是无比的熟悉,当初那个波风水门使用的不就是这个术吗?

而且不仅仅是波风水门,就连曾经那位死在了他们云隐村手里,导致第二次忍界大战爆发的二代火影也非常擅长这个术。

可以说真个术对于四代雷影个人而言,其威慑力真的不亚于波风水门对于岩隐村的威慑力。

四代雷影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木叶会出现这样一个怪胎,据说这个木叶夜莺的岁数并不算大,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那么小的年纪就不仅掌握了飞雷神,还特么掌握了木遁?

这到底是什么样天才,才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术都是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收放自如的,这个小子据说还非常的擅长水遁和土遁,这是打娘胎开始就不断在修行吗?

还是说,这个家伙只要学会一个术,就可以使用的异常完美了?

“这还真是一个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结合体啊。”

摇了摇头,四代雷影微微叹息了一声。

但是这样的叹息过后,他的双眼中忽然迸发出了火焰,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斗志!

很快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抹笑容,而且双眼中的火焰也越烧越旺了!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这样的天才如果没有办法交手那还真是可惜。

而且有这样的对手作为挑战,那才是真的有意思!”

四代雷影根本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想法,虽然出现了一个夏彦让他大感头疼。

但是他到底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雷之国居民,那种刻在血脉当中的好战让他对夏彦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是一个好战之人,也是一个喜欢不断挑战的人。

出现了这样的对手他不可能没有丝毫的感触,相反他还觉得这样更加有趣了。

这样,才更值得他去挑战,才更值得他将对手踩在脚下!

“木叶夜莺,又或者是别的千手作为姓氏的名字,我算是记住你了,我也会把你牢记在心!”

.......

岩隐村内,大野木正在静静的翻看着村之内需要他批阅的文件,而黄土则有些站立不安待在一旁。

他不敢打扰自己的父亲,尤其是自己父亲在批阅文件的时候,只是他也同样不喜欢站在这里。

土影是所有人的梦想,这一点黄土很清楚,但是他更清楚成为土影需要背负什么,因为他天天都看着自己的父亲在做些什么。

说真的,他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他更喜欢的还是战斗。

哪怕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是在培养自己,他也有着更好的更高的起点,可是他真的并不是那么喜欢这一切啊。

然而黄土也不敢忤逆这一切,他的父亲可算不上是什么老好人。

因此哪怕他并不喜欢这样环境,同样也没有想着要去当什么四代土影。

但是他还是要老实听话,直到他父亲觉得自己无可救药,放弃让他成为土影的想法为止。

不过让黄土郁闷的是,今天自己的父亲看文件的时间要比平时多多了。

这让黄土心理不由得在琢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报居然让自己的父亲看的如此的入迷,按照平时来说现在应该早就已经看完了才对啊。

“还真是有意思。”就在黄土内心满是奇怪的时候,大野木忽然发出了一声感慨。

“父亲,怎么了?”黄土忽然松了一口气,总算看完了啊。

不过他还是老实的询问了一声,其实他自己也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报,居然让自己的父亲看了那么久。

如果不是黄土还算比较遵守规律,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不然他早就探头去看了。

“你今天表现得还不错,至少没有那么急躁,黄土。”

大野木转头看向了黄土,随后不由得点了点头,只是很快他又稍微摇了摇头。

“至于我看的东西,只能说让人感慨万分,忍界的变化有时候真的很像是一个轮回啊。”

大野木说到这里不由得停顿了下来,不得不说忍界还真是一个巨大的轮回。

战争就是一个轮回,哪怕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其实对于整个忍界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为了各自的发展,为了各自村子的利益,有时候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战争中去,带着各种的目的要从中好好捞上一笔。

第一次忍界大战云隐村内那对金角银角兄弟发动政变,不但杀害了二代雷影还同样把二代火影留了下来。

这也成为了忍界大战的导火索,从而蔓延到了整个忍界。

第二次忍界大战,雨之国的那位半神半藏为了更多的领土和更好的发展,悍然发动了战争。

而这一次战争也同样波及了整个忍界,因为他们所有村子无论是为了保护家园还是向外扩张,都迫不得已又或主动加入了进去。

至于刚刚结束的第三次忍界大战,其实本质上更像是一次转移矛盾的战争。

只不过因为二战结束大家得到了修养,因此各自内心的野望也再一次涌动起来而已。

战争,在大野木看来还真是一个充满了讽刺的轮回啊。

而这一次似乎轮回的似乎已经不再是战争了,就仿佛是时间都走向了一个轮回,木叶居然再一次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家伙。

木叶夜莺,大野木自然知道,他可不会忘记这个几个月前在风之国搅风搅雨,并且同样擅长飞雷神之术的人。

可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不仅掌握了飞雷神,居然还是千手一族的!

这一次木叶爆发出九尾出笼的事情,还让大野木有些高兴,因为忍界五大忍村关系真不怎么样。

任何一个村子出现重大的问题,这对其他的村子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何况这五大村子在整个忍界简直就是流氓一般的存在,其他的小国根本就无力去抵抗他们。

甚至不少的小国连自己的忍村都没有,有些时候它们直接就成为了这些大国大忍村们的依附。

一旦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或者竞争对手受挫,那么其他四大忍村也可以想办法去侵蚀一些利益。

最直接的就是从任务份额上面下手,这可是及其重要的一项财政收入啊。

只是当他看到夜莺的表现后,他就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这个木叶夜莺算是在某些程度上,缓解了对木叶不利的因素啊。

“轮回?”黄土对于自己父亲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由得摸了摸脑袋然后才疑惑的问道:“有谁死了吗?”

“应该说,是有人复活了,两个幽灵复活了。”

大野木平静的摇了摇头,不过当他看着自己儿子那越发莫名的脸色,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恐怕完全没有听明白吧。

不过他也不指望自己的儿子能听明白,他看得出自己的儿子恐怕心思不在土影之上。

他更多地还是愿意去做一个忍者,一个战士,而不是一个统筹大局的掌控者。

只是现在他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接班人,他也只能先这样处理着。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倒是懂,但是他也是有私心的。

不过话说回来,哪一个影内心没有点私心呢?

毕竟不是谁都是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这两兄弟,哪怕是千手扉间在一定程度上选择的继承人也是自己人啊。

“算了,这样告诉你吧。”大野木把手中的文件丢了出去:“木叶的九尾出了问题,它离开了封印对木叶造成巨大的破坏,几乎半个村子都没有了,不过......”

“还有这种好事?”大野木话还没说完,黄土就兴奋的说道:“破坏了半个村子?那木叶岂不是等同于倒退了四五十年?”

“你.....”大野木被这样打断不由得有些恼怒,只是他听到黄土话后不由得愣了一下。

摸了摸下巴,仔细想着现在的木叶和四五十年前的木叶,这还真是很像啊!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还真没说错,木叶还真是倒退了四五十年......”

“不仅是村子的规模倒退了,就连当年的幽灵都回来了啊.......”

.......

经过了昨天这样一闹,现在整个忍界都已经知晓了关于夏彦的事情,而且他的存在也引起了各个影的认真思考。

恐怕除了水之国的雾隐村没有想那么多外——毕竟他们的影都已经被控制,而带土更是九尾事件的主人策划者。

不过这些事情并没有过多的影响到夏彦,毕竟这一切才刚刚开始,而且夏彦也需要接手属于他的暗部了。

暗部这件事可是容不得丝毫的马虎和大意,而且也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缓慢。

毕竟暗部可是一块肥肉,而且暗部掌握的权利可真是大的难以想象。

也就是因为暗部的权利实在太大了,因此暗部的正式编制才特别的少,一个大队只有三十几人简直难以想象。

在木叶的正常编制里面,一个大队里面至少有四到五个分队,而一个分队手下就有接近十个小队。

如果是按照正常的忍者的大队来进行编制,那么一个大队的忍者应该是两百人左右。

但是暗部呢?

基本是把一个分队的编制当做是一个大队了,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暗部的人数过多,导致原本就庞大的权力得到更进一步的强化。

其实根部也差不多,他们的实际编制人数也不算多,但是他们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们有着去敌国潜伏的任务。

因为有这样的任务,他们可以悄无声息的发展很多外编人员,但是相对透明的暗部却不能这样做。

现在的夏彦已经换上了暗部的服装带好了面具,并且任命书已经送到了他的手上,他要加速去完成一些他该完成的事情。

“毕竟,猿飞日斩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为了避免他动作太快做出一些反应,我必须要更快一点才行。”

夏彦心理这样想着,他的速度也很快,面对猿飞日斩打造的暗部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他不打算做一个被架空的部长,所以他必须要做出一些更加强硬的事情才行。

反正他的身后有波风水门顶着,而且波风水门要修养也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会造成什么困扰,因此夏彦现在彻底是打算放开手来做。

没话多久时间,夏彦就来到了暗部的总部,他内心不由得有些感慨。

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在他长达六年的暗部生涯中他来到这里的次数也有几十次了。

但是这一次是最特殊的,因为他即将成为这个地方的真正掌控者,他要统领这整个暗部了。

“说起来,如果我当年没有去暗部,而是上了战场的话。”

夏彦站在原地呢喃了一声,看起来似乎有些在追忆过往的一切。

“或许现在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忍者,说不定依靠着九尾这次事件,我还可以冲击一下上忍班的班长呢。”

上忍班班长,这绝对是木叶历史上最重要的位置之一,不要看这个编制似乎只是一个班。

但是木叶所有高手、家族长之类的,都是归类于上忍班这个系统之中。

上忍已经算是最为接近木叶内忍者核心权利的位置了,哪怕是影的选择其实也是在这个上忍班内进行的。

恐怕唯一打破这个传统的,也只有未来的鸣人吧?

夏彦不太记得鸣人是否真的成为了上忍,毕竟中忍考试面对木叶丸一不小心就开了仙人模式,怕是他连中忍都不是吧。

摇了摇头,夏彦直接朝着暗部总部内走了进去,只是他也不在去考虑什么上忍班的班长了。

因为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要是夏彦真的拿到了上忍班班长的位置,那恐怕猿飞日斩是彻底被他击溃了,并且整个木叶也被他彻底掌握与股掌之间了吧?

只要猿飞日斩没问题,这个上忍班班长夏彦是不会有希望的。

何况夏彦本身是一个暗部,他的忍者等级在他进入暗部之后也被隐藏了。

现在是不是上忍他都不知道,虽然按正常来说他现在应该是属于上忍范畴了,但是这里面的灵活性也是在太大了,夏彦可没有兴趣去挑战这些东西。

“看来所有人都来齐了啊。”

当他走进暗部总部并且来到大厅之后,他注意到所有的暗部成员都已经在这里集合了,这让他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

他在过来之前已经通知了第三大队的人去通知所有的暗部,并且告诉他们暂时放下所有任务来到暗部总部集合。

虽然他这个命令很扯淡,因为他只是第三大队的大队长而已,但是经过了昨晚的一切,没有任何一个暗部会拒绝他。

哪怕是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的大队长也同样如此,因为他们可真没想到夏彦会强到这个地步,更加没想到夏彦会是一个千手!

在所有的注视下,夏彦继续缓缓的向前走去,他的步伐缓慢但是稳定。

甚至伴随着他的步伐,在场的所有暗部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他没有走向第三大队的前方,而是不断的朝着会场最最前方走去。

这一幕立刻让第三大队的暗部们眼睛不由得微微发亮,而其他见识过他大发神威的暗部双眼中也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而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的大队长们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夏彦这个举动严格来说有些逾越了。

甚至昨晚他所做的事情也是极大的逾越,那可是下克上的典型!

如果再把夏彦杀了根部的人甚至还羞辱团藏算上,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惯犯了。

“难道村子没有给出任何的处罚吗?甚至,甚至还让他......”

在两位大队长有些骇然的目光中,以及所有暗部的注视之下,夏彦走到了最前方并且转身看向了他们。

好半天,他才缓缓摘下了面具并且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个笑容是如此的温和,宛如阳光一般让人感觉到舒适,而他的声音也在这一刻缓缓响起。

“大家好,摘下面具我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初次见面了。

我叫夏彦,千手夏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