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在下夜莺全文阅读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在下夜莺

为什么觉得自己会赢?

这句话让猿飞日斩身体微微有些发僵,不过他倒是异常的冷静。

他知道如果夏彦真的想要杀了他,恐怕根本就不会跟他废话那么多,此时的他绝对已经是个死人了。

夏彦在暗部的表现可是一直都是杀伐果断的,这样优秀的作战素养也是他多年前能成为小队长的关键。

明白这些东西,猿飞日斩微微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那爆炸的中心。

此时烟雾开始散去,一个巨大的獠牙鬼脸宛若修罗面具一般的盾牌矗立在那。

猿飞日斩第一时间就已经认出了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而看到这术他内心也忍不住荡漾了起来。

“榜排之术吗?”

榜排之术绝对是木遁中最强的防御忍术之一,猿飞日斩哪怕没有见过千手柱间全力施展,但是也绝对了解不少的信息。

见到是这个术,猿飞日斩也已经感觉到无力了,这样的术他恐怕还真没有多少办法打破它的防御啊。

猿飞日斩想得完全没有问题,要知道榜排之术的防御力绝对是难以攻破的,尤其是在夏彦使用了仙术之后,这个术的防御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哪怕比不上千手柱间全力施展,把宇智波斑的威装·须佐能乎的斩击给挡了下来,并且榜排表面毫发无伤。

但是对付猿飞日斩还是没有丝毫的问题,甚至多来些人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过这个术的消耗还真是有些大,夏彦感受着自己身体内的查克拉不由得摇了摇头,猿飞日斩的破坏力还真是对其他火影的名号。

不过这一切都处于夏彦没有想着要直接让他认输,虽然直接战胜他能减少不少的麻烦。

但是造成的绝望与压迫感,绝对没有这样如同猫捉老鼠一般解决掉对手。

杀人还要诛心,这是夏彦的一贯策略。

“不得不说,火影大人的术威力还真是可怕。”夏彦见猿飞日斩久久没有开口,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这样的破坏力,可真是差点把我给干掉了啊。”

“哼,有榜排之术的你,恐怕老夫想杀你也是痴人说梦。”猿飞日斩回过神来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不要这样装模作样,你根本没有受伤对吗?”

“这个问题,实在让属下有些难以作答啊。”夏彦装作一副有些为难的架势,但是下一刻他就直接给出了答案:“确实,火影大人的术威力强大,但是对我来说......”

说到这里夏彦停了下来,剩下的话他没有在多说半句,但是猿飞日斩可不傻,他自然知道夏彦的意思。

虽然这样的话实在让猿飞日斩有些血压飙升的感觉,不过他还是能够克制得住自己,毕竟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可能干掉夏彦。

除非他有一些特殊的术,就比如能压制夏彦飞雷神的封印术,以及能够压制住夏彦木遁的办法。

深吸一口气,猿飞日斩微微转了转头,他的目光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夏彦,随后他才缓缓的开口。

“恐怕,你除了能使用木遁抵抗我的术之外,你还有飞雷神之术可以使用,对吗?”

猿飞日斩此时已经彻底醒悟了过来,战斗时没有办法多想的东西,这一刻也瞬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你能直接使用飞雷神来到我的身边,并不是你安排了暗部跟随,而是你直接在我的身上留下了飞雷神印记,对吗?”

“是的,火影大人。”夏彦笑着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本来就瞒不住,他也没有打算瞒:“你的身上有我的飞雷神印记,火影大人一直都在我的锁定之中。”

“果然如此!”猿飞日斩要紧了牙关,他继续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直接使用飞雷神之术,恐怕老夫早就已经成为你的刀下之鬼了!”

“不至于,火影大人。”

夏彦依旧保持着微笑,但是他的微笑真的让猿飞日斩越发的感觉到了心寒。

“我怎么可能会干掉一个火影呢?

何况火影大人不是想看看我的实力吧,如果一味的使用飞雷神之术恐怕会让火影大人失望,不是吗?

所以我只能好好展现一下自己,好好的让火影大人了解一下我的实力,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夏彦的话说的很轻,也说的很温柔,下一刻夏彦就把手搭在了猿飞日斩的肩膀上。

不等猿飞日斩做出什么反抗,他体内的查克拉微微一动,下一刻他们就出现在了之前他们面对根部忍者的地方!

不得不说,在夏彦榜排之术的保护下,这片区域居然奇迹般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那些根部成员依旧还活着,但是他们看上去状态变得更加的糟糕了。

毕竟被吸食了那么多查克拉,随后更是被猿飞日斩的术震荡得不轻,甚至就连大和那个小子此时也已经被夏彦的木遁给抓住了。

“火影大人,有些事情敢作敢当,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夏彦平静的看着猿飞日斩,他的目光依旧平静而温和,就好像是在和老朋友叙述一般。

“这个小鬼,归我了,这笔账我们以后再说,毕竟火影大人说得对,木叶不能没有火影啊。”

“除此之外呢。”猿飞日斩深深的看了一眼夏彦,最后他才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还想要什么?”

“对我来说,暂时一切都够了。”夏彦轻轻摇了摇头,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至于火影那边,或许会有一些安排。”

他现在是暗部部长,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胃口还真没有那么大,除非他已经是火影了。

不过作为一个‘站在波风水门身后的部长’,夏彦也必须要为其他方面好好考虑一下。

因此他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样的答案虽然不能让猿飞日斩满意,但是现在可是形式比人强啊。

“那么,团藏呢?”猿飞日斩握紧了拳头,他死死凝视着夏彦:“你打算如何处理?”

“我相信,火影大人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不是吗?”夏彦嘴角勾勒起了一丝微笑:“我只是一个暗部,不能给火影做决定,不过现在火影大人也该做决定了。”

团藏到底要如何处理,夏彦绝对不会给予任何的评判,但是他却可以用这件事始终威胁猿飞日斩!

这就是夏彦的目的,甚至处理得好,他还可以利用大蛇丸好好做做文章。

主动权在他手里,猿飞日斩不认命也要认命了!

猿飞日斩静静的凝视着夏彦,好半天他才点了点头,随后他双手略带颤抖的抬了起来。

“我明白了,还有你不是说你想要见识一下木叶创立之处的力量吗?

好,我满足你,不过我希望你牢记今天的一切,我更希望你不要后悔!”

“火遁·豪炎之术!”

......

经过几日的赶路,夏彦和猿飞日斩来到了火之国的国都。

看着眼前这座庄严但是却不显繁华的城市,无论是夏彦还是猿飞日斩都显得异常的平静。

毕竟都是在木叶待了那么久的人了,并且都是木叶之中属于管理者的人,他们自然不可能露出什么不太合适的表情。

何况这个火之国国都真的和木叶比起来,还真的是有些差距的。

木叶虽然称之为村子,但是它的实际规模、人流动向以及经济程度,其实完全比很多小镇甚至城市都要好太多了。

之所以始终还是用村子来称呼,一方面是忍者数量的问题。

控制村子的是忍者,在村子占据实际主导地位的也是忍者,无论平民到底有多少,这一点是不可能被改变的。

忍者的数量哪怕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好几万的程度,但是这好几万的规模严格来说也真不大啊。

所以排除掉那些平民,几万忍者数量说是村子也没有问题。

不过这种数量的人口对夏彦来说,其实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毕竟他前世的国家,最大的一个村子人口可是有二十多万人。

木叶忍者加平民一起也才十多万,村子为村子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除了人口方面的问题外,那就是对大名表明‘忠心’了,这是一个面子问题,同样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村子的等级可比城市要低,而影的等级自然也比大名低,这里面有着很明显的主次关系,哪怕没有什么鸟用,但至少能安慰自己不是吗?

“到了。”猿飞日斩平淡的扫了夏彦一眼,随后才继续开口说道:“休息一夜,我们明天去见大名。”

“是,火影大人。”夏彦根本没有在意猿飞日斩的臭脸,他依旧保持着那和善的表情。

猿飞日斩听到夏彦的话,总感觉到无比的别扭,最后他冷哼一声直接朝着前方走去。

而夏彦则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随后也跟着走了上去。

猿飞日斩现在态度如此还真不奇怪,毕竟换做是谁遇到他这样的遭遇,都不会有任何的好脾气。

他先是被他舍弃了大量利益保下来的团藏被刺,紧接着他发现团藏居然把千手一族的试验品给派了出来。

好死不死,这一次他行动居然因为被迫妥协,带上了同样打算去讹……

去火之国大名那请求一些金钱,让木叶和暗部得到更好发展的千手夏彦。

然后悲剧就此诞生,夏彦发现了那个试验品。

而猿飞日斩更是被夏彦这个小鬼嘲讽到了极致,随后动手给是被狠狠的打了一波脸!

哪怕夏彦表现得很克制,只是打算带走那个试验品,其他的东西没有彻底提出要求。

但是这种没有彻底提出要求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因为时机成熟后他完全可以提出各种要求!

最可怕的是,为了那个试验品,甚至为了保护团藏,他猿飞日斩恐怕还不得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

这样的情况猿飞日斩能有好脸色才怪了,何况他还被夏彦逼迫着用了一把火遁!

那漫天的烈焰点燃了夏彦的木遁,烈焰在遇到了木头后迸发出了更加可怕的威力。

烈焰顺着木遁的枝蔓不断的蔓延,最后将那些被夏彦抓到的根部忍者全部点燃。

不要说猿飞日斩了,夏彦自己现在脑海中都无法忘记那些不断挣扎着,却依旧被木遁死死捆住,最后被猿飞日斩火遁烧成灰烬的根部忍者。

这样的场面确实震撼人心,也确实非常的冲击心灵,猿飞日斩现在恐怕也是恨透夏彦了。

不过夏彦明显不会在意这个老头的想法,因为这个老头根本不值得去同情什么。

人设的崩塌从来都是可怕的事情,他既然给自己打造了一个优秀的人设,那么就要去好好的维持,绝对不能露出马脚。

就像夏彦一样,他始终都会带好属于自己的面具,绝对不能轻易让人揭穿。

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一旦被揭穿就会是毁灭性的。

“谁都会为此付出代机,哪怕是我也不例外,不过至少我没有猪一样的队友,居然把大和送到了我的手上。”

一想到那个小鬼,夏彦的脸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个小鬼已经被夏彦给打晕,随后直接使用了飞雷神送回到了木叶。

现在他被彻底封印了查克拉,并且还把五感已经给封印,全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丢在了暗部的大牢内,和飞段那个家活作伴呢。

只要这个小鬼在,那么团藏和猿个日斩就等于始终被自己牵着一根绳子,只要夏彦愿意就可以狠狠的拉一下他们的脖子。

不过夏彦也知道,这两人绝对不是任人摆布的存在,他们绝对会想办法进行反抗的。

不过夏彦可不会等着他们反抗,因为他会帮着他们让他们主动去反抗!

“在大蛇丸和团藏之间被迫做选择的感觉,应该会很让人回味无穷吧。”

夏彦凝视着猿个日斩的背影,他的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了一抹微笑。

“尤其是无论你怎么选,你都只能选择志村团藏,这样的感觉或许会更好吧?”

“为什么我一醒来,就总能发现你在干坏事呢?”

就在夏彦阴测测的想着猿飞日斩未来倒霉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你这样时时刻刻算计别人,不会觉得很累吗?直接一刀干了他的脑袋,不是轻轻松松一了百了?”

“你是恐怖分子吗?”夏彦一脸嫌弃的回了一句:“在忍界行走从来都不是打打杀杀,这是人情世故,你知道吗?”

“不知道。”小九尾很老实的摇摇头:“我也不想知道,反正我不是你们人类,也没必要知道。”

“那你啰嗦什么,反正又不要你去做这些事情。”

夏彦翻了个白眼,他低着头跟在猿飞日斩身后,心里却依和小九尾扯淡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夏彦发现他还是很喜欢和小九尾扯淡的。

可能是系统的原因,也可能是小九尾因为初生,确实足够的纯真无邪,但是又继承了大九尾的记忆,不会显得毫无常识。

xiaoshuting.cc

和他这样的存在在一起,夏彦会觉得特别的轻松和舒服,这或许是因为夏彦自己也觉得累的缘故吧,毕竟他身边确实都是老狐狸啊。

“说起来,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忽然醒过来了?”

夏彦摇了摇头,随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完成了火遁的修行你都不知道?”小九尾也有些莫名其妙,他疑惑的说道:“现在你的火属性查克拉已经不在吸收我的查克拉了,你该不会真不知道吧?”

“确实没注意。”夏彦愣了一下,随后干脆实话实说,反正他觉得丢人就行了。“不过这和你醒过来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你睡饱了?”

“这只是一个方面,毕竟我的查克拉回来了当然让我高兴,除此之外我醒过来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我感受到了属于那个大块头的查克拉了。”

………

“你确定在这里?”

深夜,夏彦再一次才出发,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带着面具。

其实对于现在的夏彦而言,不戴面具其实比戴面具要低调得更多。

因为木叶夜莺可是名震忍界,但是他千手夏彦现在却算是名不见经传。

能把代号发展到这一步,对于暗部忍者来说,这基本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极限了,但是夏彦却在这个时间段就做到了。

其实满打满算,他进入暗部也才是六年的时间啊。

“就是这里,我的感知可不会错的。”小九尾的声音在夏彦的脑海中回荡了起来:“虽然被藏了起来,并且数量也不算多,但是至少这确实是那个大家伙的查克拉。”

“这样吗?”夏彦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引导我吧,去把这些查克拉给找出来。”

夏彦从小家伙那里得知他感知到了九尾的查克拉后,就已经决定要把这玩意给找出来。

不过这件事他也没有打算和猿飞日斩先汇报,反正现在猿飞日斩正在气头上,夏彦才懒得去理会他。

何况他还要眼馋这些九尾的查克拉呢,怎么也说也要拿到手里在说!

当然,他也没有打算不说,毕竟有些事有猿飞日斩配合才行。

他打算等他找到东西后,并且确认有多少查克拉量,在去和猿飞日斩商量一下到底要如何去把利益最大化。

虽然猿飞日斩现在不待见自己,同样夏彦也不待见猿飞日斩,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在共同利益面前稍微合作一下。

“现在唯一值得我注意的就是,那个叫和马的家伙到底收集了多少九尾的查克拉。”

心理这样想着,夏彦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些,没过多久他就已经来到了一片森林之中。

看着眼前的密林,夏彦夏彦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此时是展开自己的感知力的,但是他依旧没有找到任何九尾查克拉信息。

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九尾的查克拉恐怕是被封印了起来。

只是夏彦又有些纳闷了起来,这些查克拉都被封印了,自己体内这只小九尾是如何找到的?

难不成还真是狗鼻子,顺着气味来找的吗?

“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担心打不过你,我真想狠狠咬你一口。”

就在这时,小九尾的声音在夏彦的脑海中响起,他幽幽的叹了口气,听上去似乎非常的不爽和无奈。

“这股力量本来就属于我,或者说那个大块头的力量和我本身就是共鸣的,哪怕被封印了我还是能察觉得到。”

“那还不是等于顺着气味找来的吗。”

夏彦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随后他的目光开始朝着四周搜索了起来。

“按照你的指引,应该是在附近,但是这附近我没有发现山洞这样的地方,难道埋在地下?”

“是的。”

小九尾的声音这一次是在夏彦耳边响起,而夏彦的肩膀上忽然也冒出了一阵查克拉。

这些查克拉是单单的金色,它很快汇聚在了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Q版’的九尾脑袋。

“如果我没有弄错,东西应该是在前方二十米左右的树下。”

“我知道了。”

夏彦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他直接朝着前方走去,只是走着走着他忽然皱起了眉头。

因为在他的感知当中,有一个人真快速的朝着他这个方向飞奔而来。

这样的情况让夏彦不由得挑了挑眉头,难不成他跑过来还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吗?

讲道理,这一路上他没有发现什么陷阱和结界,甚至他还一直在观察四周是否有人在盯梢他。

不过很可惜,他并没有发现这方面的情况,显然这不应该是有人察觉到他才对。

就算有人察觉到他,也应该是猿飞日斩那个家伙才对,不过这老头完全没有出动,朝他而来的人查克拉显然也不是这个老头。

“你说,会是什么人察觉到我们了?”夏彦歪了歪头,他继续朝着小九尾提示的地方走去。

“这我怎么知道,反正也不会是什么大麻烦。”小九尾那圆圆的脑袋轻轻歪了歪,然后才无所谓的说道:“根据你自己的判断,跑过来的家伙查克拉强度并不算高,你对付起来不是什么麻烦事。当然,如果你又要浪费脑细胞去算计什么,那就当我没说过。”

“你这小家伙,哪有那么多算计,就算有也是要考虑是否符合我的利益。”

夏彦被这个小九尾的话给逗乐了,他轻轻敲了敲小九尾的圆脑袋。

“还有,不要用查克拉的多少和强弱还判断一个人是否厉害,查克拉多只能做一个参考,不能代表一切。”

“你知道吗,你的话让我感觉到被冒犯了。”小九尾明显翻了个白眼:“你是想说那个大块头九尾查克拉那么多,还不是被你给教训了?”

夏彦无辜的眨了眨眼,他不说的架势就好像是默认了一些东西一般,这让小九尾愈发的不满。

不过现在这个小家伙也清楚,这不是闹腾的时候,远处那原来越近的查克拉,哪怕是他也能感知的到了。

夏彦也没有在继续去调侃这个小家伙,他把目光看向了那颗树的位置,随后他一个闪身来到了这里。

慢慢蹲下去,夏彦手中出现了一把苦无,随后他直接朝着这棵树旁的位置刺了下来。

他的感知力已经锁定了掩埋在这颗树下的异物,虽然没有察觉到有查克拉的波动,不过为了小心陷阱他还是稍微认真一些。

伴随着他不断的挖掘,并且挑开一些隐蔽的陷阱之后,一个卷轴模样的东西已经悄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而也在这时,那股查克拉的气息也来到了他的身后。

不过这个家伙似乎发现了夏彦的存在后并没有主动现身,他还在认真的观察着夏彦,同时他体内的查克拉已经开始酝酿了起来。

“运气不错啊,看来是被我找到了。”

夏彦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对身边的小九尾说道。

“你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还处理好了。”

“你觉得我会有那个功夫帮你的忙?”

小九尾不屑的歪了歪头,随后直接进入到了夏彦的体内。

“或许我在成长一些可以,现在你还是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吧。”

“我还真没想过现在你能帮我什么。”

夏彦直接将这个卷轴拿在手里,随后他慢慢站起身来,随后他转过身去目光看向了一颗大树,随后他放开声音说道。

“本来想拿了东西就走的,不过现在看来在我走之前还需要清理一下老鼠才行了。”

这句话说完,夏彦轻轻晃了晃手,而他手中的苦无也在这一刻旋转了起来。

刹那间,湛蓝的查克拉在他的苦无上绽放,那种可怕的凌厉感朝着四周荡漾开来。

下一刻他的苦无脱手而出,电光火石之间这把苦无已经贯穿了那颗大树!

“轰!”

这颗大树显然无法承受夏彦的攻击,尤其是那把苦无上还带着夏彦的强力的查克拉,一击之下这颗大树直接轰然坍塌。

而一个人影也快速的从这颗大树之后跳了出来,他看上去显得有些狼狈,不过他的目光却也格外的阴狠。

“你是什么人?”这个家伙落地之后直接开口问道:“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你是谁则很有意思了。”

夏彦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他已经认出这个家伙是谁了,很显然这个人就是和马。

“作为大名的守护忍者,你们可真是做了些很了不起的事情吗。”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

和马凝神说道,而他的左手也出现一把四刃铁爪,单单的查克拉在他的铁爪上凝聚起来。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死定了!”

话音刚刚落下,和马就已经冲到了夏彦的面前,这个家伙的速度确实很快。

随后和马左手高高抬起,下一秒就狠狠的朝着夏彦的胸口抓去,而他的右手五指上则出现了湛蓝的查克拉。

很显然那是封印术,而夏彦也在第一时间认出来了,那玩意是五行封印!

“还是个人才啊,居然会封印术。”

夏彦看着这一切丝毫没有慌乱,甚至他心理还不由自主的感慨了一句。

封印术到底有多难,他自己可是一清二楚的,这个和马难怪未来搞出那么多名堂。

甚至还弄出了一个伪人柱力,把木叶都给恶心了一顿,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不错。

但很可惜这个家伙立场站错了,立场一旦错了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过多谈论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夏彦先是微微一个偏身,轻描淡写的躲开了那一爪子。

随后他也同样伸出右手,并且在他的右手五指上,也同样出现了湛蓝的查克拉。

“嘭!”

夏彦的右手直接印在了和马的腹部,而他的左手更是闪电般的探出一把抓住了和马的右手,让和马根本无法触碰到自己!

“你!”

和马错愕的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查克拉被快速封印了起来,并且他也第一时间认出了自己到底中的是什么术。

这可是他最擅长的五行封印之术啊!

他原本是打算用这个术对付眼前这个小鬼的,但是他真没料到自己反过来被封印了。

“封印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而且你会使用的我也会。”

夏彦微笑着看着和马,他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和煦,与此时的一切是那么的不协调。

“本来我还在思考,我要如何处理你,不过现在看来你给我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与把柄,既然如此的话.....”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有想要干什么!”

和马感受着自身被封印的查克拉,他忽然狠狠一扭挣脱了夏彦的束缚。

随后他立刻一爪子对着夏彦抓了过去,虽然他被封印了查克拉,但是他还是可以使用体术的。

不过这样的状态使用的体术,效果绝对没有配合查克拉时强力,但是现在和马也不能去在乎那么多了!

“嘭!”

可惜和马根本无法对夏彦造成任何的麻烦,夏彦承认这个家伙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

但是这一切对付别人可能会占据一些优势,但是面对夏彦这样如同耍无赖一般的存在,他就显得实在有些不太够看了。

只是一拳,夏彦击中了和马的腹部,而和马也因此失去了平衡。

但是这个家伙并没有因此倒下,反而依旧颤颤巍巍继续朝着夏彦进攻,这让夏彦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一把漆黑的苦无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上,随后夏彦直接切断了他左手的经脉,一时间他的左手再也无法用处力气了。

随后夏彦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手中的苦无更是直接将他的右手钉在地上!

“你不是很好奇我是谁吗?”

夏彦缓缓的朝着他走了过来,那温和而声音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此时和马的内心已经堕入了冰窟!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木叶暗部忍者。

而我的代号,是夜莺.....”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