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古代小说 > 摄政王令朕宠罢不能[穿书] > 93、第 93 章全文阅读

93、第 93 章

买多买少是你的自由, 比全买的读者晚看两天也是应该的

江水平见他神色颇有些倦怠,忙先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他倒了杯热茶,压低嗓子紧张兮兮地道:“你就先说, 你昨晚有没有刺杀小皇帝?”

顾悯接过茶盏, 不慌不忙喝了半盏后才道:“没有。”

江水平奇道:“没有?那你这一晚上都去干嘛了?”

顾悯懒得跟他详细说, 放下茶盏敷衍道:“这事以后再跟你解释, 现在先想办法送你出宫。”

“就我一个人出宫?你不走?”江水平摸了摸后脑, 一副犯了难的愁苦样,“既然你没对小皇帝下手, 那老阉狗那里必定交代不过去,王爷怎么办?”

“皇帝已经下令重审义父的案子, 义父暂时不会有事。”顾悯起身往内室走, 没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一块腰牌递给江水平, 有条不紊地安排道, “你拿着这块令牌出宫, 去找锦衣卫上右所的王副千户, 他是义父在京中的故交,义父如今被关押在诏狱里头……”

话说至此处,忽然门外响起一个尖细嘹亮的嗓音,“圣旨到!”

顾悯朝江水平使了个眼色, 江水平忙将腰牌收进怀里, 扶了扶歪了的太监帽, 低着头先过去给传旨太监开门, 随后站到顾悯身后,与他一起跪下接旨。

“臣恭请皇上圣躬金安!”

传旨太监挺直腰板道了声“朕安”,随后展开手里的圣旨,朗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 诏曰,常侍顾悯,秉德恭和,人品端方,有君子遗风,即日起晋为少君,赐官锦衣卫指挥佥事,钦此!”

顾悯蹙着的眉头一滞,随后双手举过头顶,接过传旨太监手里的圣旨,“臣顾悯接旨,谢主隆恩!”

传旨太监殷勤地扶起顾悯,笑呵呵道:“顾少君快请起吧,咱家在此恭贺少君晋位之喜了,少君进宫才两日就已经得皇上如此恩宠,往后加官进爵指日可待,还望少君多多照拂咱们。”

顾悯挥手让江水平拿银子赏给传旨太监,脸上并不见多少喜色,只是淡淡笑道:“公公客气。”

传旨太监眉开眼笑地收了银子,又道:“对了,皇上特意交代让您晚点再去谢恩,让顾少君留在揽月斋好好休息,皇上真是对少君您眷顾颇深呢。”

江水平忍不住好奇问道:“敢问公公,这个少君是什么品级?”

传旨太监笑道:“少君的位分相当于嫔,乃是一宫之主。好了,咱家传完了旨得回去向皇上复命了,少君留步勿送。”

等传旨太监带着人走了,江水平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起顾悯,“那以后我是不是得称呼你一声娘娘了?”

顾悯甩袖回屋,把圣旨毫不在意地抛在桌上,冷冷道:“再乱叫一个字,我就把你送去敬事房让你当真太监。”

江水平混不吝地嘿嘿笑了两声,笑完忽然脑筋转了过来,表情陡然变得严肃,“不是,顾悯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昨晚到底在皇帝宫里干什么了?才刚回来小皇帝就又是给你升位分又是封官的,你昨晚……不会真的给小皇帝……侍寝了吧?”

顾悯人独立在窗前,背影茕茕,闭眼不语,似乎不想回忆昨晚的事。

江水平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也明白了大概,不敢再混乱开玩笑,摸了摸鼻子,绞尽脑汁想要安慰顾悯:“其实,这也没啥,就当是逛了次青.楼,男子汉大丈夫,又不在乎贞洁这种玩意儿……”

顾悯不耐烦地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水平,眸光冷冽,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往江水平身上射过去。

江水平突然感觉脖子凉飕飕的,忍不住缩了一下,识相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憨憨赔笑道:“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不过现在咱怎么弄啊?你真的还想继续留在这皇宫里,给小皇帝当什么少君?”

顾悯淡淡道:“我自然不稀罕当什么劳什子少君,我要的,是锦衣卫指挥佥事一职。”

江水平不敢苟同:“那锦衣卫如今被阉狗把持着,和东厂沆瀣一气,早就成了他郭九尘一人的爪牙,你要是进了锦衣卫,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顾悯沉默不语,负手在身后,袖子里的手紧紧攥着,指甲已经深深掐进肉里他却似浑然不觉疼一般。

今日不管是晋位分还是赐官,对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恩宠荣耀,而是一种莫大的耻辱,那份皇帝颁布的圣旨就像是狠狠打在他脸上的巴掌,提醒着他,今天他得到的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

堂堂七尺男儿,却要以色侍人,今后如何还能在天地之间昂首立足?

顾悯屏住呼吸,寒眸沉沉看着皇宫顶上的一小方苍穹,今日所受之辱,他来日必会百倍千倍奉还!

--

沈映一天都在永乐宫里看奏章看书,为的就是尽快熟悉宫里宫外的情况还有关于大应朝的历史。

直到外头日头西斜,沈映感觉到屋子里的光线渐渐变得昏暗,眼睛看字开始吃力了才放下手里的书。

他按揉了两下眼部的穴位,问旁边伺候的万忠全:“什么时辰了?”

万忠全:“回皇上,申时三刻了。您已经看了两个时辰的书,要不要用点心休息一下?”

沈映正想说好,忽然从宫外面进来个小太监,跪在宫门口道:“启禀皇上,太后娘娘请您去一趟寿安宫。”

沈映眉毛一挑,太后找他?这可是个狠角色啊。

“朕知道了,你去回禀太后,朕随后就到。”

去见太后之前,沈映先换了身低调点的常服,然后才摆驾寿安宫。

经过这一日的看书学习,沈映已经大致摸清了大应朝所有位高权重者的底细。

当今太后姓刘,母家乃渭南望族刘氏,刘太后也并不是高宗皇帝的发妻原配,高宗在世时,刘太后只不过是个贵妃。

后来因为宫中出了厌胜案,先皇后和先太子牵涉其中,尽皆畏罪自戕,刘贵妃之子才被高宗立为太子,等高宗薨逝后,刘贵妃便母凭子贵成了太后。

不过刘太后这个儿子福薄,登基还不到一年就死于疫病,又未曾给她留下子嗣,为防大权旁落,刘太后联手杜谦仁、郭九尘等重臣,扶植了不受宠的皇子沈映登基为帝。

郭九尘是刘太后的心腹,杜谦仁是刘太后的同盟,所以大应朝到底谁说了算,不言而喻。

而沈映这个傀儡皇帝是立是废,不过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

皇帝的御驾到了寿安宫外面,沈映下了御辇步行入内,一走进寿安宫里,沈映便闻到一股浓浓的檀香味儿,刘太后似乎是个礼佛之人。

刘太后就在殿内上首坐着,从她的样貌上能够看得出年轻时候也是位绝代风华的美人,如今保养得宜,看上去年纪也不过才四十出头,气质十分雍容华贵,但身上颜色沉闷的太后服制衬得她略显老气。

刘太后看见沈映进来,微笑着说:“皇上来了。”

沈映行礼道:“儿臣恭请母后凤体金安。”

刘太后慈爱道:“哀家安好,皇上免礼,坐罢,来人奉茶。”

“请皇上圣躬金安。”

有一女子一小儿的声音齐齐响起,沈映才注意到,刘太后这里还有别的客人在。

沈映看过去,只见是一年纪约摸三十岁上下的美貌妇人领着一七八岁的男孩儿,妇人穿的是太妃服制,而男孩儿年纪虽小,身上穿的用的都金贵不凡,一看就知道是龙子龙孙。

沈映心里有了数,这对母子一定就是高宗生前最宠爱的淑妃冯氏和幼子岐王沈晗。

冯太妃眼睛红红似是哭过,已经是个八岁孩子的母亲,却还是姿态楚楚动人像朵娇柔的小白花。

至于冯太妃是为了什么哭,沈映也能大概猜得到。

听宫人们说,冯太妃隔三差五就要来寿安宫里哭上一回,无非就是想要请刘太后恩准她带着岐王去封地就藩,封地虽然不比京城繁华,却也好过在皇宫里仰人鼻息过活。

但刘太后怎么可能答应,岐王虽小,也是高宗血脉,而景昌帝荒淫无道,朝野上下不满诸多,难保不会有人动了拥立岐王造反的心思。

所以刘太后必然是不会放冯太妃岐王母子去封地的,哪有比把人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更来的让人放心呢?

沈映免了冯太妃母子的礼,在他们对面坐下,看向太后问:“不知太后今日叫朕来是为何事?”

原来的小皇帝和刘太后并没有母子情分,刘太后也素来不喜小皇帝的荒唐做派,干脆免了皇帝的晨昏定省眼不见为净,除了必要见面的场合,只有有事找皇帝,才会宣皇帝来寿安宫。

刘太后悠悠道:“哀家听说,皇上近日又新纳了一个男宠进宫?”

沈映心里暗笑,呵,消息竟然传得这么快,找他来原来就是为了顾悯的事,那敢情可太好了。

“不错。”沈映大方承认,“君恕品貌出众,和顺恭谨,深得朕心,朕今日已晋了他为少君。”

刘太后刚才脸上还有点笑意,现在已经完全没了,“哀家还听说,皇上今日召见阁臣时,执意要重审平阳王谋逆的案子是吗?”

沈映道:“是啊,这有何不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