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青春小说 > 盛夏伴蝉鸣 > part389:该给的不少全文阅读

part389:该给的不少

十一点前肖安庭把苏槿凡送到她公寓楼下,约定了明天见面,两人也不上演什么恋恋不舍的戏码,互相道了句道别辞就各自离开了。

肖宁婵平躺在后座,无聊地玩自己的头发,“都分开了还不多说两句话。”

“以为都像你一样,见着面还要像几百年不见的那种难舍难分。”肖安庭吐槽。

肖宁婵玩头发的动作一顿,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明天你跟苏姐姐出来玩,可别再像今天一样不解风情,看看你说的话,一点都不浪漫。”

肖安庭耐心述说:“不是谁都像你们一样,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肖宁婵撇嘴,我这么热心肠还嫌弃我,算了,你们爱咋滴咋滴,你们的恋情我不管了。

“你们这个订婚,任庄彬与程云墨他们家是不是太大方了一些?”

肖宁婵闻言一愣,心里也是没底,挠着脖颈低声道:“其实我也觉得,但是言夏他们都觉得是正常的,所以……他们关系是真的好。”

肖安庭剑眉微微拧起,“这样以后你准备的东西三家都要了。”

肖宁婵点头,心里无端的有些郁闷跟烦躁,但半分钟后又豁然开朗起来,“没事没事,还有宛瑶姐,以后有什么不会的我问她。”

肖安庭一想,这倒也是,家里钱虽然没有这个大明星多,但该有的礼数还是可以借鉴学习的。

肖安庭担心她因为程家与任家毫不求取回报的帮忙而有负担,不紧不慢说:“你也不用想太多,虽然他们说不用给钱,但该给的我们也不会少,家里不缺这点钱。”

肖宁婵有些惊讶转头,当初定酒席在豪庭酒店,礼品在任庄彬家超市挑选她听过父母说给钱,但后面没有再关注。

在学校的时候一直听叶言夏说任程两家不收钱,给他们的订婚礼物,也就这样认为了,现在听到肖安庭明确说肖俊辉白静淑的想法,心里不感动是假的。

“但是他们会收吗?阿姨都说了他们不要钱。”

肖安庭倒是不担心这个问题,说:“先给,不收的话后面就买相应的礼物回送,放心,不会让你白白拿人家的东西的。”

肖宁婵心里确实是轻松了不少,“嗯。”

“还有一段距离,你躺会儿吧,到家了我再喊你。”

肖宁婵应一声,闭上眼睛睡觉。

两兄妹一路无话回家。

回到家的肖俊辉与白静淑已经回房睡觉了,两兄妹轻手轻脚锁门上楼,随后各自给自己的对象发消息报平安。

因为肖安庭先送了苏槿凡才回家,所以他们到家的时候叶言夏他们也刚好回到庄园。

最近事多,叶达博与周清婉都还没有休息,看到他们回来心里也高兴,让李婶去做宵夜,随后问他们去了哪儿玩。

任庄彬笑着坐到她不远处的沙发上,叽叽喳喳给她说今晚的事,周清婉听得很有兴致。

叶言夏看向沙发扶手上的纸张,菜式礼品等订婚那天需要校对的东西,心蓦然发紧,低声道:“这些我看就好,明天我对。”

叶达博神色淡然,自然说:“你不一定看出来,多两个人看百无一失。”

叶言夏安静,这确实是没错,不过大晚上他们还在为这些事忙碌自己也不忍,沉声说:“先休息吧,都十一点多了,这两人还在这,我让他们帮忙。”

周清婉一拍大腿,“这个可以,你们年轻人眼力好,心思也缜密,三人合力肯定能把事情做好。”

任庄彬拍胸脯,“周姨放心,我们肯定会把这件事做好,有无错漏,或者需要改的我们明天就给你答复。”

“也不用这么急,我们明天还有时间,不用看的太晚,”周清婉把几张纸放到一边,“这些我们都看过了,不过你们也可以再对对,这些是晚会的,这个不急,你们先看订婚的菜式跟礼品,还有人员名单,看看这些有没有错。”

任庄彬给她做一个OK的手势。

程云墨沉稳说:“周姨放心,我们会对好的。”

周清婉是放心他们三个的,闻言耸耸肩,打一个哈欠,“那好的,你们对了,我去睡觉了哦。”

任庄彬咧开嘴乖巧点头。

叶达博与周清婉回房。

叶言夏伸手揉揉眉心,对两人道:“我先去洗澡,等下再对,你们要不要先洗?”

任庄彬表示不急,等吃完宵夜再说,说着起身溜达去厨房,“我看看李婶做好了没有。”

程云墨猜测:“可能饿了。”

叶言夏挑眉,不说吃撑,但在餐厅至少是吃饱了吧,这么快就饿了。

程云墨改口:“应该不是饿了,就是想吃东西。”

叶言夏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的。”

叶言夏上楼收拾衣服洗漱,期间抽空给肖宁婵回了消息,说自己也到家了。

楼下,任庄彬溜达进厨房看了会儿,闻着香味忍不住咽口水。

李婶看到他露出慈祥的笑,和蔼问是要多一点青菜还是多一点肉。

任庄彬铿锵有力说:“青菜,我要多一点青菜,还要放一点辣椒油。”

李婶不赞同说:“大晚上吃辣不好,我给你多放一点肉,这个汤放辣椒油不好吃。”

任庄彬很多时候都不是任性的人,闻言听话说:“那不要辣椒油了,是什么汤啊?好香。”

“今晚煮了虾跟蛤蜊,这是那些料,菜也还剩一些,等下给你们放进去。”

任庄彬咽口水,“谢谢李婶。”

李婶笑笑,让他出去等,说好了就叫他。

任庄彬看向翻滚的面条,摇头:“差不多好了吧,我等着就好。”

李婶也不管他,放一把洗好的菜心进去,搅拌几下瞬间弥漫出青菜的清香,又倒进剩下的大虾跟蛤蜊,汤咕噜咕噜冒着泡,就香。

李婶帮他们把面起锅,分好三碗,对任庄彬喊话,“叫少爷跟程少爷过来吧。”

任庄彬点头,“嗯嗯,我去叫,李婶你快去休息吧,辛苦了啊。”

李婶把围裙卸下,边收拾灶台边嘱咐,吃完收拾好碗筷,明天我会来洗。

任庄彬一个劲点头,嗯嗯,好的好的,我知道。

大晚上李婶确实是困了,也不多说什么,收拾好又嘱咐了两句就离开了主屋。

任庄彬喊程云墨,两人一人一碗坐一起吃着,任庄彬哧溜哧溜吃两口,赞叹:“李婶这手艺在外面摆摊肯定能赚钱。”

程云墨并不饿,边看手机边吃,闻言说:“赚钱是赚钱,但多辛苦。”

任庄彬沉默,外面小摊贩确实是不比叶家厨娘,这边除了她还有其他人帮忙呢,李婶也就是做做饭,有时候还都不需要她动手。

叶言夏洗漱完下楼,任庄彬一看到他就笑着对他招手,“快点过来,等下你的面都软了凉了。”

叶言夏坐到两人对面,边拌面边看手机。

任庄彬不满:“你们吃饭就好好吃饭,看手机干嘛?”

“我要给宁婵回信息。”

程云墨则默默放下手机,他没人要回信息,只是随便刷消息。

任庄彬教育:“吃完再看,等会儿还要对礼单这种呢。”

程云墨不想听他废话,低头吃面,“吃你的吧。”

叶言夏:洗完了,现在吃面。

叶言夏:任庄彬很吵。

肖宁婵:嗯?饿了?

叶言夏:没有,阿彬想吃东西,就让李婶做了。

肖宁婵:看来今天确实是没有吃饱。

叶言夏:伯父伯母他们睡了吗?

肖宁婵:嗯,我回来的时候就睡了。

叶言夏:刚才忘记问我爸妈了,我明天再问他们。

肖宁婵:哦,我明天我也问问他们。

叶言夏:好的。

任庄彬戴着手套剥虾,嘴里也不愿意停下来,“菜色礼单这种你们不是对过几次了,怎么还在对,要什么菜这个是跟阿墨他们家酒店说吧?”

叶言夏闻言放下手机,“嗯,上周已经把一份菜单给他们家的主厨了,但我们还是要再校对,这样他们准备食材的时候也更放心,礼单就不用说了,给亲朋好友的东西,明天就进行包装了,肯定要好好看,还有这个流程,虽然不算复杂,但还是要记住不能出错。”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任庄彬与程云墨听着他这一大串话都莫名其妙的慎重起来,点头,“嗯嗯。”

叶言夏看两人,“如果觉得无聊或者累了你们也可以不看,明天再看一样的,还有时间,明天也没什么事情要做。”

任庄彬无所谓耸肩:“我不困,回来后没有这么早睡的,都是一两点才睡。”

叶言夏提醒:“后天要早早起来做准备,你再这么晚当心黑眼圈,那天没有精神任伯他们又要说你了。”

任庄彬急忙对他做一个停的手势,“好好好,我知道,你别再说了,就今晚,明天我一定早早就睡觉,元旦我们跟你一起去知了家。”

叶言夏无所谓说:“随你们,去可以,不去也可以。”

任庄彬边思考边说:“还没有去过知了家,可以去看看,我们给你撑场子。”

叶言夏并不买账,“不需要,去了别捣乱就好,那天她家人都在。”

任庄彬昂首挺胸,“怎么可能,我向来讨长辈喜欢,放心吧。”

叶言夏嗤笑一声,没有说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