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现代小说 > 兰言之约 > 第307章 吃不了羊肉反惹一身骚(第二更)全文阅读

第307章 吃不了羊肉反惹一身骚(第二更)

兰亭暄琢磨了一会儿,还是不明所以。

卫东言倒是不动声色,对那个房产经纪人说:“不好意思,我们不打算买这套房主,也不打算当白手套。”

tsxsw.la

房产经纪人这种话,听听也就算了。

不管谁出钱,签名的是兰亭暄,到时候吃不了羊肉反而惹一身骚。

兰亭暄也同意卫东言的话,她点点头,说:“是的,我们就不掺和,祝您财源广进,生意兴隆。”

她和卫东言下了车,直接回自己车里,开回市区了。

一路上,卫东言问她:“……真的喜欢这样的房子?”

兰亭暄摇了摇头,说:“自从知道这是阮威廉的房子,连整座香叶山我的嫌弃了。”

卫东言:“……”

这真是厌屋及乌了。

后来房产经纪人给他们打了很多电话,让兰亭暄烦不胜烦。

她直接威胁说要打电话投诉这个房产经纪人,他才最后罢手。

而兰亭暄也没有再跟这个房产经纪人合作。

她找了另一个房产经纪人,看好南三环的一套大平层,没几天就签了合约。

市场价,不是学区房,依然贵得不得了。

但是买着安心。

那边阮威廉知道兰亭暄最终还是拒绝了购买香叶山别墅,却去市区高价买了套大平层公寓,沉默良久之后说:“现在国内的年轻人,居然还有头脑这么清醒,不占便宜的。”

这可不是小便宜,这是很多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大便宜。

眼看兰亭暄这边走不通,阮威廉终于放弃,连薛副部那里都不套近乎了。

阮威廉这边销声匿迹,没有任何动静,兰亭暄反而不习惯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把公司搬到京城,卫东言也在京城开了东安创投的分公司,跟兰亭暄的兰言资本还是做了左右邻居。

到了农历春节期间,兰亭暄终于熟悉了京城的办事节奏,开始做更大规模计划。

这一天下班的时候,京城里飘起了雪花。

兰亭暄和卫东言一起走出CBD的办公大楼,看着漫天飘洒的雪花,开心地伸出手,接住了那六边形的晶莹晶体。

虽然只有一瞬,那洁白莹澈的雪花就在她温热的手掌里化掉了,她还是乐此不疲。

卫东言带着微微笑意打开车门,和兰亭暄一前一后进入自己的车,开车而去。

兰亭暄问他:“你今年在哪儿过春节?”

她记得卫东言去年说要回美国过春节,后来是去了,还是没去?

她记不清了。

卫东言看她一眼,说:“伯母已经邀请我跟你们一起过年,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兰亭暄:“……”

她妈妈还真积极。

两人回到自己的住处,天已经全黑了。

这里是兰亭暄出钱买的大平层,小区不算是新小区,但也只有五六年时间,布局合理,绿化面积很高,学区一般,所以价格比学区好的地段要低一点。

柳娴觉得应该买好学区的房子,但是兰宏星劝她说,他这边有两个名额可以上石家胡同小学,所以不用担心。

柳娴这才不提这茬。

卫东言也觉得没啥,他有学区房,没有住人,到时候可以直接用那边的名额。

因此皆大欢喜住进来了。

由于跟兰宏星现在分的房子比较近,兰亭暄和卫东言都是去那边吃晚饭。

两人下班后,换了衣服,照例来到兰宏星那边。

刚进大楼一层,迎面看见了走过来的薛副部。

兰亭暄忙打招呼:“薛叔您好,这个点儿,怎么不留下来吃晚饭?”

她一看就知道薛副部是去拜访她爸爸了。

在这栋楼里,还没有军衔和职位比她爸高的人。

薛副部笑着跟她打招呼,摇头说:“你爸留我吃饭了,可我已经有约,同事请客,我今天非去不可。”

“是吗?薛叔才进京吧,就有同事请吃饭了,可见人缘好。我爸来这里两个多月了,没有一个人请他!”兰亭暄打趣说道。

薛副部哈哈大笑:“你爸那个样子,谁敢请啊?!也就我们这些老战友,知道他是什么人,才有胆子跟他说说笑笑!”

几个人说着话,薛副部的手机响了了,他拿起来一看,是助理的电话,以为有什么急事,忙拿起来说:“小胡,有事吗?”

那边的胡助理彬彬有礼地说:“薛副部长,今天金融部政策发展司茅司长暖房请客,您别忘了。我已经买好礼物,放在您的专车里,下车的时候别忘了拿进去。”

薛副部啧了一声:“知道了,你已经提醒我三次了,我不会忘的。”

那边笑了一声,挂了电话。

兰亭暄好奇问:“什么请客这么重要?薛副部不是要跟上面的人吃饭吧?”

她伸手往上指了指。

薛副部摇了摇头,笑着说:“当然不是。如果是上面人请吃饭,我现在已经等在玄关了。今天是金融部政策发展司的茅司长请客。那是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虽然家世很好,但安心在这个没什么油水的部门做学问,很难得了。”

兰亭暄“哦”了一声,“那就不打搅您了。外面已经天黑了,路上车多,您小心点开车。对了,您有司机吗?”

薛副部说:“我有司机,但去同事家吃饭是私事,我让他下班了。”

说着,薛副部又拿出手机,问兰亭暄:“现在从这里去香叶山那边,走哪条路比较好?”

兰亭暄心里一动。

卫东言会意,这时接着说:“香叶山很大,要看您去哪个方向了。”

薛副部说了个地址,兰亭暄和卫东言一听就怔住了。

那不就是阮威廉曾经想低价卖给他们的房子所在的地址吗?

这是没有卖给他们,但是卖给别人了?

同样是低价吗?

还是市场价卖的?

兰亭暄心里满腹狐疑,却一点都没露出来。

她跟不知道这个地址一样,笑着说:“那边我不熟,您恐怕得用导航。”

卫东言也说:“我知道那边比较偏僻,住户不多,您最好多准备几条路线。”

薛副部点点头:“知道了,反正有导航,到时候不行就再换一条。”

他告辞离开。

兰亭暄和卫东言都没再说话,直到来到兰宏星分的那套房子里,两人才对视一眼。

兰亭暄问:“卫总,你有没有办法查到那套房子的交易价格?”

国内的房子跟美国不一样。

美国的房产交易信息都是公开的,只要有地址,就能查到房子从新房开始的所有交易价格,甚至连买家姓名都能查到。

国内就没这么容易。

想查这个信息,还得找人。

卫东言想了想,“我去找朋友问一问。”

兰亭暄知道卫东言的“朋友”个个神通广大,他想查的事情,除了鼹鼠以外,基本上没有查不到的。

到了吃完晚饭,两人回住处的时候,卫东言说:“查到了,房产的交易价格是一千万,比给我们的价格还低八百万。”

兰亭暄吃惊:“阮威廉这么大手笔?!图什么啊?”

卫东言平静地说:“但是卖家不叫阮威廉。”

兰亭暄:“……”

她纳闷起来:“难道弄错了?那个房子其实不是阮威廉的房子?”

“不,是他的房子。但他应该一开始在国内买房的时候,就不是用的自己的身份,所以从买进到卖出,他都是置身事外。如果不是他先找的我们,外人是不可能知道他才是这套房子的真正屋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