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洪荒:贫道不想封神 > 第一百九十八章.又又又又又被嘲讽的阐教!全文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又又又又又被嘲讽的阐教!

“多谢老师夸赞!”

杨戬和哪吒异口同声说道。

而说到这里又不得不提的是。

燃灯道人虽然在阐教中任副教主,在漫长的岁月中有时也帮教主元始天尊授课。

但实际上并没有收徒弟,不可以寻常辈分论。

所以在阐教中,不论是身为二代的广成子等人,还是身为三代的杨戬等人,见了燃灯都是口称“老师”或“副教主”。

前者是为了显示亲近,而后者嘛……主要是省略“副”字直接称“教主”有冒犯正牌教主之嫌。

而众所周知,那位正牌教主的心眼可不大。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无论是燃灯自己,还是阐教中的其他人,都会自觉带上这个“副”字。

……

与此同时。

天庭,天治天宝阁。

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赵公明正运元神,忽然浑身一震,面上流转过一丝感伤之色。

这一幕正被在其旁的琼霄看见了。

琼霄出言问说道:“大兄,你怎的忽如此作态?”

云霄、碧霄和金灵圣母的眼神也瞬间集中了过去。

赵公明一叹道:“妹子,你有所不知,方才我正运元神,忽然心血来潮,细细感应,方知是门下陈九公、姚少司出事。”

几人都是道行不弱之辈,如今虽是在大劫期间,可已经被点明了,那要算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当下掐指一算,便知其详。

但对比于赵公明的叹惋,四位仙子却是接受态度良好,甚至说不上有一点情绪波动。

因为赵公明的两个徒弟,陈九公和姚少司,她们是都知道甚至见过的。

说句真心话,这两确实是没有什么修仙的天赋,强行在仙道上要有所为或许也是强人所难。

如今有这么个上榜的机会,并且这两娃还抓住了,真真是顶好的事情。

这样想着,便有云霄仙子向赵公明说道:“大兄,你那两个徒弟的天资本就在仙道上恐怕难有作为,如今上了封神榜,将来得个神道正果,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赵公明闻言,微微点头。

实际上,这些道理他哪里就不明白。

对于两个徒弟的事情,不过是有些感慨罢了。

……

同时。

勾陈天宫。

通过神道法眼看戏的姜尚也忍不住微微点头。

虽然剧情大体还是依照原本进行。

但这正是他想要的。

因为他之所以把姬虚空弄过去,一开始就不是冲着要让截教赢,而且要改变截教大崩盘,通天教主黑化要灭世的最终剧情。

眼下第一个转折点已经顺利过去,就看接下来会怎样了。

毕竟……

按照原本剧情的话,应该是自己拜死赵公明,然后引得三霄出手大摆九曲黄河阵,最终一发而不可收。

可是现在立钉头七箭书的是燃灯,被拜的是姬虚空,而且姬虚空巧妙应用手段化解了危机,所以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就看姬虚空怎么把握了。

而对于这一点……

姜尚是对姬虚空很有信心的。

(PS姜尚:到底是虚空大帝,我相信这位大帝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

另一方面。

人间,西岐之地,纣营。

闻仲一直等待派出的二人抢书回来报喜。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也是逐渐随之沉了下去,

直等得第二日己时。

还不见二人回来。

又令辛环去打听消息。

不一时便有辛环来报:“启太师,属下往西岐打探消息,有消息传出陈九公、姚少司已死,骨肉成灰。”

此话一出。

闻仲登时只觉天旋地转。

旋即拍桉大叫道:“是我害了他们啊!”

但此刻却不是为这两个悲伤的时候,闻仲登时想到二人没能抢回箭书的后果……

“二人已死,其书必不能返!”

想到这里。

他不禁捶胸跌足,大哭于中军。

此时正好二阵主张、王两位天君进行来见闻仲,见他如此悲痛,忙问其故道:

“道兄怎么如此悲痛?”

闻仲把前事说了一遍,而后叹道:“那钉头七箭书何等凶险,若抢得回来了还罢,如今箭书未抢回,救不得师叔,还把陈九公、姚少司也折了,我心如何不痛……”

两位天君闻言。

也不知该怎么说。

救人不成,反倒又折进去两个,这确实是让人难以接受。

可是话又要说回来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既然派人出去抢夺箭书,那就要做好失败而归甚至更坏的打算才是。

如今不过是比较坏的情况发生了而已,算不上什么特别大的事情。

但没能抢回箭书,导致我方无法对救姬师兄采取有效措施,这也是个问题。

况且陈九公、姚少司这二人的行动显然已经打草惊蛇,西岐方面又是高手如云,在各种情况下,即便是自己两人再想潜入偷回箭书,只怕也是不可能之事。

因此二天君都是默然不语。

闻仲见二人不语,对二人的心思大约也猜得到一些,所以也不会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只是邀请两人同进后营,来见姬虚空。

此时姬虚空显露在外的这具化身已经鼻息之声如雷。

三位来至榻前。

闻仲一见,便垂泪下来,大声喊叫:“姬师叔!!”

镜中姬虚空已经心里如明镜似的,但此刻见到闻仲等人来至,还是控制着分身睁目,问抢书一事。

闻仲如实说:“陈九公、姚少司俱死。”

姬虚空控制将身坐起,二目圆睁,大呼曰:“罢了!悔吾早不听师尊之言,果有丧身之祸!”

言罢,不觉哽咽,不能言语。

闻仲见姬虚空这等苦切,心如刀绞,直气的怒发冲冠,钢牙剉碎。

二天君怒气更盛。

这种明明知道应该怎么救人,可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但是他们却不知,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姬虚空的一具化身,而姬虚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做戏要做全套。

不过……

这钉头七箭书的作用却不是演的,而且真实的。

就连姬虚空本尊也是暗暗心惊。

没想到这钉头七箭书居然如此之强。

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发现并且当机立断转移因果,用了这具化身替代自己,只怕也要遭遇不祥啊……

……

同一时刻。

有红水阵主王变见众人如此伤心,忙出老营,将红水阵排开,径至篷下,大呼道:“玉虚门下谁来会吾‘红水阵’?”

哪吒、杨戬才在篷上,回广成子、陆压的话,又听得“红水阵”开了,申公豹只得领班下篷,众弟子分开左右。

只见王天君乘鹿而来,相貌非常!

正是:

一字青纱头上盖,腹内玄机无比赛!

……

王天君虽然气势汹汹,可距离红水阵甚近,始终保持一个随时可以避入阵中的距离。

而西岐方面,因燃灯岐山作钉头七箭书去了,陆压无意过多掺和阐教内务,而申公豹又不想沾惹过多因果,只得广成子暂时修持。

此刻见王天君出来,广成子想了一想,便命曹宝:“曹道友,你去破阵走一遭。”

曹宝听了,即道:“既为真命之主,安得推辞。”旋即提宝剑出阵,大叫:“王变慢来!待吾战你!!”

王天君是认得曹宝的,此刻见了他,只道:“曹兄,你乃闲人,此处与你无干,为何也来受此杀戮?”

却是不想与曹宝交战。

而曹宝却是不领他这份情,指着王天君鼻子便开口大骂:“察情断事,乃是你们扶假灭真,不知天意何在,何必执拗?”

“想姬虚空之辈不顺天时,今亦自讨其死,汝等十阵之间已破八九,亦可见天心有数。”

这话虽然没有带任何一个脏字,但却实在是诛心之言。

王天君听了,勃然大怒。

如果是十二金仙中人倒也罢了,可这曹宝论起来境界还不如自己,居然就敢这么说话。

这哪能忍,当下仗剑便来取。

曹宝急忙剑架来迎。

步鹿相交。

“轰隆!”

两剑相击。

曹宝顿时落入下风。

王天君冷笑一声,便欲乘胜追击。

然而他刚刚向前迈步,忽然间,只见一道金光射来,直奔自己而来。

他当下挥剑将之斩落,旋即往阵中就走。

曹宝随后跟来,赶入阵中。

王天君上台,见曹宝跟入阵中。

将一葫芦水往下一摔。

葫芦振破,红水平地拥来。

需知这红水蕴藏无穷玄妙,一点粘身,四肢化为血水。

曹宝不知内情。

被水粘身,霎时间便只剩道服丝绦在,而四肢皮肉化为津。

一道真灵往封神台去了。

(PS曹宝: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没了?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这也太过于悲惨了吧?)

……

王天君看曹宝骨肉皆化,冷笑一声道:“道友,这是你自取死道,怪不得我。”

说罢,复乘鹿出阵,至芦蓬外停下,大呼道:“汝等甚无道理!无辜断送闲人!”

又说:“玉虚门下高名者甚多,谁敢来会吾此阵?”

众仙被说得脸色微微泛红。

广成子环顾左右,遂命道德真君:“师弟,你去破此阵。”

(大老们,求下推荐票,月票,谢谢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