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 第一百章枪斗术(求订阅,求月票)全文阅读

第一百章枪斗术(求订阅,求月票)

跑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如幽灵一般快速穿梭,很快就抵至一处临海的庄园。

身穿黑裙的女人,率先下车,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还在到处乱摸的杨寿与三叔。

“到了,下车吧!”女人一脸冷漠催促道。

叔侄二人依依不舍的下车。

三叔一脸色眯眯的看着黑裙女人道:“美女,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救了我们,不知道方不方便和我···们一起吃个便饭,让我们感谢一下你?”

看三叔这一脸淫dang的摸样,可不像是想感谢对方。

更像是准备恩将仇报。

黑裙女人没有说话,却见有一身材高大,身穿白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的男子,器宇轩昂的迎了出来。

单看他那张和发哥一模一样的脸,就彷佛在耳边配套响起了BGM。

“这里是听潮山庄,是我住的地方,丽虹是按我的意思去接你们的。”

“之前这位兄弟在码头的表现,我都看见了,所以我想专程问一句···有没有兴趣替我办事。”男子手里夹着一根雪茄,气度儒雅,眼神中却带着煞,可谓是霸气外露。

三叔立马走到前面,一把抓住男子的手,不断握着道:“你好!我是杨天寿的三叔···兼经纪人、兼监护人,有什么话你对我说就好了。我这个侄子,身体好,力气大,而且还是个处···价钱方面,可以多商量!商量!”

男子看着杨寿,却将手从三叔手里抽出来,抽出衣领口的手帕擦了擦:“替我办事,有钱、有大房子住还有漂亮女人,只要我有的,你都会有,但是会很危险,你的反应能力很不错,不知道会不会用枪?”

“枪?”杨寿诧异回了一句。

“枪好说!好说···什么?枪!”三叔立刻变脸。

转身拉着杨寿的胳膊道:“枪我们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多谢大侠、女侠搭救之恩,我们叔侄两这辈子是报不了恩了,下辈子再好好报答···。”

说着不断的对杨寿使眼色。

男子却突然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把银色的左轮手枪。

砰砰砰!

一连三枪,不远处地面上,原本一个落在地上的易拉罐,竟然‘自己’蹦进了垃圾箱里。

“枪是最需要灵性的武器,愚蠢的人只会简单的瞄准,但是那些真正有天赋的,则可以用它做到很多原本不可能的事情。”

“杨天寿!你是有天赋的,不要浪费了你的天赋,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就不会有下一次了。”男子说道。

yqxsw.org

杨寿看着整洁的地面,那之前弹起易拉罐的地方,竟没有留下半点子弹的痕迹。

这说明,男子对每一枪的把握与设计,都妙到了极点。

“怎么做到的?”杨寿回头问道。

男子微微一笑:“你想学啊!想学我教你!”

“好!我帮你做事,但是不做违法的事情。”杨寿道。

男子笑道:“不违法,我们做的是保镖,不过不是一般的保镖,而是王牌保镖。只有出得起最高价钱的人,才配我们保护。”

此时又是一辆白色的跑车甩尾停靠进来。

跑车上走下一名丽人,她有着波浪卷发,烈焰般的红唇,穿着一身红色的晚礼服,脚踩着高跟鞋。

开衩的大腿上,绑着一把黑色的手枪,整个看起来又飒又欲又美。

“这是阿红,以后就由她来教会你用枪的基础。”男子微笑着,向杨寿介绍道。

三叔看的口水直流,开口说道:“其实我也很有天赋,不知道能不能也给我安排一个老师教我学枪?”

男子道:“可以!没问题!春婶!他交给你了!”

一个穿着小日子和服,打扮的跟女鬼似的欧巴桑,从一旁突然窜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三叔。

“扣你鸡挖,以后请多多关照!”女鬼似的欧巴桑,冲着三叔微微鞠躬,笑容说不出的诡异、淫邪。

三叔还想反抗,却被这个欧巴桑直接拖走,一路发出悲鸣惨叫。

换好了一身衣服,杨寿跟着阿红来到庄园靠海的练枪场。

桌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枪械,有长有短,型号各有不同。

与和平饭店里出现过的那四把枪,造型别致、张扬不同。

此刻摆在桌上的这些枪,看起来都很‘普通’。

它们简洁、冰冷,线条流畅,且都没有任何不必要的臃肿。

显得这才是为了杀戮而存在,一切都是从方便携带、隐藏、使用的角度出发,而不是好看。

“要学枪,首先要认识枪。”

“枪是自发明起,就用来杀人的武器,它有着凶性,但是你要驯服它,掌握它,而不是抗拒它,惧怕它。”

“了解枪械的构造,熟知每一种常见枪械的各项数据,就是关键。”

“所以接下来,我会先教你装枪。”说罢便在短短数秒之内,将一把枪拆开成各个零散的零件。

又在杨寿的眼前,比较慢的一点点拼装起来。

“现在你试试!”阿红对杨寿说道。

杨寿拿起枪,开始试着拆开。

废了一番功夫,枪终于被拆解成大大小小的零件。

只是再要组装起来,却有难度。

“你自己先摸索,一个小时后,我再来看。”阿红却不管杨寿,自行拿着一把枪,走到另外半边场地开始练枪。

她一边奔跑、跳跃,一边开枪射击枪靶子,有时候子弹会在半空中碰撞,对射击方向,进行不可思议的角度改变。

十环!十环!十环!

每一枪都是十环,一圈下来,阿红没有一次脱靶,但是她却似乎不满意,神情之间带着一丝恼怒。

“你想让子弹转向?却还做不到掌控自如,总是露了痕迹?”杨寿喊道。

阿红一愣,转头看向杨寿。

“我看那个白西装用过,他开了三枪,最后却毫无痕迹,让易拉罐完好无损的跳进了垃圾桶。枪在他手里,可以是杀人的武器,也可以只是简单的工具,威力大小全都被他掌控。”

“所以你想要的,是那种掌控力?”杨寿又说道。

这一次阿红走了回来。

看向杨寿的眼神变得正视许多。

“阿红!”阿红向杨寿伸手。

杨寿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掌心:“杨天寿!”

“你说的不错,是掌控力!”

“我无法像阿坚那样,对手中的枪做到完美掌控,也自然无法学会枪斗术的奥义。”阿红说道。

“枪斗术?”杨寿问道。

阿红道:“枪斗术!是一种结合了枪械之后的综合搏杀技术。”

“以前的步枪,都带着刺刀,当子弹用尽的时候,手中的枪还能当做近战搏斗的武器使用。那就是枪斗术的雏形。”

“后来,有人专门结合搏击之术,甚至是玄之又玄的气息之功,创造了综合性极强的枪斗术,几乎所有存在过的搏斗之法,都可以与枪械结合起来,形成复合型的杀伤力。”

“而在枪斗术的发展过程中,枪械逐渐从一种远程杀伤力不足的补充,转变成了更加精妙、微妙的枪械操纵之术。”

“学习者,用远超常人的注意力、反应速度,以及对枪械的掌控力,施展出违背常理的枪术。”

“全世界,懂得利用真正枪斗术的组织并不太多,除了各国的特工部门之外,只有极少数的杀手组织和安保组织,有这样的系统教学。”

“所以在选人方面,都很苛刻。”

“或许阿坚是注意到了你敏锐的洞察力,所以给你一个学习的机会。”

阿红说罢,看了一眼杨寿拼起来的枪。

“你装反了!”

“看好,我再试一次!”说罢单手抖落几下,竟将杨寿刚刚拼好的枪抖散。

随后在杨寿眼前,更加细致的拼起来。

这一次,杨寿终于‘学会’了。

接下来三天,杨寿都在跟着阿红学习认识各种枪械,熟悉它们的构造,了解它们的型号。

却连一枪都没有开。

到了第四天,杨寿终于被允许开枪了。

只是这一枪根本就没有命中靶子,而是直接脱靶。

第五天,杨寿能成功打上靶,但准头不行。

第六天五环,第七天七环。

然后始终没有什么进步。

打固定靶子都这样的‘迟钝’,就更别提在短时间内能打移动靶,枪枪命中十环。

至于‘操纵’子弹,通过子弹撞击,改变子弹的飞行轨迹,就更是提都别提。

等到了第十天,阿红终于气馁的告诉杨寿:“你没有天赋。”

“或许你的洞察力很敏锐,但是你的天赋不行,学习枪斗术,最要紧的就是天赋。”

“如果感知不到子弹飞出枪口那一刹那的变化,就永远也学不会真正的枪斗术,即使是用再多的时间去磨练,也只能练出通俗意义上的快枪、神枪,可以去打一些比赛,却也只是如此。”

“我会去向阿坚说明,让他送你们离开。”

说罢阿红收起桌上的枪械,转身走回庄园。

杨寿垂头丧气停留在沙滩上,捡起一块石子,往海里丢去。

海面上,一块漂浮的破木板,在石子的撞击下高高的飞起,然后顺着浪潮飘到了岸边。

杨寿又捡起两枚石子抛出,两枚石子在海面上碰撞,将一个罐子高高的击起,连续在半空中,进行了三次变向。

“你是因为觉得它是武器,在抗拒它,所以才无法发挥出你真正的潜力。”

“将射出去的子弹,当做石子,你就可以做的很好。”阿坚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双手插袋对杨寿说道。

“我以前也学不好,因为懦弱。”

“我害怕它,害怕它伤害别人,也害怕它伤害自己。”

“我越是害怕它,它就越是凶狠,就像是野兽,迟早都会让我受伤。”说着阿坚露出心口的位置,那里有一道明显的抢伤疤。

“这是一个很厉害的抢手留给我的,当时他杀了我所有的同门师兄弟,最后用我打出去的子弹,回射回来击中了我的胸口,我侥幸没死,终于领悟了这个道理。”阿坚说完,望着远处的海波,目光明灭不定。

转过身,背对着杨寿道:“你如果真的不愿意,后悔了的话,明天我让丽虹送你们叔侄离开。”

“但是机会永远不会有太多次,触摸过枪之后,用石头的话···你还觉得顺手吗?”

“好好想想!”

阿坚走了,杨寿驻立原地。

一块石子飞出,远处的海浪,被石子划破,切分成两段。

天亮之后,阿红再来找杨寿练枪的时候,就发现杨寿的枪法已经达到了百发百中的标准。

无论怎么奔跑、跳跃、翻滚,每一枪打出去,都是标准的十环。

“很好,你的枪法,已经达到了修习枪斗术的基础标准。”

“接下来就是将近身格斗,以及专属的身法、节奏,融入到枪法之中。”

“让自己的身体,习惯在特别激烈的对抗中,依旧冷静的找寻开枪的机会。”

“还有,你要学习自己藏枪。”

“一个好的枪手,必须要学会随时能掏出枪来,还有子弹,你永远要记得,为自己多预留一颗子弹。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也是你最后的底线。”阿红继续教导着杨寿。

而在庄园一间客房中,已经多日没有现身的三叔,已经脸色发青,眼圈漆黑,整个人都像是干瘪了一圈,格外的有气无力。

那个原本好似鬼的中年欧巴桑,却变得水润妩媚起来,虽然是半老徐娘,却依旧可见几分风韵犹存。

“达令!我去梳妆打扮一下,给你准备一点牛奶和面包,等吃完之后,咱们继续。”中年女人扭着腰走了。

三叔狼狈的从床上翻身下来,挣扎着拉扯着地毯,往门口匍匐前进。

离开房间,一路顺着楼梯向下,三叔坚决的神情,就像是要执行一场关乎家国存亡的重要任务。

听到哒哒的脚步声,他一个翻身,躲进了一个房间里,然后将自己塞进了衣柜。

因为长时间的‘饱受折磨’,他的气息已经变得很微弱,倒是没有露出什么痕迹。

“阿坚!这个小子来历不明,我们真的要教会他枪斗术吗?”丽虹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为什么不教?何况···亚洲枪王的儿子,怎么可能是来历不明?”

“当年杨樽如果不是被围攻,子弹差了一颗,怎么可能倒在枪邪的枪下。”

“各方人马都知道杨樽有个儿子,找了十几年,我们如果不是偶然知道,杨樽以前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兄弟,也不会盯着他,跟着一起找到杨天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