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佣兵天下 > 第70章德里陷落全文免费阅读

第70章德里陷落

德里之战度之快,另当时各国的高级军官为之震惊,有人称,这场历时仅十分钟的战役,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战争时代。

魔法历5年冬三月二十五日,夜,红月亮在云层悄无声息地滑动着。花语平原的春天,将迅进入雨季,天上云层越来越厚,气压很低,军人们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淡淡的水汽在自己的金属盔甲上凝华成细小的水滴。能见度并不十分好。

守城的军人,每隔半个小时,会向四下射出数根火箭,确认城下不会有偷袭者。歧阜城大屠杀的消息,不再是秘密,在临时征集起来的军人眼中,黑龙骑士团的将士们和恶魔已经划上了等号,再惫懒的士兵心底也不断冒出寒意,生死压力下每一个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可惜,所有人都忽略了头顶。

当然,从实际情况来看,即使守城的军人很认真的防守天空――结果也差不多,人类的眼睛在深夜里,能看到的距离远无法与精灵们相比。

这样魔鬼的作战思想,还是由和魔鬼距离最近的人提出的。

在针对德里城的作战会议上,随军牧师再次逾越了自己的职权范围。他断然否定了池傲天阁下利用盟军强攻德里的想法,根本没有理会将军阁下的脸色,在话语中毫不客气地使用了诸如蠢猪、笨蛋等一连串词汇。

还好,池傲天虽然为人极为冰冷,但是,对于好的意见接受的度却极快,而且,这个少年也并非没有气度的人,相当能够分辨出恶意的攻击和善意的批评两者之间的区别。

早在军事会议之前,随军牧师已经从盟军中抽了1o个土著居民,让他们分别画出了德里城的平面图,并着重标出了城守府和大教堂。反复对比1o张大同小异的地图,最终确认了几个目标的准确位置。

塔扬阁下的想法很简单――集中黑龙骑士团的精锐军人,在下半夜突袭城守府和大教堂,如果成功,这把这座城市变成远征军最大的一个补给基地。如果失败,则绕过德里,继续向草原纵深前进,没有必要为了这一座没有任何战略意义的城市而消耗太多的精力和鲜血。如果只是考虑把恐怖的气息推向神圣教廷居民内心,屠杀一座大城市和屠杀1o个小城镇,结果是一样的。

进入塔扬计划中的人物如下:池傲天、曲建红、青洛等等,以及所有的幻兽骑士、所有的精灵弓箭手,对于远征军而言,这样一支奇袭小队,可以说集中八成以上的精锐。

“阁下……难道你不参加这次行动么?”出征前,曲建红在拉下面具的瞬间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嘿嘿……”为老不尊者似乎根本没有听出话语中带着的讽刺:“你什么时候见到最重要的角色冲到敌人中间去砍砍杀杀的,还有……万一,你们都战死在城里,我还要指挥剩下的军人,体面地向神圣教廷投降吧。”塔扬脸上荡漾着报复的笑容。

一句话,噎得曲建红阁下面具下俊俏的脸蛋通红。史上无耻者之最,也不过如此吧。

偷袭者分成了两队,池傲天阁下带着三位幻兽骑士和15o位狂鹫精灵弓箭手突袭城守府,而青洛和曲建红阁下则带着剩下的幻兽骑士和狂鹫弓箭手突袭大教堂,对于青洛的命令很简单――杀光所有可以看到的神职工作者。

其他两位大队长则带领其他军人,入夜时分开始行动,悄悄潜伏到德里城外5里处――这一处的战争由小佣兵团狂鹫剑士营营长常庆负责,常庆参加了汉堡城攻防战,有着类似的战争经验。

城守府的军人,相比平时多了一倍,不过,从战力而言倒是有所下降。一般城市的城守,都拥有一个百人左右的直属军队,其战力比普通剑士营是要高出很多。大战期间,将军阁下把大部分精锐军人都提拔为军官,派到城墙上或者指挥民众,此外,三位主教大人为了安全起见也从中挑走了十多位勇者。

精灵们是在1ooo多米的高空动的攻击,经历了汉堡城一战,精灵们已经掌握了夜战的秘诀。深深的夜色完全吞没了绿色的箭羽,城守府地上凡是存在的岗哨,在第一波箭雨中,每人至少身中三箭,萎靡倒在地上――甚至连警讯都没有来得及出。

池傲天和三位幻兽骑士带动坐骑落了下来,更多的狂鹫弓箭手也悄然落下。在低空,要离龙急降落中,双翼撕碎空气的爆裂声几乎响彻天地。这样的巨响,当然惊动了城守府已经熟睡的守卫,包括城守大人。

没有经验的城守府剑士们甚至没有穿好皮甲就匆匆推开营房大门,对面墙上劈面射来的箭羽直扑而来,精灵们短距直射度极快,短箭连续射穿了多个剑士们没有甲胄的**,带着肉屑死死钉在墙上。

修斯将军还没有睡,正在和几位部下研究城墙防御上的漏洞,惨叫声刚一响起,修斯将军立刻吹灭了桌子上的油灯,汗水瞬间从将军的额头滑落,在短短的两息中,修斯已经猜到生了什么事情――很多时候,一着落错,满盘皆输……这样的**头已经开始跳动了。

一个冰冷平淡的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战,还是,降。”

池傲天!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根据法诺斯军方传来的情报,在帝国方,也只有这个人才会把问题缩短成四个字,也有这个人,才会这样用平淡的语气把问话变成交待式平述。

黑衣少年身边的幻兽骑士中队长点燃了两个火把,踢开窗户,扔了进去,火焰吞噬着一切可以点燃的东西,浓烟顺着窗户向外冒。屋子里的人再也呆不住了,六个军官咳嗽着从屋子里逃了出来。

“阁下!竟然深夜偷袭。说实话,对于黑龙骑士团最近几天的做法,作为一个军人,作为一个拥有骑士头衔者,本爵深感不齿。”修斯一眼就认出了池傲天,这样的人太有特色了,深夜中,散着一股股死亡气息的伟岸躯体象黑压压的山一样矗立着。

“恩。过奖,不过是在向教皇陛下认真学习而已。”池傲天用自己的方式嘲讽着高贵正义的教廷,从背上抽出了大剑。

修斯语塞了,他此前做梦也没有想到教廷竟然会攻克史坎布雷,主教们给那一战加上了无数的修饰的话语,当然,把所有偷袭的字眼和战略已经全部抹去,完全变成了正义者对邪恶者的正面攻击。但是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帝**队和教廷教兵之间的差距,如果……没有用上一些不见光的手段,无论如何不可能战败艾米帝国七彩龙骑士团和禁卫军这样顶级的军人。

“大人快撤!”两个部下从腰里拔出长剑,一左一右,雪白的长剑在夜空中抖动出一连串细小的闪电花朵。

“小心!”修斯立刻想起了此前关于池傲天的介绍,能够战败项天的勇者,甚至连续屠戮两条巨龙,惊讶的提醒着自己的部下。

池傲天对于长剑的把握比任何语言要精准的多,左手盾牌斜推开左侧的刺剑,猛的旋转身体,右手星瀚长剑划出一个两米的半圆,半刺半砍笼罩了身前的一切,右手的军官显然不知道或者忘记了星瀚长剑的故事,刺剑斜挡了一下,星瀚刺眼的光芒瞬间吞噬了闪电花朵,半截剑身倏然落地,在石板上叮当弹起。年轻的军官愣了一下,看着雪亮的长剑似乎没有形体一样掠过了自己的身体,呆了片刻,明亮的瞳仁下突然出现了一条血线,军官想举起武器,整个人体失去了平衡,僵硬地倒下,半个脑袋象被切开的椰子壳一样枯枯地在地上滚动着--刚才的一剑极快的度斩断了军人的头颅,白色的脑浆和着鲜血缓缓的流出来,瞬间被破坏了脑部神经的躯体在中枢神经的驱动中,下意识的向前爬行了两米多,白色和红色液体拉出了一条长线……

嘡唡,左手的年轻军官脸色变得惨白,颤抖得手把长剑扔在地上,捂着嘴大口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南墙上再次出现了几位幻兽骑士和狂鹫弓箭手,清朗长笑中,几颗斗大头颅被扔了进来:“池将军,幸不辱命,所有中高级牧师的头颅我都带来了。”漆黑的夜色中,一个脸上画着骷髅的骑士带动坐下的地行龙呼啸落地。

不用看面目,仅从地上头颅上半向后掠的迹上,已经可以认出他们的身份。

一直在教廷任职的牧师不是佣兵和军人,少有对阵的经验。刚才,几位高级牧师听到外面传来报警声,还以为是有民众暴动,根本没有意识到还没有见面的敌人竟然穿越了近百里的距离一举突入城内,牧师们一边推门一边以高高在上的口气质问着来者,曲建红带动坐骑龙,从房顶一跃而下,双手战锤带着风声狠狠砸在主教的背上,尖锐的锤尖瞬间刺穿了柔弱的身躯从胸口透出,地行龙巨大的爪子习惯性的破坏着眼前一切可以破坏的物体,另外一个主教的头颅被犀利的爪子划到地上。

直到此时,最后一位主教才想起了咏唱咒语:“天上的神哪……”

咳……就连远处拉弓警戒的青洛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咏唱这种大型魔法,而且竟然是攻击型魔法……真不知道这些牧师以前是怎么参加战斗的。青洛阁下当然不知道这几位主教先生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

战锤再次带着风声,把最后一个幸存者拍到了墙上,鲜血在教会雪白的墙面画上了红色人形的图案。

看到三个主教的头颅象皮球一样在地上滚动着,城守府所有人都不禁摒住了呼吸。

“城守阁下,如果再不投降,我们就从这里杀出去,顺便放几把火,我倒要看看,失去军官的军队和民众的反映,说不定,某个神明真的会出来帮助他们的吧。那样的话,德里城也会和歧阜城一样名垂千古的吧,只是,歧阜城人口似乎更多一些,所以,德里城应该排在第二或者更靠后的位置上吧。”曲建红阁下不怀好意的问话里附带着的恶毒含义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命令城守府直属部队,向池傲天阁下率领的大军投降,任何人不得反抗,否则杀无赦。”修斯将军每一句话都相当的苦涩。

“是……阁下……”一个中年军官扔下了手中的长剑,从黑龙骑士团军官们身边大步走了出去。

修斯极为恭敬地对池傲天深施一礼:“下官在教廷南部军旅生涯17年,对于池家以及黑龙骑士团一直十分景仰,这一次,阁下和贵属果然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谦恭的语气明显自内心。

“客气,这只是军人应尽的职责。”池傲天的态度也突然谦和了起来。

看上去,就象两支友军军官在作防地交接手续。

“阁下这样的杀戮……尤其是对于平民,实在有违军人……”老军官抬头看着年少的对手。

池傲天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沉吟了片刻:“你没有权利这样问我……我所做过的一切,教廷和法诺斯军队只做得有过无不及。我不会收手,对于一个国家的征服,只有两种方式,要么精神要么武力,我不是教廷;我是一个军人,我用我自己的手段来复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用把那些仁义理智拿出来讲道理,天底下,最大的道理就是――杀人偿命。起码,我没有蓄意去杀任何一个平民,起码我放了1o个人去报信,如果,这都不知道投降或者逃亡的话,死也是活该。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教廷交出教皇和所有参与DìDū血夜的神职人员并自动解散,我就停止。否则,死再多的人也不要指责。”

这样的事情可能么?以几位神圣教廷军官以往的经验,根本一点希望都没有。

“唉……冤冤相报……真心的祝愿,阁下武运昌隆。”修斯高大的身躯再次深深地鞠躬。

中年人隆起的双肩在低低的叹息声中垂了下来,一边转身,一边摘下了蓝色羽翎的头盔弯腰放在了地上,长瞬息披散在宽厚的肩膀上,一对白色的手套从手上褪了下来裹在长刺剑一起放在了头盔上。

在冲天而起的火光中,前德里城城守右手斜握剑鞘,左手推开了已经被火焰舔着的大门,高大的身躯一晃进入了大门,披散的头在热浪中飞舞顷刻变成了一根根火舌,木门接着被小心翼翼地带上了,剑鞘随手卡在了门闩的位置上。一股异样的气味瞬间随着热浪冲入了院子里每一个人的鼻翼。

“将军――”德里城最后三位军官眼泪同时涌了出来,单膝跪倒,右手同时扣左胸,高傲的头颅深深地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