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流氓老师(夜独醉) > 正文 第七卷第1923章 还有后手
    陈天明听到贝文富的叫声,他马上把手一挥,飞剑从他的手掌射出,一直射向贝文富。贝文富是知道陈天明的飞剑,那是坚而不摧的飞剑,如果被飞剑射中的话,他必死无疑。于是,贝文富急忙向着右边躲去。

    其实陈天明的目的并不是在贝文富的身上,他把贝文富*退后,一直向着那些人质飞去。那两个留守在人质旁边的敌人听到贝文富的呼叫,他们想抓两个人质恐吓陈天明住手。突然,从他们的后面跃出几道黑影,“啪啪”,他们被人格杀。

    吴祖杰在陈天明的眼神暗示下,他也明白陈天明的意思。在他们刚退出围墙后,立刻跑到人质那边的围墙外,等待陈天明的呼叫。在后来陈天明的按下呼叫器的时候,吴祖杰他们也同时收到讯息,于是,他们马上翻过围墙增援陈天明。

    在贝文富躲过飞剑后,飞剑又往回旋,阻止那些向人质扑过去的敌人。“啊啊!”有两个敌人躲得不快被飞剑射中,其它敌人知道飞剑的厉害了,他们马上闪开,不敢再冒然前进。留下

    来阻击陈天明的枪手开枪了,子弹对着陈天明扫射。而陈天明如在空中飞舞,那些子弹并不能打中他,不过也是让他倒吸着冷气。这么多微冲枪也不是盖的,有些子弹还擦着他的衣服而过,如果再过一些他就会受伤了。

    吴祖杰他们也夺过那两个枪手的枪对着前面的敌人扫射,其它人命令人质全趴在地上。那些名人再也不要风度了,他们全趴在地上,特别是那些穿着晚礼服的女人,大腿全裸露出来,有些还看到里面的小裤,不过情况紧急也没有什么人去欣赏。

    陈天明也飞到人质那边,他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把人质给救出来。不过,贝文富他们的火力很猛,虽然他在人质的身边,但反而让他缚手缚脚放不开手。他如果上前杀敌人,后面的人质就惨了。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吴祖杰抹了抹脸上的泥土,他们并没有带枪过来,敌人的扫射让他恨不得钻进地里面。

    “我们只能等待机会,”陈天明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周围的情况,对方的枪多,现在

    单是靠武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早知道带着虎堂的人过来,安安保全这边一般是不用枪。突然,陈天明的眼睛一亮,右边有几辆餐车,里面可能装着酒和食物,如果能把餐车取过来,是可以挡一些子弹。

    想到这里,陈天明运起内力对着那餐车一吸,餐车慢慢地滚过来。吴祖杰他们看了心里也是高兴,有着餐车做掩护,他们就不那么怕枪手了。

    “妈的,陈天明的武功这么高,”在那边的贝文富看到陈天明用内力把餐车吸过去,不由暗暗吃惊。他们是不敢靠得陈天明太近,近战并不是他们的擅长。“早知道这样,刚才先杀几个人质,让陈天明被我们打死再说。”

    那些餐车全被陈天明吸过来了,吴祖杰他们把餐车一字排开,相当于一个挡箭牌。“小杰,我们带人质去那边的假山,这样他们就暂时安全了。然后我们两边包抄,把贝文富他们干掉。”陈天明对吴祖杰他们小声地说道。

    吴祖杰点点头,带着几个人去拉餐车,而其它人带着人质向那边的假山

    撤走。陈天明对那些人质说道:“如果你们想活命的话,就跟着我们向那边的假山走,而且大家听我们的指挥,要不然被贝文富打死可别怪我们。”陈天明也不想这些人质死,有他们指证,贝文富算是完蛋了。

    那些人质当然是听话了,现在有人救他们,他们更是求之不得。他们全是弓着腰跟保全员向着假山那边走去,而陈天明守在旁边,紧紧地盯着前面。敌人想扑过来,但看到陈天明的飞剑射过来,他们又不敢过来了。

    就在陈天明盯着前面的时候,突然有五个人质向着陈天明飞过去,他们一齐袭击陈天明。“啪啪啪”,由于距离太近了,陈天明又在看着前面的情况,根本是没有想到人质里面居然会有敌人。

    “啊!”陈天明只觉后背和脑袋一痛,他便扑倒在地上。同时,飞剑好象懂得护主似的马上飞回来,向着那五个假人质射向。

    那五个人质见自己偷袭成功,高兴得想再冲过去干掉陈天明。之前贝文富已经说过,谁杀死陈天明,可以拿一亿,而

    辅助杀陈天明的,可以拿到一千万,如果他们拿到这些钱,这辈子也不用干活了。

    可他们没有想到,被他们打中的陈天明虽然倒在地上,可他的飞剑居然会飞回来。他们看着射过来的飞剑,急忙侧身逃过去。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专门假装人质潜伏在里面,等待最好的机会杀陈天明。

    这时,陈天明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嘴上还流着血,他擦了擦嘴,怒视着这五个假人质。m的,贝文富太阴险了,居然会想到这样的阴招,幸好他们没有再劫持人质,要不然更是麻烦。不过,这五个人的袭击让他受伤不轻。幸好他现在的武功到达反璞归真中期,要不然已经重伤了。

    其实贝文富主要的目的就是杀他,就算是劫持歹徒,也是想把他干掉。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这五个杀手当然是不会放过。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这次的袭击并不能把陈天明杀掉,而且在他们想继续动手的时候,飞剑居然会射过来。

    这几个杀手看到陈天明又站起来,他们马上转身

    想向着那边的人质飞去,只有再劫持人质,他们才可以活命。可陈天明不会再让他们有机会了,陈天明往前一跃,两手回旋一冲,他前面马上泛起一股真气墙,那真气墙向着那后面的杀手击去,而飞剑向着前面的杀手射去。

    “啊啊啊!”前面的那个杀手没有想到飞剑会这么快,好像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飞剑已经洞穿他的??膛。后面的杀手被陈天明打倒在地上,陈天明并没有手软,立即把他们全杀掉。

    “老大,你没有事吧?”吴祖杰急忙奔过来关心地问道。人质里有敌人,这是让大家想不到的事情。而且那五个杀手一起在后面袭击陈天明,如果换成是别人,一早就没命了。

    陈天明暗暗吸了一口真气,然后摇摇头说道:“我没有事,你们不要担心我,快把其它人质送到那边的假山,让他们双手抱在头上走,小心里面还有敌人。”

    “是,”吴祖杰急忙带着那些人质往那边走过去,而陈天明回到前面看着前面的敌人。当那五个杀手出手的时候,贝文

    富他们也攻了过来。陈天明他们那两支微冲枪也打到没有子弹了,那些子弹全飞过来,如果他们没有餐车挡着的话,一早就被打中了。

    “老大,我们快顶不住了。”有个保全员着急地对陈天明说道。

    陈天明也是着急,飞剑只能是对付一个人,而不像子弹那样可以扫射。现在陈天明又觉得枪的可爱了。突然,他拿起餐桌上的两个酒瓶,然后一敲,在他的内力作用下,两个酒瓶被敲成碎片,那些红酒流了出来。

    陈天明抓起那些玻璃碎片,运起十成内力,接着向前面的敌人打去。那些被他灌注着内力的玻璃碎片比暗器还厉害,有一些敌人一时躲避不过被打中,躺在地上惨叫着。

    “***,这个陈天明就是狡猾,这样的办法都能让他想到。”贝文富在那边生气地骂着。“你们都给我冲,如果不把陈天明杀死,我们都得完蛋。刚才他被我们的埋伏在那里的杀手打伤,他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贝文富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这样,他再调集一百个杀手过来杀

    陈天明。

    可贝文富也没有想到,先生哪会让他再派这么多高手过来,要杀陈天明不是这么容易的。m市是陈天明的地盘,如果有大批高手到m市,只会引起陈天明的注意。在m市跟陈天明比高手,那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贝少,陈天明太厉害了,我们冲不过去。”这些歹徒并不怕陈天明的玻璃,而是怕陈天明的飞剑。另外,陈天明还有不少手下在那里,现在他们只剩下二十几个人,根本打不过陈天明他们了。“要不我们先走,以后再把陈天明干掉。”

    “你们是不是没有脑子?如果这次不把他们给杀掉,我们全得死。”贝文富骂着旁边的手下。他也着急,如果把陈天明杀掉他再逃走的话,先生可能会表扬他。可现在不但杀不了陈天明,还损失这么多人,他回去一定也是死路。

    “那我们怎么办?”那些手下害怕地说道。他们是贝文富的人,并不是先生组织的杀手。

    贝文富咬

    咬牙说道:“妈的,不管了,我们跟陈天明拼了,如果不杀死他,我们也是要死。”说到这里,贝文富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他把遥控器的天线拉出来,然后大声地叫道:“陈天明,你给我听着,我的手里拿着一个炸弹引爆器,只要我按下键,这别墅就会被炸毁,我们大家一起完蛋。”

    听着贝文富的话,大家全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贝文富还有这一招。陈天明觉得头疼了,这个贝文富到底还有多少后手啊?他居然还在别墅里埋下炸弹?自己是把贝文富给引出来了,但这个代价也是太大,现在是进退两难。

    请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