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 第 1584 章 可怕的爆发力全文阅读

第 1584 章 可怕的爆发力

雷声阵阵,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天空中好像挂满一串串珠帘,纽约雨中的夜景十分迷人。

被雨淋成落汤鸡的杨瑞,急匆匆的跑进曼哈顿上西区的一栋旧公寓楼,试了几把钥匙打开四楼公寓的门,呆呆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这是一间最多8平米的迷你小屋,有张两层的铁架子床,睡上铺起床都得小心,脑袋很容易顶到房顶,下铺现在当桌子用了,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些书和衣物。

旁边一张破旧的书桌上,只有一台面包机和一口锅,几个小盘子一个碗,两副筷子,一把勺子。

神奇的是,这公寓居然有卫生间,坐在马桶上,人的膝盖能碰到门,这里真是小到人搬进来就再也不会长胖了。

杨瑞打着哆嗦换了身衣服,裹了条毛毯,自言自语着:“差点冻死在外面……我这是重生了吧?”

他走到门前,门上有面小镜子,镜中是一张陌生的脸。

他照了一会儿,惊喜交加的接受了现实。

前世杨瑞三十三岁,计算机系大专毕业,因上学期间是篮球校队成员,特别懂篮球及体育新闻,毕业后应聘进了一家大型体育网站做管理员,负责更新nba板块专题内容,包括球员数据,球队薪资,战绩排行,赛季球员各项荣誉等等。

他做的很出色,很快成为了体育网站的白领,工资高且较清闲,一干就是十二年,没想到一眨眼功夫就穿到了1997年6月的纽约,一名醉汉身上,被雨淋醒。

他连自己怎么穿过来的都不知道,明明是大白天,没有意外发生。

他最后的记忆很清晰,下午向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新买的三星“绝不爆炸款”手机刚充满电,他给朋友拨去电话,约晚上一起吃饭……忽然就在美国了。

记忆断断续续的出现在脑海中,他是凭着融合的记忆找回家来的。

这个人名叫杰瑞杨,23岁华裔。名字是孤儿院院长给起的,因为他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动画片《猫和老鼠》,一看到老鼠杰瑞出场就笑的很开心。

8岁那年杰瑞被一个姓杨的华裔独居中年人收养,17岁时养父因病去世了,为治病没留下多少遗产,杰瑞只好和孤儿院的同龄死党托马斯-本特利一起打工度日,过的很辛苦。

记忆像看电影一样,一个画面接一个画面,杨瑞渐渐兴奋起来。

他不只是年轻了十岁,杰瑞居然在托马斯的资助下上过五星训练营的教练课,今年刚获得了篮球教练资格证,可以去竞聘成为各级别联赛的篮球教练。

只可惜,杰瑞花费四个月时间,跑了全美几百所学校,不管应聘主教练还是助理,都没有成功。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大部分学校根本不给他表现机会,负责人像打发乞丐一样直接将他赶走。

花光积蓄,心力交瘁的杰瑞回到了纽约,昨天晚上,他受邀参加了一个圈内派对,郁闷的发现,同期从训练营毕业的人,好坏不说,全都找到工作了。

在派对上,杰瑞听到了很多刺耳的“关心”。

“别着急,你需要休息,黑着眼圈去找工作,哪像教练?怎么给人留下好印象啊?”

“你这种穿着去应聘,当然不会成功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面试清洁工呢,听我的先去买身好衣服,然后再试试吧。”

“你之前在饭店里不是干的很好吗?上什么教练课啊。我早就跟你说过,无论做什么,不集中精神是没法成功的。”

“小老鼠,我好心劝你一句,快转行吧,别再做梦了,你当不了篮球教练。”

杨瑞作为旁观者看着都火大,这叫劝说?这特么是**裸的歧视啊。

未来网络发达,很多黑暗的东西无所遁形,美国绝不是天堂。

杰瑞的教练基本功扎实,安排球员训练,布置攻防战术都不成问题,他连初中校队教练都做不了的根本原因,就是种族歧视。

看看美国城市怎么划分居住区吧。除了以经济地位划分外,就是以种族、民族、祖籍来划分。

“唐人街”、“波多黎各人区”、“意大利人区”、“黑人区”、“拉丁区”等等……每区自成系统,建筑形式民族风格化,既有他们的福利互济组织,也有自己的黑社会及帮派集团。

工作歧视更明显。最典型的例子,当数美国从法律上拒绝承认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学历。这样来自其他国家的大批医生和技术人员移民到美国后就很难找工作,只好改行,从事简单体力劳动和辅助性工作。

在美国最受歧视的是黑人和亚洲人,其次是拉丁美洲人,似乎受歧视的程度是同他们的肤色深浅成正比的,想找份高大上工作实在太难。

杨瑞接收这些记忆非常不爽,如果是他肯定还击,不会给这些同学半分好脸色看。

杰瑞却选择了忍耐,喝了很多闷酒,醉醺醺的离开派对,步行了很长一段路,最后睡在了路边一张躺椅上。

杰瑞并不是个脆弱的人,相反,他的毅力非常惊人,所以才能拿到梦寐以求的证书。可他面试工作处处碰壁,混成现在这死德行,铁打的神经也受不了。

最刺激他的人,其实是好友托马斯。

托马斯太出色了,从小到大一直是学霸,在常春藤哥伦比亚大学的4年中,一直是一等奖学金获得者。而且他会把时间、精力和注意力投入到那些可以获取报酬的工作中,从不放过任何可以挣到钱的机会。

和死党一比,杰瑞看起来就是个废物。

托马斯今年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去洛杉矶一家公司实习了,杰瑞兜里却只剩8美元,连这个蜗居的租金都是托马斯租的。

杰瑞亏欠对方实在太多,因为外出找工作,都没有参加对方的毕业典礼,目睹好友戴上哥伦比亚大学的学士帽。

杨瑞深吸了一口气,从破书桌的抽屉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珍贵的证书,看了又看,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可怜的家伙,你的人生,就由我来继续下去吧,你的梦想,我来帮你实现!”

杨瑞很愿意成为篮球教练,赚钱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够装b,还和前世的工作有关联,可以证明他上辈子没白活。

从零开始又怎样?他来自未来,知道很多大事,了解nba未来的资料,他的眼光无人能及。学校没人要根本不是事,附近就有现成的机会啊,杰瑞还没去nba球队面试过呢。

只要让杨瑞参与球队引援,他能凑出一队潜力明星,给他一个执教机会,他一定能成为合格的教练。

不,应该会成为最好的篮球教练!纽约六月份天气不热,几乎每周都会下几场雨。

每年这时都会开始夏日文化演出,中央公园有音乐会,林肯中心附近有歌剧和舞会,节目琳琅满目,丰富多彩,是了解纽约当地风土人情的最佳时机。

不过杨瑞没什么心情游玩,尤其全部家当只剩个位数的时候,他考虑的是从上西区到新泽西哪条路线最便宜。

搜索记忆,他发现新泽西距离曼哈顿只隔一条河,直线距离两公里,所以步行前往。

他的目标是篮网队,他就是这么大胆的一个人。

前世他拿着三流大学的大专毕业证书,就敢去大公司应聘白领职位,还成功了,被同学们当成神人。要不是他父母都去世的早,一定以他为荣。

他穿了一套深蓝色运动装,刮了胡子,虽然比起教练看起来更像是球员,但这行头至少给人感觉很爽利、干练,会留下些好印象。

清晨出门,早上10点多钟,他到达了新泽西东卢瑟福市路航球馆。

他信心十足,杰瑞的记忆中有好多关于篮球教练的知识,基础打的牢固,而他又了解nba未来流行的战术理念,堪称双剑合璧。

他之所以第一选择是篮网,因为网队够烂,1995-96赛季只有30胜52负,96-97找了马萨诸塞大学的教头约翰-卡利帕里执掌球队,结果更烂,26胜56负。

下赛季卡利帕里再不出成绩,就离下课不远了。卡利帕里是拉里-布朗的门徒,擅长打造防守体系,进攻很糟糕,杨瑞相信自己的进攻理念能打动他。

杨瑞还知道,今年网队会从76人换来榜眼秀范霍恩,战术作用明显,经过了前半赛季的磨合,后半段才开始发力,重新杀回了季后赛。

前期球队打的很烂,所以,只要在中期给卡利帕里下强力泻药,他就有机会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强势崛起,力挽狂澜。

等等,一起都是错觉……

杨瑞晃了晃脑袋,如此三观不正的事明显是杰瑞的思想,幸好他穿了过来,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好人。

常规赛结束后,网队两名助教被炒,卡利帕里需要新助手,在球馆待着和管理层一起讨论工作。

杨瑞来的时机不错,成功递上了自己的简历,卡利帕里和管理层众人都很惊讶,一是他这么年轻就拿到教练资格,二是他根本没有任何执教履历,三是他居然敢来nba球队面试?!

“你从来没有在学校里执教过,就来应聘nba球队助理教练?”经理埃德-斯特凡斯基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杨瑞。

任何人以23岁的年龄加入nba,都是一步登天,在nba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作为全球最高级别的篮球联赛,哪怕助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所以,埃德怀疑杨瑞脑子不正常,是疯的。

“是啊。”杨瑞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为什么要聘用你?在美国,有执教经验的教练数不胜数。”埃德面露不屑。

面对对方的质问,杨瑞依旧沉稳,他的心理年龄要大得多。换位思考,他是球队经理,也会觉得年轻人不靠谱。

这倒不算歧视,而是人之常情。

“因为我有能力让网队进攻上一个台阶,行不行,卡利帕里先生考考我不就知道了?能力是造不了假的。”杨瑞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卡利帕里。

卡利帕里坐在沙发上头也不抬,哼道:“等你带学生打过几年比赛再想nba吧,我没空陪你浪费时间。”

“所以,你不试就要拒绝?”杨瑞眼神变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卡利帕里不愿出题考他就罢了,张口讽刺挖苦是几个意思?

对待朋友要像春天般的温暧,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是他的处世之道。

“没错,你有功夫耍嘴皮子,不如去中学球队碰碰运气。人要有自知之明。”卡利帕里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杨瑞不疾不徐,直视着卡利帕里,笑道:“运球突破战术,我觉得该叫‘aasaa’,就是‘我打,我打,我突,我打,我再打’。卡利帕里先生,你将这套战术发扬光大,并赋予了它新的称号ddm。其中,后卫的持球突破能力是它的命门,我说的没错吧?”

“你什么意思?”听年轻人忽然编排起自己得意的战术,卡利帕里脸色变的阴沉。

这是后卫导向的进攻套路,后卫在进攻半场不断奔袭,渗透,直击篮筐或三分线外给予回马一枪。核心是外线,内线只需要一个蓝领抢篮板,所以篮网才应卡利帕里的要求,交易来了范霍恩。

杨瑞接着说:“我的意思很简单,如果对方卡死核心后卫这一点,没有好控卫,你根本没法赢球。”

“呵,你是在教我吗?我从没见过比你更狂的年轻人。”卡利帕里狠瞪杨瑞,却发现对方依旧风轻云淡,露出一种让人脊背发寒的微笑。

“”

听到诅咒一样的话,卡利帕里怒了。“你算什么东西?华人连个能打nba的人都没有,根本不懂篮球,就你也配评价我?”

“不配评价?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将来被球迷骂废物,被网队裁掉的时候,一定会非常后悔,如果你不是那么自大,也许会是完全不同的人生。”说完,杨瑞起身慢慢走出了办公室。

篮网,下地狱去吧,从没拿过nba总冠军的脑残烂队。

这一刻,杨瑞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怀才不遇”,明明你很有本事,最难的不是把工作做好,而是让那些没本事,却有话语权的人相信你。

经理埃德和卡利帕里面面相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年轻人,这是来应聘该有的态度吗?应聘失败了,口出狂言贬低主教练这种事,他们从没说过。

埃德很纳闷杨瑞为什么有底气这么做,难道这个中国人真有两下子?23岁就拿到教练资格的人屈指可数,五星训练营的证书是货真价实的。

“妈的,我就不信有球队会要他这种人。”卡利帕里气愤的说。

他没把杨瑞放在眼里,他觉得杨瑞做球员都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