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上神座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影响我发挥
    牧凡当然知道师城并不是在为他说话,无论是师城还是白发老者,这两个人都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r?anwen w?w?w?.?r?a?n?w?e?n?`n?e?t?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是一只羔羊,一旦国师对自己动手,另外师城和白发老者肯定在第一时间加入国师的阵营对付自己。不过他根本就不在意,师城和白发老者一旦对自己动手,他会毫不留情地杀掉对方。

    “好,既然师城道友开了这个口,我可以不和你计较。”师城说的不计较,直接被国师当是不和牧凡计较了。

    师城笑了笑,也不在意,看向牧凡道:“牧道友,这里五个玉盒,你看怎么分配?”对他们来说,石台是不是什么宝物是次要的,重要的还是玉盒。

    “这里五个玉盒,大家自行动手取就可以了,哈哈……”之前大家没有在进来的第一时间去取玉盒,那是因为怕引起众人的围攻,现在其他事情搞定了,该是分配玉盒的时候哪里还会客气。

    白发老者显然也知道这些玉盒上面也有禁制,直接将一副手套套在手上,迅速冲向其中的一个玉盒。

    牧凡好像没有看到一般,反而淡淡一笑。

    “轰……”

    一个巨大的声音响起,在白发老者接触到玉盒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震飞了出去,哪怕白发老者是化婴的修为,依然被轰出去,装在大厅的墙壁上面,喷出一道血箭,眼神露出震撼之色。

    “咳咳……这是怎么回事?”白发老者脸色有些难看,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其他人疑惑不已。

    师城也是意外,他下意识地看向牧凡,见牧凡依旧一副平静的样子,难道牧凡知道是怎么回事?

    “前辈,这些玉盒似乎有些古怪……”无名下意识地朝牧凡靠近了一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牧凡没有出手了。

    牧凡点点头,“这些玉盒上面的禁制不简单。”

    “哼,区区一个禁制!”国师冷哼一声迅速冲向中间的一个玉盒,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动手,牧凡距离的石台更是靠近,不过他并没有冲向中间的玉盒,直接轰出数道神识刃飞在最右边的玉盒上面,蜕变过后的神识刃凌厉无比,不到瞬息的时间就将玉盒上面的禁制轰得稀巴烂,然后顺手打开又打上一个禁制将其扔进戒指。

    从牧凡出手到结束,前面不到两个唿吸的时间。

    “轰……”

    又是一声巨响,无名被玉盒上面的禁制弹飞了出去,牧凡摇摇头,淡淡说了一句,“算了,我来帮你。”

    说完又以同样的方式将其中一个玉盒取走,然后像扔垃圾一般丢给无名。

    “多谢前辈!”无名大喜,他还以为牧凡连他那一份也拿走了,却没想到牧凡这么轻易就拿到了玉盒,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牧凡身上肯定有一部高级的神识功法。

    “噗……”国师忽然一口血喷在玉盒上面,两手不断打出法诀,玉盒上面白芒大放,似乎想要将国师弹飞一般,国师脸色苍白,但是双手却在缓慢拉扯着玉盒。

    牧凡摇摇头,国师有能力将玉盒带走,不过至少也要几个时辰的时间,等他取得这个玉盒,说不定阵门就已经关闭了。

    刚想到这里,师城就已经一脸苍白地走了过来。

    “牧道友果然不是一般人,师城想要请牧道友帮个忙,只要条件合适,师城定会奉上。”师城虽然去抢玉盒了,可是他的神识一直没有离开过牧凡,在看到牧凡不到十个唿吸的时间就轻松将两个玉盒拿走,心中就震撼无比。

    他就算是再笨也知道牧凡身上有神识功法,这个玉盒不是不可以直接用真元包裹住带走,但这的真元的雄厚程度极其考究,哪怕他是的化婴中期,想要在短时间内取走玉盒绝对不可能,除非他用秘法激发真元。

    师城刚说完话,白发老者也跟了过来,“我和师道友的意思是一样的。”

    此时白发老者看向牧凡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神识功法就算是他也没有,可是牧凡却有,而且明显是一种攻击手段。

    “两位客气了,我的确有取走玉盒的办法,不过这种秘法对我的神识消耗实在太大了……以我现在的能力,也只能再取两个而已。”牧凡叹了一口气道。

    两人相视一眼,尽管知道牧凡说的不是真的,可是两人更是惊喜,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人就各自拿出了一枚储物戒指。

    “牧道友……你看……”

    牧凡的神识毫不犹豫破开戒指上的禁制,看到戒指中的东西,他心中一喜,不过还是笑道:“这里面的东西加三倍,应该就可以了。”

    两人脸上露出肉痛之色,暗骂牧凡的胃口大,白发老者的戒指里面可是有一百万灵石,还有一对材料。

    师城更是叹了一口气,他的戒指里面同样也是一百万灵石,而且还有不少五级灵草,可以说不少了。

    不过想到玉盒里面的东西,他们也只能答应了下来,一个塑魂后期的强者的宝物,肯定不凡。

    “那就麻烦牧道友了……”

    “有劳……”

    两人仅仅是犹豫了一瞬间,就加多了两倍的东西进去,此时他们只能祈祷玉盒里面的东西不要让他们失望。

    “两位稍等……”牧凡点点头,直接将两枚戒指扔进自己的戒指里面,然后走向剩下的两个玉盒。

    国师当然听到了几人的对话,如果不是放不下面子,说不定他也会向牧凡求助了,加上牧凡后面的那句话,他岂能不知道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他亲眼看到牧凡轻而易举将玉盒取走,居然说以他现在的能力最多也只能再打开两个禁制,如果他向牧凡求助,说不定会被牧凡坑得不要不要的。

    牧凡直接走到旁边的两个玉盒旁边,却没有急着打开禁制,反而双手抱胸,淡淡地看着国师拼命拉扯玉盒。

    “你要干什么!”国师心道一声不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额头上的汗水立即就流了下来,莫非牧凡是想要趁机对他动手不成?

    不等牧凡说话,他又继续说道:“难道你想要乘人之危吗?莫不是以为我怕了你!”国师忽然有些后悔,他之前不应该得罪牧凡的,至少也要在拿到东西才行。

    牧凡不屑地看着国师,淡淡道:“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我要动手早就动手了,我是嫌弃你太慢了,影响我发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