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上神座 > 第七百八十章 太山老人
    数枚阵旗被炼制出来,牧凡的神识直接沟通了整个大阵,然后两枚阵旗丢出去。

    牧凡的神识本来就强大无比,加上他的神识功法还经过的天引道诀的演化,对空间的渗透更是随心所欲。

    阵法的剥离对牧凡来说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得益于天引道诀,他几乎没有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阵纹,随着两枚阵旗丢出,整个大阵都发出了咔嚓的声响。

    “咔嚓咔嚓……”

    “咔嚓……”

    随着一道道阵纹被牧凡剥离,整个大阵就好像一颗大树一般被连根拔起,不过牧凡也不好受,他施展神识刃不断切割分离,就好像一把手术刀将肉脂切开一般,很是吃力,没过多久,他就已经是大汗淋漓。

    牧凡心里也是暗叹,要是换做别人,哪怕是生劫境了,想要利用神识将一个阵法剥离出来,几乎也是无法办到的事情。

    或许像叶旋瑜那样的强者可以,叶旋瑜修炼的功法和他的有一些类似,也是无形无相,但是绝对没有自己的功法那般可以接引天地,并且还如此自然。说白了,他的天道玉玺就是镇压天地的,对天地的融入和接引自然无与伦比。

    陆续扔出数枚阵旗之后,牧凡脸色已经变得很苍白,阵法的剥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还要稳固整个阵法。

    同一时间,所有在阵法当中的人都感受到了大阵的动静,他们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着虚空,脸上皆是露出疑惑之色。

    “发生什么事情?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难道是有人在破阵?”

    “这个阵法的等级太高了,想要走出去已经是难上加难,怎么可能有人能够破开这个阵法。”

    众人议论纷纷,尽管是这么说,可是在他们心里自然是希望有人能够破开这个阵法,面对一个八级阵法,他们几乎是死路一条。

    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有些东西确实不是他们能够染手的,好东西谁都想要,可是现在连命都要没有了,还谈什么机缘。

    “会不是是牧前辈?”当即就有人站出来说道。

    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摇头道:“这可是八级阵法,就算是生劫境强者也够呛,倒是句末前辈,或许是他……”

    在阵法的另一个空间当中,句末也感受到了这股动静,他皱了一下眉头,喃喃自语:“难道是那个家伙?”

    句末心中越发觉得可能,牧凡能够找到三个洞门,能够破开外面的大阵绝对不是偶然,现在想起来,他还认为牧凡只是走了狗/屎/运,简直是太天真了。他没有多想,而是继续对旁边几个人说道:“抓紧时间找到出口,别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句末兄多虑了吧,这颗是八级幻阵,而且还有困阵在内,就算是要强行攻击也要数日的时间。”一个灰袍老者说道。此人叫丰修,是归元巅峰的修为。

    丰修的话刚说完,其余人也是点头附和,一个八级阵法,就算是他们这些人联合起来也要一些时间。在进来的这些人当中,除了天道宗那个生劫境之外,他们这几个人的实力就是最强的。

    句末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这些人不以为然的样子,也只好作罢。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牧凡这个不确定因素让他有些担心。

    就在这时,原本持续的轰鸣声戛然而止。

    “嗯哼……”

    一股腥甜涌上来,牧凡强行压制没有喷出,尽管此时他大汗淋漓,脸色也是苍白,可是他心中却是大喜。

    “轰轰轰……”

    最后一枚阵旗丢出,牧凡更是趁热打铁,神识刃和牧天同时落下,虚空中发出一道沉闷的声音,一种轻松的感觉遍布全身。

    “总算解决了……”牧凡刚说完这句话,神识就扫到了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修炼室,数枚丹药吞下,牧凡身形一晃,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修炼室当中。

    一个灰色的骨架倒在地上,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牧凡猜测这个骨架应该就是洞府的主人,太山老人。

    牧凡心中叹了一口气,太山老人的修为应该不下于是归元境,不仅是个八级丹宗师,更是精通阵法,可以说是惊才艳艳了,但就是这样的强者,最后也不过是一堆骷髅而已。

    修道难,永生更难。

    牧凡的目光落在骨架前面的丹炉上面,丹炉上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灰尘,一些丹药残渣堆积在丹槽上,哪怕隔了许多年,依旧散发着一些丹香。

    除此之外,丹炉的旁边还有三个玉盒。

    牧凡心中失望无比,眼前的这个丹炉虽然也不错,但也只是下品道器而已,比起之前的真炉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想到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劲,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丹炉。

    一个下品道器丹炉虽然也算不错了,可是在牧凡看来却算不上什么,他现在好歹也是个八品炼器宗师,区区一个下品道器丹炉还是勉强炼制的出来。

    事实上,炼制丹炉虽然也属于炼器的一种,可是炼制的难度比起一般的法宝要难得多了。

    这就好像防御法宝的炼制难度也比攻击法宝难以炼制一样,理论上他是可以炼制出中品真器,但并不代表他可以炼制出中品真器丹炉,否则他也不会为了一个极品道器丹炉而为离坎跑一趟了。

    好在旁边还有几个玉盒,希望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吧!想到这里,牧凡作势就要将玉盒卷起。

    “居然有人能够进入这里,不错,不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牧凡当即就是一惊,旋即他就看到一个淡淡的虚影出现在洞府里面。

    “你是太山老人?”牧凡有些警惕地看着面前的虚影,尽管他没有见过太山老人的真身,但他确定眼前的老者就是他。

    太山老人看上去很是瘦弱,面白无须,一头银色苍白,看上去颇有仙风道骨的韵味。

    牧凡想都没想,手中的刀就已经祭了出来。

    “咦?这把刀不错,竟然还是真器……”太山老人眼神中的贪婪一闪而过,旋即目光再次落在牧凡的身上,仔细打量。

    “没错,我就是太山老人……”太山老人微微一笑,目光似乎看向了洞府外面,良久才说道:“你能够进入这里,想必你应该也精通阵法吧!你放心,我现在只是一道元神,实力大不如前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此时牧凡才发现,在骨架上面还有一枚储物戒指,估计太山老人这么多年一直躲在戒指当中。

    尽管刚才太山老人掩饰的很好,但是眼神中的贪婪还是被自己捕捉到,牧凡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沉声道:“没错,你确实奈何不了我……”

    (希望各位把手中的月票投给我们无上神座啊,多谢多谢!本月的更新就到这里了,各位朋友晚安。无上神座铁杆群:568247878,。欢迎大家加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