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上神座 > 第九一六章 阁下认为如何?(加更)
    “好,我会暂时离开陨落界一趟,很快就会回来,哦对了,九五城这个名字我不喜欢……你改一个吧!”说完这句话后牧凡便离开了城主府……

    离开城主府后牧凡直接踏上了传送阵。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

    一阵晕眩过后,牧凡就落在了一个石台之上,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繁华的城池,天海城!

    感受到海遗界的天地灵气,牧凡就知道海遗界的修真水平不会比陨落界低,他刚想要走下传送台,这时候一个狼狈的身影就冲了过来,因为他刚才心神有些恍惚,竟然被这个身影撞了个正着。

    “对不起……”

    来人道了一声歉之后他立即就要冲上传送台,只是不等他来得及上去,两道强悍的刀芒就轰向了这个家伙。

    “想走,迟了……”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绝望,他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没有成功逃走,想到这里,他脸上闪过决然之色,立即就想要自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落入对方的手里,到时候他想要自尽都办不到。

    牧凡皱了一下眉,本来他不想多管闲事,但是当他看到两道刀芒其中一道居然转向轰向自己的时候,他冷哼一声,毫不犹豫一巴掌拍过去。

    “小子你敢……”

    后面冲过来动手的是两个人,两道刀芒分别是两人发出的,见牧凡竟然还敢动手,其中一个家伙立即愤怒呵斥,让他更加愤怒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还挡住了轰向传送台的另外一道刀芒。

    原本已经做好了自爆准备的男子立即就感觉到周身一阵轻松,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牧凡一掌将飞过来的两道刀芒轰了回去。

    刚冲过来的这两个人原本也是仓促出手,牧凡这一掌拍过去之后,不禁将两道刀芒化解掉,更是将两个人拍飞了出去,等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的丹田竟然被废了。

    “噗……”

    仅仅是一巴掌,两人撞在远处的城墙上面,脸色惨白,眼神带着诧异之色,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废去了修为。

    牧凡早就看清了这两个中年男子的修为,个子高的那个是乘鼎九层,矮一些的是乘鼎七层,身上带着浓郁的海水气息,从两人的服饰上来看,应该是属于同一个宗门。

    “晚辈仓颉,感谢前辈救命之恩!”仓颉立即从传送阵走下来单膝跪地感谢,神情很是激动,他原以为自己今天死定了,没想到竟然绝处逢生。

    牧凡点了点头,神识落在仓颉的身上。

    尽管仓颉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周身却透着一股自信的气息,铜色的肤色,修长的身材,剑眉星目,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修为竟然已经是塑魂九层,气息稳固,显然是个天才了。

    一个塑魂九层的修士竟然要劳烦两个乘鼎后期的修士抓捕,这家伙倒是不简单。

    “你竟然敢废了我们……无论你是什么人,得罪了海宗,我都要将你碎尸万段,抽魂炼魄!”牧凡还没有说话,乘鼎七层的修士挣扎着起来,脸上露出疯狂之色,如果不是他还有一丝清醒,说不定已经冲过去了。

    牧凡早就看到这两个家伙发出了传讯飞剑,不过他根本不在意。

    见牧凡没有说话,这名修士更是厉声道,“我们乃是海宗执法殿长老任行,任非。阁下竟然如此不讲道理插手我海宗之事,莫非仗着自己修为高深,就可以仗势欺人吗!”

    “聒噪!”

    牧凡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他没想到一个丹田被废的家伙居然还这么多话,当下直接凝出真元大手拍了出去,将这个家伙拍成一道血雾。

    “生劫修士……”

    任非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他本来还想说话,可是现在牧凡一巴掌将任行化成血雾,他立即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哪里还不知道这次他们踢到铁板了。

    他们二人作为海宗执法殿长老,去到哪里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当他看到对方凝出真元大手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如果没有逆天的丹药,他这辈子就是个废人……

    想到这里,任非撑着身子站起来,“在下海宗任非,阁下竟然在天海城公然动手,不觉得太过分了点吗?”

    任非的话刚说完,牧凡的神识就扫到了两道强悍的气息飞向这边,其中一个人已经是归元一层,另外一个是化虚后期。这倒是和陨落界的九五城不太一样啊!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九五城的城主虽然修为是低了些,但是却背靠九五宗,而九五宗背后可是巡天殿,当初他干掉九五宗的时候,巡天殿的殿臣宁峰就过来了。

    “哈哈,在下天海城期子斐,道友远道而来,期某有失远迎了……”随着一个雄浑的声音落下,一个紫衣华服男子就落在了牧凡的面前,紧接着又是一名执事模样的中年男子也落在了他的身后。

    期子斐心里很是忐忑,他没想到有这种事情出现在了他的地盘上,而且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个生劫境强者。

    “你是来替他做主的?”牧凡淡淡道。

    要说这个天海城城主和海宗没有瓜葛,他是不信的。

    期子斐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牧凡说话这么直接,这是要逼着他表态啊,他的目光瞥了一眼旁边的任非,立即就抱拳微笑道,“这位前辈,此人是海宗执法殿长老,不知此人哪里得罪了前辈……”

    感受到牧凡的语气有些不悦,期子斐当即还改了口,却不敢喊道友了。

    牧凡的修为他看不穿,可是他并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他心里虽然想要偏袒海宗,可现在海宗的人还没有出现,他可不想背这个锅,在海宗的人没有到来之前,他也不敢冒然得罪一个强者。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收到一道飞剑传讯,当他扫到飞剑上的内容后,神色也是轻松了不少。

    “阁下要是不着急,不妨到我城主府喝一杯灵茶,我也好慢慢了解一下这里面的缘由,阁下认为如何?”期子斐继续补充道,转眼间又是换了个称呼。

    (打赏的加更完成,继续求推荐票,求月票支持!)